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二十六章 少女之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一边想着心事,一边看着那绿衣少女。屋里的三女与孤傲都默默的看着那昏迷的少女,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少女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华星眼中正闪着邪异的神采看着自己。少女心里一惊,想起了先前的事情。一运真气,发现全身穴道被制,提不起一丝真气,可严重的内伤却已经全部好了。



    华星含笑道:“醒了,正好我们已经等了你一会了。你的穴道被我制住,没有我动手,你是不可能解开的。现在我正有一些问题问你,你先坐好吧。”



    少女闻言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轻冷道:“你是从我口中问不出什么的,要你就杀了我吧。既然失败,就注定了死亡,没有什么可说的。”



    华星笑道:“这就是杀手生涯吗,你干了不少年吧?心倒是很坚强,可是心里苦吗?”淡淡的语气中,透露出丝丝深意。绿衣少女心里似乎也被这话深深触动了,苦吗,或许吧。说不苦,那是骗人的。



    少女眼神中透露出丝丝凄苦,脸上浮现出一丝倔强。看着华星,少女默默不语,沉没也许就是她的回答。



    华星看出她心里也有无尽的苦处,知道唯有从这里下手,方能突破她的防线,让她露出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本来的面目。那样才有机会收服她的心,为自己所用。梅香与秋月都静静的坐在华星身旁,看着她。陈兰为华星倒了一杯水,同时也倒了一杯给那少女。



    绿衣少女看了陈兰一眼,轻声道:“谢谢你。”对于绿衣少女而言,也是第一次遇上华星这样的人。她知道自己的内伤应该是华星为他治愈的,而且看华星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太大留难自己的意思,当然那要看自己怎么做了。



    华星看着她,轻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干这一行多久了?”



    绿衣少女看了众人一眼,轻声道:“你知道又如何,对于杀手而言,是不需要名字的,有的只是一个代号。我的代号是暗雨,已经干了六年了。”



    华星轻声念道:“暗雨,这名字应该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暗雨暗雨,黑暗中的一滴雨,是吗?”双目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华星眼中闪动着一丝诱人的神采,充满了说不出的诱惑力。



    绿衣少女看着那眼神,眼中闪过一丝迷失,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想起华星的话,她的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沧桑,是啊,黑暗中的一滴雨,有谁会在意?看着华星,少女暗雨有些沧桑的道:“不错,正如你所说那样,黑暗中的一点雨,充满了神秘。”不管心里怎么想,怎么苦,但在敌人面前都得坚强。这是杀手必须做到的一点,做不到,就不是一个好的杀手。



    华星看着她的眼睛,那里面有着坚强。华星心里也升起一种奇特的感觉,或许这少女身上背负着太多的秘密,她只能用无比的决心去守护这最后的坚强,永不放弃,直到死亡!华星心里这时候已经忘记了早上她偷袭自己的事情,反而生出一丝不忍之心,或许这是因为她眼中的那丝坚强。



    华星轻轻的问道:“黑暗中的一滴雨,会不会有人在意呢?或者说那本就不是一滴雨,而是一滴泪呢,一滴不能让别人看见的心泪,不是吗?”轻轻的声音,震撼着少女的心灵,就像惊天巨雷一般,撞击着她心里那脆弱的城墙。少女心中有一种莫可明状的东西在流淌,像是最纯洁的心灵在哭泣。静静的,无声的向全身蔓延。



    少女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眼角一行清泪慢慢滑落,一滴一滴的滴落,像一道无形的剑,刺痛着那脆弱的心灵,勾起了无限心伤。屋里的人都明白,华星的话穿透了她内心的防御,击中了她一直隐藏的脆弱心灵。



    轻轻睁开眼睛,少女暗雨的眼神在瞬间又恢复了坚强,一道无形的力量在支持着她,不容许她轻易的放弃。是什么在内心支持着她呢,或许是那难言的心伤,也或许是心中的牵挂。少女轻声道:“暗雨之意,取黑夜中神秘莫测之意,让人难以提防。并非什么泪水之意。”说完眼睛看着华星,眼神中充满了坚定的神色,格外沧凉。



    华星闻言,轻声叹道:“何苦呢?你何必非要选择这条路,现在你面前就有另外一条光明的大道,你为什么不愿意走另一条呢?我要真是想杀你的话,就不会费力的将你的伤治愈。我想给你另一个选择,那个刺杀我的绿衣少女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你不再是她,你是你自己。难道你不愿意找回最真的自我吗,永远这样活在黑暗,做那黑夜里的一滴雨吗?每个人都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往往许多人都不能如愿以偿,为什么呢?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种种原因,种种无奈逼得他们放弃了心里最真的梦想。可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选择呢?是继续沿着以前的路走下去,还是从新找回自己,走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呢?”低沉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沧桑,又一次撞击着少女那脆弱的心灵。



    绿衣少女,看着华星,眼中有着一丝迷茫。真得可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自己会选择找回自己,还是沿着以往的路走下去呢?少女心里明白,如果有来世,自己是绝对不会走上这条心碎的不归路的,可惜没有来世。如果能再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自己也决不会再走这条道,自己会拼尽全力去找回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的,那怕是死,也在所不惜。可惜还有那样的机会吗?没有了。这一生是没有办法再回头了,回不去了,不是吗?



    记得小溪曾轻语,莫要哭泣,莫要哭泣。无力前行且回首,还有天地!



    可自己还能回头吗?回望眼,千般梦境皆远离,独自守空寂。想起那心中的幼妹,她的心就忍不住一阵叹息,或许这一生已经注定。轻轻的摇头,少女眼中再次流下泪水,忍住心痛,轻轻的传出一声叹息。



    一旁的三女看着她,似乎也被她的坚强所震惊,眼中都不由露出一丝同情。心地善良的梅香与秋月都忍不住开口劝她。梅香轻声道:“你有什么心事,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或许我们能帮助你。华星既然不杀你,你只要将心里的事情说出来,他或许会帮你也说不定。他的武功你也见识过了,难道你觉得他帮不了你吗?”



    秋月轻声道:“有什么话说出来,你就当你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只是另一个人。如果开始华星在街上杀了你,你心里的一切不也就永远消失了吗?你所牵挂的事情不是同样离你远去了吗?华星不杀你,除了想知道是谁想杀他外,还有就是希望你能从新找回自己,他刚才的话,其实就是在暗示你,他可以给你一次从新选择的机会,但能不能把握,就要看你的了,你还是仔细想一想吧。”



    陈兰只是轻叹一声道:“心若无痕,何来叹息!”是啊,心里如果没有伤痕,又怎会有悲伤与叹息呢?



    绿衣少女看着三女,眼神中透着一丝感激。轻声道:“人生是一场残酷的游戏,没有那么多的机遇。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许多人是从开始就注定了悲伤的结局。你们不同,你们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扮演的是开心的角色,而我,这一生,恐怕是没有你们那样好运了。”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沧桑,眼神中有着浓浓的凄凉。



    华星看着她问道:“你是不打算将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是吗?”



    绿衣少女看着他,眼中有着一丝难言的神色,包含着一丝感激,一丝无奈,一丝沧桑,或许还有着一丝柔光。少女坚定的道:“有的事情是不能说,即使明白会死亡。所以你不用再问了,作为一个杀手,他明白任务失败之后,那代表的是什么。所以在这之前,我就无数次的想过了今日的结局,那或许就是我注定的结局吧。你动手吧,我是不会再说什么的了。”说完轻轻的闭上了双眼,脸色平静,坦然面对死亡。



    华星眼中神色不定,杀她是暂时不会的,可如果一直拖下去,那也不行。逼不得以就只有用雷霆手段了,那时如果还是不行就杀掉她算了,免得留下后患。华星心里盘算着如何能让她开口,怎样才是最好的办法了。既要她承服,又不能让梅香与秋月知道自己的手段呢?很多时候,男人在逼女人开口时,是要用一些下流卑鄙的手段的,那是不能有女人在身边的,不然会伤了她的心,破坏了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的。



    华星看了看梅香与秋月,轻声道:“这一次他们前来刺杀我,显然是精心策划过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会好好的活着,安然无恙。这一定让他们有些吃惊,现在想从她口中问出东西是不容易了,所以我打算带着她出去,看能不能引蛇出洞。同时你们也出去探听一下虚实,香儿与月儿一起回去,看看你们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毕竟林云是武林书院的人,此时李云罗在长安城,林云定会好好表现一下,全力收集最新消息。孤傲与小雪送香儿与月儿一起回去,送到了就赶回来,在这里等着,我怕书院的人会找来,明白吗?”



    三女与孤傲都轻轻的点头,梅香道:“你要小心点,不要再让我们担心了。”眼神中带着一丝关切。



    秋月听华星叫自己月儿,心里又羞又喜,这等于是说明了两人只间的关系。秋月忍不住媚眼如丝的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浓浓的深情,关心的道:“记得不要轻易涉险,我们会担心你的。”淡淡的话语中,透露出女儿家的矜持与娇羞。



    华星轻笑道:“放心好了,没有人能伤得了我分毫的,你们快去吧,我也要带着她离开了。”说完深情的看了梅香与秋月一眼,目光移到了绿衣少女身上。



    等送走了三女与孤傲后,华星对绿衣少女道:“你真的不愿意说出了吗?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不要逼我用不想用的手段,我华星自认这一生是相当怜香惜玉的,但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所以有时我也会用一些自己独有的手段,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无情。”



    绿衣少女看着他,眼中透出一丝心颤。作为一名杀手,她自然明白华星话中的独特手段,深深明白那是什么含义。但她看着华星,却也觉得他与别人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华星看上去虽然邪异,可他做事总有一定的规律,只要不去招惹他,一般是不会有事的;可一但惹上他,那就等于是与死神在争命,那是十分可怕的。



    绿衣少女,默默不语,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沧桑。在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她就明白会有报应的一天,只是她乞求上天能让她痛快的死去,别无所求,可惜上苍似乎没有听见。或许这就是命吧,悲伤而又沧凉的命啊。



    华星看到了她眼中的那一丝心颤,明白作为女人,她还是对自己的清白是很在意的。虽然她现在处在这种情况,那份沧桑就越发明显了。华星心一狠,一手提着她的右手,走了出去。



    华星并没有在城里呆多久,出了城,华星将少女弄昏,在一片树林里易容后,抱着昏迷的少女又进城去了。在城里逛了一圈,华星找到一家偏僻的小客栈。在询问得知这里有提供地下秘室的情况后,华星付了十两白银,对那精干的店家低语道:“记得不能让人来打饶我,嘿嘿。大家心里都有数,不然到时候休怪我,嘿嘿。”



    那店家忙笑道:“明白明白,你慢慢玩,保证没有人来打觉你。”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同时带着华星来到一个相当偏僻的地下室。



    华星看了一眼,这里不大,就一架床,上有被盖,看来是专门提供这方面服务的。送走了店家,华星将少女放在床上,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一旁,并没有解开她的昏穴。华星想着等会的事情,心里竟然有着一丝失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对女人使用**的方法来逼她开口,想想都有种失败的感觉。



    看着床上的少女,华星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在她胸口抚摸着,入手的感觉并不是一般女人的柔软,而是有着一层厚厚的束胸,将那柔嫩的玉乳紧紧的包裹在里面。华星眼中闪过奇光,嘴角浮现出一丝邪笑,起身离开的地下室。不多时,华星端着一盘水进来了,关上石门后,华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脸上含着邪邪的笑容,看着床上昏迷的少女。



    坐在床上,华星慢慢的解开少女的上衣,不多时就露出了白嫩的皮肤。看着那紧紧包裹着玉乳的束胸,华星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似乎在幻想解开这束胸后,那弹跳的玉乳会是什么模样。华星轻轻松开那束胸,在层层包围下的一双丰满白嫩的玉乳终于冲出重围,静静的展现在华星的眼前。



    看着眼前的美景,华星忍不住赞道真美。少女的玉乳高耸挺拔,浑圆丰满,那粉红色的玉珠散发着迷人的芬芳。比起小萍与秀娟的双峰,显得要小一点。但比梅香的却要大一些,显得丰满挺拔。那大小形状美丽之极,深深的吸引着华星的目光。



    看着那张并不出色的脸,华星在想等洗去她精妙的易容后,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右手落在她胸口,用力的握住她左边的玉乳,慢慢的抚摸**着。华星双眉微皱,从手上传来那柔软而极负弹性的感觉,真的是相当的美妙。少女的玉乳相当坚挺,那弹跳不息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震撼人心。华星轻声道:“看来她还是位**,不然这对宝贝不会这么充满弹性,真爽。”看着那粉红的玉珠,华星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的低头,含在口中尽情领略那迷人的**芬芳。



    华星双手尽情的**着那对**,心里却在想着心事。看着那美丽的双峰在手中弹跳不已,华星轻叹道:“真美,希望你的容貌不要让我失望。”说完轻轻解开少女的穴道。手仍然紧握着那弹性十足的玉兔,用力的享受着那美妙的手感。



    少女渐渐醒来,心里只觉得胸口似乎有双手在不停的活动着。睁开眼睛一看,少女忍不住一声惊叫,口中大叫道:“你滚开,不要碰我,不要,不要,不要!”双手推拒着华星的双手,可惜她功力未复,没有多大力气,根本无法推开华星那两只色手。少女眼中急得泪水直落,口中不停的叫着不要。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分外的吸引着男人那占有的欲望。



    华星看着这激烈反抗的少女,心中突然升起一股黑色的欲望,让他兴奋极了。华星丹田里的那黑色莲花自动旋转起来,不停的催动着华星的情欲。华星似乎也感觉到了那黑色欲望,但他没有阻止它。轻轻的松开手,华星脸上带着邪笑道:“我说过,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所以吗,你最好自己说出我想知道的事情,不然就别怪我等会忍不住伤害到你的身体。”



    少女双手护着胸前,将自己那美丽的玉乳紧紧的抱住,眼中带着一丝沧桑与绝望的看着华星。少女惊颤的问道:“如果我说,你会怎么,是杀了我还是放了我?”



    华星笑道:“那要看清楚你的真实面目后,我才会决定。现在看你的身材,倒是蛮漂亮的,想来长得一定也十分漂亮吧,嘿嘿。”说完上前,双手将她无力的小手拉开,那美丽的双峰又尽现眼底。不理会少女拼命的挣扎,华星眼中闪着黑色的光芒,低头将那粉红娇嫩的玉珠含入口中,尽情的品尝着。



    少女大声哭泣,口中不停的叫着不要,双手无力的挣扎着,身体左右摆动想逃离华星的进攻,然而一切都是枉然。华星咬着那玉珠,微微用力,少女就全身轻颤着,口中的哭泣声也开始变调。松开口,华星眼中那黑色的光芒闪着妖异的光彩,说不出的诡秘。华星添添舌头,神情有些妖异的笑道:“真美,嘿嘿,怎么样,说是不说,不说最好,我又继续。”



    少女轻轻的哭泣着,刚才少女心中也有着一丝奇妙的感觉,那是被华星的爱抚与亲吻挑起了心底的情欲,出现的正常反应。少女心里又急又羞,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一丝害羞的快乐,真是不可饶恕。泪眼可怜的看着华星,少女道:“不要,我说了,只要你答应不要对我动手动脚,我就什么都告诉你,我只求一死,请你答应。”



    华星邪笑道:“那要看你是否让我满意才行,开始给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非要我用强才肯说,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吗?”说完华星躺在床上,轻声道:“开始说吧,就从你的名字开始说起。”说完眼含邪笑,一把将她搂在怀中,双手攀上高峰,用力的**着。静静的感受着那柔软如绵,弹跳不已的玉乳,握在手心的美妙触感。这一刻的华星,双眼闪着黑色的光芒,心智虽然没有迷失,但那黑莲却引动了他心里的情欲,让他变得与平常不太一样,充满了邪气。



    少女极力想挣扎,可惜力不从心,玉乳被他握在手里尽情的用力**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胸口传来,使得她的反抗渐渐变得无力了。少女仍坚持着自己的矜持,口中一直叫着不要,双手像是推波助澜般无力推拒着华星的双手。



    华星邪异而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轻轻的在她耳旁响起:“不要抗拒,我会好好怜惜你。”这话像有魔力一般,少女身体一下软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任由华星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抚摸着。



    华星亲吻着她的耳根,手指捻住那两粒硬挺的玉珠微微的用力抚弄着,一边催着她开口说话。少女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眼中露出几丝情欲的眼光,还有着几丝迷茫,轻轻的开口讲述起了自己的身世来。



    昏暗的地下室里,华星尽情享受着少女那动人的玉体,一边听着她慢慢的道出那一段心酸的过往。华星的眼睛在昏暗的小屋里,闪烁着黑色的光芒,是那样的怪异,又那样神秘。



    他与这刺杀他的少女之间,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呢,他会怎么对待这少女呢,这少女的真实面貌会是怎样呢?这一切都是一个秘,等待着华星一步步的去解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思茅新闻  襄樊旅游  济宁新闻  安阳资讯  海西论坛  七台河地图  诸城旅游  益阳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那曲地图  贵港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德宏时尚  潍坊资讯  西安娱乐  商洛论坛  汕尾论坛  松原地图  湘潭学习  汕尾论坛  金华娱乐  铜川学习  长沙娱乐  三明时尚  思茅新闻  黔南地图  南通时尚  衡水新闻  伊犁学校  贵港资讯  佳木斯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钦州旅游  徐州旅游  阜新地图  六安论坛  中卫资讯  西安娱乐  天门时尚  潍坊资讯  赤峰新闻  伊犁论坛  湖州旅游  喀什资讯  三明时尚  长沙娱乐  七台河时尚  天门时尚  怒江论坛  喀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