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三十八章 圣心玉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五人来到关山镇,找了家酒楼落座,叫了一大桌菜,慢慢的吃了起来。孤傲与暗雨两人目光注视着酒楼里面的人,看有没有什么刺眼的特别人物,以免对自己五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华星也看了一眼酒楼里的食客,见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正是那“白衣追魂”萧远山与“绿娘子”季月梅两人。看来他们走到华星五人前面了,真是想不到。华星的眼光停留在季月梅那高耸的双峰上,脸上露出一丝邪意的笑。而正好那季月梅也在看华星,见到华星那肆意的目光,季月梅眼中露出一丝妖媚,对着华星眨眼微笑,像是在勾引他。



    梅香看到那季月梅的眼神中充满了引诱,气得冷哼一声,低声道:“不要脸的下溅女人,就会勾引男人,哼可耻的淫妇。”语气中充满了不慢,似乎在恨她勾引华星。陈兰看着梅香,轻轻拉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生气。梅香看了陈兰一眼,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偏头正好迎上华星的目光,梅香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可一见他眼中的柔情,就忍不住心软,娇媚的白了他一眼,这一次就算了,再有下次,哼。梅香的眼神中透露出这样的意思。



    华星笑笑不语,看了一眼陈兰与暗雨,眼中满是柔情,轻声道:“大家还是吃饭吧,不用在意那些人,他们还不敢惹我华星。”说完脸上露出一股自信。



    不远处“白衣追魂”萧远山冷冷的看着华星,眼中闪烁着明暗不定的眼神,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看得出他对华星充满了敌意,只是为了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同桌的季月梅看着华星,眼神中露出一丝极难发觉的沉迷,似乎已经被华星的风采深深所吸引,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而已,为的或许是身旁的萧远山,怕他看透自己的心。



    一顿饭吃了不少时间,等华星五人离开酒楼时,正好遇上战云与李云罗两人走进酒楼。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战云一见华星与梅香,眼中就露出深深的仇恨的目光,狠狠的盯着两人。梅香见了也狠狠的看着他,谁怕谁?华星没有理会他,只是轻笑着对李云罗道:“我们又相遇了,真是有缘啊。云罗姑娘记得有空到我们书院去玩一玩,梦瑶可是十分想念你,一直盼着你前往聚一聚。”



    看着华星那轻柔的微笑,那里面充满了无穷的魅力,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少女的心,也吸引着李云罗的芳心。李云罗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蠢动,淡然的笑道:“谢谢,请代我转告梦瑶,我正有打算前往南京,到时候定去看望她。”华星看着那淡然的一笑,只觉得天地都为之失色,那美真是世间罕见,深深震撼人心。华星眼中闪动着一丝光华,充满了赞美之意,牢牢的锁定她的眼睛,将自己的心意表露无疑。李云罗心里一颤,深深明白华星那眼神的含义,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念头,或许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找寻那双眼睛?看着华星,李云罗眼中射出一道璀璨的光华,表达着某种深意。



    华星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有些不解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可用心一想,华星似乎扑捉到什么,眼中流露出一丝奇异的笑意,微微对着李云罗点头,似乎在回答她,自己已经明白了她的深意。



    李云罗眼中光华大盛,深深的看了华星一眼,嘴角微微露出一丝浅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很轻,但华星却看得很真切。华星淡淡一笑道:“告辞了,前途再见,保重身体。”说完扫了战云一眼,见他眼中闪过一丝阴森,华星毫不在意,微笑着转身离去。



    战云看着华星的背影,又看了李云罗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一个阴谋在心里升起。然而他却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个阴谋,反而葬送了他年轻的生命,也为华星带来了不少麻烦,同时也是他自己亲手将李云罗推向了华星,也算帮了华星一个大忙。



    华星根本不知道战云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他也没有心思去过问战云的事情。现在的华星心里有着一丝欢喜,他从李云罗眼中看出了许多东西,知道自己要想得到那个美绝天下的少女,已经不是很难的事情,现在所缺的不过是机会而已,一但机会来临,自己就可能一举得到李云罗那颗皎洁的心。想到这华星心里充满了欢喜,对于未来充满了无穷的希望。



    渭南是个大县城,是前往中原的必经之地,这里十分的繁华,人口重多,住了不少武林高手,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情报基地,各种消息来源都会经过这里,是武林书院一个重要的盘口。华星五人黄昏时就赶到了这里,并找了家不大的客栈住下。本来是想找家好的客栈住下的,可惜由于这里的武林中人突然增多,一时间好的客栈都已经被人先占据了,华星五人只找到这里了。



    入夜时分,战云与李云罗也进入县城,两人在找了好一阵后,才在与华星隔了一条街的另一家客栈住下。战云花钱找了两间最清幽偏僻的房间,与李云罗一人一间紧紧的住在隔壁。饭后,战云邀请李云罗一起出去街上走走,李云罗心里正想着开口与他道别,打算明天离开他,一个人前往江南,此时一听他的话,想想在外面说也好,于是便同他一起出去了。



    华星饭后也因为梅香闹着要到街上看夜景,想四周转一转,被她拉了去,同行的还有暗雨与陈兰。四人一起在县城里闲逛着,而孤傲一人在客栈也很无聊,不由出了客栈,想四处看看。孤傲刚走了不远,就迎面遇上了战云与李云罗。



    三人一见面,孤傲不理会那战云,但对李云罗却相当客气,不仅仅是因为她自身的缘故而已,这其中还有着别的原因。孤傲虽然话不多,但作为男人,他明白华星对这李云罗是相当在意的,十分想将这美绝天下的女子娶回去,而且以华星的人品与能力,恐怕早晚这李云罗会陷入华星的情网里,成为他的娇妻之一。有了这层原因在里面,孤傲对李云罗自然是格外的客气。



    孤傲笑道:“想不到在这里遇上李仙子,你们也是出来看这夜景的吗?真是很巧啊。对了,我家公子就住在那边,李仙子有空可以去坐坐,我家公子可是欢迎得很。”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五人住的客栈,告诉李云罗华星的住处。



    李云罗看了那客栈一眼,离自己住的地方不远,仅一街之隔,百丈距离而已。李云罗看着孤傲,淡然道:“谢谢,有机会我会去拜访你家公子的,我还有事,告辞了。”一旁的战云看了华星五人住的客栈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李云罗看着战云,心里对他更是失望,自己都不明白这样的一个男子,自己怎会与他相处了三个月之久,或许自己是把这当成了一种心灵的炼历,将他当成了一个考验自己意志力的工具而已。仅此而已,没有一点其他的东西。



    静静的走在夜色下的大街上,李云罗平淡的道:“明天,我打算一个人去一趟江南。这三个月来,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旁,真的十分感激,明天我们就各自去办自己的事情吧。”



    平淡的声音让战云吃了一惊,战云看着她平静而又美丽的容颜,知道她心意已决,自己就是想挽留也是枉然。然而由于李云罗的话,却更加坚定了他心里的那个决定,他已经决定,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得到她,即使她会恨自己,也在所不惜。



    战云看着夜空,轻声道:“那你要记得保重,为了与你送行,我们回去喝一杯,算是我为你遣行好了。



    李云罗看着战云,似乎要看透他一般,很久李云罗才轻声道:“好吧,我们回去。”说完转身离去。战云看着她的身影,眼中露出一丝痴迷,但很快就变成了一丝阴沉之色,慢慢的跟着她回去了。



    华星与三女一起买了不少好吃的东西回去,四人一路欢笑,回去时孤傲正静静的等着他们。孤傲接过华星手中的大包吃的,轻声道:“回来了,进去休息一下吧。”随着华星与三女一起进屋去了。等将东西放好,孤傲道:“我刚才在客栈外不远处遇上了李云罗李仙子,她与那战云一起,也来到了这里。我告诉了她我们落脚的地方,请她有空来坐坐,她叫我代为转告,说有空会来拜访公子。”



    华星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微笑道:“有空来拜访吗?好的,我就等着你,你会来的,不是吗?”华星脸上带着三分神秘,让三女都不太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看了三女一眼,华星笑道:“将来你们就知道了,现在我们还是不说别人了,说说今晚的事情吧。香儿,怎么样,玩得开心吗?”梅香娇笑道:“开心,可开心了。华星,以后有空我们又去好不好?此去洛阳,一路上有不少繁华的大县城,特别是那洛阳城,更是繁华无比,一点也不比京城差,到时候我们一定得去好好玩上几天,那样才不虚此行。你们说是不是?”最后一句是问暗雨与陈兰两女的。



    暗雨与陈兰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赞同,轻轻点头,表示同意。华星看着梅香那娇笑的顽皮模样,忍不住眼中露出一丝柔情,轻柔的看着她,微笑的点头道:“好,以后我们就到洛阳去好好逛一逛,看看那里的夜景。”陈兰拿起桌上的水果,起身去洗,不久后五人一边吃水果,一边开心的谈论着一路上的开心事情。华星也露出邪邪的笑意,逗得三女与孤傲大笑不已,整个屋里充满了欢哥笑语。



    在另一个客栈里,战云叫了几样小菜,要了一壶酒,正与李云罗静静的坐在她的房中,慢慢的吃着桌上东西。看着李云罗,战云眼中闪过一丝深情,然而深情背后却隐藏着一丝邪恶,不被人察觉。战云有些失落的道:“明天你就要离去,三个月了,你会回忆这段日子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吗?你会想起我吗?”



    李云罗看了他一眼,目光很平淡,看着他处道:“三个月来很感谢你,我们彼此之间都相处的很好,明天我有事到江南去一趟,你也保重,将来还会有再见之日的。”平静的话语中很难找到一丝感情的波动,看来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战云心里想着自己这三个月都干了些什么,怎么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得到她的芳心,或许自己真的是太自大了,以为事情会顺着自己的心思去发展,可现在才发现,许多事情都是不由人意的。想到这战云眼中一丝阴沉之色一闪而逝,心中的决定更加坚定。



    看着李云罗很少动筷子,战云轻轻为她倒了一杯酒,脸上露出一丝忧伤的表情,轻声道:“三个月来,我是怎样一个人,你也应该了解了,既然你已经决定要离去,我也不再多说了。喝了这杯酒就算是我为你送行,明天我就不送你了,你早点休息。”说完端起面前的酒杯,静静的看着她。



    李云罗看着他,眼神中露出一丝平静,似乎在为他的洒脱而感到高兴。轻轻端起桌上的酒杯,李云罗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你也早点休息。”说完一口就杯中的酒饮下。



    战云在李云罗饮下那杯酒后,眼中露出一丝阴笑,似乎在为自己的阴谋得逞而得意。看了手的酒一眼,战云一口饮下,起身离去。在跨出房门的把一瞬间。战云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眼中闪烁着一丝阴谋得逞的阴森笑意,转身回房去等待去了。



    李云罗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心里想着这几个月与战云所经历的事情,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波动,难道是自己的“心剑无痕”心法又增进了,还是自己对他完全就没有一点感觉呢?想到这里,在她内心里突然毫无征兆的升起一个人影,正慢慢的变得清楚无比。李云罗心里一惊,想不到自己的心里竟然已经印上了他的身影,或许这就是师傅所说的情劫吧。想到与他才见过几次面而已,可他那充满了邪异魅力的笑容,那充满了柔情蜜意的眼睛竟已经深深的印在她心底,让她平静的心波动起来,再难恢复原由的宁静。



    轻轻深吸一口气,李云罗运功压下那心里的蠢动,不再去想他。可突然之间,李云罗脸色大变,眼中闪烁着一丝震惊与失落的表情。感觉到自己的功力正在飞速的消失,心里同时升起一股燥热,李云罗心里一惊,回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个酒杯,眼中露出一丝叹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战云会做出这种事情,会在自己的酒里下了化功散,同时还加入了催情的春药,这真是令她心痛的事情。



    感受到战云就在隔壁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动静,李云罗脸上露出一丝惨然的笑容,心里想着如何才能逃脱他的魔掌呢。表面上李云罗尽力的保持着平静,不愿轻意露出自己的真实底细,心里却在飞速的转着念头。突然她的脑海里升起一个人影,李云罗心里一喜,那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看了一眼窗外,那百丈远的距离,恐怕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就有如十里距离,不是那么容易度过的。



    李云罗轻轻打开房门,对着战云房中轻声道:“战云,你在吗?我好像有点头晕,不盛酒力,你去帮我倒杯解酒茶来,好吗?”



    隔壁的战云知道她药力发作了,心里得意之极。想到等会这个美绝天下的少女就将躺在自己怀里,任由自己尽情玩乐,那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事情。战云由于还不知道李云罗此时情况到底如何,不想太早暴露了自己的阴某,免得两人发生了争执,引来别人的注意。心想反正她已经中了化功散,想跑也没有办法,自己就多等一会,量她也逃不出自己的手心去。



    战云应声道:“好,你等一下,我去叫小二准备一杯解酒茶,马上给你送过来。”说完出去了李云罗看着他离开,忙回身关上门,那起长剑,身形一闪,强提真气,从窗口跃了出去,一落地就向着华星住的客栈跑去。不多时就已经跑出了五十丈距离,可此时她却觉得脚步越来越重,全身渐渐无力,脸开始发烫,心跳加速,知道那药力已经开始发作,心里焦急无比。



    而这时,后面却传来战云的声音。只听她大声叫道:“云罗,你在哪里,快回来,我给你准备好了解酒茶了。”声音越来越近。李云罗心里一惊,看了四周一眼,忙奋力的跑到左边一个角落里,蹲下身藏起来,同时闭住呼吸。很快战云的身影就从街上闪过。



    原来等战云回房去叫李云罗时,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心知不妙,忙冲进去,一看早没有人影了。战云明白李云罗已经发觉自己的阴谋,刚才不过是故意支开自己,好趁机离去。战云心知她中了毒跑不远,忙追了出去,四处找寻可找了一阵竟没有发现她的人影。战云突然想到她一定是跑去见华星去了,一想到这战云心里就怒火中烧,自己千辛万苦都没有得到的女人,岂能便宜了华星。由于他便来到华星的客栈前等着李云罗自投落网。夜风轻轻吹起,战云站在客栈前等了一会竟然没有动静,心里一沉。想到李云罗身中媚毒,要是便宜了其他男人,自己就真是气死了。想到这战云不再等下去,忙四处找寻。



    李云罗看着战云离开,心里松了一口,自己现在已经药力发作,浑身无力且全身发热,再不找到华星,恐怕就只有遗恨终生了。听着战云远去的声音,李云罗起身,慢慢的向客栈走去。这几十丈的距离此时显得是那么遥远,李云罗慢慢的前进着,用了一顿饭的功夫才走到那客栈门口,可就在这时,身后却响起了战云阴沉的声音。



    李云罗脸色一变,急速回身,眼中带着警惕的看着这个与自己相处了三个月的男子。李云罗右手紧握剑柄,眼中带着失望与痛恨,静静的看着他。



    战云眼中闪烁着阴狠的神色,脸色阴沉。看着李云罗冷笑道:“三个月了,我对你百依百顺,可你呢?现在你中了毒,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华星这个该死的家伙,我心里好恨。可惜你最后好是落入了我的手中,不是吗?”战云眼中闪着狂野的神色,整个人显得有些疯狂。见李云罗静静不语,战云突然有轻柔的道:“云罗,你跟我回去吧,今天我这么做也是因为我爱你啊,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会好好待你的,真的。这一生一世我都只爱你一人,你跟我回去吧。你现在中毒已深,时间越久,对你的伤害越大。我们回去吧,来,云罗把手给我。”



    李云罗冷漠的看着他,眼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那是因为媚毒所致,其中还有着对他的一丝恨意。李云罗强提剩余不多的真气,冷声道:“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认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可惜你让我失望了。我之所以会离开,就是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以往做过的事情,可没有想到你竟然对我下毒,想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得到我的人,我真的失望了,也无比的痛心。这一生我们恐怕是永远走不到一起了,即使你今天得到了我的身体,但你也永远无法得到我的心。你要是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请离开吧,那样的话,我或许会忘记今天的事情,如果你真的丧心病狂的话,就动手,我等着你。”冷漠的语气中有着不可侵犯的威严,同时那冷漠的眼神也深深的刺痛着战云的心。



    战云闻言眼中阴晴不定,脸色瞬间变得阴森起来。战云冷笑道:“既然你不愿意听我好言好语,那就别怪我心狠了,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以你现在的模样,你应该知道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下,你还是自己放下剑,跟我走吧。不要期望有谁会来救你,我不会给你机会的。”说完身形一闪,瞬间将两人间一丈的距离拉近,出现在李云罗三尺前,出手欲封住她的穴道,好制住她,然后马上离开这里。战云也明白华星就在里面,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恐怕就白忙一场了,到时候还帮他送去一个大美人,那是自己绝对不容许出现的事情。



    李云罗看着他,以最大的努力拔出长剑,但并没有攻击,反而挥剑架在自己的勃子上,冷冷的看着战云。战云见状脸色微变,似乎没有想到她会选择死,也不愿意跟着自己。战云闪身退开三尺,眼中那狂野之色更重了,他也被李云罗的动作深深的伤透了自尊心,整个人都有些疯狂了。战云眼中射出阴森诡异的目光,脸色狰狞,有些痴狂的道:“想不到到你竟然宁愿死,也不愿意跟着我战云,我真的就一点也不值得你去爱吗?为什么,为什么啊?我不服气,我难得比别人差吗?你想死是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要永远的囚禁你,不停的玩弄你,我要你成为我战云的奴隶,性奴,永远任我**,任我凌辱,哈哈哈。”战云轻声的笑着,那神情很是阴森恐怖,让人心惊。



    李云罗心里又惊又怒,想不到战云如此无耻,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今天恐怕是难逃一死了。想到死,李云罗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神色,如果能死也不错了,可一但没有死成,落入了战云手中,恐怕这一生都将带着洗之不去的耻辱一直到死为止。



    感觉到手的长剑越来越沉,自己已经有些无力了,恐怕再过一会,自己就是想死,也没有力气自杀了。李云罗的身体越来越热,心里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欲念,她知道自己再拖下就没有机会,不由紧了紧手中的长剑,就欲自绝。然而这时她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人影,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了,让她的心一下热了起来。



    想到自己就要死了,李云罗不由在心里对那人影轻声呼唤道:“华星,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缘分,你就能听到我心中的话语,出来救我,如果你听不见,那我们之间也就没有再见之日,说明我们也是没有缘分。”轻轻的对着心里想的人儿呼唤着,同时手中缓缓用力,就欲自绝。



    战云一直注意着李云罗,见她已经下了必死之心,心里考虑着要如何夺去她手中之剑,得到她的人。这时候他已经明白,要得到李云罗的心是不可能了,但能得到她的身体,那也是天下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战云心里也势在必得。



    宁静的大街上,没有过往的夜行人,显得一片安静。战云与李云罗两人对峙着,李云罗手中用力一挥,那锋利的长剑划过夜空,会带走些什么?战云在李云罗挥手的瞬间,一指点出,直击那锋利的长剑,会带来什么后果?或许天晓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四平时尚  辽阳旅游  湖州旅游  喀什资讯  湘西旅游  商洛学习  辽阳旅游  金华娱乐  廊坊时尚  德宏时尚  佳木斯论坛  十堰论坛  大庆论坛  黑河地图  佳木斯论坛  金昌论坛  西安新闻  钦州旅游  湖州旅游  湘西旅游  桐城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盘锦学习  阿拉尔地图  松原地图  盘锦学习  乌海旅游  咸阳论坛  阜新地图  临夏新闻  喀什资讯  襄樊旅游  酒泉论坛  海口新闻  合肥学习  泸州学校  桂林学校  三亚论坛  襄樊旅游  潜江地图  宜昌地图  恩施学校  钦州旅游  黑河地图  赤峰新闻  四平时尚  长沙娱乐  重庆学校  天门时尚  淮北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