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三十七章 三色掌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幕降临,华星一行五人终于赶到了临潼,在镇上最大的客栈住了下来。饭后,梅香来到华星的房中,眼中含着一丝娇羞的看着华星。华星见她来,笑道:“过来香儿,来我抱抱。”



    梅香慢慢走近他,脸上露出一丝红晕,似乎想到了什么。华星坐在床上,一把抱住了梅香,将她搂入怀中,双手搂住那小蛮腰。华星笑道:“今天累吗?怎不好好休息,是不是想我了,我也有些想念你。”头轻轻贴着她的脸。



    梅香轻声道:“华星,我心里有些想你。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在一起,可我还是想你,就想靠着你的怀抱,静静听你的声音。”



    华星轻轻的亲了一下那美丽的脸蛋,笑道:“好啊,我们就静静聊一聊,好吗?我也想香儿了,香儿我好想好好疼爱你。”梅香脸色一红,微微低下头不语,她明白华星的意思,她又何尝不想多亲近华星呢。



    华星见她脸红不语,脸上露出欢喜与疼爱之情,右手上移,将那挺拔的玉乳抓在手中,轻柔的抚摸着。左手微微搂紧那柳腰,华星笑道:“香儿真美,华星好喜欢啊!”梅香静静的靠在他怀中,轻轻的扭动着身体,口中传来微微的喘息声。



    梅香脸色发烫,眼中露出一丝娇媚,手无力的抓着华星那使坏的魔爪,轻声娇啼道:“华星,不要了,人家想静静和你好好说说话,你就会使坏欺负香儿,啊,不要。”梅香忍不住一声娇呼,身体用力的扭动着,以避开华星那魔掌的攻击,可惜最终还是让华星得逞了。梅香不由全身一震,瞬间瘫软在了华星怀里,眼中露出一丝娇羞之情。



    华星笑声中带着一丝邪意与得意,轻柔道:“谁叫我的香儿娇妻如此美丽,我怎能忍得住不动心呢?现在难得有单独相处的时间,我当然要好好怜惜一下我的香儿了,是吗,香儿?”一边说着,双手一边轻轻的解开她的胸衣,在她的轻声娇呼中,双手伸了进入,将那柔软滑腻,手感诱人的两座肉团握在了手心,尽情的把玩起来。不时捻弄着那敏感的玉珠,挑逗得梅香全身颤抖不已,口中发出娇媚诱人的声音。



    梅香忍不住娇媚的白了他一眼,知道他贪恋自己的身体,贪恋那片刻的温存。然而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华星是个年轻的男人,有着少年的冲动与喜好。何况自己也是他名义上的娇妻,虽然还没有成亲,但那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想到这,梅香便不再挣扎,任他的魔手尽情抚摸搓弄着自己的美丽双峰。梅香轻声道:“华星,等你办完了事情,你就娶了香儿好吗?香儿好想等到那一天的来临,好想永远和你在一起,静静的靠着你,任你温存,任你随意,做一个快乐的小妻子,好吗?”



    华星亲吻着她的脸蛋,声音里充满了柔情,轻语道:“好,我办完这次的事情,我们就回去成亲,香儿就可以永远做我华星的小娇妻了。



    现在让我好好的疼爱你好吗?”双手轻柔的抚摸着那对温暖如玉的肉球,静静的感受着那弹性十足的美妙滋味,华星轻轻在她耳边赞美了一句,真美。



    梅香玉脸生霞,轻轻的道:“谢谢你,我最爱的华星。”说完轻轻献上香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华星则尽情的品尝着怀中的娇嫩花朵,吸取着那芬芳的气息。



    平静的小屋里,充满了温馨。华星将梅香抱在怀中,双手伸入梅香衣里,将那两座温热如玉,柔滑细腻的玉乳轻轻握在手心,尽情的享受着手脚便宜。同时华星轻声的与梅香述说着情人之间的私语,述说着彼此之间的甜蜜,两颗跳动的心紧紧的靠在了一起。



    镇上,夜色下一条黑影闪电般射向镇中心,不多时只听夜空中传来一声短暂的惨叫声,然后一切就归于平静了。在镇上一家大院中,这里白天来了三位武林高手,正好住在这里。三人都是武林中有身份地位之人,分别是,第一位这一届地榜排名第十一位的铁掌无情古乐天,第二位是上一届龙榜排名第十二位的快剑张军,最后一位也是上一届龙榜上等人物,排名第十四位,人称醉罗汉韩七。



    三人路过此地,借宿这家大院住一夜,本想明天一早离开,可惜世事无常,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变故。此时三人的身体静静的躺在地上,身上没有一丝血迹,唯有嘴角露出一缕血丝。活生生的三人在转眼间就变成了三具尸体,这是多么令人吃惊的事情。三人都是面朝下,看不到前面是否有伤,但背后却找不到一丝伤痕。能够在转眼间将三位高手杀死,仅发出一声短暂的惨叫人,这位凶手也真是不同凡响,有着惊世骇俗的本领。



    就在惨叫传出不久,只见几条人影从几个不同的方向的急速赶来,显然是被那声短暂的惨叫声吸引来的武林朋友,前来查看情况的。很快大院里落下六条人影,年岁各异。六人直扑那地上的三具尸体而去,站在数尺外静静的看着那三人。六人眼中都露出震惊之色,显然认出了这死去的三人是谁。



    站在左边的一位六旬老者开口道:“想不到会是他们三人,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到底是谁杀了他们呢?凶手的武功究竟高到何种程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三位武林高手杀死,仅发出一声极为短暂的惨叫声,这恐怕在天下来说都是极为罕见的。真是让人吃惊,令人不敢相信。”老者身旁的一个四旬大汉道:“罗老所言也正是我们心中不解的地方,这凶手如此厉害,杀他们是为了什么呢?而且这三人全是面朝下,背上看不到一点伤痕,不知道是何处受伤。我看我们还是先看一下三人的前面是否有伤口,如果有伤口的话,看能不能以此推断出凶手是谁?”



    其余四人都点点头,表示赞同。那罗老道:“范军所言有理,我们就动手看看吧。”说完六人一起将三具尸体翻过来,仔细的查看死因。



    经过一番查看后,发现死去的三位高手,每一个都是胸口中掌死去的。三人全身经脉尽断,骨格碎裂,胸口有着一个明显的血色掌印,深深的映入六人的眼睛。



    六人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之色,看着那血色的掌印清晰无比,六人都明白凶手的功力精深无比,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看这掌印清楚的浮现在胸口,却不曾破皮,胸骨都是完好无样的,可见凶手的火候拿得极准,以深厚的内力透体而入,震裂内腑,而不伤其外表肌肤,武功手段都是一流的,这样的高手天下也不多见。



    而地上的三具尸体,胸口那血色的掌印此时发生了变化,慢慢的变成了黑色,这使得一旁观察的六位武林人士都是一惊,心中惊讶无比。



    六人眼中闪烁着惊骇的目光,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尸体的变化,院中显得异常的安静,显得很阴森。夜风吹来,带着呼呼的低啸声,就像那午夜的亡魂在哭泣,让人心里有些发毛。



    随着时间的推移,六人十二只眼睛都射出惊恐的目光,看着那黑色的掌影慢慢变成青色,六人心里忍不住惊颤起来,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那表情就有如见了鬼魅一般,脸上惊恐之极。那先前开口的范军此时声音微颤的道:“罗老,你看这是不是那传说中的三——色——掌?”



    声音颤抖着,连字句都有些不清楚了,不过一旁的五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罗老眼中闪过惊恐的目光,低声道:“正是这歹毒的掌法,大家还是速里此地的好,免得发生不测,我先走一步了。”说完头也不回就展开轻功急速离开了。剩下五人对看了一眼,也各自选了个方向离去。然而就在不久后,空中又传来几声惨叫,一闪而逝,飘散在夜风里。



    夜风中一条黑色的人影,立在屋顶,望着东方。看着那漆黑的夜空,那黑影似乎在遥问着什么?轻轻的抬头,像是在仰天长啸,可惜没有声音;又像是在望天哭泣,可惜却看不见他的眼中是否有泪滴。夜在无声中过去,黎明在不知不觉中来临,而那条黑影一直站在那里,直到天明才向东而去。



    这黑影是谁呢,是那杀人的凶手吗?他施展的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三色掌吗?一夜的遥望夜空,他的心中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这一切都是谜。等待着人们去慢慢揭开它,或许等到一切都揭开的那一天,会让许多人吃惊!华星昨夜与梅香缠绵了一阵后,两人静静的述说着一些私语,最后华星还是将梅香送回了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其实要说华星不想趁机占有梅香,那是违心之谈,只不过非其时非其地而已。



    早上,陈兰最先起来,为华星早早的准备好了洗脸水,送了进去。而孤傲起床后,独自一人到镇上去走动了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武林动静,好有利于自己五人可以避凶去邪,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事情。而暗雨由于刚破身,身体还有些不适,多睡了一会,梅香则因为睡的晚,也还在床上与周公聊天呢。



    华星起床,见陈兰正好端着洗脸水来,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怜惜,轻轻来到她身后,一把拦腰抱住她,那丰满浑圆的肥臀正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坚挺,让华星心里冲动不已。陈兰全身一震,忙站直身体,口中羞涩的道:“公子不要这样。”几天来叫惯了公子,一时改不过口来。同时陈兰也挣扎着身体,想挣脱华星的双手。



    华星双手用力,紧紧抱住她的柳腰,口中笑道:“姐姐就让小弟抱抱吗,我好想姐姐哦。”一脸赖皮的模样,右手向着她那束紧的胸部摸去,下身正紧紧的顶在那丰满的臀肉上。



    陈兰用力的挣扎着,突然身体一颤,感受到了华星那男性的特征正顶着自己,陈兰心里羞极了,全身力气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口中轻声挣扎着:“弟弟,你答应过姐姐不欺负我的,你快放开我吧,等会梅香见了会生气的。”



    华星右手在那束紧的胸部上用力的抚摸了一把,可惜没什么感觉,左手微微用力,口中轻笑道:“我就这样好好抱会姐姐就行了,真的。”说完吻了她一下,眼中含着邪邪的笑意。陈兰一脸通红,感受到华星下面正在使坏,那右手正抚摸着自己羞人的神秘,陈兰全身酥软,双腿无力的靠紧,可惜对那魔手没有一点效应。



    华星在淡淡的品尝了一翻陈兰的娇羞后,松开了她,自己慢慢的洗脸。华星这样做,一来是想占点手脚便宜,二来是想让陈兰熟悉自己的对她的亲密接触,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沉迷在自己的柔情里,最终好征服她的那颗芳心。三来也是一种对她的怜爱之举。



    陈兰眼中露出复杂的神情,看着华星。想恨他可又狠不下心,可说不恨他呢,他又老是做出一些羞人的事情来,让自己又羞又气。看着他,陈兰都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或许在经过了这几天的接触后,自己已经深深的陷入了他的情网里,无力自拔了,只不过自己嘴上不承认而已。可心里呢?她问自己,或许不用问也能知道,不是吗?自己要是真的不喜欢他,岂能由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自己身体上占尽便宜。



    华星洗好脸后,见陈兰正想事想的出神,不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走近她双唇一张,一下将那红艳的香唇含在口中,用力的品尝着。陈兰一惊,忙回过神,眼中露出一丝无奈,白了他一眼,轻轻推开他,急步离去。华星却含笑的跟着走了出去。早饭时,孤傲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一大早,镇上就传出昨天夜里一共死了八位武林高手,其中地榜高手就占了两位,另外龙榜高手也有二位。而八人全死在同一样武学下,伤痕极为明显而又诡异。据说是死在八十年前,武林十大绝毒武学中排名第三位的三色掌下,这一点已经被人岁肯定,只是不知道凶手是谁而已。



    华星与三女听了,各有不同表情。三女脸上露出一丝惊骇之色,似乎都知道那三色掌的威力,脸色大变。而华星却很平静,没有什么吃惊的表情,只是笑道:“原来是它,想不到又出现了,嘿嘿,有意思,正好,越乱越好。”三女一听心里就有气,这个华星真是惟恐天下不乱,别人都在为此担心,偏他无事还在那里说风凉话,怎能不让人又气又恨的。



    梅香听出华星口中另有意思,轻声问道:“华星你见过这三色掌吗,怎么说它又出现了?难道以前它也出现过?”



    华星看着四人一脸好奇,轻笑道:“在我来长安前,在秦岭山下一个小镇上也有一人死在这三色掌上,想不到今天在这里又出现了,真是有意思。好了,我们还是早点吃了饭好赶路了。”说完不理会四人的表情,催着几人吃饭。



    出了客栈,华星一行五人又继续赶往潼关,趁着上午凉快,五人正好加快步伐前进,一路上五人有说有笑,也过得比较开心,正午时就已经赶了近百里,来到关山镇。



    且说万重山一路急追李欲与林芳,直到一个时辰后才在六十里外追上两人。万重山远远的落后数十丈,眼中满含深情的看着那黄色的身影,心里隐隐有着心痛,眼中露出一丝心碎。看着那李欲的背影,万重山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就是这个卑鄙小人贪图林芳的美丽,出言挑拨离间自己与林芳之间的感情,弄得自己最终与心爱的人儿分离,林芳也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



    万重山在心里发誓,终有一天自己要将心爱的人儿夺回来,让她永远呆在自己身边,好好的疼爱她,不再为了点点小事,让她受委屈。也不再因为她的小性子而发脾气,自己会永远只爱她一人,一生一世决不相弃。



    李欲不经意的回首,看着远处那人影,心里一呆。怎么他还没死呢,不可能的。中了自己的“奔雷神拳”必死无疑,除非自己相救,不然别人是无法救活他的。可照他中掌的时间,再加上自己故意引着他走了一大段路,没有时间疗伤,他此时应该已经是死人了,可为什么他还活着呢?这一点李欲想不明白,他自然不知道是华星救了万重山,不然其他人恐怕有心也无那样的能力。



    李欲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了一眼正一脸高兴的林芳,李欲眼中射出淫秽的目光,轻轻扫视着那高耸的双峰与那扭动的屁股,眼中含着丝丝邪恶的笑意。脸上的神情转眼变成深情的样子,李欲左手轻轻的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轻柔道:“累了吗,我们到前面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会再赶路,好吗?”林芳闻言,看着他英俊的脸上带着微笑,感受到他轻柔的动作,眼中不由露出一丝甜蜜,轻声道:“谢谢你,你对我真好。”那清纯的模样,看着李欲心中暗喜,暗道找个机会先把她的身体占据了再说,到那时自己就可以想怎么玩弄她,就怎么玩弄她了,嘿嘿,哈哈。李欲心里得意极了。



    一处小树林里,李欲正坐在一块大石上,看着身旁娇羞的林芳,一把将她搂入了怀里。林芳全身一震,口中娇声道:“李欲,不要这样,不要。”身体用力的挣扎着,看来两人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那种情人的地步,不然林芳又岂会用力挣扎呢?



    李欲眼中闪过一丝邪气,双手用力一带,就将林芳娇小玲珑的身体搂入怀中,嘴轻轻在她耳边轻语道:“芳妹,别怕,我不会乱动的。我只是希望你坐在我身上,免得弄脏了你的衣裙,真的,你不相信我吗?”说完嘴在她耳边呼气,轻轻的挑逗着她,双手在那柔软的小蛮腰上轻轻抚摸着,弄得她全身无力。



    林芳从内心里而言,真正爱的人不是他,而是万重山,不过对李欲也有好感就是了。几天来对于李欲的英俊潇洒已经多少有些沉迷了,不过一想到这样做是对不起万重山的,心里不由得想要挣扎,可听了李欲的话,再加上那双手正抚摸着自己敏感的腰部,林芳顿时全身无力,软了下来。



    李欲眼中闪着得意的眼神,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女那柔软的身体,嘴轻轻的亲吻着她的勃子,试探着她的反应。林芳身体一震,忙挣扎着道:“你要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说完眼中射出一丝愠色。李欲见她挣扎得厉害,知道还不是时候,不过早晚要把她搞到手,好好**一番。



    远处万重山见李欲将林芳搂入怀中,心里怒火大盛,就欲找他拼命,可一想到华星的话,明白上去也不过是送死而已,何况这说不定是李欲故意做出来,好惹怒自己,然后好有借口杀掉自己。万重山强忍心中的怒气,与对林芳的担心,生怕她会被李欲的甜言蜜语所骗,落入李欲的陷阱里,无力自拔,等那时后悔恐怕就来不及了。



    每当想到林芳随时都可能被李欲所骗,被他玷污了那清纯的身体,万重山心里就宛如万剑穿心,痛苦之极。可想杀掉那卑鄙无耻的李欲,自己又没有那个本事,真是天意弄人啊。



    看着远处的两人又从新起程,万重山心里暂时安定下来,又慢慢的跟上去。他不敢跟得太近,怕到时候李欲动了杀机,自己就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了。看着一眼远方,万重山眼中露出一丝沧桑,自己与林芳的路还有多长,何时才是尽头?或者根本就没有结果?



    晚上三人先后来到关山小镇,万重山远远跟着林芳,见他们住下客栈,自己也在不远处找了家住下。天色一黑,万重山就远远的守在林芳的窗外,希望她平安,也期盼着她能打开窗子,望自己一眼。就一眼,真的就一眼就足够了。



    夜风呼啸,万重山有如一个影子般牢牢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站就是两个时辰,双眼痴痴的凝视着那紧闭的窗户,多么希望它能在这时开启,那怕一瞬间也可以,自己只想看她一眼,看她是否平安而已。多么痴情的人,可惜——一夜的时间就在那痴情人儿的等待中过去,可一直到天亮他都没有等到那扇窗口开启,没有看到他想见的心爱情侣。一夜的露水,湿透了他的青衣,可他却毫无所觉,一点也不在意。或许他的心已经不在那里,而飞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去了。



    轻轻的,不舍的,移开了一夜都不曾移开过的目光,万重山脸上露出一丝叹息,无力的转身,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的离去。身后留下的是无尽的相思与心碎的叹息,或许还有那历经风霜的沧桑背影。



    就在他转身离去时,或许是那沉重的脚步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人儿,那一直紧闭的窗户突然开启。一张美丽的玉脸伸出窗外,望着那孤单而又沧桑的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看着那被露水侵湿了的青衣,那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的身躯,慢慢的远去,少女美丽的脸上流下一滴晶莹的泪滴。可惜那一直期盼的人没有回头,默默离去,没有等到他最想见的情侣,也没有看见那晶莹的泪滴。



    或许这就是命运,也或许这就是天意。一线之差,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就这样擦肩而去,没有抓住那一丝空隙,空留叹息徘徊在心底。



    一滴泪水,含着少女的心,就那样慢慢在风中坠落,无情的落在地上,溅出无数细小的水滴,慢慢消失在空气里。那历经沧桑的青色背影在风中远去,一步一步远离自己最心爱的情侣,慢慢的走上了心碎的深渊,带着沧桑无奈,带着几许回忆,走上了宿命之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伊犁论坛  烟台论坛  淮北地图  娄底资讯  廊坊时尚  金华娱乐  济宁新闻  临汾新闻  海口新闻  辽阳旅游  徐州旅游  益阳资讯  咸阳论坛  三明时尚  金昌论坛  湘潭学习  乌海旅游  眉山旅游  衡水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徐州旅游  海西论坛  嘉峪关旅游  中卫资讯  安阳旅游  徐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张家口时尚  泸州学校  七台河时尚  连云港旅游  那曲地图  酒泉论坛  昭通时尚  松原地图  淮安新闻  七台河地图  盘锦学习  襄樊旅游  徐州旅游  深圳学习  嘉峪关旅游  德宏时尚  大丰地图  桐城学习  重庆学校  昭通时尚  白山新闻  郑州旅游  西安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