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三十四章 骊山遇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轻轻吹来,带着丝丝热气,吹拂在众人身上,让人感到炎热无比。万重山身体一晃,似乎就要倒地,那浅浅的笑意仍然挂在脸上,没有一点变化的痕迹。似乎这最后的微笑将伴随他离去。



    梅香三女见那万重山倒下,都忍不住张口轻啼,似乎在为他伤心,然而有些事情,不是悲伤能解决问题。华星眼中神采闪烁,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救他。看着那令人心碎的惨然笑意,华星最终还是伸手扶住了他的身体。既然相遇,就算有缘吧,不是吗?



    华星扶着他的身体,眼中闪过一丝沉思,突然做出了让所有人吃惊的事情来。只见华星右脚闪电踢出,一脚踢在万重山的小腿上,同时手上一使力,万重山的身体顿时不停翻滚着向上飞去。这一招大出所有人的意外,谁也想不到华星为什么这么做。要杀他吗,以华星的武功只是举手而已,不杀他吗,那华星这又是在干什么呢?



    梅香三女都睁大眼睛,吃惊的看着华星,神情很是不解,不明白他的用意。孤傲只静静的看着华星,他相信华星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的,不然他是不会浪费力气的。李云罗眼中也闪烁着不解与惊讶,但她并没有太过显露,只是默默的看着华星脸上那丝丝奇异的神情。



    半空中的万重山受到重创,惊醒过来,可惜全身无力,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身体下落,等待着华星下一轮的攻击。华星看着下落的万重山,眼中闪过一丝疑虑,可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对着那下落的人体又是一脚踢出。万重山的身体被再次踢上半空,口中鲜血飞溅,撒满蓝天,那滴滴鲜血就像一朵朵玫瑰,在空中开放,散发着沧桑的美。



    在众人的不解中,万重山就那样被华星一连踢上半空七次,最后终于落地了。华星一手接住下落的万重山,掌心一道奇强无比的霸道真气瞬间进入他的身体,那种痛苦令他脸色扭曲,大声惨叫出来,那痛苦的声音惊心动魄,让人心惊不已。这时候众人都看出华星是在救那万重山,只不过手段有些让人吃惊罢了。



    万重山身体颤抖不息,全身痛苦之极,那强横的真气瞬间将自己微弱的真气逼出体外,连同李欲那凶狠的真气也一起慢慢的逼了出去。等到他全身真气枯竭时,华星那霸道的真气一变,瞬间变成一股柔和无比的真气,宛如春风一般滋润着他干枯的经脉。渐渐的身体不痛了,一股清凉透体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自己体内许多以往没有打通的经脉,此时都豁然开朗,真气运行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倍有余,经脉里蕴藏着充实的真气,随着华星那运转的真气飞速的流动起来。等到华星收回真气后,万重山体内的真气依然飞速的运转着,切快速无比。



    华星收回手,含笑的看着闭目运功的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淡然的笑意。这一次万重山遇上华星,真可谓是巧遇贵人,因祸得福,不但救了他,还让他的武功突增一倍有余,真是出人意料的事情。



    梅香走到华星身旁,轻声问道:“他怎么样了,不会有事吧?”



    华星轻笑道:“没事了,他啊,算是缘分吧,等会你就知道了。你先过去乘凉吧。”说完含笑的推着梅香离去。



    不多时,万重山睁开眼睛,看着华星,眼中露出深深的感激。万重山沉声道:“谢谢你,这一生我都不知道如何感激你,还没有请教恩公高姓大名,万重山也好永远记住您的大恩。”



    华星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吗,名叫华星,你恐怕听过我的名字了,走,我们到树下去说吧。”说完含笑的看了一眼林中的众人,眼神在李云罗脸上停留了一下,对上了她的眼神。华星眼中带着淡淡的飘逸,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李云罗心里对华星的好奇越来越重了,心灵上正慢慢印上他的身影,或许她还不知道,但她的心却已经开始慢慢陷了下去。等到她明白时,恐怕都已经泥足深陷,无法自拔了,这也许就是命运。



    万重山一听华星之名,脸色一变,想不到竟然会遇上华星,这位几天时间就名震武林的凤凰特使。看着华星,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感激,那种深深的谢意,表露无疑。万重山沉声道:“想不到是你,我听过恩公的大名,这一次多谢恩公出手相救,重山此生永记在心,将来如有机会,重山定会报答恩公今日救命之恩。”说完弯腰对华星深深一礼。



    华星含笑道看着他,并没有阻止他行礼,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笑容,轻声道:“相见既是有缘,今日之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救你对我来说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所以你不能太在意。我想告诉你几句话,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听?”华星眼中露出一丝异彩,静静的看着万重山。



    万重山看着华星,虔诚的道:“恩公请讲,重山定牢记在心。”



    华星闻言,嘴角微扬,露出一丝淡然的笑意。看了一眼刚才林芳与李欲消失的方向,华星笑道:“关于你与那姑娘之间的事情,我们都能看出一些,究竟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不想问你。我只想告诉你几句话而已,希望你记住。你的武功比起先前至少提升了一倍有余,这一点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吧,你不用感激我。



    但以你现在的武功,对上那李欲,还是只有一条路,送死而已。这一点你要明白,切记不可与他交手,不能让他找到杀你的借口,懂吗?我们下次能否再遇,那只有看天意了,这次我能救得你,下次呢?如果遇上或许还有机会,可万一没有遇上呢?所以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我不希望我今天才救活你,过不久就听到你的死讯。



    那李欲的武功相当诡异,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用拳法伤了你。他的拳劲阴狠霸道,真气诡秘无比,今天你若没有遇上我,别人恐怕想救你也有心无力,你明白了吗?下一次切记不要被他所伤,不然你就死定了,除非你还有那么好的运气遇上我。以后如果遇上强敌,实在无法逃避,你可以说是我华星的朋友,希望能帮你躲过灾难,记住了。现在你的心都已经不在这里了,你去吧,希望我们再相逢时,你能好好活着,就不枉我今日救你一命了。”



    万重山心里感动无比,这个初次见面就救了自己的恩人,对自己真的是太有心了,怎能不让人感动呢?无数的话藏在心底,无尽的感激流露在眼里,万重山眼中射出坚定的目光,轻轻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恩公所言,字字如金,重山永记在心。以后重山会时刻牢记恩公的话,不会轻易犯险,决不给那李欲机会。我会远远的跟着她,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好她,直到她回心转意。千言万语,说不尽的感激,这一生重山只要不死,就会永远记住恩公的大恩的,现在重山要告辞了,恩公与几位恩人保重,重山去了。”说完看了梅香三女与孤傲一眼,似乎想记住她们的容貌,将来好报答她们。身形一转,毅然的走了去。



    华星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轻叹一声。那坚强的意志,那不悔的眼神,那为了爱甘愿不惜一切,只为了心爱的人能开心。这样痴情的人,怎能不让人感动呢?身旁的三女也都看着他离去,默默在心里为他祝福,祝他们有情人终成眷侣。



    华星看了不远处的李云罗一眼,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眼中浮现出一丝诱人的笑意,似乎在述说着什么。身旁的梅香拉着他的衣袖,轻声道:“谢谢你救了他,真希望他们将来能走到一起。”梅香的心里总是充满了善意,希望世上的有情人都能在一起。



    华星收回目光,望着万重山离开的方向,轻声道:“或许将来你会为他们伤心。”这话很轻很淡,但却有着梅香不解的韵律在里面。



    梅香迷惑的问道:“华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说清楚一点吗?”眼中带着不解的看着那望向远方的眼睛。



    回头看了暗雨与陈兰一眼,华星道:“我们也该赶路了,走吧。”说完对梅香道:“等会再告诉你,我们走了。”话落当先而去,眼神仅看了一眼李云罗而已。



    看着华星远去的背影,战云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却不小心被李云罗看在了眼里。李云罗看着远去的华星,想到刚刚战云眼中那阴邪的眼神,心里突然在想,或许是与他分手的时候了。三个月了,现在才发现他有着这么阴暗的一面,或许再相处下去,彼此会产生不愉快的事情,这个时候离开是最好的了。



    在华星五人走后不久,战云与李云罗也上路,方向也是华山,最后到洛阳去。那“白衣追魂”萧远山与“绿娘子”季月梅最后离开,慢慢的跟在战云两人身后,看样子也是去洛阳。平静的树林又恢复了原样,风悄悄吹来,述说着往日的事情,随后慢慢远去。一切都归于平静!



    离开小树林的华星与三女并排走在前面,孤傲落后一丈距离,静静的不打饶华星与三女。陈兰从包袱里取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递给华星,随后是梅香与暗雨,最后给了一个给孤傲,她自己也拿出一个,吃了起来。



    梅香一边吃一边问道:“华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刚才那句话的意思,现在说说吧。”说完一脸好奇的看着华星,其他两女也都看着华星,等他的回答。



    华星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清愁,看了三女一眼,见三人都是一脸的好奇,忍不住轻声道:“何必非要知道呢,知道了你们会心碎。”说完看了远方的白云一眼,轻声叹息。



    梅香看了暗雨与陈兰一眼,轻声道:“华星,我们不会的,你就说吧。我们真的很想知道,你对那万重山与林芳两人的感情,会有怎么的看法。”



    华星看着远方,目光瞬间变得模糊,那明亮的双眼就像是笼罩了一层水雾,让人看不真切。华星平静的道:“既然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吧。大江东去哪日还,珠泪连连湿衣衫;灯残月暗无望盼,痴情情隔万——重——山!”平淡的语气中有着一丝淡淡的悲哀,似乎在为那痴情的人儿伤悲。



    梅香与暗雨陈兰三女闻言一呆,眼中露出一丝浓浓的叹息,或许真是不知道比知道好啊,不是吗?梅香眼中带着淡淡的忧伤道:“这就是你对他们两人的看法吗?为什么会这样呢?痴情情隔万重山,难道是他的名子注定了这一生永无结果吗?我不信。”



    华星看着远处,眼中飘过一丝波动,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轻声道:“有的事情是不容许你不相信的,将来有一天你就会明白了。万重山这个名字没有取好,或许这就是注定,也或许这就是人生。世间的事不是每一件都那么顺着人心的,有许多沧桑的事,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永远不知道那种辛酸的。”说完闪身飘然而去,那蓝色的身影在空中飘散随意,充满了灵动的感觉。



    梅香一脸不解,看了暗雨与陈兰一眼,发现暗雨眼中露出一丝沧桑之色,而陈兰眼中却有着丝丝辛酸。梅想奇怪的看了她们一眼道:“小雪小雨,我们追上去吧。”说完向华星追去。孤傲看着空中那蓝色的身影,眼中露出一丝深思,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让人看不清?



    当日头西移,天气比先前要清凉一些时,这离黄昏已经不远了。华星一行五人来到一座挺拔秀丽的山脚下,停下休息。看着四周苍松翠绿,野花飞香,一只只蝴蝶在空中翩翩飞舞,三女眼中都露出了一丝喜悦,似乎已经将刚才万重山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梅香更是闪身去追,那翠绿的身影,那甜美的笑声,慢慢在空中飘飞,快乐的气氛笼罩着这片山林。



    华星笑道:“孤傲,这山是什么山啊?看样子还有些奇异。”说完眼神无意的望了一眼山顶。



    孤傲道:“回公子,这就是骊山。”说完看了四周一眼。



    华星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奇特的笑容,让人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至少孤傲就觉得华星很神秘,那笑容总是含着自己猜测不透的深意。华星笑道:“原来是这山啊,我们上山顶去玩玩,看一看这四周的风景。”说完叫上梅香三女,五人一起上了山顶。



    华星蓝色的衣服随着山风不停飞舞,显得飘散随意。回头看了身后的三女与孤傲一眼,华星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嘴角露出一丝邪异的微笑,深情的看了三女一眼。快到山顶时,华星眼中划过一丝惊异,微微抬头,入眼的是一个白色的身影,静静的立在山顶。



    华星身形一闪,整个人凌空而起,无声无息的落在山顶。那原本飘飞的蓝色衣衫也纹丝不动,在强烈的山风里显得格外怪异。华星静静的看着那个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神采。



    原来在这山顶,已经有一个人先站在那里了。那是一个白色的身影,一身白色的长裙随风飞舞,那披肩的长法被山风吹起,当住了她的容颜,让人看不清。华星只能看到那女子的后背,只见那修长挺拔的身姿静静的站在那里,头朝着远方似乎在凝视故乡。苗条动人的身姿,静立风中,显得那样飘逸,深深的吸引着华星的眼睛。



    白衣女子似乎没有发现华星,仍然看着西方,直到梅香三女上来后,那白色的人影才发现身后有人,轻轻的回过头来。梅香三女见到这里有个女子心里也都很奇怪,不由看着她,很快三女眼中就露出了惊讶的眼神,吃惊的看着那白衣女子。



    华星看着那女子回头,只觉得眼前一亮,仿佛天地在这一瞬间都为之失色。华星心里震惊无比,眼前的白衣女子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宛如一朵白莲,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那如玉的肌肤,那完美无暇的脸蛋,都深深的震撼着华星。



    只见这女子约二十四五岁,瓜子脸柳叶眉,那水雾般的双眼中,射出盈盈秋波,迷人欲醉。那小巧挺拔的秀鼻,那红艳诱人的香唇,以及那圆润的下巴,无一不美。嘴角微启,一丝淡然的浅笑,似有似无的挂在嘴角,双眉间一丝淡淡的哀伤,为她增添了几分娇弱,让人看了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在心里徘徊不去。



    一身白色的长裙随风飘舞,长发轻轻飘起,挡住了几分容颜,分外美丽。腰间一条浅色的腰带,显露出那盈盈纤腰,胸前双峰傲立,带着三分骄傲。下身长裙飞舞,看不真切,隐约能看出那修长的美腿与丰满圆臀的形状。白衣少女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五人,眼神中透露出淡淡的忧伤,静静的停留在华星身上。



    华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这美绝人世的少女,眼中有着一丝惊异与赞美,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静静的对上了少女的目光。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谁也没有回避,四目相触,两人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些东西。少女首先移开目光,眼神里有着化不开的伤悲,静静的望着远方,不曾言语。



    华星回身开了孤傲与三女一眼,除了暗雨外,其他三人眼中都带着惊异,似乎被这白衣少女的美丽惊呆了。华星看着暗雨,她眼睛正看着那少女,眼神中有着一丝诧异,似乎认出了这少女的身份。华星看着那少女,微笑道:“在下华星,随同四位同伴路过此处,无意上来一游,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遇上姑娘,真是有缘,不知道姑娘芳名可否见告?”



    白衣少女看着华星,美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清愁,动人之极的声音静静传来:“既是无心相遇,又何必相问呢?缘来缘去,人散人聚,世事本无常,何须太在意。”平淡的话语中,透出淡淡忧愁,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



    华星看着那双眉不展的少女,那美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哀伤,有种说不出的娇弱,分外惹人怜惜。华星轻声叹道:“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情泪湿花枝,恐花也如人瘦。”淡然的轻语,震撼着少女的心。



    白衣少女看着华星,眼中闪过一股奇异的神采,微微的对他点头致意,似乎在感谢他的提醒。轻轻的转过身,背对着华星,少女轻淡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既来游玩且随心,不必相寻是何因。”说完右手轻拂那被风吹得有些零乱的秀发,那风姿说不出的飘逸,深深的吸引着人的眼睛。



    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深思,看着那背影,心里想着刚才两人四目相对的情景。从少女的眼中,华星发现这少女心中藏有伤心的往事,一直无法忘记,那浓得化不开的忧伤里,还隐藏着几分相思。这少女的武功相当的高强,恐怕比暗雨还要厉害,如此身手,在武林中应该是有名有姓的人物,更不用说她那惊世的美貌,那震撼人心的美了。只是华星不知道她到底是谁而已。



    华星看着身后四人,笑道:“我们还是看看这里的风景吧,难得路过,大家高兴的玩一玩吧。”说完看着三女,眼中带着一丝柔情。



    梅香与陈兰都看着那少女,眼中仍然掩饰不住那种惊艳的感觉。梅香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好美,她真的好美啊,可惜不知道她是谁。”语气中有一丝羡慕与好奇。



    陈兰眼中闪过一丝奇光,看着那背影,心里有些触动,似乎想起了什么。而孤傲眼中闪烁着惊异,看了看华星,有看看那少女,似乎在想他们之间相遇,预示着什么呢?这少女会是谁呢?为什么自己没有见过呢?



    华星低声对三女说了几句,慢慢的走到了那少女身边,同她一样,看着远方。山风很强,少女身上一股淡然的香气十分迷人,华星静静不语,似乎沉醉于其中。少女没有看他,只淡然的问了一句道:“你很奇特,身上隐藏着一丝邪异,却透露出无比的诱惑力,这应该与你习练的武功有关系吧?”



    华星鼻中闻着那醉人的芳香,同样没有看她,只是轻笑道:“你很美丽,脸上却带着一丝忧伤,分外的惹人怜惜,这或许与你的心事有关系。”话虽不同,但语气却相仿,华星照着那语气问了回去。



    白衣少女轻轻回头看着他,华星也偏头看着她,两人的眼神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似乎看不透华星,华星眼中闪过一丝叹息,或许是看透了少女。



    少女眼神里带着一股悲凉,轻声道:“很高兴今天在这里遇上你,谢谢你华星,我要离去了,下次有缘分再见吧。”说完回头离去,似乎华星触动了她的灵魂,让她有一种想要逃避的感觉。



    华星看着她背影,轻声道:“人不能永远活在回忆里,那样的一生没有意义。”少女离去的身影微微一颤,很轻很难发现,可华星却看在眼中。少女停身回头,看了一眼华星,眉锁春愁。一丝淡然的微笑,显得有些酸楚,看着华星,少女的声音很轻柔,却充满的哀愁,轻轻徘徊在半空:“心若已死,唯有旧梦。”



    华星看着她,沉声道:“心若无痕,何来叹息?你心若死,你又岂会活着。现在的你活着是为什么吗?”双眼牢牢的注视着她的眼睛。



    少女看着华星,眼中流露出一丝凄凉,漠然回首,转身离去。半空中传来那淡淡的带着忧伤的声音:“生无可恋甘为鬼,似成鸳鸯欲成灰。”



    华星闻言,脸色一变,对三女道:“她有求死之心,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说完身影一闪,直追那少女而去。



    山风慢慢吹起,暗雨轻叹道:“想不到会遇上她,真是唉——,”唉什么呢?为什么暗雨会叹息呢,这少女是谁呢?



    山风吹过,将那轻声叹息吹散在风里,慢慢远去,慢慢飘离。梅香与陈兰都看着暗雨,孤傲也看着她,而暗雨没有开口,只是摇头叹息。静静的看着远方,那里会有什么呢?或许有的只是沧桑的回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钦州学习  衡水新闻  贵港资讯  金华娱乐  湘潭学习  辽源地图  乌海旅游  黑河地图  徐州旅游  恩施学校  西安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桂林学校  钦州学习  盘锦学习  西安娱乐  襄樊学校  喀什资讯  十堰论坛  黔南地图  昭通时尚  商洛论坛  伊犁论坛  益阳资讯  乌海旅游  贵港资讯  徐州旅游  金华娱乐  那曲地图  盘锦学习  大兴安岭学校  松原时尚  宜昌地图  宜昌地图  襄樊旅游  嘉峪关旅游  长沙娱乐  湘西旅游  林芝地图  金昌论坛  黑河地图  安阳旅游  西安新闻  淮安新闻  黔南地图  安阳旅游  许昌学习  海西论坛  合肥学习  十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