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十二章 屠刀在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安城北的小树林旁,此时即将上演一幕生死博杀。上百位围观之人都心情紧张的看着场中的六人,六人围成一个半圆,华星独自面对着五位对手。



    轻轻的,华星邪异的笑道:“这地方还不错,很和我的心意。看各位是等不及了,是吗?不用忙,杀你们要不了多少时间,一会就够了。我现在还不知道各位的身份呢,各位还是通名报姓,先自我介绍一下吧。等我杀了你们后,也好在将来回到书院时讨点好处啊,嘿嘿。”说完得意的看着众人,脸上有着说不出的邪异,一点也不把五位敌人放在眼里。



    在外边围观之人无不在心里暗道华星狂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五人中那大牛与两个配剑少年,脸色愤怒,狠狠的看着华星,而那个中年人依然阴冷的看着华星,黑衣老头只是一脸残忍的笑意,眼神阴森,有些骇人。



    两个配剑少年中,左边那个开口道:“华星,你不要狂妄,不妨告诉你小爷的名字,也让你长长见识。小爷来自太白山,乃是醉剑门传人,人称醉剑三杰之一的木华峰,身旁这位是我师弟,名叫韩超。今日我师兄弟二人就要好好教训你一番,让你知道中原武林不是你这狂妄之徒能撒野的地方。”木华峰狠狠的看着华星,那眼神就宛如想将他吃掉一般。



    华星一听,原来这两人是师兄弟,一个叫木华峰,一个叫韩超,是什么醉剑门的传人。可惜华星门听说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大派。其实华星不知道,这醉剑门虽然不大,可门中之人全是高手,最厉害的是当代掌门,人称太白醉剑——李岳。这李岳六十出头,乃是地榜第二届排名第二的顶尖高手,天下扬名。为人最是护短,所以醉剑门虽然不大,只有十来人,可门下弟子行走武林时,一般都没有人敢得罪他们,以免惹上那护短的地榜高手。



    华星邪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块死木头,无怪人说朽木不可雕也。你看看你,也不小了,练了多年的武功,才练到这种火候,连三脚猫的功夫都没有练好,说起来都丢人。还说什么三杰,我看是三节朽木而已。我劝你啊,回去叫你师傅给你准备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免得出来丢人现眼。另外啊,你叫你师傅自己也准备一块,也一起撞死好了,免得误人子弟。嘿嘿。”华星脸带邪笑,口中极尽侮辱之能事。听的围观之人大笑不止,而木华峰与韩超却脸色铁青,暴跳如雷,愤怒得说不出话来。



    梅香与秋月心中又是担心,又是好笑,想不到华星嘴上如此恶毒,看到两少年那愤怒的模样,两女也不由掩嘴而笑,被华星逗乐了。再看华星,他仍然一脸邪笑,好像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真是让人见了又气又恨,又拿他没有办法。



    木华峰眼中杀机涌现,脸色扭曲,一把抽出长剑,剑尖指着华星道:“华星,今天我要杀了你,以解心头之恨。同时让你知道我醉剑门不是好惹的,敢惹上我醉剑门,你就得死。华星出来受死。”语气中愤怒无比。



    华星眼含邪笑的看着木华峰,轻笑道:“别急吗,你们两个我是知道了,可还有两个我还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角色呢。说不定是谁家猪圈没关好,被他们两头跑出来了呢,我还是问清楚点好。说不定等我宰了这两头猪,人家主人来了,还可以弄回去买猪肉呢,嘿嘿,到那时,说不定他们还要感谢我帮他们杀了两头猪呢。嘿嘿嘿。”此言一出,围观之人暴笑出声,都被华星逗笑了。有的甚至笑痛了肚子,正蹲在地方大笑不止。梅香与秋月两人也轻笑出声,娇媚的白了华星一眼,似乎在怪他作怪,逗得所有人都在大笑。



    那阴冷的中年人与黑衣老者脸都给他气绿了,心头窝了一肚子火。暗恨华星嘴上恶毒,竟然将两人比成猪。中年人阴冷的脸上露出了怒色,大声喝道:“住口,华星小儿,你既然急着找死,我就成全你。告诉你,本人来自通天门,是长安分舵的大护法,人称阴秀才蒋飞,今天我会让你慢慢尝尽各种痛苦的滋味,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死的,嘿嘿。”阴笑一声,听得人心里发寒。



    梅香与秋月一听阴秀才蒋飞之名,都是脸色大变。这人可是这一届地榜最后一名,虽说排名最后,可能进入地榜的人,又哪会差到哪去。梅香看着华星,但心的对他道:“华星小心,这人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十二位的高手。你不要大意,要小心。”语气中有着担心与不安。



    华星听了,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仍然邪邪的笑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位要死不活的死秀才。你不是人称阴秀才吗,等会我就把你变成真正的阴间秀才,嘿嘿。”



    阴秀才蒋飞阴笑一声并不答话,似乎知道说不过华星,也不再开口。华星见他不再开口,不由将目光移到那黑衣老者身上,华星笑道:“老鬼,就你一人了,还是报报你是哪个猪圈跑出来的,等会少爷我也好收拾了你,免得你在那打我身边两女的坏主意。嘿嘿。”



    黑衣老人狠毒的眼睛看着他,冷笑道:“小子,我是谁你死了问判官吧,凭你还不配问。”说完嘿嘿的阴笑着。



    围观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发话道:“华星,这老鬼是四十年前地榜排名第九位的毒手黑煞,名字叫做张望远。你要小心。”



    华星笑道:“原来是个老不死的,放心,等会看我怎么砍下他的毒手,让他变成无手黑软,嘿嘿。”华星有意气他,将毒手黑煞说成是无手黑软,气的张望远直想跳起来。



    一旁的木华峰开口道:“华星,现在你也都知道我们的来历了,动手吧,我们没有太多时间陪你胡闹。出来受死吧。”说完长剑一挺,直直的指着华星。



    华星看了围观之人一眼,见其中都还有人在笑,显然是开始被华星逗乐了。华星脸上那邪气的笑容更浓了,看着木华峰手中的长剑,华星怪叫一声道:“哦,我好怕哦,看这长剑不怎么锋利吗,待会放在勃子上,要是半天都划不断,那可不痛死了?”说的同时还故意用手在勃子上比划着,逗得场外又是一阵大笑,两女是又气又笑,狠狠的白了他几眼,恨他搞怪。



    木华峰怒笑道:“好,等会你看我是怎样砍下你那颗狗头的,出手吧。不然到时候死了,说我没有事先提醒你。”



    华星看了他一眼,笑道:“也好,我看你们也都等不及想早点去投胎了,我就随了你们心愿,送你们一程吧。不过你们这么多人,嘿嘿,我可是有些怕怕呢。看你这长剑晃的我眼睛都花了,不行,我看来也得找把兵器,不然就,嘿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双眼四周打转,就像是在找兵器一样。



    木华峰被华星气得脸色发绿,怒道:“好,我就看你找把兵器来,是否能保得住你的狗命。今天我要不死了你,我就不是木华峰。”



    梅香见华星找兵器,忙取下腰间的短刀,对华星道:“华星,用我的短刀吧。”看着他,眼中满是关怀。一旁的秋月也担心的看着他。



    回头看了两女一眼,华星的眼神变得很柔和,里面含着浓浓的情意。华星眼角一扬,笑道:“不用了,杀猪用你的精美短刀就太浪费了。你不知道,杀猪一般是要用专门的刀——屠刀,那样杀起猪来才顺手。还好刚才来这时,我就发现了一把专用杀猪刀,我现在去借来用用,嘿嘿。”话落,听得木华峰大怒,而梅香与秋月却是又气又恨的。其实到目前为止,在场之人,还没有人见过华星的武功,谁也不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怎么?不过看他年纪,大多数人都对他不抱多大希望,认为他今天多半会死在这里。



    围观之人都看着华星,华星的五个敌人也都看着他。只见华星此时竟然向那路旁的小肉摊走去,众人心中都是不解,他不是说找兵器吗?怎么会向那走去呢?看样子又不像是有想逃的打算,那么他到那去,难不成真是想去向那杀猪匠借杀猪刀吧。嘿嘿,众人还真想对了,华星就是看上了那把杀猪刀。



    华星如此做,其实也只是为了故意气这些人的,他真要杀这些人哪里需要用刀,几招就解决问题了。他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一时兴起,想起当初对凤凰书院的沈玉清三女说过,屠刀在手,猪狗低头。今天既然有心立威,他便选择了这种方式,同时也在告诉天下武林,屠刀在手,天下低头,谁若不信,大可来试试。



    大家只见华星走近那买肉的胖子,轻笑道:“老兄,看来我们是同行吗?我以前也干过很长时间的屠夫,杀了数不清的猪狗。今天有人非得跟我过不去,说不得我只好重新拿起杀猪刀,告诉他们我可不是好惹的,我准保杀的他们哭爹喊娘的,嘿嘿。现在先借老兄的宝刀一用了,嘿嘿,就一会,等我宰了这几头猪就还你。”那买肉的胖子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所有人都想不到华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听得众人又好气又好笑。不少人当场就笑的蹲在地上站不起了。梅香与秋月也想不到,华星会说自己是个杀猪的屠夫。看他那样子简直就是个无赖模样,让人哭笑不得。



    华星拿起那杀猪刀,在手中舞动了两下道:“还不错,老兄我先用用,谢了。”不理会买肉的,华星右手提着杀猪刀,走回了原来的位置。看着五人,见他们眼中都闪着火焰,知道他们心里被气惨了。无论换做是谁,这样被极尽羞辱,心中也会大怒,何况这五人都有一身本事,自然对华星恨之入骨。



    还是少年人最冲动,木华峰首先站出来,向前跨出一步,看着华星冷冷道:“小子出来,今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出手吧,免得别人说我欺负你。”长剑静静指着华星。



    华星看了看手中的杀猪刀,脸上带着邪门的笑容,看了木华峰一眼,轻声道:“在英雄楼上,我就说过,一但与我为敌,后果严重,非死既残,绝对没有其他路可走。现在我屠刀在手,你要小心了。我告诉你们所有人,只要我华星,屠刀在手,你们就得天下低头,谁也不会例外。来吧,屠刀在手,猪狗低头。看你这头死猪能挣扎多久?”



    木华峰脸色一冷,长剑一抖,十数道剑影罩向华星全身,牢牢的封住了他上身几处要穴。只一出手,就知道这木华峰剑法不弱,年纪青青有如此武功也是不错了,无怪能被人称为醉剑三杰之一。



    华星脸上带着邪异之极的笑容,让人心里看了极为不爽。轻轻转动手中的杀猪短刀,华星很轻易的将木华峰的十多剑挡回去了。同时口中笑道:“这猪还没有成年,没什么力气,就只能挣扎几下就了事了,没什么困难的,好杀。”那神情就像是真在宰猪一样,气得木华峰大怒,手上力道一下加重了许多。



    一旁观看的人都紧张的看着打斗的两人,有的为木华峰助威,有的叫华星努力,什么人都有。梅香与秋月两女都在心里着急,不过看此时华星的样子到是没有危险,反而还占了上风。



    华星看了其余四人一眼,手中短刀旋转飞舞,渐渐逼的木华峰步步后退,脸上大汗如雨,眼中带着惊骇之色。每一次木华峰只觉得长剑与那短刀相触,整只右手都被震得发麻,全身气血翻滚,心里难受极了。想运功压下那难受的感觉,可惜华星逼得太急,根本就不可能。



    华星笑道:“你的路走到头了,虽然你还年轻,可惜你不该惹我,我告诉你,天下谁都可以惹,就是别惹我。现在后悔已经迟了,在你惹上我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你必死的命运。”说完短刀挥动,一把震碎了木华峰手中的长剑。



    一旁的韩超在华星说话时,就知道师兄危险。来不及多想,拔出长剑挥剑就攻向华星,也顾不得以多胜少了。在他长剑攻到时,正好华星一把震碎了木华峰的长剑,短刀劈向木华峰的勃子。韩超长剑挡住了华星的短刀,暂时救了木华峰。可惜木华峰在长剑震碎时,就已经被华星的真气震毁了经脉,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了,就是不死,也只能做个废人了。



    华星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变的有些阴森诡异了,既然要立威,自然不能手软。短刀旋转飞逝,如幽灵般在空中闪现,每闪动一次,就会带起朵朵美丽的血花,在空中形成一副动人而又美丽的画面。韩超脸色死灰,全身各处已经不下二十道伤口,整个人混身鲜血,衣服全被自己的鲜血侵湿。这一刻,在他的眼中,华星根本就不是人了,那简直就是个恶魔,可怕之极。



    围观之人也被华星的武功震呆了,谁也想不到他竟然有如此高强的武功。剩下的三个敌人,眼中也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华星手中那把刀怪异之极,往往做出一些常人永远都想不出的动作,在敌人不相信的眼神中,狠狠的给予他致命一击。华星看着这两个少年,心道是时候了,用不着再拖下去了。看着两人眼中的绝望,华星冷冷道:“这就是对凤凰书院不敬的结果,今天你们五人没有一人能活着离开。这就是我华星的要告诉天下武林的,谁敢小视我凤凰书院,敢欺负到我头上,他就得死,无论是谁,我都会杀得他哭爹喊娘,后悔莫及。”



    四周一片安静,都被华星的武功以及他的话惊住了。与木华峰一起出现在英雄楼的那两个少年,此时眼中也满是惊骇之色,看华星那样子,两人原本打算去救人的,此时也不敢乱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华星屠杀他们。



    华星短刀飞过,两颗人头就飞了出去,看得众人心头大惊,全场一片安静。华星看着大牛三人,见他们都阴沉着脸,眼中闪着惊讶的神色。华星动了动手中的短刀,看了看身上,一尘不染,没有一丝血迹。



    望着黑衣老人,华星道:“你们三人一起来吧,免得我多费手脚。惹上我的结果就是死,没有别的,不要以为你们三人中有两个地榜上的人,就能怎样。我说过,杀你们就好比杀一只蚂蚁那么容易。”这句话狂妄之极,听得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黑衣老人张望远阴笑道:“小子武功是不错,可惜你遇上了我,今天你就必死无疑。老夫不急,你还是先应付他们两人吧,那时你要是还没有死,老夫再来收拾你也不晚。”从话中听得出这黑衣老人必有所持,不然不敢如此大话。



    华星并不在意黑衣老鬼的话,只要他不逃走,等会收拾他也是一样。目光看着阴秀才蒋飞,华星脸上带着冷冷的笑容道:“死秀才,你们两人也该上路了,动手吧。”说完华星就那样凭空出现在他面前,手中短刀闪着妖异的光彩。



    阴秀才蒋飞脸色微变,身形一晃就退开三尺。左手施展擒拿手,去夺华星手中的短刀。一旁的大牛也闪身攻上,口中大叫道:“小子,有种就我一拳。”说完集全身功力于一拳,带着骇人的气势,攻向华星。只见一只拳头大的红色气团,从大牛的拳头上冲出,对准华星而去。看样子威力惊人,要是击中在身上,恐怕谁也受不住。



    华星眼中闪着妖艳的光彩,手中短刀旋转飞逝,一下就消失了踪影。同时华星脸上带着丝丝冷意,左手一拳击出,迎上了大牛的那全力一拳,显然是想硬拼。围观之人都闭住呼吸,紧张的看着华星。梅香与秋月也都看着他,眼中有着惊喜与一丝担忧。



    双拳接实,只听半声惨叫,紧接着大牛那魁梧的身体就震飞了出去,落在了两丈外的地上,没有了声息。显然是死了,被华星一拳就震碎了内俯,经脉全断,瞬间死去。所有人都被这一拳惊呆了,华星究竟是何来历,为何有这样霸道骇人的武功,以前为什么从没听人说起过呢?



    阴秀才蒋飞心中骇然,大牛那一拳的威力如何,他心中有数。如今华星竟然一拳就将大牛震毙,而没有后退半步,那他的武功是何等骇人。自己今天看来是凶多吉少,碰上钉子了。他还正在想,却突然发现一丝寒光闪过,心头暗道不妙,全力闪避,结果右肩上还是被短刀劈中一刀,痛的他头上冷汗直流。他想不出这刀是如何砍中自己的,根本没有道理。



    短刀在砍了阴秀才一刀后,旋转飞回道华星手中。华星冷笑道:“死秀才,该你了,你应该是有史以来,进入地榜后,死的最早的一个了,因为现在离端午节才几天。来吧。”说完那手中的短刀在不停的飞速旋转,将阴秀才全身都罩在刀幕中间。



    华星的刀法很奇特,在外人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华星的短刀看似在他手中旋转流动,其实每一次,那刀都并没有被他握在手中,而是离手有一段极小的距离。华星挥舞手中的刀时,是以气御刀,以无形的真气控制着短刀在手中作着各种各样的动作。常人将刀握紧,许多角度不对的动作就作不出来,而华星却能。其实说穿了,华星根本就没有握住刀,而是以真气控制刀,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所以他的刀法诡异之极,令人防不胜防。



    阴秀才眼中带着惊骇之色,到死他都不明白,华星的刀是怎样从自己身后劈中自己的。明明看见刀在他的手中,可最后却被他的刀从背后一刀劈开了身体。



    华星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眼中闪着寒光,冷冷的看着黑衣老人张望远,完全不理会一旁之人的感受。华星其实可以早就将几人杀了的,可那样就太暴露自己的实力了,现在的华星还不想太过显露武功,不然也不会选择用精妙的招式去杀人了,而是选择用威力强横霸道的武功了。



    黑衣老人张望远心中闪过一丝不安,静静看着华星。华星那邪异的笑容已经不见了,取之而来的是冷烈的眼神,看着黑衣老人,就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黑衣老人张望远冷冷的看着华星,眼中闪过一丝阴毒。既然你小子非要逼我,就怪不得老夫我心肠狠毒了。到时候我就让你尸骨无存,死无全尸。



    华星握着短刀,静静的与黑衣老人对峙,场中一片安静,落叶闻声。围观之人都闭住呼吸,静静的看着两人,等待着那最后的结果。



    华星真的能说到做到,能将这位四十年前的地榜高手杀掉吗?所有人都在注视着,静静的等待着。



    黑衣老人张望远心里到底有什么把握能致华星于死地呢?他会成功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廊坊时尚  南通时尚  乌海旅游  淮安新闻  商洛学习  金昌论坛  昭通时尚  合肥学习  怒江论坛  贵港资讯  钦州旅游  桂林学校  海口新闻  钦州学习  金华娱乐  娄底资讯  眉山旅游  衡水新闻  湘西旅游  中山时尚  长沙娱乐  徐州旅游  大庆论坛  六安论坛  喀什资讯  南通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张家口时尚  益阳资讯  海西论坛  汕尾论坛  衡水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喀什资讯  怒江论坛  长沙娱乐  钦州旅游  十堰论坛  黑河地图  商洛论坛  西安娱乐  重庆学校  迪庆旅游  阿拉尔地图  娄底资讯  潜江地图  四平时尚  七台河地图  阜新地图  昭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