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四十一章 路上遇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新的一天里,开始着新的事情。早上,华星看着怀中熟睡的梅香,那美丽的脸上露出丝丝幸福的甜蜜,头静静的靠在自己怀里,那眷恋的模样,表露无疑。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腰,似乎生怕自己怕了一般,那样子华星看,都忍不住好笑。



    手指轻轻拨弄着那睡梦中的梅香,感受到熟睡中的她正轻轻的扭动着身体,躲避自己的手指,口中发出恩恩的声音,那模样就像是睡懒的人被叫醒时的情景,一脸的不乐意。华星轻轻拍打着她的玉脸,提醒她!



    梅香睡得正甜,感觉到有人在拍弄自己,不由扭扭头,口中发出模糊的声音道:”不要弄我,走开,我还要睡。”说完埋头继续睡她的觉去了。华星见状,脸上露出怜惜的笑意,不再闹她,等她继续好好睡。



    客栈里孤傲陈兰一早就起床了,接着暗雨与云罗也起来了。四人看了一下没见到华星,都明白他一定在梅香房里,也不去大饶他。可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华星,三女与孤傲决定还是去看看。



    来到梅香房门外,就听华星在里面道:”孤傲你去叫点吃的,她们三人进来吧。”孤傲应了一声离开了,他知道自己不方便不进去。三女闻言推门进去,却都是脸上一红。原来这时梅香都还在熟睡,双手紧的包这华星的腰,睡得正香。而华星则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眼神示意三女自己坐。



    云罗见华星对梅香如此怜惜,心里不由暗赞华星真是位好夫君,自己能遇上他,此生也真是无撼了。而暗雨也有着与云罗同样的心思,暗自庆幸自己能遇上华星。唯有陈兰眼中闪着一丝奇异的光芒,静静的看着华星,眼中有着一缕复杂的神色,既有柔情,又有叹息,既充满了期待,又有着一丝不确定。



    华星含笑的看着三女,见到陈兰眼中的神色,似乎明白她的心思,不由对她展颜一笑,充满了无比的诱惑力,深深引诱着她的芳心。同时开口对三女笑道:”香儿昨天累坏了,所以我让她多睡会,你们休息好了吗?”话语中带着关切。



    三女微微点头,表示休息好了。同时似乎不愿意吵醒了梅香,三女都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屋里一下静了下来,陷入了沉静里,唯有梅香轻微的呼吸声,在房中响起。



    华星看了一眼梅香,眼中带着溺爱,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蛋,口中轻呼道:”香儿,该起床了,天亮了。”梅香迷糊间听到华星的声音,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轻声问道:”天亮了吗?香儿还想再睡会呢,不要闹我,我再睡会。”说完又闭上眼睛,继续她的美梦去了。一点也没有发现房中多了三人,正在看着华星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对三女笑笑,表示自己也拿她没有办法。三女看着华星那神情都没有觉得好笑,反而为他的深情所感动,每人都十分的羡慕那熟睡中梅香,因为她是幸福的女人。同时也对华星产生了一种敬佩之情,敬佩他对于女人的那种怜惜,这是世间少有的,不同于其他男人。或许就是这一点,才使得他充满了无穷的力,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与他相遇的美丽女子。



    房间里华星陪同三女一起,静静的等着梅香醒来。过了有一顿饭工夫,梅香似乎也睡醒了,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华星。感受到华星眼中有着一丝奇特的笑意,梅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偏头一看,顿时玉脸通红,惊呼一声忙将头埋在华星怀里,羞得不敢见人。



    华星含笑道:”小懒猪,现在害羞了,刚才我叫你,你还不起来,现在醒了就该起床了,怕什么羞呢?”轻轻的话语,羞得梅香将头埋得更深了,将一旁的三女也逗得暗自发笑。不过怕梅香害羞,三女都没有笑出声来而已。



    这时梅香低声道:”华星,你让她们先出去好吗,香儿好丢人啊,求求你了,好不好吗,华星?”语气中充满了娇羞,让人分外怜惜。



    华星笑道:”这么大的人还怕羞吗,好了,我们一块起床吧。”说完抱着怀里的梅香翻身而起,这一来梅香羞红的脸一下露了出来,更是让她羞死了。随后在梅香的一阵埋怨声与华星得意的笑声中,五人走出了梅香的房间,去吃早饭了。



    饭后六人离开了客栈,华星五人继续向关方向去,而云罗则转道向江南而去。分手时,华星深情的说了一句:”云罗记得路上小心,到了书院你见到梦瑶她们,就为我带八个字去,表示我很想念她们。”去罗眼中流露出一丝怒舍与柔情,轻声道:”我会小心的,你们也一路保重。你要我带哪八个字呢?”华星闻言,眼睛望着天边,露出一副深深思念的表情,深深的感动着四女。华星声音很低很沉,却异常的坚定。只听他慢慢的说出了八个字,却震撼着人心。”爱在心间,遥寄缠绵!”



    短短的八个字,深深的震撼着在场四女的芳心。多美丽的话语,多深情的思念,仅仅八个字就包含了一切的相思与深情,真是令人感动啊,也为他的真情所震撼。云罗眼中露出一道无比欢喜的神采,这一刻她深深被华星所打动,为他的深情所打动。这一生能被华星爱上的女子都是幸福的,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为此她心里感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这一生她都将因为华星而充满自豪与骄傲,以他为骄傲,为他而自豪,也因为他变得更加美丽自信,充满生机。



    云罗深情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想梦瑶听到了,一定会高兴的流泪的,我会尽快的把这八个字带到她身边去的。”眼神中有着无比坚定的神色。



    华星看着她,轻声道:”你要保重,我会尽快赶回去的,那八个字也是给你的,明白吗?”淡淡的语气中,带着浓烈的真情,深深的吸引着云罗的心。



    分手总是让人伤心的,然而没有分离,何来相聚?云罗最后带着不舍,还是离开了华星,赶去南京。华星五人也赶往了关而去。



    早上的太阳还不是很热,路上的行人都在匆忙的赶路,似乎想趁早上凉爽多赶一段路,免得下午天热顶着日头赶路,那份苦可不好受。华星五人也随着过往的商客与路人一起向着关方向赶去。



    一路上,华星脸上带着三分淡然的微笑,让人觉得华星与以往有些不同了。其实华星会这样也是有原因的,以往的华星总是脸带三分邪异,那主要是因为他从小跟着大师傅邪尊学武,长年累月的时间里,将邪尊那邪异而又充满力的神情学到了九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邪异之气,让人觉得他总是有些邪门。



    而如今由于天热,人的身体有种自动调节功能,尽力的调整生理功能以适应环境,所以华星的身体也自动的调节,一直在体内占据主导地位的七彩色真气退了下去,换上了白色的”冰魂诀”真气,以抵抗外界的炎热气候。这一来,那清凉透体的真气就在无形中影响着华星的气质,使得如今的华星看上去,多了几分散飘逸,少了几分邪异,显出另一种不同的风格,同样异常的吸引人。



    当然这一点只有华星自己才知道,别人是无法知道的,这也就使得身边的三女与孤傲都对他产生了十分神秘的感觉。还以为华星性格变了,其实不然。不过华星其实性格也是多变的,一来他跟两位师傅学艺,不但学到了两位师傅的一身本领,同时两位师傅的性格也多少学到了几分,二来他也有自己的性格,有着与弓!人不同之处。所以说华星发生了变化,也是说得过去的。



    暗雨突然开口倒:”公子,我们其实可以可水路的,那样可轻松舒服多了,为什么要走陆路呢?这里走水路边可是很方便的,半天时间就到了,比陆路快多了。”



    此言一出,梅香忙欢喜的道:”真的,太好了,华星我们坐船吧,那样可比走路舒服多了,才不用顶着烈日赶路呢?”



    华星闻言看着两女,眼神中含着一丝奇异的微笑,轻声问道:”你们三人谁会水下功夫的,说来我听听?”话出,梅香与陈兰都是一',但暗雨却突然醒悟过来,不好意思的笑笑,轻声道:”公子想得比我远多了,小雨失言了。”



    梅香不解的闻道:”这与会不会水下功夫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下水捉鱼,学那个干什么?”梅香显然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一听就知道,外行。陈兰心里也有着不解,却没有问出来,只是静静的看着华星。



    华星看了孤傲一眼,见他默默不语,脸上带着一丝了然的神色,明白他懂得自己的意思。再听暗雨的话,也知道她反应过来,唯有梅香与陈兰眼中有着不解,华星不由暗叹一声。像梅香这样的美丽少女,要不是遇上自己,这一生在江湖中恐怕会吃尽苦头。



    华星笑着对梅香道:”我们是不需要下水捉鱼,但上了船就由不得你我了,你明白吗?我来长安应该也得罪了不少人,如果我们走水路,被敌人在船上弄了手脚,当时你们怎么办?要知道水上与陆地是有许多不同之处的,那怕你是个武林高手,只要你不会水,到了水上就将被别人摆布,一身本领一点也发挥不出来,那时再后悔就来不及了。所以为了安全,我们还是走陆地好些。如果只是我一人的话,我自然是走水路,但有了你们就不同了,你们就是我华星的弱点,明白吗?所以你们要听话,不然一路上我们就会有无数危梅香与陈兰一听,马上明白过来,都知道华星的话有理,是自己没有想到那儿去。同时华星的话中也透露出对自己的关心与柔情,使得梅香与陈兰心中都有着一丝甜蜜。梅香拉着华星的手,一脸笑容的道:”知道了,谢谢你,我们会听话的,你放心吧。我们不是一直都很听话吗,我的凤凰特使华大公子。”眼神中过一丝顽皮。



    华星怜爱的看着她,她的的笑道,、《'就好、小顽皮。不过这模样倒是十分讨我喜欢,希望持这份真庆》有真泼的心中露出一丝深深的溺爱,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了人厂、|》+|+|栅1|+|一,丁一|梅香看着那迷人的眼睛,不由深陷进去。轻声的,梅香道:”只要你喜欢,我就永远保持着副模样,一直陪伴你。”\眼中有深深的恋之情,风轻吹丘’人他们的旅行,向前路而。里不时可以听见他们欢,/在旁计、、、]|,《、、、/|]|栅二广|这时五人已经走到一转弯处,前面有片小树林,小树林里正稀疏的坐着几个走累了休息的路人。华星一边与梅香说话一边赶路,无意的扫了这几人一眼。华星心里突然闪出一丝奇怪的念头,还没有等他想出结果,就听暗雨大声道:”大家小心,速退,这是暗鹰组织。”说完,长剑瞬间挥出,在五人身前组成一道密集的剑墙,将毫无征兆突然出现的无数毒针与暗器挡在外面。



    同一时刻,孤傲也长剑出鞘,挥剑挡住侧面攻来的暗器,背靠着华星。那边梅香与陈兰一听暗雨的话,也连忙拔出兵器防御。梅香拔出了手中的弯刀,而陈兰手中的是刚买不久的一把青钢剑,两人都小心的提防着敌人的攻击。



    华星眼中射出一道冷烈的寒光,敌人共有十三人之多,显然是早有计划,专门在这里想要袭击自己五人。想来他们应该是冲着自己而来,只是不知道是谁派他们来的。十三人中此时有九人在施放暗器,看那手法都是高手,想起暗雨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叫暗鹰组织的杀手组织,那么这些人都是职业杀手了,难怪手法如此熟练。选择在这里也是个下手的好地方,先扮成普通的路人,以降低自己几人的警惕,然后在自己几人一出现时就突然发动攻击,打自己个措手不及,真是经验丰富的职业杀手啊,就是不同凡响。



    华星心里在想着,身形也在动着。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现在树林边的,那速度就像凭空出现的幽灵一般,让人惊骇无比。华星眼中带着冷冷的笑意,那眼神就宛如在看死人一般,不带一点感情。华星右手一晃,手中就多了一把七寸长的小刀,那小刀光滑流动,十分耀眼,格外好看。可是要拿它来杀人,似乎显得有些笑人,那几个杀手眼中都有着不信的眼神。



    华星嘴角微扬,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显得有些邪异。手中那小刀瞬间旋转起来,以快得令人无法相信的速度凭空出现在几个眼前。这一刻,几个杀手眼中都带着惊骇,身形暴退,左晃右闪,以躲避那致命的追魂刀。看着这些杀手那矫健的身姿,华星心里暗自冷笑,这些人都算得上难得的高手,可惜他们惹上了自己,那他们的生命就已经注定。



    华星身形凌空而立,眼睛冷冷的看着那闪避的六人,小刀如追魂的鬼手,发出鬼厉一般的魔音,带着勾魂夺魄的气势,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六人的胸前,逼得六人全力闪避。六人眼中射出惊恐之色,似乎已经知道那最后的结果一般。在转眼间的时间里,就已经有两人在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的情况下,永远的离去了。



    带着震惊与不信的表情,那眼中带着一丝不甘与遗憾,静静的离开了人世。剩下的四人更是心惊无比,想不到华星果然名不虚传,武功高强之极。



    十三名暗鹰组织的精英杀手,除了六人牵制住了华星,其余七人这时趁着华星离开了三女与孤傲身旁,对三女与孤傲发出了致命的攻击。显然这些人早就调查过华星一行人的身份武功,打算先牵制住华星,好杀了他身边的人,以激怒他,然后趁机再杀掉他。



    暗雨乃杀手出身,知道这些人不会就这样完事的,更厉害的还在后面没有发动。暗雨大声道:”大家背靠背,各守一方慢慢向公子靠近,小心敌人会有什么厉害的手段。”其余三人都知道暗雨是杀手出身,对此相当了解,都照着她的话去做。于是四人紧紧的靠在一起,挥动着手中的兵器,慢慢的向华星靠近。



    然而敌人也不是简单的,决不允许她们靠在一起,所以此时发动了真正的攻击。只听无法破空的厉啸声划破天际,数十道奇强无比的箭羽瞬间从侧面射来,那强劲的力道震得四人手脚发麻,心中惊骇无比。暗雨心里一震,大叫道:”小心,这是穿云,力道奇强无比,可以射出五百步距离,大家要当心,跟紧我。”一边说,一边挥动手中长剑开路,向华星靠近。



    这边,华星在杀掉四人后,一道强劲的箭羽对准华星的背心射来,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仿佛要穿越时空一般,直射华星。华星眼中闪射出一道赤红的光华,嘴角那残酷的笑容越发冷烈,右手反手就是一掌,那飞近的箭羽与华星的掌力相接,发出一声清脆的爆炸声,顿时被震成了粉末。



    华星眼中闪射出一丝邪异之极的眼神,那一直飞舞的小刀突然发出一道红光,如一道弧形的红色刀芒,瞬间夺走了两条生命。并且斩断了树林里的无数树木,带着呼啸声回到了华星手中。那神奇的控刀之法,就宛如御刀术一般,神奇无比,来去由心。华星脸上带着冷笑,身形一下就回转过来,仍然凌空六尺而立,那模样诡异之极。同时一股狂横霸世的霸道之气,瞬间向四周扩散,那强横之极的气势,压得地上的花草无不低头,过往的风,无不停止。



    这边梅香与陈兰两人武功最弱,在一连挡住了数十只箭羽后,陈兰终于还是被那强横的箭羽一箭射中了左肩,整个人都震退了数尺,四人的联手防御终于宣告破解。这一来在无数的箭雨中,四人就显得危险无比,完全落入了敌人的陷之中。



    这时又是一箭射来,对准梅香背心,那凌厉呼啸的声音,震撼着暗雨与孤傲的心。这一箭要是这中,梅香必死无疑,可惜暗雨想救却无能为力。而梅香也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心里一颤,这一刻她想起了华星。



    想到两人几天来的甜蜜温,美好回忆,梅香不由看了不远处的华星一眼,眼中带着一丝深情与爱意。这一刻她忘记了自身的危机,眼中满是柔情的看着华星,或许她知道自己就要死,只想在死前多看看华星,想要把他永远牢记在心,那样就是死了,也不会忘记。



    孤傲看了梅香一眼,手中长剑一挥,整个人全力向梅香撞去。他明白梅香在华星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不能出什么差错的,不然会对华星造成很大的刺激,所以他奋力冲去,想以自己的身体来挡住那致命的一'箭。



    地上的陈兰此时发出一声惊呼,也在为梅香担心。同时她也发现这箭上竟然有剧毒,正飞速的在体内扩散,侵蚀着自己的生命力。感觉到生命正在慢慢流逝,陈兰脑中突然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可内心深处,一个清晰的人影却慢慢的浮现在她的心里。她知道那人是谁,也明白这一生恐怕是没有机会再与他在一起了,或许这样也好,自己就不用去面对那段不被世俗所接受的感情了。



    看了看华星,他正好刚杀掉那六人,向这边赶来。看着那英俊洒的俊脸,那充满了邪异力,带着无限深情的眼睛,陈兰在心里微微叹息,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其实已经深深陷入了他的柔情里,永远拔不来了。可惜,两人或许也是没有缘分吧,就要各奔东西了。再见了华星,下一生如果有缘,我们再相遇吧,这一生只能说声对不起。



    华星一回头,眼中暴射出一团凌厉无比的杀机,看着陈兰倒地,而孤傲正全力的撞向梅香,暗雨则尽力的护住三人,华星忍不住心头大怒。第一次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伤了自己身边心爱之人,这让华星感!



    无比的愤怒。同时也明白自己太轻敌了,小看了对方,所以才会付出这样的代价。这也给了华星一个教训,下一次千万要小心,大意不得,不然自己虽然不会有事,可身边的人就很难说了。想到这,华星的身体瞬l在空中消失,下一瞬就出现在了四人身旁。



    孤傲全力将梅香撞开,自己却被那强劲的箭一箭射中右胸,身受重伤,倒地不起。而被撞开的梅香这时候反应过来,忙握紧手中的弯刀,挡在孤傲身前,护住他。梅香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口中大声道:”孤傲大哥,你没事吧。”



    暗雨也守在陈兰身边,一边护住陈兰与自己不被箭羽所伤,一边问道:”小雪,你没事吧,伤要不要紧?”陈兰无神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沧桑的笑意,轻叹道:”这箭上含有厉害无比的剧毒,我恐怕是不行了。”暗雨闻言脸色一变,想不到敌人如此心狠,在如此强劲的箭羽上,竟然还加了剧毒,显然是打算将自己五人一举消灭,不留活口。



    华星落在四人身旁,看着满天飞舞而来的强劲箭羽,眼中跳跃着火一般的红光,显得异常神秘邪异,给人一种诡秘之极的感觉。华星眼中露出残酷的眼神,双手微微平展开来,向前同时挥动双臂,顿时空中数十只迎面射来的箭羽同时发出清脆的爆炸声,瞬间全部被华星强劲无比的真起震得粉碎,那半空中的微尘,如风一般,直卷剩下的七名敌人而去。下一瞬间就传来五声惨叫声,震撼着所有的人。而那惨叫声仅短短的一下,很快就停止了,显然那五人已经死去。



    华星身形不停,整个人在空中幻化出两道清晰无比的人影,就宛如两个真实的华星一般,同时扑向那剩下的两个武功高强的敌人。这剩下两人乃是此次行动中的主力精英,此时眼中也露出了惊恐之极的眼神,显然是被华星强横绝世的武功惊住了。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华星就那样轻轻的一挥双臂,就将无数强横得足以射杀地榜高手的穿云箭震成粉末,且那粉末竟能杀死身边的高手,这是任何人都难以相信的,可华星却做到,这是多么的令人才震撼啊。



    华星身形闪过,那最后两个敌人也在华星的冷烈眼神中离开了这个人世,告别了他们美好的生命。华星左手一拂,地上的尸体瞬间就被震成了粉末,向四周飘散,空气只弥漫着一层浓浓的血腥之气,似乎在向世人述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梅香急切的声音传来,只听梅香焦急的道:”华星你快了,小雪与孤傲大哥不行了,这箭上有剧毒,他们恐怕快不行了。”梅香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焦急与伤悲。



    华星脸色一变,瞬间到了孤傲与陈兰身边。这时暗雨已经拔出了两人身上的箭,封住了两人的穴道,以避免毒性扩散。看那黑色的血液,就明白这箭上有剧毒,而且是很烈的一种。华星双手将两人拉到一起,手心抵住两人的背心命门穴上,一股七彩色的真气瞬间输入了两人身体内。那强横的真气强行打通两人被剧毒封闭的经脉,一路而下,凡是七彩色真气所到之处,那黑色的剧毒纷纷退避,仿佛那七彩色的真气是剧毒的克星一般。最后,两人体内的剧毒全部被华星强横的真气逼出了体外,救回了两人的生命。



    华星松了口气,轻声道:”好了,他们的毒都被我逼出了,就只有外伤了,休息几天就好了。我们中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两天吧,等他们伤好的差不多了,再上路。走吧,先离开这里。”



    梅香与暗雨松了一口气,总算没事了。虽然自己这边有两人受伤,可那暗鹰组织却全军覆灭了,这也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以暗雨所知,这是暗鹰组织多年来,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形,是史无前例的。这便是因为他们惹上了华星,或许将来有一天,这个组织会因为今天的这件事情,而毁在华星手里。



    孤傲与陈兰由于剧毒已去,身体也恢复了功力,只不过伤口有些痛而已。两人起身与华星三人一起慢慢的离开了那里。离开前,陈兰看了华星一眼,那眼神里带着一丝奇异的东西,让人一时猜不透那代表着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沂资讯  眉山旅游  宜昌地图  钦州学习  思茅新闻  吴忠旅游  阿拉尔地图  西安娱乐  长沙娱乐  贵港资讯  合肥学习  衡水新闻  辽源地图  潜江地图  嘉峪关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阿拉尔地图  汕尾论坛  南通时尚  临沧新闻  衡水新闻  眉山旅游  中卫资讯  大丰地图  深圳学习  泸州学校  湘西旅游  乌海旅游  济宁新闻  林芝地图  盘锦学习  钦州旅游  钦州旅游  张家口时尚  松原地图  金华娱乐  六安论坛  三明时尚  迪庆旅游  白山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泰州地图  佳木斯论坛  泰州地图  临夏新闻  合肥学习  黔南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德宏时尚  嘉峪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