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四十二章 客栈迷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路上,暗雨扶着陈兰,梅香扶着孤傲,跟在华星身后。走不了多远,孤傲就拒绝了梅香的好意,坚持要一个人赶路,任梅香怎么说,孤傲都不同意,理由就是孤傲是华星的跟班,岂能由梅香这位未来的少夫人扶着自己走,再说伤势也不重,只是些皮外伤而已。梅香无奈只得由他,口中仅仅说了一句谢谢,以表达自己对他的谢意。



    华星没有理会他们四人,一路上都在想着事情。这一次对华星而言,是一个教训,还好没有出什么大的事情,不然他可真的要后悔莫及了。想着一直以来,自己都因为有着强横绝世的武功,而没有将天下人放在眼里,现在看来自己是轻敌了,小看了天下人。以后决不能再出现今天的这种事情了,不然自己恐怕就真得要后悔了。静静的想着自己进入武林这几天的事情,还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而自己似乎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了女人身上去了,因此忽略了许多事情,自己有必要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



    五人一行在中午来到了华县,这里地处华山,是中原大派华山派的势力范围,时常可以看见一些华山派的弟子在镇上走动。华星带着四人住入了镇上最大的客栈,一共要了五间上房。安顿好受伤的孤傲与陈兰后,华星对暗雨道:”小雨,你去买些金创药回来,等会为他们覆上,那样会好得快些。出去时记得小心点,快去快回,我还有事情问你。”



    暗雨应声去了,这时华星房中就只剩下梅香了。看了一眼梅香,华星眼中带着一丝柔情,轻声道:”香儿,有空的时候,记得多跟小雨学点江湖经验,免得将来遇上危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样我会担心的,知道吗?以后有空也得多练功,那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梅香轻轻扑到他怀中,双手抱着他的腰,头贴在他怀中,轻声道:”香儿知道了,香儿会努力的提高自己的武功,以免给你带着负担。今天要不是香儿,那孤傲大哥也就不会受伤了。香儿那时候还以为自己死定了,那一刻,香儿只想好好再看你一眼,好牢牢的把你永远记在心里,即使死了也不会忘记。没想到孤傲大哥救了我,香儿好感激他,因为香儿舍不得离开你,好想永远与你在一起,永不分离。”柔柔的声音里,表达的是无尽的深情与眷恋之意,那感人肺腑的话语,深深的牵引着华星的心,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好好的把她怜惜。



    轻抚着她的秀发,华星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清澈无比,那明亮的眼睛里,显露出的是缕缕深情与化不开的爱意。双手紧紧的将梅香搂在怀里,华星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觉得如今的两人之间,已经不再需要语言了,他们的心早已经连在了一起,这一生一世再也不会分离。



    暗雨没多久就将上好的金创药买回来了,轻轻交给了华星。来到孤傲房里,华星吩咐暗雨准备一盆热水,好为他清洗伤口。一边解开孤傲的胸衣,华星一边让两女先出去。然后轻声对孤傲道:”今天谢谢你救了香儿,我也不多说什么,今后我们还要一直相处下去,相信将来你会明白我华星的为人。”



    孤傲看着他,轻声道:”公子不用谢我,公子是我这一生遇上最重感情的人了。我孤傲一生孤独,从来不服任何人,但我对公子却是心服口服。特别是公子对几位姑娘的深情,深深的打动着我,让我明白公子并非像表面上那样邪异清狂,而是胸怀柔情的奇男子,值得孤傲追随,也值得天下善良美丽的少女托付终华星闻言,淡淡一笑道:”你看来是把我看透了,真不愧是我华星身边的人。好了,还是先将你的伤口洗尽,覆上金创药后再说吧。”说完亲手为他洗尽伤口,小心的为他上好了药。



    等孤傲穿好衣服后,华星才开门让梅香与暗雨进来。华星笑着对梅香道:”孤傲救了你一命,你就好好在这里陪他聊几句吧,我与小雨到小雪那去,为她上药。”梅香闻言道:”你们去吧,我陪孤傲大哥说说来到陈兰住的客房门外,华星想到了陈兰的身份还不宜暴露,便对暗雨道:”你先去买点补身体的药材回来,小雪我去为她上药就行了。”说完看着暗雨,眼中露出一丝柔情。



    暗雨看着他,微微点头,对他露齿一笑,转身离去。华星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她的小手,满含柔情的看着她。暗雨也静静的看着她,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华星微微一笑道:”雨,委屈你了,你会怪我吗?”暗雨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泪光,轻轻的摇头。华星看见了她眼中的那丝泪水,知道她其实也是在意的。这几天一直以侍女的身份跟着自己,没有得到一点温存,心里自然是不会好受的。



    华星动情的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嘴吻上了她那香柔的红唇,用力的与她的小舌尽情的缠绵着。双手搂紧她的身体,感受着那丰挺的玉乳紧压在胸口上,那柔软的感觉,真是十分美妙。华星双手下移,将那浑圆人的半圆抓在手里,用力的抚摸着,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她的眷恋与怜惜之情。



    暗雨整个人都软了,深深的沉醉在心上人**的亲吻爱抚里,小嘴微启,娇羞的回应着华星的攻击。同时双手抱紧他的腰,将自己美丽柔软的玉乳紧紧的贴在他胸口,下身微微摆动着,上身轻轻的摩擦着他的身体,让他享受着这难言的美妙滋味。



    静静的缠绵了一阵,华星松开暗雨,手指轻轻的抚弄着她的脸蛋,眼中带着一丝眷恋与不舍,低声道:”晚上我住你那里好吗?”暗雨闻言脸色一红,心里又羞又喜,忍不住微微点点头,一下子跑了出去。华星看着她那动人的身体,不由想起了暗雨那美绝人世,不亚于李云罗的绝美容颜,想起当日她那美丽无暇的身体,与那娇羞的神态,华星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深深的眷恋之情。



    推开陈兰的房门,华星反手将门关好,然后走向床边。陈兰躺在床上,见是华星进来,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忙想挣扎着起身。华星轻轻上前,一把将她扶起,手从她的手臂下伸过,一把搂住那丰腻的纤腰,将她的上身抱在怀里。陈兰脸色一红,忙挣扎道:”不要这样,一会她们会看见了的。弟弟你不要欺负姐姐!日?’’华星温柔的笑笑,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道:”姐姐现在受伤了,是个病人,应该好好躺着不要动,不然对身体不好。我来是为你上药的,为了不暴露你的身份,所以只有弟弟我来代劳了。”说完眼睛看着她,那里面有着令女人深深沉醉的柔情,使得陈兰心跳加速,气喘嘘嘘,一副脸红心跳的模样。



    陈兰看着那近在尺的俊脸,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情绪,连她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本来在中箭时,以为自己会死,陈兰心里就对自己说,如果来生还能遇上他,自己就放开一切,勇敢的去爱他,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他,任他欲取欲求。要是这今生真的能够不死,那就表示自己与他真有缘分,一但活过来,他想要自己,自己也不再坚持,任他随意尽兴。想不到自己还真的活了,现在面对着他,陈兰心里都矛盾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放纵自己的心,任他尽情怜爱,占有自己。



    华星从她眼中看出了一些东西,但也无法完全看透她的心思。华星柔情的道:”姐姐还是乖乖躺下,我好为你清洗伤口,然后上药,那样才能好得快些。”说完将她柔软的身体放在床上,双手轻轻的去解她的上陈兰见了,心里还是忍不住害羞,毕竟对于高贵端庄的她来说,要将自己娇好美丽的身体裸露在男人眼前,那都是令人羞涩无比的事情。虽然自己在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个男人,但那天生的娇羞与持还是时刻醒着她。陈兰微微低语道:”弟弟,不要,不要。”低吟的声音里似乎没有太多的拒绝,反而更像是一种无边的诱惑,深深的吸引着华星。



    慢慢解开那青色上衣,很快露出了莹白如玉的香肩与那束胸的抹布。看着那晶莹亮丽的玉肤上,一道深深的血痕,显得格外刺目。华星忍不住轻轻用手抚摸着那伤口,动作很轻很柔,显得极为细心。看着那鲜血侵湿了束胸的抹布,华星忍不住轻声道:”姐姐痛吗,弟弟心里感到好痛。”一句话,深深的震撼着陈兰。



    不管那是否出自内心,也不管那是否真心,但华星的这句话都深深的打动了陈兰的心。



    陈兰看着他,眼中明显的露出了一丝柔情,轻柔的道:”谢谢你华弟,姐姐不痛,因为有你。”华星看着她的眼睛,感受到了她眼中的柔情,明白这一刻她的心,已经正式的接受了自己。将自己当成了她的情人,将她的柔情与真心都系在了自己身上。华星眼中有着一丝激动,忍不住俯下身轻轻的去吻她那红艳的双陈兰眼中闪过一丝羞色,但这一次不再逃避,仅仅微微的闭上眼睛,轻启双唇等待着华星那深情的吻。



    华星轻柔的吻上陈兰那红润的双唇,淡淡的品尝着那芬芳的气息,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与怜惜,温柔的享受着这心灵的交汇,情爱的交融。



    陈兰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这一次华星与以往有着明显的不同。这一次的华星显得温柔多了,不再像以往那冲动急色,霸道狂烈。看着华星的眼睛,发现他正含笑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中闪着一丝淡然的笑意,清澈明亮,分外的吸引人,让陈兰不由自主的深陷下去。感觉到华星那温柔的亲吻,陈兰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幸福的感觉,忍不住第一次轻轻的伸出香舌主动的去与华星缠绵。



    体会到陈兰心思的转变,华星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以后再想得到她的身心,就不会再像先前那么费力了。温柔的缠绵了一会后,华星不舍的松开那香甜的红唇,站起身来。



    华星轻声道:”姐姐的吻好甜好美,真让人不舍。现在我为你解开束胸清理伤口,等会好上药。”说完坐在她身旁,轻轻的将她抱在怀里,好方便解开她的束胸。



    陈兰心里有些羞涩,脸色微红道:”不解行吗,弟弟?我怕你等会欺负姐姐。”怯怯的声音里,带着三分娇媚与诱人之气。



    华星眼珠一转,眼神含着奇异的笑,轻声道:”姐姐可是冤枉我了,我怎么舍得欺负姐姐呢?姐姐这几天一直紧紧的束住胸部,一定把她们闷坏了,弟弟我也是为了姐姐着想,希望姐姐能轻松一些,帮你把她什’放出来透透气而已,姐姐怎么能这样冤枉弟弟我呢,我好伤心啊!”华星一副深受委屈的模样,十足就像是个受了委屈无处发泄的小男孩。



    陈兰再一次见识了华面,弄得忍不骂道:”坏蛋一个,明明是想占便宜,还在那出一的模故想欺负礼姐姐如今受伤之季,好好的欺负姐姐。”说完忍不了星一动人模,看着华呆,暗道好美。华星心想她要是一直这模样,那该动丫卜(**~*’```^‘*“华星不会她的骂声,手慢慢解开了》抹布/那!高耸浑圆的座玉,\(摆脱了束缚,跳了出来》仁下不息删美景人吸目|着华星、得华眼睛亮]出一丝邪异的笑意。陈兰感到己丽耸娇玉》暴中(人里了,了华一、双?死死的盯住自己的胸部,看着那粉嫩的红艳玉珠,陈兰心里又羞又喜。这一刻,她似乎又恢复了,第一次与华星在路旁小酒店初见时的那股英姿勃发之气,脸上露出一丝自豪而又骄傲的神采。



    华星眼神牢牢的看着那粉红玉嫩,挺立微颤的红葡萄,口中惊叹的道:”姐姐好美。”说完头缓缓靠近,眼睛越靠越近,仔细的看着那美丽的乳头,眼神中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陈兰心里大羞,忙将双手挡在胸前,掩藏住了那美丽的风景区。同时口中娇羞的道:”弟弟不许看,不要!你还说为姐姐清洗伤口呢,现在就知道占便宜,一点也不怜惜姐姐。”



    华星闻言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轻笑道:”姐姐用手挡住了,弟弟怎么能看清楚伤口的情形呢?来姐姐把手放下,弟弟好看清楚一点,也好为姐姐清洗伤口,然后好上药啊。”说完脸上带着一丝顽皮,双手将她在胸前的小手左右分开,顿时那晃动不已的美丽山峰再次出现在华星眼前。看着那上下晃动,幻出迷人乳波的丰满雪乳,华星眼含笑意,微笑的看着陈兰的眼睛。陈兰顿时羞得闭上眼睛,不敢睁开眼睛看他。



    华星嘴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他要的就这种结果。华星趁着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头一低,一口将左边那粉红玉嫩的乳珠含在口里,尽情的品尝着。华星心儿一颤,好美。只觉得那玉珠柔滑细腻,充满了粉香,含在口中真是爽极了。同时华星右手也将陈兰右边的丰乳抓在手心,握住那丰满柔嫩,温暖如玉的玉兔,用力的**着,感受着那柔软中充满弹性的美丽手感,华星心里兴奋极了,真是美味,天下难寻!



    陈兰全身微微颤抖着,口中发出低声的娇喘声,轻呼道:”弟弟,不要,不要欺负姐姐,不要,弟弟你坏死了,啊!不。”陈兰忍不住轻轻的扭动着身体,想要闪避华星那口手的攻击,可惜那是不可能的,华星等这一刻,可等了很久了,今天终于品尝到了陈兰那丰满美丽的双乳美味了。



    华星把头深深的埋在陈兰怀里,口舌不时的去品尝那两颗娇嫩的乳珠,尽情的领略那芬芳的迷人滋味。



    同时双手用力的把玩着那丰满而又充满弹性的双峰,让她们在自己手中不停的变幻着模样,心里那激动兴奋之情,深深的震撼着华星,让他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陈兰则无力的瘫软在华星怀里,全身无力,任他尽情的占据着自己美丽的便宜。



    华星在尽情享受了好一会口手便宜后,轻轻的吐出了那粉红的玉珠,看着怀中娇弱无力的陈兰,华星眼中闪过丝丝深情。看了看那血红刺目的伤口,华星明白,今天还不是摘采这朵娇艳花朵的时候,这里是客栈,人多嘴杂,不是亲热的好地方,等哪天有空找个好地方,再好好品尝这娇艳的蓉花。



    双手不舍的再次握住那两座美丽的玉兔,轻轻的抚摸着,同时口中道:”姐姐真美,等过几天姐姐身体康复了,弟弟一定把姐姐吃了。今天看在姐姐有伤的份上,就暂时放你一马。现在我先为你把伤口清洗好,然后再上药。”说完起身将陈兰美丽诱人的身体放在床上,将桌上的热水端到床边,开始细心的为她清理陈兰静静的看着华星,看着他那轻柔的动作,那专注的神情;那清澈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情欲,满是浓浓的柔情与怜惜,陈兰心里感动无比。就是这个英俊的男人,这个别人眼里花心好色的男人,此刻却那样专注的为自己清理伤口,面对自己美丽赤裸的身体,眼神里满是深情,却没有一点情欲。那迷人的双眼里,有着深深吸引女人的力,有着几分说不出的邪异,还有那充满了霸道与怜惜的眼神,时时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与他接触的女人芳心。



    想想与华星的相遇相处,陈兰觉得有些怪异。两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一在脑海里浮现,让陈兰心里升起一种宛如隔世的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不符合常理。让人有一种被苍天捉弄的感觉,似乎这一都太突然了,让她一时无法接受。可一看到华星那柔情的双眼,是那样的生动真实,让陈兰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也可能是天意使然,不然怎么解释呢?



    华星温柔的为她上好了药,然后用布将伤口抱好。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华星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显得亲切随意,完全没有一点以往邪异的影子。华星看着她出神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顽皮,右手捻住那硬挺的玉珠微微一捏,只见陈兰一下回过神,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扭动,口中发出一丝娇啼。华星见了,眼中又恢复了那邪异的神情,含着邪气的笑,看着她那娇媚的表情。



    陈兰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感觉到敏感的乳珠被他用力的捻揉着,陈兰忍不住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娇媚的看着他,眼中露出一丝幽怨。微启双唇,陈兰娇声道:”不要弄了,弟弟你放过姐姐吧,等会她们进来见了,那多羞人啊!好弟弟,你就饶了姐姐吧。”娇羞的话语中含着这高贵女人独有的持。



    华星双手又尽情的抚摸了一会,才亲手为她将那美丽诱人的双乳束紧,以避免暴露她的身份。华星可不想整天面对无数抢夺避水珠的武林中人,那样怎能清静。所以只有暂时再委屈陈兰一些时日,将她那诱人之极,丰满柔嫩的玉乳先深深的藏起来,以掩饰她的身份。一切弄好后,华星坐在床边,轻轻搂着陈兰娇柔的上身,轻轻的与她低声着,述说着彼此之间情侣的甜言蜜语。陈兰眼中露出一丝羞意,将头靠着他的肩,'慢听着那千古不变的情人蜜语,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显得极为美丽。



    宁静的客栈里,华星抱着陈兰,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静静的与陈兰交换着彼此的真心。这是两人第一次这样亲密的相处在一起,静静的谈心。陈兰心里有着丝丝甜蜜,以往的持,以往的世俗伦理,在这一!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从此远离。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陈兰,而是小雪,一个重新找回自我的女人,一个为华星那柔情所迷,无力自拔的女人。这一刻陈兰心灵的转变,注定了与华星一世的情缘,再难分离。



    许这本就是注定,也可能这原就是宿命,不然茫茫人海中,毫不相识的两个人怎么相遇?



    暗雨回来时,华星还在与陈兰述说着浓情密意。见暗雨回来,华星轻轻将陈兰放在床上,让她好好休息,同时回身对暗雨道:”等小雪好好休息,我们到孤傲那边去,我有事情问你,是关于今天那些袭击我什’的杀手的事情。”说完与暗雨离开了陈兰的房间,到孤傲那边去了。



    这边梅香正轻声的与孤傲说着话儿,见华星两人进来,梅香忙问道:”那边小雪怎么样了,她的伤口包扎好了吗?”说时眼睛看着华星。



    华星轻笑道:”包扎好了,我让她好好休息一会。我来这边是想讨论一下今天我们被袭击的事情,这件事情大家有什么看法,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说完含笑的看着三人,给人的感觉是,一点也不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孤傲看着梅香与暗雨,心知梅香对这些是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有看暗雨知道多少,毕竟她是杀手出身。



    孤傲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听他道:”以今天的袭击情况来看,敌人显然是早有准备,至少对我们这几天的情况是相当了解的。我们一路行来,才出长安一天就遇上袭击,可见这事一定与长安方面有密切关系。



    公子初入长安,几天里就名震天下,说来死在公子手上的高手可真是不少,这样难免会得罪了不少人。至于这一次究竟是谁花钱请杀手来袭击我们,一时到是很难说。”



    华星看着孤傲,含笑道:”有什么你就尽管说,不用有什么顾及。我来长安虽然不久,但的确得罪了不少人。仔细想来,最先死在我手中的,就是那醉剑门的两个少年与通天门长安分舵的护法阴秀才蒋飞,还有那地榜排名第九位的毒手黑煞张望远。其次是小雨她们那一次,我杀了九人,加上战云与今天的十三人,一共二十八人。算来还真是不少啊,不到十天的时间里,我就杀了二十八人,照这速度下去,恐怕走到百花门,至少也得杀掉上百个,嘿嘿,到时候就看他们的运气了,最好别遇上我,不然就很难说了。”说完华星脸上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显得异常邪气。



    孤傲三人闻言脸色一变,也觉得华星这种杀法太惊人了。几天死在他手里的人就到达了二十八人之多,那将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中。不过虽然这样,可华星做事也是有原则的,只要不主动的去招惹他,一般是比较安全的。



    孤傲想了一下道:”这一次花钱袭击我们的人不外就几人,我想其中有嫌疑的共有三处,第一就是醉T门。公子与醉剑门的恩怨这已经天下皆知,醉剑门心知公子武功高强,所以花钱请杀手是极有可能的。这做对于醉剑门有几个好处,首先,他们如果花钱成功的杀掉了公子,那么他们的目的就到达了,这是他们最想要的。其实,如果杀手没有杀掉你,那么对他们自身实力并没有什么影响,而且还可以借机摸公子的底细。就算公子怀疑他们,他们也可以一口否认,来个不认帐,那样公子拿他们也没有办法。还有就是当日在长安城中,醉剑门的四位门下也曾趁机出手,想要杀掉公子,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与公子是势不两立的,敌对态度是改不了的,以后我们得小心他们。



    第二个怀疑对象是通天门,他们的护法死了,却没有一点反应,这有违常理。这里是通天门的势力范围,照说是他们的天下,可为什么他们对于公子杀了门下高手之事,却不闻不问呢?这一点值得注意。我推断,通天门初次找上公子,就是为了试探公子这位凤凰特使的本事,以便以后要制定相应的战略,来对付书院。只是公子的武功太出人意料,让他们没有想到。所以在损失了两位高手的情况下,按兵不动,静观动静。这一次的袭击行动,出于他们的指使也是有极大可能性的。因为他们暂时还没有摸清楚公子的底细,不愿意正面与公子为敌,所以才花钱找杀手来袭击公子,这是个一举两得的方法,要能杀了公子自然最好,杀不了也可以多少推断出公子的武功如何,以便将来好制定相应的对策。



    至于这第三个怀疑对象,孤傲只是一时猜测,公子不要太在意,听听就行了。这第三个有可能花钱请杀手袭击我们的就是武林书院,这关系到两大书院的恩怨,我只是猜测而已,不知道是否属实,但公子可以留心一下,以免将来证实后,被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那就不妙了。以上是孤傲的一点浅见,说来公子莫见孤傲道来,听得梅香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惊异。而华星则脸上笑容隐去,显然也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看来自己得多花点心思在这方面上,不然哪天说不定出点事,自己恐怕就会后悔莫及。



    看着一旁的暗雨,华星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声道:”小雨,你将你知道的也告诉我们吧,我想多了解一点,以便将来好行事。”说时华星眼中闪烁着一道奇异的光芒,像是在暗示什么。



    暗雨看着华星,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之色,似乎在为昔日的往事而忧伤难过。每当回忆起那段辛酸的往事,暗雨就不由想起还落在他们手中的妹妹,也不知道她现在还好吗?妹妹你在远方能听见姐姐对你的呼唤吗,知道姐姐现在想念你吗?你会为姐姐找到一位好夫君开心吗,还是会怨恨姐姐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呢?



    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痴迷不悔,暗雨看着华星,那里面有着多少女儿家的娇羞与深情。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暗雨慢慢的述说起了自己一直不愿意提起的往事,因为那里面有着令她伤心的悲痛,就像那梦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湖州旅游  赤峰新闻  阜新地图  安阳资讯  汕尾论坛  眉山旅游  烟台论坛  桂林学校  沧州学校  中卫资讯  咸阳论坛  林芝地图  临汾新闻  辽源地图  西安娱乐  西安新闻  泰州地图  松原时尚  昭通时尚  德宏时尚  迪庆旅游  湘潭学习  郑州地图  三亚论坛  烟台论坛  桐城学习  嘉峪关旅游  金华娱乐  深圳学习  酒泉论坛  佳木斯论坛  大庆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黑河地图  南通时尚  大丰地图  黑河地图  娄底资讯  三明时尚  临沧新闻  那曲地图  诸城旅游  临汾新闻  松原时尚  商洛论坛  吴忠旅游  乌海旅游  铜川学习  铜川学习  赤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