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十八章 芙蓉娇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的小屋里,华星与陈兰两人都坐在桌旁,由华星为她易容。陈兰显得很害羞,一脸通红,双眼微闭,不敢看华星。虽然在口头上叫华星弟弟,但毕竟两人今天才初次说话,还很陌生。而现在却任由华星的双手在自己美丽的脸上不停的抚弄着,陈兰心里岂能不羞。一想起华星那肆无忌惮的眼神,陈兰就忍不住闭上眼睛,不敢看他,只得任他清薄一下。



    华星看着那美丽的脸蛋在手中慢慢变红,越发诱人,那微闭的双眼,让华星忍不住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笑意,含着丝丝得意。看着眼前的玉人慢慢的变成另一副模样,华星轻轻微笑,相信没有几人能看出她是经过易容的。自己的易容术可是最顶级的,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出来的。



    华星起身拿来一面铜镜,笑道:“姐姐好了,你看看现在这副模样怎么样,满不满意?”



    陈兰闻言睁开眼睛,看了华星一眼,眼神中透着一丝羞意,还有一丝感激。看着镜中的女子,那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肌肤光滑细嫩,充满青春活力。脸蛋不是很美,但也很不错,给人一种俏丽乖巧的感觉。陈兰对这容貌相当满意,更主要的是,华星的易容术之高,连陈兰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从这张脸上,看不出一点以往的样子,谁也不会把她与“血芙蓉”联系在一起。



    陈兰轻声道:“谢谢你华弟,姐姐很满意。”说完看着他,眼中含着一丝感激与一丝难以察觉的柔情。



    华星笑道:“姐姐先不忙谢我,等会你成了我的丫环,可别说弟弟我欺负你。到时候在外人面前,姐姐可能会觉得很委屈,有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些让你为难的事情,但你却必须忍下去。明白吗,姐姐?”



    陈兰眼中有着不解,但口中却道:“姐姐明白,现在我们还是先回去看看我的同伴回去没有?到时候也好对他说一声。”



    华星笑道:“姐姐现在这身衣服还得换掉才行,我另外为你准备了一件,你试试看怎么样?”说完看了看陈兰那丰满高耸的双峰,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神情。同时从桌上的小包里拿出一件青色的衣裙,递给陈兰。



    陈兰看了看,是一种青色的衣裙,很像大富人家里面丫环的衣着。看着他,陈兰有些害羞的道:“谢谢华弟,现在还请弟弟先出去一下,姐才好换衣服。”眼神看向一旁,不敢看他的眼睛。



    华星笑笑,起身离开。口中道:“姐姐放心吧,我就在门外,有事情就叫我。”转过身脸上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让人猜不出那是何意。



    陈兰送华星出门后,紧紧关上房门,看了一眼,门窗都闭着,才安心的换衣服。轻轻将身上的布衣脱下,放在桌上,很快就露出了里面的贴身内衣。只见大红牡丹色的肚兜将那两座浑圆高耸的玉乳紧紧包裹在里面,露出胸口莹白如玉的肌肤,十分诱人。下身是紧身的内裤,将那玲珑曲线的大腿与丰臀勾画得淋漓尽致,可惜如此美景,华星并没有看见。



    似乎因为害羞,怕门外的华星随时会进来,所以陈兰的动作有些急,三两下就穿好的衣裙。仔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陈兰发觉这身衣裙很不错,长短合适,只是上衣似乎太小了点,只适合那些十七八岁的少女穿的。在陈兰这种成熟丰满的女人穿来,就显得小了一点,胸前双峰被勾画得显露无疑,那娇美的形状,那浑圆高耸的突出都是那样的明显,让人一看就无法移开眼睛。



    陈兰脸色微红的打开门,迎上的是华星那惊艳与赞美的眼神。华星的双眼牢牢的看着那两座怒耸的玉峰,眼中有着一丝奇特的神色。陈兰一见那眼神,脸上一红,显然明白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心里既羞又喜,为自己的美丽而骄傲,为华星那赤裸的眼神而害羞。看着华星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部,陈兰忍不住低声道:“华弟,你别这样看着姐姐吗?姐姐觉得很难受。”



    华星闻言看了她一眼,轻轻关上门。口中道:“姐姐真美,真是让弟弟我都舍不得移开眼睛了。不过这样也不好,很容易露出破绽。”



    坐在桌旁,华星眼神肆无忌惮的欣赏着那两座高耸美丽的玉女峰,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要把它们握在手中,尽情的品尝与揉弄。陈兰眼睛看向一旁,轻声道:“你说会露出破绽,指什么,姐姐不大明白。”



    华星脸上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充满了魅力。看着陈兰,华星轻声道:“姐姐,我说实话你可别生我气,因为我说的都是人之本性。或许姐姐听了觉得有些害羞,但弟弟我绝对没有故意想羞姐姐的意思,我可舍不得让姐姐受到一点委屈。”说到最后,眼中含着真挚的深情,静静的看着陈兰。



    陈兰看着那眼神,心里微微波动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她自己都不明白。难道是华星真的有让女人沉迷的魅力,她不知道,她只是发觉,自己似乎已经开始,慢慢陷入华星那醉人的眼神里。那是决定不能发生的事,她心里明白,可她能做到吗?她自己都不敢肯定,或许吧,也或许——陈兰在心里轻叹一声,开口道:“弟弟你说吧,姐姐我不会怪你。”



    华星看着她,眼神落在那两座诱人的山峰上。轻轻的,华星道:“姐姐现在虽然经我易容改装,将美丽的容貌掩饰起来。可姐姐也明白,男人在看女人时,并非仅仅看她的容貌,很多时间都会看女人的身材。姐姐现在这个样子,说句实话,弟弟看了都忍不住想将姐搂在怀里,好好的爱抚一番,何况别人呢?姐姐身材丰满圆润,对男人充满了诱惑力,特别是穿上了这身衣服后,上身美丽的风景更是可以吸引天下间无数的男人。



    姐姐可以想一想,当一个男人在看着你美丽的胸部时,他会不会看你的眼睛?姐姐身材美妙诱人,一出去就会吸引相当多的男人注视,那时候就必然有人留意你的脸色表情,眼神变化,时间一长,你就极易露出破绽,现在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了吗?就是这个道理。”



    陈兰闻言,眼睛不敢看他,显然明白他刚才所说那句,想将自己搂在怀里好好爱抚,虽然听起来是赞美自己的美丽,可陈兰心里也多少明白,华星那句话也代表了他的心思,因为他也是男人。不过华星的话是相当有道理的,自己的丰满身材的确会吸引无数男人的眼神,那样自己露出破绽的机会也就大大增加了,稍有不慎就会露出马脚,对自己相当不利。



    陈兰低着头,轻声问道:“弟弟你说这又如何是好呢?”



    华星笑道:“姐姐长这么大来,可曾经扮过男人?”



    陈兰一愣道:“那到没有,华弟你问这个干什么?”



    华星笑道:“姐姐以前要是假扮过男人,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不过姐姐既然没有做过,就还是让我告诉你吧,姐姐可不能说弟弟我欺负你,要故意羞姐姐哦。”



    陈兰一听就明白,华星的话可能又是敏感的话题。轻轻的,陈兰看着华星道:“弟弟请说,姐姐并非小气之人,决不生气。不然姐姐就不会认你做弟弟了?”



    华星脸上笑容一收,低声道:“现在姐姐要做的就是要找块抹胸,将姐姐那诱人美丽的两座玉峰紧紧的裹起来,尽力将它们压平,然后再穿上衣服,使其不显露出来,那样就不再那么吸引男人了,也就减少了许多麻烦。姐姐明白吗?不过那一来,姐姐可能就要受几天罪了,想来那样做,姐姐应该会很难受的,不过却也没有别的办法。”



    陈兰闻言脸色一红,避开华星的眼睛。想不到华星会说出这句话了,真是让陈兰害羞无比。不过华星的话却总是有理,让她也不好反驳。只是她从来没有束过胸,又何来抹胸呢?开口向华星要,她可说不出口。



    华星见她的神情就明白她心里害羞,华星轻轻道:“弟弟刚才为姐姐准备了一条,姐姐自己动手吧。我先出去。”说完离开了,静静的站在门外为她守护着。



    陈兰看了一眼那背影,眼中闪过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柔情。轻轻关好门,陈兰拿着那抹胸看了一阵,自己可是从来都没有用过,有些陌生。可惜不能找人帮忙,只能自己将就着动手试试了。看了房门一眼,陈兰微微害羞,其实她明白,华星虽然说话带着三分邪气,想什么就说什么,可华星也并非那些好色之徒可比,不会真正的乘人之危。



    陈兰轻轻脱掉上衣,很快露出了大红肚兜,那雪白的肌肤与圆润的双肩都是极为迷人,一双白玉般的胳膊轻轻晃动着,耀眼生辉。刚才穿衣时是不需脱掉大红肚兜的,可现在却必须脱掉。陈兰轻轻退下肚兜,露出了那两座迷人玉峰,拿起手中的抹胸开始裹胸。可惜她也是初次做这个,显得笨手笨脚的,一连几次都没有裹好。



    正在她心烦时,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咝咝作响,越来越近,陈兰此时双手拿着抹胸,正在重头开始,一听那声音不由回头去看。陈兰之看见一条三寸长的小蛇,满身血红色,正轻轻吐着红信,快速的游向自己。那小红蛇娇小的身躯在地上一点,就飞了起来。这一刻,陈兰完全忘了自己此时正赤裸着上身,口中发出一声惊呼,身体向后退去。而那小红蛇却往床脚飞射而去,一闪而逝世。



    华星站在门外,一听那惊呼,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很快就消失了。华星回身,右手轻轻在门上一震,就震断了门扣,闪身而入,同时左手微拂,一股力道将门关紧。华星看着陈兰正赤裸着上身,被对着自己退来,眼中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看了那美丽的背部曲线一眼,深深印在心里。



    华星口中忙道:“姐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同时从后面一把抱住了陈兰的身体,双手就刚好从她双臂下穿过,正好抱在那高耸的两座玉乳上,趁着她往后退的冲力,双手不由用力握住了那两座丰满白嫩的玉乳。紧紧的握在手中,华星心里一震,好美的手感,丰满柔嫩,光滑细腻,握在手中软绵绵的,却又充满了弹性,那紧紧的感觉,就如同少女的**一般,舒服极了。华星忍不住用力的**着,好大好美,双手完全无法掌握得住。



    陈兰被那小红蛇一吓,就忘记了自己的情况,惊呼出声引来了门外的华星。陈兰同一般的女人一样,对于冷冰冰的蛇都是怕极,见小蛇向床脚飞去,自己连忙后退。等听到华星的声音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况,口中道:“华弟有蛇,姐姐怕蛇。”刚说完就碰上了华星的身体,心里稍安。



    可就在同时,胸口娇嫩的双乳受到突袭,陈兰脑中一震,似乎才反应过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自己那两座除了丈夫外,从来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的娇嫩玉乳,就已经落到了华星的手里,被他尽情的**起来,同时阵阵酥麻的感觉从胸口传来。陈兰全身一震,口中低声道:“不要,不,华弟你快住手,快放开姐姐,不能这样。”手中的抹胸丢到了地上,双手去推拒着华星的双手。



    华星口中道:“姐姐别怕,弟弟在这里,我会保护你。”手里一点也不停息,用力的**着这对丰满迷人的玉乳,尽情的享受那柔软如绵,弹跳如兔的美丽触感。华星心里明白这是难得的机会,一但等她完全平静下来,自己就没有机会了,除非用强,可那不是华星所想的。华星想要的不仅仅是陈兰的肉体,他想要的是她的人与她的心,完全的征服她,这才是华星想要做的,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深情,一步步去征服这位美丽高贵的女人,让她完全臣服于自己,心甘情愿的奉献一切。



    华星知道这机会相当难得,岂能轻易松手。见陈兰双手伸出,来推自己的双手,华星双手捻住那玉乳峰顶熟透了的紫红葡萄,用力一捏,看着那软绵绵的葡萄突然变硬,感受到陈兰的身体突然大震,双手无力的放下。华星露出一丝得意的笑,他发觉陈兰的身体相当敏感,自己又可以借机多享受一会这美妙的手感了。华星的双手就停在那上面,不停的用力**着,看着那两团高耸美丽的玉乳,在自己手中不停的变幻着各种形状,华星心里也充满了得意与满足,终于在略施小计的情况下,就品尝到了这对美丽诱人的玉乳的滋味了,真是爽呆了,太妙了,嘿嘿。



    陈兰全身大震,娇嫩敏感的玉乳被华星握在手里,尽情的**着,她心里羞愧极了。想伸手去推开华星,可自己敏感的乳头被他一捏,自己就全身无力,哪还来力气去推开他。想想自己这一生,除了被自己的丈夫抚摸揉弄过自己的身体外,就只有今天被华星找到了机会,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被他尽情的占了一番便宜。



    可想起来,这也怪不了华星,他也是出于关心自己,才闯进来,而正好遇上自己正赤裸着上身,就被他占尽了便宜。试想换了哪个男人,在这种情况,恐怕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何况是华星。从开始陈兰就明白华星对自己有意思,只是自己身份不同,不能给予他,可这种特殊情况,他又岂能放过呢?



    陈兰天生有一种高贵的气质,十分吸引人。而她本身也非淫荡之人,一直以来她就是个端庄贤惠的女人,此时被华星**抚弄得全身无力,玉脸通红,可她心里仍然明白,这是不可以的。这样是对不起自己丈夫的。陈兰强忍住胸口传来的那阵阵酥麻迷人的快感,口中轻声道:“弟弟,你放开姐姐吧,姐姐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夫君。弟弟,求求你了,你要是真的疼姐姐,不愿意姐姐受一点委屈,就放开姐姐,不然姐姐从此就不理你了。”



    华星尽情的抚摸着那傲人的双峰,品尝着这朵十年前百花谱上排名第六位的芙蓉花,心里感到无比高兴。记得自己初入中原,遇上的第一个美丽女子就是她。想起当日她那英姿逼人,高贵骄傲的丰满身影,华星就忍不住手上用力,静静的将那两座弹跳不已的雪白玉乳抓在手中,用心的感受着那惊人的美丽。想起当日一见她就想将她搂在怀中尽情品尝,今日终于一尝遂愿。



    听到陈兰的话,华星知道该结束了。自己如果想以后有机会永远得到她,那现在就必须放开她,不然自己今天就算是强行得到了她的身体,那也就永远失去她了。华星看了一眼靠在怀中的人儿,那红红的脸蛋格外迷人,要是没有易容,能看到她本来面目就更爽了。



    华星双手仍然用力的**着,嘴轻轻亲了陈兰的耳根一下,明显的感到她的身体颤了一下。华星轻轻道:“姐姐好美,弟弟想亲一下姐姐,才放开姐姐,不然我不干。”语气有些无赖。陈兰感受他的手还在不停的使坏,再这么下去,自己恐怕就更是忍受不住了。陈兰也不明白,自己虽然明知让华星这样抚摸自己的玉乳,是不应该的。可她却隐约感到,自己对华星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抗拒感。相信要是换了别的男人这样对自己,陈兰知道,自己一定会拼死反抗的,决不会像现在这样。



    听到华星那无赖的话,陈兰也拿他没有办法,为了让他那双魔手不再挑逗自己敏感的玉乳,陈兰也只能答应他,口中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华星见陈兰答应,脸上露出一丝狡计得逞的笑意。双手揉弄着那通红鼓涨的玉乳,嘴轻轻吻上了陈兰的小嘴,轻轻的品尝着那娇嫩双唇的美味。陈兰全身一震,双唇被他含住尽情的品尝着,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紧闭着牙齿,保留自己最后的一丝娇羞与尊严。华星品尝了一会,就欲攻入城堡,见陈兰紧闭着双眼,紧咬的牙齿,华星眼中露出一丝顽皮的微笑。华星双手尽情的玩弄着那对天下无数人想玩却玩不到的玉乳,用力的**着它们,同时右手捻住那红嫩的乳珠,微微一用力,陈兰就忍不住全身一颤,紧咬的双唇也微微分开。而华星却趁机攻城掠地,灵舌卷住那害羞的丁香小舌,肆意的品尝着。



    陈兰全身无力的靠在他怀里,心里明知不行,可身体却没有一点抗拒力,任由他品尝着自己的娇嫩与美丽。华星深深一吻,很长。唇分,华星看着怀中娇弱无力的玉人,心理闪过一丝得意,今日两人已经如此了,将来要想征服她,就容易多了。看着那又圆又大的玉乳在手中变得通红,华星忍不住想将它们含在口中尽情品尝一番。不过他自己也怕到时候忍不住欲念大盛,将两人的关系陷入困境。



    轻轻的,不舍的,华星收回了双手。轻叹道:“真美啊。”同时右手放在陈兰头顶,一股清凉的真气瞬间进入她的身体,让她一下就清醒过来。



    陈兰看了他一眼,眼中说不出是羞愧还是感激,或许还有一丝情意。红着脸,陈兰忙拾起地上的抹胸,挡住了胸前那美丽的风光,低着头不敢看他。



    华星轻声道:“姐姐,现在已经找不到蛇了,想来一定也跑了,你还是先将胸束好吧。看姐姐在里面那么久都没弄好,是不是姐姐从来没做过,一个人弄不好啊?”



    陈兰闻言羞得不敢抬头,低声道:“弟弟,你还是先出去吧,姐姐多用点时间就会好的。”



    华星道:“姐姐,万一等会那蛇又出来了,怎么办?我看还是我帮姐姐一下,很快就好了。”说完走到陈兰身旁,伸手去拿那抹胸。



    陈兰一惊忙退了三步,看着华星一脸羞色的道:“不要了,弟弟不用你帮忙,你还是先出去吧,姐姐自己来”



    华星拉住那抹胸,轻轻说道:“姐姐,刚才弟弟都已经看过了,也摸过了,现在你就别再多想了,来双手举起来,我为姐姐束胸。”说完双手抬起她的双手,就开始动手。



    陈兰羞得一脸通红,看了他一眼,见他正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双乳看,心里更是羞愧无比。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丈夫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看着自己身体的,陈兰觉得说不出的羞意,浮现在脸上。



    华星看着那对玉乳,心里也感叹不已。真美,一点下垂的痕迹也没有,又圆又大,那深深的乳沟让人沉醉。华星忍不住再一次抚摸上了那一对玉兔。不过这一次很快,只一下而已。然后华星就在陈兰的无比娇羞中为她束胸。



    陈兰此时在想,自己与华星难道真是有缘分吗?不然怎会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遇上他,而后又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下相见,被他占尽了便宜。自己一向是最在意清白的,从来都是坚贞不屈,可为什么在他怀里,却会产生全身无力,不想抵御的感觉呢,难道这就是命?或许吧。



    华星用了一会终于将她那两座丰满白嫩的玉乳裹紧了。华星轻声道:“姐姐好了,是不是有些紧,心里有些难受?”



    陈兰的确感到很不舒服,这种感觉极为明显。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害羞的背过身穿上肚兜与上衣。等她一切穿好了,华星再看着她,这一次好多了,那原本高耸挺拔的胸部,此时就显得平坦多了,丝毫没有那种诱人的曲线了。



    一切弄好后,华星对她道:“姐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侍女,你就叫做小雪好了,记住了,你的名字叫小雪,出了这道门后,我就不再叫你姐姐,而是小雪,你也就不再叫我弟弟,而是少爷。现在你先试试叫几声,一会才会习惯。来叫一叫?”



    陈兰看着他,轻声的叫了声少爷,脸上有些害羞之色。华星道:“这样不行,你要自然一点,不然别人会看出破绽。再来。”



    接下了两人就在屋里练习起来,一直过了近半个时辰,陈兰才达到华星的要求,与他一起离开了客栈,回去找张华了。



    华星与陈兰之间,会怎么样呢?张华对二人有什么利弊呢?也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西安娱乐  重庆学校  抚顺学习  桐城学习  衡水新闻  铜川学习  西安娱乐  商洛论坛  临沂资讯  济宁新闻  七台河地图  湘潭学习  三明时尚  潍坊资讯  临夏新闻  安阳旅游  许昌学习  钦州旅游  赤峰新闻  伊犁论坛  昭通时尚  商洛学习  佳木斯论坛  赤峰新闻  海口新闻  松原地图  眉山旅游  辽源地图  郑州地图  金昌论坛  北海资讯  伊犁学校  淮安新闻  四平时尚  七台河地图  临沧新闻  金昌论坛  大丰地图  黑河地图  潍坊资讯  徐州旅游  深圳学习  六安论坛  三明时尚  佳木斯论坛  海西论坛  天门时尚  淮北地图  沧州学校  张家口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