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三十五章 束手无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听出那白衣少女有求死之心,脸色一变,暗怪自己触动了她的心弦,让她突然产生了死志,那样自己不是劝人不活反劝死吗?匆忙的对梅香三女说了两句,华星就展开身法直追那白色的身影。



    白衣少女武功极高,轻功绝妙,转眼就已经射出了百丈之外。华星看着那起伏不定,矫健多姿的身影,心里在想,她要是死了那可是件让人遗憾的事情。心里想着,脚下却加快的力道。身形在空中瞬间拉长,那速度快如闪电,转眼间就到了少女的身后,这速度之快,恐怕被人看见了会让人不敢相信。



    少女心里想着华星的话,一股浓浓的悲伤充斥在心头。想到既然自认心死,又为何还活在这世上呢,那样不如死了的好,也免得再留在这红尘俗世独自心碎。想到这,她的眼前不由又浮现出,那令她永生难忘的情景,那是她一生的痛,让她几乎流光了眼泪。少女眼中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似乎思绪又回到了当年最美的时光,那是她一生最美的时光,最值得回忆的珍藏。那里面有太多美好的事情令她沉醉,让她回味。这么多年了,她就是靠着片片回忆活下去,直到今天遇上华星为止。



    华星的话触动了她的心灵,让她明白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都活在自己虚幻的世界里,怕去面对世人。而华星的话也提醒了她,人是不能永远那样活下去的,要吗去面对,要吗就选择离去,逃避只能一时,不能一世。少女在心灰意冷之下,决定还是结束这段没有意义的生命,所以离开前,她才会回头对华星说那句话。



    少女脸上露出一丝沧桑的笑意,尘世我就将离你而去,去找寻我那逝去的旧梦,去找寻那离开的心爱之人。抬头看了看天际,少女的眼中有泪,那是恨苍天不公的泪水,除了泪光还有心碎,为的是自己这一生沧桑而心碎。轻轻收回目光,看着远方,那里曾是梦中的天堂,有着多少欢喜伤悲,值得回味。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因为我即将离去,等着我吧,心爱的人啊,你不要走的太快了,别忘了我还在后面向你追。风轻轻吹拂着那美丽的脸庞,一行泪水无声的在风里飞,缓缓闭上双眼,那熟悉的人儿,正在前方微笑的把手挥,静静的把自己催。告别了,这充满了辛酸的人世,我要离去,去将我心爱的人儿追。



    风呼呼作响,带着辛酸带着心碎,像是在挽留又像是在伤悲,轻轻伴着她,一路相随。华星闪身与她同行,看到她闭上双目,那一行行泪水止不住往下坠。华星心里有些感触,也许当一个人真的绝望时,活着只是一种受罪,每天无时无刻的面对那孤独寂寞,再平静的人也会沧桑,也会流泪,那是一种无声的痛,永远的刺痛着那孤独的灵魂。



    少女嘴角浮现出一丝平静安祥的微笑,似乎在向这尘世告别,因为她即将赶往远方,去与那心爱的人儿相会,所以显得很安祥。少女的右手缓缓的抬起,很轻很柔的拍向胸膛,双眼轻轻的闭上,很是平静安祥,或许她就想那样告别这尘世吧。在微风中静静的结束那没有意义的生命,去另一个世界找寻那逝去的旧梦,去圆那曾经没有完成的梦想。



    华星眼中光华一闪,眉宇微皱,右手轻拂,一道无形的真气瞬间封住了那少女的穴道,同时左手一伸,托起她娇柔动人的身体,揽入怀里。少女双目突然睁开,吃惊的看着华星,脸色微变道:“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华星看着她,眼中流露出一丝叹息,轻声道:“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我也不想你就那样死去,所以我才出手封住了你的穴道,让你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我们到前面坐下好好聊聊,好吗?”说完定定的看着她,眼中露出一丝期盼。



    白衣少女看着华星的眼睛,很久才轻叹一声道:“你这又何必呢?我心已死,又岂能活得下去呢?”美丽的脸上带着浓浓的伤悲,迷朦的眼中露出深深的哀痛。



    华星抱着她,风中传来那淡淡的芬芳,不时的飞进华星的鼻中。看着那心碎的表情,华星轻声道:“今日之事也是与我有关系,我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样死去。你还年轻,还有很多路要走,不管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死去的人,你都要好好活下去,所以你要坚强。相信就是那些死去的人,在九泉之下也希望你要坚强,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你是他们的骄傲,你是他们的希望。”



    少女沉思,眼睛看着两旁飞速闪过的风景,嘴角露出一丝沧桑,许多的事情不是外人能知道的,也是不足为外人道的。那需要自己去面对,没有人能帮得上忙。



    远方的人儿,你在何方,每一次的午夜梦回,你总是那样的模糊,就像是在对我呼唤,让我与你相会,可我怎么也看不清你离去的方向。现在我就来找你,你会等着我吗?还是远远的对着我笑?我拼命的追,为什么总是追不到?



    华星看着那沧桑的笑容,眼中闪过一丝叹息,心里在思量着怎么去开解她,让她抛开这份死志,好好的活下去呢?眼光扫了四周一眼,华星在半山腰一颗大树下停下了身形。轻轻将少女放在柔软的草地上,让她靠在大树上,华星与她相距三尺对面而坐。



    看着她的眼睛,华星轻柔的道:“你怎么样了?心里好些了吗?”



    少女看着华星,眼中带着淡淡的绝望,平静的说道:“你还是解开我的穴道再说吧,我不想这样与别人说话。”



    华星轻轻摇头道:“暂时不能解开你的穴道,免得你又求死,我还得时时提防,那样不好。我们就这样好好静下心谈谈,不好吗?”看着她,华星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柔情。



    少女看着华星,似乎看到了那一丝柔情,眼中闪过一丝沧桑,许多东西是讲缘分的,不是吗?白衣少女静静的看着他,轻声道:“我们之间从不认识,有什么可谈的?”



    华星看着她,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似乎有恢复了本性,轻笑道:“我们这样还不算认识吗?至少你知道我叫华星,这就足够了。我们可以谈谈你的事情,你为什么求死呢?”



    少女移开目光,看着别处,眼神变得模糊起来,似乎又看到了那往日的美好时光,那携手并肩的两个人影,站在山顶上,看着那落日西坠,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那紧握在双手,在夕阳下就仿佛要告诉天下,这一生一世,携手并肩,永不相忘,直到地老天荒。昔日的点点滴滴,慢慢在心里流淌,那美好的回忆,那甜蜜的微笑,永远在心里珍藏。直到山无陵,方会遗忘。



    静静的沉默不语,让华星感觉到她的心里充满了忧伤,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华星看着这美丽无比的少女,心里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要是不开口,自己怎么说也是枉然。看着那朦胧的双眼,华星沉声道:“有缘相识,无缘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忆;有幸相知,无幸相守,苍海月明,天长地久。”这一段话中含着华星深厚的功力,以震字诀心法说出,就宛如一道惊雷,瞬间在少女耳旁升起。



    少女身体一震,似乎被华星震醒,幽怨的看着华星,似乎在怪他打搅了自己美好的回忆。看着华星,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仿佛也为华星的那段话震撼了心灵。既然相遇,为何分离,既然相爱,为什么各分东西?或许这就是苍天弄人吧?



    少女轻声叹息道:“谢谢你,请你解开我的穴道,然后离开吧,我想好好静静。”



    华星道:“你的穴道我会解开的,但不是现在。我看得出你的心里十分伤心,但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你就要想开一点,你可以想想自己的将来啊。想想你的这一生,有什么是值得你留恋,值得你追忆的事情?”



    少女惨然一笑,见者心碎。沧桑的声音了掩饰不住那切切伤悲,目光远视,那里面有泪,那里面有悔,那里面有着丝丝甜蜜,有着丝丝沉醉。看得华星心里沉甸甸的,忍不住轻声叹息。少女声音有些空洞,轻轻道:“往事已去,独留伤悲,漠然回首,唯有心碎。我活着也是徒增心碎而已,你有何必非要强留我活着呢?”无奈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哀伤,听得华星都有种想要放弃的念头。



    华星看着那美丽的脸,心里飞速的转着念头。华星眼中闪过一丝邪异,沉声道:“既然如此,我问你几个问题,你想好了回答我,如果我听了觉得满意,我就解开你的穴道,是生是死一切由你自己决定。首先,今天我们的相遇,你认为是无意还是天意?今天我的话触动了你心底最深的隐秘,让你产生了寻死的念头,你说作为我而言,是袖手旁观还是出手相救对呢?



    其次,这世间就真的没有任何东西令你留恋了吗?不能再让你牵挂了吗?人生真的就没有意义了吗?第三,当年你们之间的相识、相恋,聚首、分散,直到最后一人永远离开的人世,这意味着什么呢,或许说这暗示着什么呢?你可有想过吗?你恐怕不曾想过吧?”华星静静的注视着她眼神的变化,想从那里探查她心里的波动。



    白衣少女闻言沉思起来,似乎被华星的话触动了什么。想起今天与华星的相遇,是无意还是天意呢?说是无意,可为什么他会触动自己心灵最深处的秘密。让自己突然明白,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活在虚幻的回忆里,不愿意醒。使得自己从虚幻中惊醒过来,有了死的念头。如果是天意,那又暗示着什么呢?她不愿意去想那些。



    回首看这一生,发现那爱已不够完整,真正值得留恋的似乎除了回忆,就已经没有什么了,而牵挂也是没有了,这一生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



    想起当初的相遇,少女心中露出一丝甜蜜,那是永生都不会忘记的。两人的相爱,那是心底深深的烙印,永远刻在灵魂最深处。聚首分离,那是辛酸的甜蜜,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她的心。想到那生离死别,少女就忍不住泪水长滴。



    可正如华星所说那样,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两人之间的这段悲惨爱情,预示着什么,那是无意还是天意呢?从来她只恨苍天不张眼睛,夺去了她心爱的人儿,可她从不知道,上天为什么会这样的对待他们?或许苍天本就无情。



    看着华星,少女眼中带着淡淡沧凉,轻声道:“我们的相遇,你当那是无意的相遇吧,不用记在心里。对于你触动了我的心灵,让我明白了这些年我活着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使得我有了寻死的心,这一点你不要有什么歉意,我不会怪你,反而还很感激你。对于我这一生,人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留恋了,我的心里很平静,唯有恨而已。少年的梦想,已经离我远去,这个尘世已经没有我追求的东西,所以我要离去,到另一个世界里去找寻那遗失的梦境,在那里从新圆那曾经未圆的梦。你听仔细了吗?请解开我的穴道吧,谢谢你。”



    华星看着她,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知道她的心已经死了,要想唤醒她,唯有打破她的心墙,无情的击毁她心中美好的回忆,那样才有机会,只不过这样做或许太残酷了一些。然而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唯有一试。华星的声音变得有些尖锐,就像锋利的刺刀,正慢慢的刺入她的心里。



    华星冷然道:“你的说法我并不满意,我认为今天你我的相遇,那是天意。不然为什么我的话会触动你的心灵,会让你产生了寻死的念头呢?作为我来说,既然有缘与你相遇,就不会轻易看着你在我眼前死去,所以我要救醒你。即使人世间已经没有值得你牵挂的事情了,你也不能就那样去死,因为还有许多东西是你从来不曾想过的,我希望你想清楚再做出决定也不迟。



    对于你们之间的这段爱情,我虽然不知道多少,但我多少从你的眼里看出一些。无论以前你们是如何的相亲相爱,多么的美满幸福,但那都已经成为往事了,都已经随风远去了,再也找不回了。你应该仔细的想一想,为什么你们相亲相爱,最终却没有走到一起,让那姻缘似水?



    这其实是上天在暗示你,你们的相亲相爱,那根本就是一个错误,那是没有结果的,如果强求的话,就只有徒增伤悲,平添心碎。上天曾经暗示过你们,可惜你们没有理会,强行在一起,最终上苍为了不让你们全部陷进去,只夺去的其中一人的生命,那就是在提醒那活着的人,赶快放弃,这是没有结果的一段碎心路,再往前只有越陷越深。你们的这一段感情,那是有违天地之心的,是不容于世的,所以结果是悲伤的。



    上苍之所以留下你,就是在暗示你,当年的那人,并不是你真正注定的命里之人,你要等的人还没有来临。那段感情,只不过是一段小插曲而已,你不要太在意,不然会让你心碎。你们的相遇,相爱都是个天大的错误,应该把他忘记,从头再来。



    今天的相遇,这也是上天注定的。这就是上苍在暗示你,以往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从今天开始,你要重新来过,明白吗?如果你不相信,为什么我的话会触动你,让你产生寻死的心理,如果你真的要死,为什么不在遇上我之前就死去呢?翩翩让我遇上你,这难道不是天意?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天意,你要看清。以往的事让它随风去,慢慢从心里遗忘那些伤心的过去,就当那是一场难忘的梦境,慢慢的会在心里退色,最终远去。”华星的语气很尖锐,深深的刺伤了少女的心。



    白衣少女身体靠在大树上,无力的摇头,眼中泪水忍不住往下滴,口中一直不停的否认道:“不会的,不会,你胡说,你一定是在胡说,你故意这样说的,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少女根本无法接受华星的话,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她宁可华星是在胡说,也不愿意接受那残酷的话语。



    华星看着她,冷声道:“你不接受也是一样,事实已经注定,不容得你去逃避。你们之间如果真的有缘分,就一定会走到一起,可如今没有走到一起,就说明你们之间,没有缘分,以往那一段只不过是段小插曲,你不能永远沉迷在那里面。现实是残酷的,但每个人都必须面对,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你要仔细看清晰。”



    少女眼中泪水无声,口中的反驳之语渐渐低了,眼神开始平静,看着远方,少女轻声道:“不管以往是个怎样的错误,那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宁愿它一直错下去。谢谢你的提醒,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心已死,谁也阻止不了我了。你去吧,我静静的等一会,等穴道自动解开了,再死也不迟了。这里风光秀丽,也算是个好地方了。”说完看着远方,似乎那里有人在对她呼唤。



    华星看着她轻叹一声,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少女,真是有些让人束手无策。可华星也是心高气傲之人,岂能任她就这样死去,何况还是个绝色大美人。华星看着她,眼中闪过邪异的光芒,轻声问道:“你真的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让你牵挂,让你留恋的了?你要结束自己的这条年轻的生命是吗?”说时华星眼中闪着妖异的光彩,牢牢的看着她。



    少女没有看他,仍然静静的看着远方,平静的道:“是的,我已经不再留恋任何事情了,没什么可以让我牵挂的了。我就将去见他了,他正在远方等我,还对我微笑挥手,催我快点去。告别了这个令我心碎的尘世,我将去了,道别吧。”目光很轻很柔的看着远方,就像是在看那心爱的情人。如此痴情的人,如此执着的心,怎不叫人心碎?



    华星眼中划过一丝悲伤,但很快就消失了,紧随而来的是一道黑色的光华,闪着妖艳的光芒。华星起身,回首看了看远方,右手微拂,瞬间解开了少女的穴道,背对着少女而立。



    少女穴道一解,身体微动,但没有起身,只是看着远方,轻声吟道:“昨夜立空廊,月地流霜,影儿一半是衣裳;如此天寒如此瘦,怎不——凄凉?昨夜枕空床,雾阁吹香,梦儿一半是钗光;如此相逢如此别,怎不——思量?”



    华星身体一颤,似乎也为这深深的痴情所感动,世间竟然有如此痴情之人,恐怕不比那万重山逊色多少。轻轻回身,华星看着那美丽的脸庞,眼中流露出一丝感动与敬佩之色,一丝柔情不经意的在心里升起,飞速的滋长。华星眼中带着深思,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那闪烁不已的眼光,说明他正在考虑,有些难以抉择。看着那淡淡而又忧伤的玉脸,华星眼中露出一丝不忍,但有的事情,是不能心软的,不然就无法改变那计定的命运。



    华星终于下定决心,脸上又恢复了以往那邪异的微笑。看着少女,华星笑的有些诡异的道:“既然你对任何事情都不在意了,那我也不再阻止你寻死,但我也会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你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好比是去杀一具年轻的生命,既然你想要毁掉这年轻的身体,那同样我就可以救这具年轻的身体,你不想要这具身体了,但我想要,谁叫她这么美丽呢?男人见了是很心动的,嘿嘿,是吗?刚才制住你,是趁你不备,如今我们就来试试,在公平合理的情况下,谁的手段高明一些。看是你先杀掉自己,还是我先救下这具身体。现在你注意了,我要出手了,一但我救下这具身体,那么她就是属于我华星的,我可以对她为所欲为,随意占据这具身体。嘿嘿,你明白我的话吗?”



    少女闻言,惊异的看着华星,她发现华星变了,变得邪异让人看不透了。那邪气的眼神里,含着丝丝情欲在里面,让少女心里有些心颤的感觉。想着华星的话,少女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将双手提于胸前,少女平静的看着他,轻声道:“我不想伤你,你也请不要再打饶我,你还是离开吧,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何必非要管我的事呢?”



    华星不语,嘴角露出一丝邪异的微笑,右手很轻很缓的抓向少女左肩,左手背负身后,一点也不将少女放在眼中。少女看着那攻来的右手,眼中闪过一丝惊奇,胸前双手在半空中划了个圆,从中推出,迎上了华星的右手。两人双手一交,华星的右手突然发生变化,那条手臂如灵蛇一般,瞬间变得软如无骨,以违反常规的角度瞬间滑向少女左肩,指上含着一道强劲的力道,点向少女的肩井穴。



    少女脸色一变,似乎没有想到华星的手会转弯,竟然穿过自己双手的防线,点向自己的肩井穴。但这少女也非一般人,左肩一沉,避开三分,同时右脚一脚踢向华星小腿,十分神妙。华星闪身移开,接着又攻了上去。他并没有施展出真实的实力,因为他要让这少女心服口服,让她施展完了所有绝技之后再制住她。



    一时间,两条人影在草地上翻腾飞舞,一蓝一白两条人影在半空中交错起伏,快速的出招攻击对方。少女越打越惊,交手已经百招,可自己无论如何都沾不上华星的一点衣角,而他却仍然那样潇洒自如,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华星也对她的武功感到有些吃惊,似乎也大出华星意料。看看天色,已经不早,想着还要赶路,华星也不再与她多浪费时间。只见华星身形突然拉长,身体瞬间就消失在少女眼前。少女心里大惊,心知不妙,但脸上却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同时一掌拍向自己的头顶,看来竟是自己杀。少女眼中露出一丝坦然的神色,这应该是出人意料的事吧,至少华星是不会想到的。看了远方最后一眼,少女在心中向这生她长她的土地说了一声再见,同时在心里呼唤远方的爱人,等着我,不要走远。



    那致命的一掌,最终还是拍在了少女那美绝天下的容颜上,那么她死了没有呢?华星对此能做些什么呢?谁知道呢?或许她死了,那是她一直追求的梦想,不是吗?也或许她没有死,因为那不是华星想看到的,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连云港旅游  许昌学习  海口新闻  抚顺学习  伊犁论坛  酒泉论坛  嘉峪关旅游  广安学习  金昌论坛  郑州地图  益阳资讯  潍坊资讯  西安娱乐  桐城学习  辽源地图  桂林学校  汕尾论坛  衡水新闻  商洛学习  淮安新闻  安阳资讯  徐州旅游  黔南地图  十堰论坛  临沂资讯  南通时尚  泰州地图  廊坊时尚  淮北地图  七台河时尚  辽阳旅游  大庆论坛  泸州学校  郑州旅游  徐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廊坊时尚  北海资讯  贵港资讯  宜昌地图  铜川学习  襄樊学校  昭通时尚  重庆学校  湖州旅游  南通时尚  广安学习  潍坊资讯  郑州地图  张家口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