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三十三章 初遇重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月的中原,比往年热了许多。一路上除了华星外,三女与孤傲都热得满头大汗。看着华星一脸淡然的微笑,神采飞扬,那样子充满了诱惑力,梅香心里就觉得不平衡。自己热得满头是汗,可华星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一点也不热,真是怪事。



    陈兰与暗雨也不时的擦汗,看着华星,两女眼中也充满了好奇。对他在这烈日下赶路,脸不红气不喘也感到十分不解,这没有道理啊。可事实就是事实,自己亲眼所见,岂能有假,梅香累得走不动了,看着华星大叫道:“喂,休息一下,我真的走不动了,这太阳也太厉害了,可恶。”梅香不满的抱怨起太阳来。



    华星看着三女与孤傲满头大汗的样子,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轻笑道:“前面有片树林,我们到那去休息一会吧,走。”说完回头当先而去。



    等三女与孤傲赶到树林时,都已经热得来不起了,全部躺在草地上,大口的喘气。孤傲与暗雨都看了一眼不远的那几人,眼中露出一丝警惕。作为杀手而言,暗雨对这些细小的地方都是十分注意的,而孤傲闯荡江湖已久,经验丰富,所有两人都注视着那几人。



    华星看着同在树林里休息的那四人,心里有些奇怪,怎么在这里遇上他们了,难道他们也去洛阳。原来树林中原先也有四人休息,这四人看站的位置,可知是两路不同的人马,都是一男一女,相互搭配。



    华星的眼睛停在那一身白衣如雪的少女身上,那圣洁美丽的气质是天下难寻的,此女正是天仙谱上排名第二的“圣心玉女”李云罗,与她一起的自然是“雷霆书生”战云。看着战云眼中那丝仇恨之色,华星毫不在意,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在李云罗身上肆无忌惮的巡视着,气得战云咬牙切齿。



    不远处站的两人正是那“白衣追魂”萧远山与“绿娘子”季月梅,这两人都静静的打量着华星与那李云罗两处。华星眼神在那季月梅丰满的双峰上看了几眼,眼中露出一丝邪邪的笑意,怪异无比,充满了邪异的诱惑力。看得那季月梅心里一跳,脸上露出丝丝娇媚,盈盈含笑的秋水瞟了华星一眼,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华星淡然一笑,回身走到梅香身旁,轻声对三女道:“看你们热得,来都到我身边来。”说完将梅香拉到身旁,暗雨与陈兰也都靠近他。华星含情的看了三女一眼,低声笑道:“注意了。”说完三女只觉得一股寒冰之气瞬间笼罩在三人身上,那炎热的感觉一下子远离,顿时全身舒爽,就如同在心里灌了一口冰一般,清凉透体,说不出的美妙。三女都睁大眼睛惊异的看着华星,想不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奇妙功法,早知道也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华星笑笑不语,不理会三女的惊讶,走到孤傲身边,那微凉的气流瞬间将他环绕,很快就凉爽下起。孤傲看着华星,低声道:“谢谢公子。”语气中带着一丝恭敬。



    华星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在意。你认识那边那两人是谁吗?”说完看着那“白衣追魂”萧远山与“绿娘子”季月梅,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神色。



    孤傲顺着华星的眼光看去,轻声道:“回公子,那两人是‘白衣追魂’萧远山与‘绿娘子’季月梅。那萧远山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四的高手,此人手段凶狠之极,阴险狡诈,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那季月梅也是个有名之人,十年前名列百花谱第十位,凤榜第九位。在武林中艳名远播,是有名的风流浪女。”



    华星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浅笑,眼中射出一丝奇异,看了看那季月梅,神情很是怪异。轻声道:“原来是百花谱上的风流佳人啊,嘿嘿,有意思。好了,你还是休息一会吧。”说完走到三女身边,而三女也正在谈论那季月梅与萧远山两人。



    暗雨是杀手出身,对武林中的名人都是十分了解的,自然认识这两人。见华星走来,暗雨只是看了他一眼,眼中透露出淡淡柔情。陈兰也看了看华星,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与浅浅的情意。



    华星看看三人,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轻声道:“多休息一会,我们等会还要赶路呢,不然天黑就只有露宿荒山了。”眼神含笑,隐含丝丝神采。



    梅香看着华星,眼中闪过一丝沉醉,似乎觉得今天的华星有些不一样,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少了以往的那丝丝邪异,多了丝丝醉人的神采,整个人显得丰神如玉,神采奕奕,不再让人感到邪门了。然而,这样的华星却又展现出了另一种醉人的吸引力,让人牢牢的深陷下去,心甘情愿的为他痴迷。



    暗雨与陈兰似乎也感觉到,都惊讶的看着华星,这一刻的华星,给人的感觉就是个谦谦君子,温文儒雅。那淡然的微笑,说不出的亲切诱人,充满了致命的魅力,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女人的心。暗雨心里有一股冲动,好喜欢此时的华星,那英俊的脸上,那淡淡的微笑,深深吸引着少女的芳心。陈兰眼中露出丝丝沉醉,眼神变得清澈,慢慢的沉沦在华星那醉人的风度里。



    华星看着三女,眼中笑意更浓了,身体不动,可一股柔和清凉的真气瞬间将三女笼罩在那无形的情网里,静静的表达着自己对她们的情谊与爱心。华星看了远处的李云罗一眼,见她也正在看自己,华星含笑的点头示意。那淡然的微笑很柔很浅,却震撼着她的心,让她感到无比的惊讶,眼神中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



    风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天气热的人心烦。然而这样的天气赶路的人竟然还不少,这不是,来路上又有人顶着烈日赶来了。树林里的人都注视着那来路上的人,一共三人,两前一后,相距十丈左右。渐渐三人近了,华星仔细一看,脸上浮现出一丝隐隐的神采,脸含微笑的看着那前面的两人。



    一个银衣少年与一位黄衣少女慢慢走来,看那手牵手的样子,傻瓜也知道两人是对情侣。那银衣少年二十五六岁,英俊的脸上,闪动着一丝浅浅的邪异,微扬的嘴角隐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双眼神光隐现,看来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身旁的少女,看样子二十左右,长得十分美丽。鹅蛋形的脸庞,有着一双清澈迷人的眼睛,那秀气的瑶鼻配上那红艳的小嘴,显得很是娇贵。脸上两个酒窝露出深深的笑意,眼神中含着丝丝甜蜜,显得一脸的幸福。一身米黄色的衣裙,穿在那玲珑小巧的身上,十分得体。腰间一条紫色的腰带,勾画出那盈盈一握的小腰,显露出胸前那挺拔秀美的两座山峰。下面柔美的臀部曲线尽现无疑,深深的吸引着男人的眼睛。



    两人的身后,跟着一个青衣少年,看样子不像是一起的,可那少年的眼睛却牢牢的盯着那黄色的美丽身影。青衣少年二十二三岁,清秀逼人,有着江南水乡的秀气,给人十分灵巧感觉。少年脸色在烈日下显得有些发白,或许是因为阳光的缘故吧。少年的脚步有些缓慢,人影显得有些摇晃,似乎赶路赶累了,快支持不住了。



    华星看着那黄色的人影,眼中闪着一丝神采,嘴角挂着一缕奇异的笑,显得很怪异。目光轻移,华星看着那银衣少年,眼中神光闪现,似乎在想着什么。最后华星看了那青衣少年一眼,双眉微皱,眼中露出一丝奇光,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一旁的几人也都看着那银衣少年与黄衣少女,各有不同的神情。战云看着那银衣少年,脸色微变,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阴冷。李云罗看到那银衣少年,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看来对他的出现也感到惊奇。



    华星看了暗雨一眼,笑道:“你认识他们,说给我听听,我也想多了解一点这两人的情况。”淡淡的微笑,如春风化雨,柔情无尽。



    暗雨看着华星,眼中射出一丝神采,十分诱人。避开那令人心醉的眼神,看着那银衣少年轻声道:“这人很邪门,知道他的人都不敢去惹他,因为他的武功相当的高强。而最让人感到心寒的是,他表面上很和善,背地里却相当阴狠,手段之毒辣,天下罕见,可他隐藏得极好,天下都没有几人知道,常人往往被他英俊伪善的面目所迷惑。这人名叫李欲,自认随心所欲,想什么做什么,惹上他的人到现在为止全部死绝,没有一个活口。他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一位的高手,人称‘银衣奇侠’现在二十七岁。是地榜上最年轻却最厉害的角色。



    那黄衣少女是百花谱上的人物,排名第七位,人称玉女剑林芳,今年二十一岁,才出江湖的人物。想不到她竟然看上李欲,或许这会让她一生心碎。”



    华星看着那林芳,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轻笑道:“人生有不同的季遇,谁能真正的遇上自己一生喜欢的男子呢?如果都是那样的话,世间又何来伤心流泪,何来断肠孤魂呢?”说完含笑的看着三女,似乎在提醒她们,这一生她们是幸运的。



    三女似乎都明白了华星的意思,深情的看着他一眼,有着一丝喜悦与感激。陈兰暗自想着华星的话,或许正如他说的一样,人生是有不同季遇的,自己遇上他其实也是十分幸运的,不是吗?



    这时那李欲与林芳已经走到树林旁,李欲看着李云罗,微笑的点头示意,带着林芳走到了李云罗与华星之间的地方,停在树下休息。看着那战云,李欲笑道:“战兄真巧啊,想不到我们又在这里相遇了,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这次陪着云罗姑娘一游中原,战兄真是好福气啊,可羡慕死我了。”说完眼中闪着丝丝邪异的神采,看了看李云罗。



    战云脸色一变,很快就恢复了笑脸,忙道:“李兄取笑了,小弟只不过是陪云罗到洛阳去看看花会而已。李兄也是去洛阳吗?”伪善的笑容下隐藏的是一股阴冷。



    李欲看了一眼李云罗,见她脸色平淡,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阴笑,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道:“我是顺道路过,顺便去看看。”



    几句话的时间,那青衣少年也走到了树林边,看了几人一眼后,目光就停在了那林芳身上,眼中闪过深深的柔情与爱意。看了树林一眼,这少年走到孤傲身外一丈多外的一颗小树下,慢慢的坐下,显得很吃力。坐好后偏头静静的看着林芳,似乎这里除了“玉女剑”林芳外已经没有外人了。



    华星看着那青衣少年,眼中露出一丝叹息,轻轻的摇头问暗雨:“这少年是谁?”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深思的神色。



    暗雨看着那青衣少年,低声道:“这人是龙榜排名第十三位,人称玉笔书生万重山,可惜今天没有见到他的玉笔。”



    华星闻言,看了一眼林芳,轻声道:“地榜第一,龙榜十三,有意思。”短短的几个字,让人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华星变得有些神秘了。



    那边李欲正在打量着华星这边,李欲的目光在梅香身上停留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邪笑。看着华星,李欲眼神呆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世间还有这样英俊的男人。李欲眼中闪过一丝阴森,但很短暂,却被暗雨看在眼里。目光穿过华星五人,李欲的眼光落在了万重山身上,眼中含着一丝轻蔑的笑意,眼底闪露出一丝阴狠与冷意。



    李欲身旁的林芳也看着华星,眼神一呆,似乎被华星的风采所吸引,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不由回头看了一眼李云罗,似乎在想怎么这里会有两个如此杰出的人物呢?眼神中有着一丝惊异与震惊。



    时间在炎热的烈日下慢慢过去,休息的人儿似乎也该离去。李欲看着战云笑道:“战兄陪云罗姑娘多休息,李欲先行一步了,告辞。”说完眼光在李云罗那天仙般的玉颜上留恋一阵,脸上带着丝丝邪笑,拉着林芳走了。林芳随着李欲离开,走出几步突然回头一望,这一望是望谁呢?华星,李云罗还是其他谁呢?



    华星看着那林芳回头,竟然发现她是看向那万重山。林芳的眼神很复杂,其中夹杂着丝丝柔情,丝丝感激,丝丝无奈,丝丝叹息。似乎她与万重山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至少是让她有些难忘的事情。漠然回首,几许繁华几许愁,空自随风流。



    万重山看着林芳回首,眼中射出惊喜之极的目光,苍白的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口半张开,但却没有声音,似乎喊不出来。等林芳回头离去后,万重山不舍的凝视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肯收回目光。万重山那表情,华星清楚的看在眼里,华星还看到他嘴角那不停外流的鲜血,慢慢的侵湿了他的胸衣。



    万重山见林芳与李欲已经走出数十丈,忙一擦嘴角的鲜血,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沧桑与痛心,眼中射出一股坚定的神色,吃力的爬起身来,摇晃着身体向林芳去的方向追去。那摇摇欲坠的身体,看得人不由得为他担心。多痴情的人啊,可惜被命运所牵引。



    战云与李云罗都看着他,战云不由摇头冷笑,不自量力。而李云罗只是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同情。那边的萧远山只是冷笑一声,脸上露出不肖之色,而季月梅也仅仅嘲笑的看着万重山而已。



    这边,梅香眼中露出同情的神色,似乎为他的痴迷而感动。暗雨静静的看着他,眼中闪着丝丝叹息。陈兰的眼光很沉重,仿佛想到了自己当年的痴迷,脸上露出淡淡的忧伤。孤傲依然冷漠,但眼中却闪过一丝了然,这就是武林,没有坚强意志之人切莫踏进,不然会令你心碎。



    华星看着那万重山,眼中闪过一丝奇异,心里似乎在想着什么。看了一下三女,见梅香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华星拍拍她的肩膀,轻笑道:“看你,心地善良,看着别人难过自己都会伤心,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这就是武林这就是江湖,现实是残酷的,没有那么多的好事等着每一个人,明白吗?”



    梅香闻言,将头靠在华星怀里,脸上露出一丝幸福与同情之色。看着那摇晃的身影,梅香轻声道:“华星,我知道这一生我都是幸福的,因为有你。可看着他的坚强,我就忍不住有些同情,多痴情的人啊,口吐鲜血都还远远的跟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身后,那林芳也算是幸福了,只是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人看了不忍。你能帮那万重山一把吗,华星?”说完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华星看着那摇晃的人影,眼中闪着奇异的神采,轻声道:“既然遇上了,也算有缘分,我就帮他一把吧。至于将来结果如何,那就看天意了,或许他会更加伤心也说不清。”说完看了梅香一眼,眼中有着梅香不解的神情。



    梅香看着华星,眼中有些惊奇,她觉得今天的华星似乎变了,变得让人猜不透了。看着华星那神采飞扬的俊脸,梅香不由芳心沉醉,心里好喜欢华星。



    华星身形轻移,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万重山的眼前,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一手轻功看得暗雨与战云以及李云罗都是一惊,谁也没有看清华星是怎么平移这三丈距离的。华星看着脸色苍白的万重山,眼中划过一丝叹息。手轻轻抓住他的右手,华星双眉微微皱了起来。



    万重山心里一惊,警惕的看着华星,尽力保持平静的问道:“你干什么,我好像不认识你。你抓住我的手,想做什么?”



    华星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是谁伤了你,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吗?”



    万重山看着华星,他看出华星没有恶意,不由轻声叹息道:“除了那人还会有谁?谢谢你的关心,你好还是放开我吧,再等会他们就走远了,我恐怕就追不上了。”说完目光看着远方那渐渐消失的人影。



    华星看着他,神情有些奇特的道:“你每向前一步,就离死亡更近了一步,恐怕你是追不上了。”



    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沧桑,眼神中有着坚定,看着远方沉声道:“死又何惧,就算死了我的魂魄也永远守在她的身旁,那时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淡淡的语气中透露出坚强,那痴情无悔,那执迷不悟听了让人心里沉甸甸的,有种东西忍不住在心里流淌。



    华星双眼微皱,轻声道:“死了,你就变成鬼看着她被人欺骗,被人玩弄,伤心流泪是吗?如果那是爱的话,你就去吧,去完成你那执着的爱吧,死后切莫后悔。”



    万重山全身一震,摇摇欲坠,眼中流露出一丝心碎,苍白的脸色几近死灰,嘴角微微颤抖,鲜血顺着往下滴。眼角那沧桑的笑意,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碎。华星不由轻叹一声,抬头望着远方,那里有片片白云,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不远处的梅香暗雨陈兰三人眼中都露出丝丝伤感,叹息的看着万重山,似乎为他的痴情所震撼。孤傲眼中也露出淡淡的同情。万重山看着华星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不会就这样死去的,我要活下去,我要保护她,不能让她被那可恶的李欲给骗了。”说完眼中露出坚定的意念。



    华星眼中射出一丝赞许,轻声道:“光想是不行的,你现在活不了多久了,你明白吗?”



    万重山闻言一惊,脸上神采瞬间暗淡下去,眼中露出无奈沧桑之色,慢慢的抬头看着苍天,眼中流下一行泪水,那是痴情无悔的情泪,那是少年叹息的心泪,那是不甘的泪,那是心碎的泪,那是万重山懂事起的第一次流泪,或许这也是他人生最后一次流泪。



    断肠无语问苍天,天不语,唯有泪徘徊。



    华星眼中闪过一丝感动,或许这才是真情,这才让人刻骨铭心,让人生死相许。想想自己,似乎一切都太顺利了,那样的感情恐怕没有他们的那样轰轰烈烈,震撼人心。



    华星的声音轻轻在空中飘起:“你的全身经脉都已经严重受损,那李欲的劲道中含着极为霸道的震字诀与裂字诀真气,时刻损坏着你的经脉。你一路跟着他们走来,一来没有机会压制那强横的真气,二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伤越来越重,所以你才会一直不停的吐血,完全无法阻止那经脉的恶化。到现在已经十分严重了,你要是再跟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那样,李欲不须亲自动手,就能杀掉你了,又不会破坏他在林芳心中的形象,这真是个好计划。”



    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仇恨,恨那李欲的阴险毒辣,卑鄙无耻。同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无奈,不得不佩服他的心计深沉,老谋深算。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已经晚了,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不是吗?或许这就叫做天意弄人!



    痴情的人儿无法相聚,偏要分离,这不是天意弄人是什么呢?万重山眼中流露出一丝深情,静静看着林芳消失的方向。既然要死了,能多看她一眼也好啊。就算是死,也要朝着她离去的方向,那样自己的魂魄才能永远跟她一起,守护着她,生死不离。看着远方,泪水慢慢模糊了他的眼睛,鲜血不停的往外溢,生命似乎已经开始远离,慢慢的朝着那逝去的方向而去。



    万重山慢慢闭上眼睛,任由那伤心的情泪,慢慢的滴落,嘴角的鲜血还在继续,他也不理。这一刻他感到好累,好想静静去睡,回到那难忘的小屋里,慢慢沉醉。在那美丽的梦里,有个米黄色的人影在向他招手,他忍不住跑过去追,看着那美丽的容颜在心底慢慢清晰,慢慢飘飞,是那样的动人,是那样的令人回味。那是他一生最美的回忆,最心醉的回味,那是心底最深藏的记忆,最执迷的无悔。



    一丝浅浅的微笑,浮现在他微扬的嘴角,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陶醉,这一刻的他似乎回到了曾经最美的时光,回想起了那令人陶醉的美梦,静静的沉醉在里面,不愿意醒。曾经痴情的少年,现在正在回味,曾经顽强的生命,此时正在流逝,曾经心爱的人儿,已然离去,如今痴情的人,即将远离。



    风在这个时候来临,带来淡淡的清爽。树林里的众人都看着那痴情的少年,有的同情,有的不语,有人嘲笑,有人叹息,还有那丝丝低吟,随风远离。



    华星看着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赞许,为的是他的痴情。世间多少痴情郎,柔情几许空断肠。华星眼中闪烁着一丝红光,显得妖异无比,眼神流转,谁也猜不出他心里现在想什么?他就像一个谜,越来越让人看不清。



    万重山嘴角的鲜血仍然还在继续,或许等到血尽时,他就会离去。那甜美的笑容,浅浅的笑意,在这一刻慢慢的定格在那里,或许这是天意,让他在回忆中慢慢离去,心酸而又甜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桂林学校  黄冈旅游  湘西旅游  沧州学校  六安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徐州旅游  诸城旅游  益阳资讯  中卫资讯  大兴安岭学校  佳木斯论坛  泸州学校  恩施学校  泰州地图  海西论坛  徐州旅游  三亚论坛  湖州旅游  黔南地图  七台河地图  娄底资讯  德宏时尚  白山新闻  大庆论坛  湘西旅游  淮安新闻  林芝地图  临夏新闻  德宏时尚  潜江地图  三亚论坛  钦州学习  金华娱乐  喀什资讯  乌海旅游  七台河地图  西安娱乐  眉山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那曲地图  济宁新闻  南通时尚  思茅新闻  泰州地图  湘潭学习  安阳旅游  吴忠旅游  衡水新闻  重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