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十九章 惊闻奇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与陈兰一起向城东而去,一路上华星在前,十足的少爷一个,而陈兰紧随其后,一副丫环模样。两人一行倒是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陈兰由于打扮不同,加上那诱人的双峰已经压平,所以没有吸引太多的目光。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城东贫困地区,一进入龙蛇帮的地盘,华星就感觉到有些异样。这时候与早上刚来时不同,早上这里还很平静,可现在这里却隐藏着不少人,都在注视四周的动静,显然在华星离开这里后,发生了一些事情。



    华星传音对陈兰道:“小雪,这里现在隐藏了不少人,你要留意一点,切不可露出破绽。另外看样子我们离开后,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此时这里不会有那么多人。这些人的武功都还可以,绝对不是龙蛇帮的那些手下,看来门派相当多。记住任何时候你都要冷静,不能冲动,现在我们慢慢过去。”



    陈兰(小雪)紧跟在华星后面,目光暗自观察着四周,看能不能找到张华的身影。华星走在前面,一边留意着这些隐藏之人的情况,一边故作无意路过的表情。来到陈兰住的小巷口时,华星发现里面隐藏了十三人之多,全是些武功不弱的高手,看来事情不简单。



    华星无意的向内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轻轻走向了另一边,并没有进去。陈兰跟在他身后,心里奇怪他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可惜此地不是说话之地,只能忍下心中的不解,慢慢的跟着他。华星不用回头都明白陈兰此时在想什么,然而华星明白,陈兰想找的人一定不在里面,不然里面就不会隐藏那么多的武林中人了。



    华星在想,恐怕陈兰的同伴也发觉了不对,此时说不定就隐藏在这附近地区,静静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如果他没有被人抓住的话,相信一定不会离开,因为他一定也十分担心陈兰的安全。华星仔细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形,慢慢的向外走去,同时察觉到那些隐藏的人仍然没有移动,看来还在守株待兔,不愿意放弃。



    回头看了陈兰一眼,见她眼中含着幽怨,显然心里不高兴。华星轻轻传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再看她时,发现她眼中有着愧疚与感激。华星带着陈兰就在四周慢慢的盘旋着,默默的找寻着要找之人。



    回头说梅香与秋月一行七人也在城里转着,不多时林云就从武林书院的门下弟子口中,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林云对同行的几人道:“各位,我刚从书院得到消息,说那梨园主人钱峰夫妻两人分开逃窜,钱峰目前正在西蜀一带,行踪不明,可他的妻子‘血芙蓉’陈兰却隐藏在这长安城里。这消息十分可靠,现在已经有大批武林人士涌入长安,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里寻找着,都想抢先得到那‘避水珠’好马上离开。”



    华山派的吴华一听,脸色一变道:“既是林少侠从书院得来的消息,看来是不会有错的。我们既然知道那陈兰还在这长安城里,就要尽力找出她来,可不能让那避水珠落入坏人手里,那样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武当出云道长问道:“话是这么说,可是这长安城这么大,人口百万,要找一个人是相当不容易的,我们虽然有几人,但从何找起呢?该朝哪个方向找呢?”说完看着林云,似乎希望他能说出一个准确的方位。



    梅香与秋月也都看着几人,听着他们的话,想着事情。林云见出云道长问起,不由道:“这长安城里,东面是龙蛇帮的地盘,西面是长安白家的势力范围,我们书院位于城北,而城南却是通天门的分舵。从目前的情形来看,那陈兰想隐藏在我书院的势力范围里是不大可能的,而城南通天门势力庞大,谁想进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唯有城东与城西两处。一来城东是整个长安城最贫穷的地区,那里住的全是些贫苦百姓,平时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他们。二来龙蛇帮势力不大,在那里一点油水也捞不到,对那里管得也不是很严,很容易让人混入。对于城西而言,这几天正好遇上白家白玉龙被杀,家里大乱,所有人都追查凶手去了,对自己的地盘并没有太多精力去管理,所以要是有人混入,也是很容易的。我们现在只有先从这两处下手找寻,书院的消息说,大批武林人士都前往了城东,我看我们也不妨去看看,打听一点消息。各位以为如何?”



    六人都轻轻点头,赞同林云的分析。于是七人便向城东而去,找寻陈兰的下落。由于长安乃是武林书院的势力范围,加上林云在书院也有着特殊身份,所以对长安城的动静了如指掌。七人很快就来到城东,林云道:“我们还是到前面那家小酒楼去坐坐吧,反正再过会也就中午,我们在这里等消息,顺便可以吃点东西。有什么最新消息,书院都会派人通知我的,我们进去吧。”



    出云道长道:“林少侠言之有理,我们就进去等等消息,同时也吃点东西。”



    华山派吴华问道:“林少侠,不知道那些涌入城中的武林人士,大约有多少,都聚集在何处?”



    林云笑道:“以我所知,今天涌入长安城的武林中人有近百位,其中不少都是龙榜与地榜上的人物,也有风云榜上的人物,大部分就聚集在前面不远。我们这里是相当好的位置,可以最先得到消息,察觉那些武林中人的动静。以方便我们行事。”



    吴华与出云两人对望了一眼,不再说话,随着林云一起进入酒楼了。同行的孙云龙与刘飞也跟在后面,而梅香与秋月却小声的说着悄悄话,走在最后,两女脸上不时露出一丝笑容,显然是说到了高兴的事情。



    华星与陈兰两人在四周转了一圈,华星发现了不少高手。当然这些所谓的高手都是指一般人眼里的高手,能够成为华星眼中的高手的,天下都不是很多的。陈兰双眼一直注视着四周,却没有发现丝毫张华的痕迹,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与失望,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然而就在离两人不远的一处角落里,一个头戴斗笠的灰衣人,正紧张的注视着四周。当他看见陈兰时,眼神也曾留意,可惜最后却露出失望的神色,显然不是自己想要找的人。可看着陈兰的背影,却又觉得那样熟悉,真是有些难以理解。这灰衣人有些奇怪,手中拿着一张黑色的布,不时的捂住嘴巴,轻轻的咳嗽起来。等一会又放开手,低头看一眼手中的黑布,轻声叹息。



    华星走了一圈,心里也有些失落,看来想找到张华,恐怕是不容易了。看着陈兰,见她的眼中也满是失落与担心,华星忍不住轻轻拍拍她的香肩,无声的安慰着她。陈兰只是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与柔情,就轻轻移开了眼睛。



    华星扫了四周一眼,发觉这里隐藏的人并不多,只有七人,是四个方向最少的一方了。华星眼神微闪,全身真气瞬间飞速旋转起来,将那七人的情形全部呈现在了脑海里,突然华星双眉一皱,似乎发现了什么。轻声的对陈兰道:“小雪,我们到那边去看一下,那里有个人正戴着斗笠,到时候你要看仔细一点,看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陈兰一听,顿时有了一丝希望,紧跟着华星身后,口中道:“少爷放心,小雪会看仔细的。”



    角落里的灰衣人突然发觉华星两人走来,心里暗道不妙,小心的提防着。微微低着头,灰衣人静静的靠在墙上,眼神的余光牢牢的注视华星与陈兰。



    陈兰一见那灰色的身影,心头一跳,好熟悉的身影,对了,就是这身灰衣。记得早上张华离开时就是穿的这件灰衣,只是没有斗笠而已。陈兰的心里有些紧张,不由轻声道:“少爷,有些像,可不敢肯定。”



    华星闻言心里一松,看来有几分希望;不过华星却微微叹息一声,让陈兰心中升起一股不祥之兆。华星走在前面,右手轻轻晃动了一下,灰衣人那头上的斗笠突然向上抬起了三寸,仅仅三寸而已。可是陈兰已经能够看到那人的容貌了,当她看到那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时,她的身体不由轻轻颤抖起来。从陈兰的反应上,华星明白找到她要找的人了,只可惜,可惜啊。



    华星脑海中清楚的反映出其余六人的情形,他们都并没有太注意,能够看到这里情况的只有一人,那人此时却看向他处,并没有留心这里。



    灰衣人想不到压低的斗笠突然升起三寸,心里也是一惊,忙用手将斗笠压下,双眼牢牢的看着那两双脚的走向,同时提起残余的真气,准备随时发出最后一击。



    然而空中却响起陈兰的声音:“当有一天,你发觉许多你熟悉的事情变得陌生了,你要相信你的眼睛,以你自己为主,好好的想法活下去,去找寻你自己的天地。不要有太多的顾及,不然会让你伤心。”这段话显得很怪,华星就不太明白她此时说这个干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



    灰衣人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那熟悉的话语,全身一震。微微颤抖的右手,轻轻抬起头上的斗笠,露出那苍白得几近死灰的脸,静静的看着陈兰。那是一张多么陌生的脸啊,从来没有见过,可那含着浓浓忧伤的眼神却是那样熟悉。灰衣人轻轻的张开嘴,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慢慢往下滴,沙哑的声音传来三个字:“是你吗?”那情景带着无比的辛酸与沧桑,让人忍不住泪往下滴。



    陈兰看了华星一眼,见他微微点头,明白这里暂时还算安全。回过头看着灰衣人,陈兰眼中滑落两行泪水,无声无息。同样有些沙哑的道:“张大哥,是我,蓝子。”心里酸酸的,说不下去了。



    灰衣人也就是陈兰的同伴张华,只是不知道为何,此时却已经伤重垂死了?看着陈兰,张华无神的双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轻轻道:“我时间不多了,能在死前遇上你,我死也瞑目了。你的样子很好,连我都认不出你,相信再没有人能认出你,你到我身边来,我想在死前告诉你一丝事情。”



    华星轻轻走到三丈外,注视着四周的动静。陈兰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感激。走到张华身边,陈兰问道:“张大哥,你怎么会这样子,怎么会呢?”说完忍不住伤心落泪。



    张华轻轻道:“蓝子,别伤心,人迟早有这一天的。我会如此,是因为我们在长安城的消息已经暴露,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我死后你一个人要小心,记得要好好活下去,你还年轻。同时记得自己去找寻属于你的幸福,好好把握,好好活下去。那人是谁,能相信吗?”



    陈兰道:“他叫华星,早上就是他在龙三手里救了我,现在我认他做弟弟,应该可以相信,我的容貌就是他为我易的。”



    张华闻言看了一眼华星的背影,轻叹道:“想不到是他,他的武功相当厉害,有他在你身旁,到是没有人敢对你产生怀疑,那样你也安全很多。不过毕竟初次见面,你要多多了解他,如果他真得值得相信,你就跟着他去吧。现在我有事要告诉你,你听了不要伤心,要牢牢记住我今天的话,并好好活下去。”



    陈兰轻声道:“我会的,张大哥。”语气充满了伤感。



    张华看着她,轻叹一声,继续道:“我时间不多了,你听仔细。我们来长安城是件相当神秘的事情,没有别人知道,但我们的行踪却暴露了,为什么呢?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知道我们下落的人,将我们藏身此地的消息泄露了出去。那人是谁呢,相信你现在应该也明白了。虽然你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但我要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就是钱峰将我们在此地的消息泄露出去的。”



    陈兰一脸的震惊与不信,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头不停的摇着,泪水像雨一样无声无息的从脸上滑落,似乎想用泪水来掩饰心里的不相信。陈兰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心爱的丈夫会出卖自己,抛弃自己。她不相信!



    张华看着她那伤心欲绝的表情,知道她不能马上接受,可惜事实就是事实,不容得你不相信。轻轻的叹息在空气中响起,张华轻声问道:“还记得当日分手时,他怎么说的吗?他说我们朝长安方向而去,他们向西北方向而去,可是你知道吗,他们并没有去西北方,而是去的西南方,在那一刻,他就已经抛弃了你。为了他自己,他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包括抛弃他自己美丽的娇妻。”



    陈兰整个人全身颤抖着,眼中充满了不信,心里无比的痛心。看着张华那苍白的脸,她明白,一切熟悉的东西都已经变得陌生,许多事情都不是她想不承认,就不会发生的。泪,仍然无声无息,心,渐渐片片分离,痛,慢慢撕裂她的身体,魂,终于与魄分离。



    张华眼角落下一滴泪,静静的滑落那苍白的脸庞,心痛的道:“以前你一直被他的外表所蒙蔽,在你面前,他总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他根本就是一个小人,只是你太善良了,很多次我想告诉你,可惜我怕你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那样对你或许是一种伤害。其实只要你过得开心就行了,我并不想看到你伤心。很多时候我都在对自己说,虽然你并不知道他的为人是如何的阴险,可是你过的很开心,虽然那只是你一个人的开心,但对你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幸福,我不愿意去破坏你那份开心。



    现在我要死了,我不希望你再被他所蒙蔽,因为他已经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记住我今天的话,我不会骗你的,他有许多事情,都不是你所知道的。将来有一天,相信他也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还记得他是如何告诉你,那张藏宝图是怎样得来的吗?他说是无意中遇上一位垂死的老人,那老人在死前送给他的。可事实呢?我怕你听了会伤心。”



    轻轻停了下来,似乎在回忆。张华看着面前这善良的人儿,心在流血,上苍啊,你是何其弄人啊,又是何其无情啊!陈兰整个人仿佛麻木了一般,静静的站在那里,娇弱的身体显得是那样无力,轻轻的晃动着,就像是风中落叶,在飘飞中美丽,在飘飞中逝去。



    张华轻声继续道:“记得那一次,他无意中从一位老人口中得知,人家有一张祖传的字画,他便慢慢的去套那老人的话,等他明白那位老人家传的字画是一份藏宝图后,他便起了抢夺之心。那一夜他叫上了我与赵林两人,前往那老人的家里。他用剑逼出了藏宝图后,为了防止消息外露,就一口气将那老人一家十七口人全部杀绝,连一位才三个月大的婴儿也没有放过。从那时起,我就明白了他的为人。所以后来梨园被毁,那也是报应啊。”



    报应吗?陈兰全身一震,或许是吧。她想不到钱峰竟然如此狠毒,连三个月大的婴儿都不放过,心肠之歹毒,少有人比。无怪梨园最后也被人灭了,或许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吧。想起以往的点滴,陈兰忍不住泪如雨下,在这一刻,她心中对钱峰的爱,变成了丝丝恨意,恨他的无情,恨他的心毒,恨他的卑鄙。同时一个人影慢慢在心中升起,慢慢的变得清晰。是谁呢?陈兰都有些惊异,或许,这就是天意!



    张华低声道:“我不行了,记住我的话,从此不要再想他,忘记以前的一切,从头再来。你还年轻,你还美丽,你还有许多幸福的生活属于你。去将那华星叫来,我有几句话想对他说。”



    陈兰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她不敢相信张华的话,也不愿意相信。可她的心里明白,张华就要死了,是不会骗她的,只是她不敢接受这个事实而已,她真的不敢相信。想到这里,她心中又响起张华当日在破庙的话:当有一天,你发觉许多你熟悉的事情变得陌生了,你要相信你的眼睛。原来当日他就已经明白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可是他怕自己伤心,并没有说出来。陈兰眼中流下伤心的泪水,真想找个人好好抱住他,痛哭一场,可惜——陈兰叫过华星,自己走到了一旁,她明白有些话,张华不想自己听见,怕的是自己会伤心。华星看着她,知道她一定很伤心,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股清凉的真气从肩膀处传入她的身体,顿时让她清醒了许多,也舒坦了许多。



    华星看着张华,轻声道:“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有什么你就说吧。弄答应你的我会答应你。”



    张华看着他,真的是英俊绝伦,天下少有。加上一身的好武功,更是众多少女心中理想的好郎君。轻声的,张华道:“我的确快死了,不需要再计较我是怎么死的了。我只想问问你,你愿意好好照顾她,她是位好姑娘,善良美丽。可惜太天真了,被钱峰的伪善面目所骗,才会沦落到今日的这种地步。”



    华星道:“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她受到委屈,你可以放心。我也知道她善良美丽,会好好的疼爱她的。”



    张华看着华星,似乎想看透他,想看清楚他的表情,看他有几分真诚。轻轻的,嘴角微扬,露出一丝血丝,同时也露出一丝笑意,显得那样奇特,那样令人叹息。张华道:“好,我相信你。我死后,她就拜托你了。你要记住,那钱峰是个卑鄙小人,根本就配不上她。钱峰为了自己,不惜出卖自己妻子的行踪,以引开别人的注意,这种人终有一天会受到报应的。将来如果他不死,你要是遇上,记得偷偷杀了他,不要让兰妹发现,明白吗?”



    华星想不到张华会说出这些话,不过这一切都对华星有利,对于他以后得到陈兰有很大的帮助,华星心里自是暗自高兴。只要那钱峰一死,自己就可以顺利的得到陈兰这朵美丽的娇花了,想到这,华星忍不住在心里暗暗高兴。轻声对张华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安心的去吧。”



    张华眼中露出一丝微笑,低声道:“华星,你要努力,希望你能得到她的心,也记得要好好疼爱她,我心已了,是该去了。”说完一行泪水慢慢的滑落,轻轻闭上了眼睛。看来他也是心有不甘啊,不然为何落泪呢?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着无数遗憾的事情,那是到死都没有完成,或者是不能完成的事情,永远占据着每个人的心灵。或许残缺也是一种美丽,没有残缺,就不能组成完整的人生,不是吗?



    华星走到陈兰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轻声道:“他走了,我们也该走了,不然会被人怀疑的。”



    陈兰闻言,全身一颤,回过头,看着那依然靠在墙上的灰影。他就静静的靠在那里,像是累了,轻轻靠在那里休息。可她明白,他是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的了。陈兰眼中泪水不住的打转,强忍住不让它落下来。看着那与自己相处了多年的同伴,就那样无声无息的离去,她的心里说不出的忧伤与叹息,或许这就是命运,这就是天意,不可抗拒。



    华星拉着陈兰慢慢离去,同时注意四周的动静。很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两人,华星朝着自己住的客栈而去,尽快离开这里。离开这片让陈兰落泪的伤心地。



    长安城里,表面上仍然平静,可暗地里却充满了杀机。不过华星并不在意这些,他所在意的只有美女,如何得到更多的美女,征服更多的美女,才是让他感兴趣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贵港资讯  喀什资讯  合肥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安阳旅游  辽源地图  淮北地图  黄冈旅游  淮安新闻  淮安新闻  西安新闻  咸阳论坛  商洛论坛  吴忠旅游  襄樊学校  廊坊时尚  衡水新闻  临沧新闻  北海资讯  四平时尚  郑州旅游  三明时尚  襄樊旅游  海西论坛  安阳资讯  张家口时尚  伊犁学校  阿拉尔地图  伊犁论坛  临汾新闻  商洛论坛  吴忠旅游  桂林学校  湘潭学习  商洛学习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辽阳旅游  黑河地图  嘉峪关旅游  沧州学校  衡水新闻  桐城学习  酒泉论坛  潜江地图  海口新闻  七台河时尚  广安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