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二十五章 长安遇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静静的看着那诡异的长剑攻来,脸上露出一丝邪异的色彩,嘴角微扬,一丝邪邪的笑意浮现在那英俊的脸上,显得怪异无比,让人心里升起一丝警惕。中年人眼中寒光闪烁,手中长剑沿着奇异的轨迹攻向华星。长剑微晃,一连九朵剑花一层层一浪浪的在华星眼前闪烁不息,每一剑都指向他的要穴,显然要致他于死地。



    华星双手微抬,右手五指在空中微微旋转,五道强劲的真气旋转攻去,同时左手中指一弹,一道指力无声无息的射向中年人的大腿,有心先伤了他,再问一问是谁在背后指使这件事情。就只华星双手攻出的同时,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安,同时他也从那中年人眼中看到一丝得意与阴笑。华星心知道不妙,全身真气流动,一道红色的气体在他身上爆发出来,护住了他的全身。同一时刻,身后那少女那黑色的掌力牢牢的印在了华星的背心。



    掌力印实,少女只觉得一股极强的反震力传来,将自己强横的掌力震散了三层,心里极为吃惊,似乎没有想到华星的武功如此之高。而华星在那黑色的掌力印上自己的背心时,心里升起一股难受的感觉,只觉得那掌力阴毒之极,竟然像是传说中的“阴煞夺魂掌”,排名杀手届十大绝学第三位。掌力中含有剧毒,中者必死。想不到自己今天竟然大意了,没有看出这是敌人的诡计,被那一掌伤得不轻。



    华星的身体前冲三步后,突然逆转,双眼紧紧的看着这两人,眼中射出一道骇人光芒。中年人与那少女交换了一个眼色,知道华星已经身受毒掌,撑不了多久了。两条身影闪身攻上,招式快捷凌厉,功力深厚,一招一式都是直取华星身上的死穴,凶狠无比。



    由于三人都是在繁华的大街上动起手来,所以围观的人相当多,不少人已经认出了华星,大呼出声。很快这里就聚集了许多人,其实不少武林中人,大家都在看着华星与两人的打斗,想知道华星究竟有什么本事,短短几天就名震武林。



    华星闪身躲避着两人的攻击,同时运功疗伤,体内七彩色的真气每旋转一周,伤势就好上几分,不多时,华星的伤势就基本复原了。看着攻势凌厉的两人,华星眼中闪射出一丝极寒之气,显然华星是不会放过这两人的。看着那诡异阴险的“阴魂剑法”与那歹毒无比的“阴煞夺魂掌”,华星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少女与那中年人眼中都露出了惊骇之色,想不到华星在身中“阴煞夺魂掌”歹毒的掌劲后,支持了如此之久,都没有被自己两人再伤到他一丝一毫,看来要不是开始用计的话,今天两人恐怕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令两人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华星在中了毒掌后,丝毫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与反应呢。常人如果中了这“阴煞夺魂掌”早就死去了,绝对不会支持这么久,不然这“阴煞夺魂掌”也不会排在杀手届十大武学中的第三位了。



    这时围观中的不少武林人士,早已经将华星在街上遇袭的事情传扬开去。当客栈里的梅香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担心无比,不顾孤傲的拦阻,强行跑去看望华星,心里一直在为华星祈祷,希望他平安无事。陈兰听到华星遇袭的事情,心里也是担心不已,急忙同孤傲一同,追着梅香而去。



    围观之中的武林人士里,有几人见华星一直闪避,不敢回手,想中暗道他一定是受了重伤,无力回手了。一些与华星有仇的人,都在心里想着,要不要趁此机会,除去华星。这可是个好机会,错过了就可惜了。果然有这种想法的人还不少,只见醉剑门的王军与其余三人都遥遥欲试,同时人群中飞出四条人影直射华星,刀光剑影川流不息,拼命的往华星身上招呼,想致他于死地。这一来醉剑门中的四人也忍不住了,纷纷挥剑攻击华星。



    突然出现的八人,对华星的闪避有了一定的影响,一时间十人都相当的默契,尽力的配合着彼此的攻击,想早一点杀死华星。这一来对于赤手空拳的华星来说,压力大增,危险也同时暴增。然而华星眼中那丝丝极寒之气更浓了,脸上浮现出一丝冷酷的阴沉,双眼中闪烁着一白一红的光芒,十分诡秘。那看向十人的眼神,就宛如在看十具死尸,没有一丝感情。华星的手中多了一把七寸长的小刀,闪着寒光,怪异无比,看得围观之人忍不住发笑,这样的小刀也能杀人?没有人相信,除非别人伸长勃子等死还差不多。



    华星口中传出一声冷笑声,像是极地寒冰一般,冷酷无比。华星冷笑道:“我当日曾经说过,谁敢对我不敬,企图杀我之人都得死,今天你们十人休想有一人能活着离开。”



    冷烈的眼神静静的移到那少女身上,华星冷笑道:“我很佩服你,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伤到我的人,但也是最后一个了,谢谢你教会我不少东西,等会我会好好招待你的。现在我们就来玩一场生与死的游戏,只要你们能从我刀下逃离,我今天就放过那逃离之人,不再过问这一次的事情,但如果逃不掉的,就只有一条路等着你们。来吧!”华星说完,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凌厉无比,两只眼睛中分别闪烁着一白一红的光芒,诡异之极。那七寸长的小刀,在他手中飞速的旋转着,闪着夺魂的寒光。



    少女与同行的中年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彼此眼中都惊异无比。少女看了其余八人一眼,闪身扑向华星,双手瞬间变得乌黑,再次施展那歹毒的“阴煞夺魂掌”,呼啸的掌风震人心肺,那强劲的气流逼得人难以呼吸。少女身后,那中年人长剑宛如毒蛇一般,阴魂不散,剑剑不离华星上身各处要穴,阴险之极。



    其余八条人影也都配合着两人的攻击,闪身将华星牢牢的围在其中。拳风掌劲,刀光剑影,一层层一幕幕的笼罩着华星。华星仔细看了看那八人,除了醉剑门的四人华星见过外,另外四人华星没有见过,也不认识,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华星手中寒光电闪,那把七寸长的小刀在他手中时隐时现,让人完全无法看清那刀的轨迹,寒光每一次闪过,场中就会传来一声惨叫声。那撕裂心肺的惨叫声,深深的震撼着围观之人的心灵。地上的残肢断臂越来越多,那惊心动魄的惨叫声,远远的传了出去,看得围观之人心神具震,交手之人心惊胆寒。华星眼中的寒光更盛,他没有一下杀了那些人,他要用雷霆万钧的手段告诉世人,不要轻易去招惹他华星,惹上他只有死路一条,谁也不例外。



    梅香赶到时,正好秋月一行几人与“雷霆书生”战云,“圣心玉女”李云罗也闻言赶来。梅香一脸的焦急,双手握住秋月的小手,掌心全是汗水。秋月轻轻安慰道:“不用担心,他不会有事的,我们去看看吧。”说完拉着梅香挤进了人群,很快就站到了最里面。看着地上的残肢断臂,两女都安下心来,因为华星没有事,此时正在斩杀那些敌人。



    少女与中年人脸色死灰,眼中都充满了一丝绝望,想不到华星如此的厉害。歹毒无比的“阴煞夺魂掌”对他一点用也没有,名扬天下的“阴魂剑法”在他眼中如同儿戏,连他的衣角也沾不上,真是让人不敢相信。从开始的十人围攻,到现在的三人围攻,这情况只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势已去。地上躺着七个没死的人,全是四肢残废血流不止的在那里痛声惨叫,那情景痛苦无比,求死不能。华星的手段相当的狠毒,并不痛快的杀掉他们,而是以他们的痛苦来立威武林,告诉天下人,这一生都不要惹上华星,不然有死无生。



    华星看着王军与那少女以及那中年人,这三人是武功最高的三人,特别是那少女,有着与她岁数不符的高强武技。华星冷笑道:“第一次动手,我就告诉过天下人,不要招惹我,不然会后悔莫及。可惜你们不相信,所以今天我再一次告诉天下武林,不要轻易惹上我凤凰书院,更不要惹上我华星。你们要记清晰,屠刀在手,天下低头!谁不低头,就得丢头!”说完手中小刀飞速的在半空中飞旋,沿着计定的轨迹射向王军。



    围观人群中的战云闻言,冷哼一声,显然不把华星的话放在心上。一旁的林云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似乎想到了什么。而李云罗却静静的看着华星,看着他那眼中,一白一红闪烁不息的怪异情景,心里震惊无比,这是什么武功,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人的眼中能闪烁着两种不同的光芒,这是多么的神奇,又多么的神秘。李云罗不由自主的深深被华星的神秘所吸引,心里那一丝裂缝,慢慢的变得清晰。



    孤傲与陈兰找到梅香与秋月,四人站在一起。四人也都被华星那一白一红的光芒深深的震撼着,猜测不透华星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他的师傅到底是谁,竟然能够教出他这样厉害的徒弟。



    华星静静的站在场中,那把小刀在他全身四周飞速的旋转着,不需要他指挥,那刀就宛如有自己的意识一般,主动的攻击着敌人。当然,那刀是没有意识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华星的关系。华星刀法极为精妙绝伦,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他师傅当年名列天榜第一位,雄霸武林数十年从无败迹,能够在他手上走出五招不死的人都寥寥无几,可想而知,这样的人教出来的徒弟,岂会差到哪里去。华星此时完全是以意控刀,随心所欲,心之所想,刀之所踪。



    看着王军痛苦的失去双臂,华星心里没有一丝感情,眼神冷烈如冰,静静的注视着那唯一站着的两人。华星收回那充满着血腥,充满着霸气的小刀,冷冷的看着两人。



    华星声音冷寒如冰的道:“是谁指使你们来刺杀我的,说出来我可能会给你们一个痛快,不说你们就慢慢品尝这死亡的滋味吧。相信你们都曾经杀掉过不少高手,可你们恐怕还没有亲身品尝过那种滋味吧,今天我就让你们好好品尝一下。”



    那少女脸色苍白的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杀手,就应该知道杀手有杀手的规矩,我们就是死也不会说出谁是那买方的,有种你就硬接我几招,我们手低下分生死。”说完双手缓缓提起。



    华星冷笑道:“想死是不会那么容易的,你没有听过千古艰难唯一死吗?我不会轻易取你们的命的。你要是想动手,我倒是可以奉陪到底,来吧,施展出你的绝技,让我见识一下。”说完将小刀收入怀中。这时华星眼中那一白一红闪烁不息的光芒已经平息,他的眼中闪动着一丝邪异,充满了无比的魅力。



    少女双手瞬间变得乌黑,提聚全身功力,招出“阴煞夺魂掌”全力一击攻向华星。华星眼中带着一丝赞叹,轻声道:“以你的年纪,能将这杀手榜上,十大绝学中排名第三位的‘阴煞夺魂掌’练到九层火候,真是相当的不容易,以你现在的武功,足以名列地榜前五位,可惜对我却没有一点作用。在开始你一掌印在我背心时,你就应该明白,在那时你没有杀得了我,这一生你就再没有机会可以杀得了我了。”



    说完纤秀的手掌轻轻与那乌黑的毒掌相触,华星眼含笑意,立身不动,而那少女却一连退了五步,口中鲜血不停的外吐,脸色苍白得几近死灰色。淡然的看了华星一眼,那里面隐藏着一丝不为人知眼神,随即眼中神光黯然,慢慢的倒了下去。



    中年人此时面无表情,长剑挥动,全力攻击,那灵活如毒蛇的剑尖,总是在刺入华星身前一尺时就停止不前,无论他如何用力,就是无法再前进一分。每一次华星只是震开他的长剑,步步紧逼,眼神中带着一丝残酷的冷笑,不停的逼着他全力攻击,中年人每次想停下时,华星就紧逼不放,在他身上留下无数痕迹,鲜血侵湿了他的衣衫。华星空着双手,手指微微晃动着,那霸道而又凌厉的指风逼得中年人步步后退,没有一丝的喘息的机会。



    渐渐的中年人剑法开始零乱,体力开始下降,呼吸开始急促,眼神中透露出害怕之极的眼神。这一刻,在他眼中,华星就像是恶魔,不停的攻击着他,让他没有一丝喘息之机会,非要活活的将他累死。他连想死都没有办法,几次挥剑自杀,都被华星的指力震偏长剑,在他下巴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痕迹,痛恻心肺。华星既不杀他,又不停止攻击,有心想让他感受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慢慢的折磨他。



    终于在中年人全身无力倒地后,华星停止了攻击。回首看了一下地上的几人,已经有三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剩下的七人,除了那少女重伤昏迷外,其他人都满身鲜血,惨叫不息。华星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梅香四人,右手轻轻挥动。众人只觉一阵微风拂过,那惨叫声马上就停止再看场中,那活着的七人中,除了那少女外,另外六人的人头都无声的碎裂,惨死在华星手里。



    围观之人无不倒吸一口气,心里那震惊,无法言语,眼中含着惊骇的看着华星,全被他的武功震住了。就那样轻轻一挥手,就无声无息的将六人的人头震碎,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又是多么厉害的武功。一时间场中安静下来,众人都看着华星。战云心里也充满了震惊,眼中带着无法相信的眼神,吃惊的看着场中的华星。华山派与武当派的人,心中都升起一股惊颤,这位凤凰特使太厉害,太邪门了。动则杀人,不给别人一点生存的机会,霸道之极。



    李云罗双眉紧锁,心里一方面震惊华星的武功,一方面在想华星的来历。他究竟是谁的传人呢,为什么有着这样高绝的武功呢?他的特使身份到底代表着些什么呢,他与余梦瑶之间又会有什么关系?或许自己应该去一躺凤凰书院了,问问梦瑶这华星的来历。



    华星扫了围观的人群一眼,对陈兰道:“小雪,你将这少女带着,我们回去好好审问一下,看究竟是谁想对我不利,等我问出来,就将屠刀降临,让他们永世后悔。”



    说完迎上梅香与秋月,看着两女一脸的担心,华星心里也有着感动,轻轻牵着两女的小手,感受到她们手心的汗水,华星忍不住开口道:“不用为我担心知道吗?我不会有事情,你们看我现在像有事的人吗。走我们回去吧,我还等着你们亲手为了削个苹果解渴呢。”说完脸上露出一丝邪笑,眼含深情的看了她们一眼。同时双手输入一股清凉的真气,两女顿时全身舒服无比,忍不住同时娇媚的看着他。那无限的柔情,使得华星心里得意之极,毫不理会别人的眼神,拉着两女离开了。



    在经过李云罗身旁时,华星眼中闪动着一丝黑色的光华,诱人之极,深深的震撼着李云罗的心。看着华星那眼神,李云罗心里突然明白了华星那眼神的含义。她清晰的感受到,华星那股霸道的占有欲,深深明白华星的那一眼,正透露出他要得到自己的讯息。李云罗心里一震,一股奇特的情绪在心底升起,华星的一举一动,渐渐在心底变得清晰无比,像是深印在那上面一样,无法抹去。



    轻轻回头看了华星一眼,那清澈迷人的美目中,透露出一丝淡淡的奇异光芒。正好华星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眼神,也回头看着她,眼中透露出一丝诱人的神采,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四目相交,李云罗心神微震,有着那一瞬间的迷失,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华星眼中含着一丝得意,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微妙变化,双唇微启,轻轻的传音,对她说了一段话。李云罗全身一震,双眼中射出一道奇异的神采,静静的注视华星。



    华星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眼中透出一丝柔情,直直的印入李云罗的心里。轻轻回过头去,华星牵着两女的手,慢慢的远去,最后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李云罗眼中神采闪烁,静静想着华星的话,或许真如他说的那样,自己的心因他而产生了缝隙,或许这就是注定!



    华星究竟对李云罗说了些什么,除了他们两人外,没有人知道。李云罗对于华星的话,有着那样强烈的反应,这究竟表示着什么呢?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已。



    回到客栈,华星看了一眼陈兰,眼中隐含一丝深情,目光移到那昏迷的少女身上,华星轻声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杀她,而是把她带回来吗?”



    梅香开口道:“那是你想从她身上,问出究竟是谁想要杀你,然后好对付那人。”华星轻轻摇头,眼光移到秋月身上,似乎在询问她的想法。



    秋月想了一下道:“华大哥是想引蛇出洞,等敌人自己找上门来。”说完看着华星。华星眼中带着一丝赞赏,仍然轻轻摇头不语。



    梅香与秋月都是一愣,不明白华星心里究竟想什么了。一旁的陈兰轻声道:“公子是不是觉得,这一次他们刺杀没有成功,一定还有下次。对于一个杀手组织而言,一但接手一笔买卖,就会进行到底,直到完成任务为止,不然是不会停息的。要想防范他们永不休止的暗杀,就必须要掌握他们的一切动静,于以反击,最终消灭他们。而这位姑娘武功高强,应该知道他们内部不少机密。公子是想从她下手,看能不能将她收服,收归己用,一来可以防范对方的攻击,二来她本身也是一个很有用的人。只是我想公子想要收服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华星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声赞美道:“不愧是我华星的侍女,真是聪明绝顶。要想收服她的确不是那么容易,但我想也不是太难。对于杀手而言,第一点要做到的就是冷酷无情,既然无情,那么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极为淡薄的,他们之间应该是以威逼利诱来保持相互之间的关系的,只要明白这少女有什么弱点留在他们手中,事情就容易多了。只要我能帮助她,或是救出她被控制的人质,就能顺利的收服她。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其他的环节,需要解决,但我相信应该可以的。”



    梅香与秋月这才明白华星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心里暗赞华星聪明。孤傲眼中也露出一丝佩服的神色,想不到华星不仅武功高强,心智竟也非同一般。心里慢慢对他佩服起来,或许自己跟着他,正如他所说的一样,是个难得的机会!



    华星轻轻在那少女体内输入一道真气,为她疗伤,静静的等待着她的醒来。真的能从她的口中问出什么吗?华星不知道,也不敢肯定。其实华星自己明白,之所以不杀她,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她是女子。记得她在倒下前,那隐含奇异光彩的那一眼,深深的吸引着华星。



    华星心里明白,这女子其实是易过容的,只是手法相当高明,自己初见时也没有注意。华星心里在想,她的真实容貌会是什么样子呢?或许是个惊奇也说不定。



    到底这少女与华星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也许是段美丽的回忆?也或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喀什资讯  林芝地图  迪庆旅游  阿拉尔地图  三亚论坛  临沂资讯  金华娱乐  长沙娱乐  三亚论坛  济宁新闻  许昌学习  六安论坛  安阳旅游  商洛论坛  合肥学习  湖州旅游  思茅新闻  七台河时尚  钦州旅游  徐州旅游  十堰论坛  临夏新闻  宜昌地图  松原时尚  黔南地图  松原地图  中山时尚  廊坊时尚  阜新地图  湘潭学习  钦州旅游  张家口时尚  临沧新闻  迪庆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安阳资讯  大丰地图  宜昌地图  金昌论坛  酒泉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三明时尚  衡水新闻  潍坊资讯  昭通时尚  潜江地图  重庆学校  七台河地图  赤峰新闻  怒江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