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四十六章 暗雨柔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夜,华星五人在客栈里用过晚饭后,就各自休息。吃饭时,华星绝口不提钱峰死了的事情,他不想现在去触动陈兰心中的伤口,他怕她一时会无法接受。



    安顿好了陈兰与孤傲后,华星又哄睡了梅香,一个人便到暗雨房间去了。轻轻的敲了几下门,暗雨忙打开门让他进去。入房后,华星坐在床上,含笑的看着暗雨,眼中闪过一丝眷恋之色。华星看了一眼桌上,那里正放着一盆热水,华星不由心中一笑,轻声道:”雨儿想得真周到,我真的想看看你的真面目了,来,我亲手为你洗去。”说完起身走到桌旁,拿起盆中的洗脸帕,轻轻的为暗雨洗脸。



    暗雨脸上露出一丝羞色,娇羞的道:”不要了,我自己来。”说完接过华星手中的洗脸帕,自己轻轻的洗着。华星没有与她抢,反而是目光移到她那娇挺的双乳上,看着那美好的形状,眼中露出一丝贪恋之色。



    趁着暗雨弯腰洗脸之季,华星走到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双手正好握住那丰满而又充满弹性的双乳,用力的**着,脸上露出一丝陶醉之色。真美啊,那手感真是美妙无比!



    暗雨全身一震,身体连忙扭动,可很快就无力的瘫软在了华星怀中。放下手中的洗脸帕,暗雨露出了本来的娇艳面目,口中娇呼道:”公子,不要了,你就爱欺负雨儿,趁人家洗脸时都要欺负人家。”口里说着不要,但身体却静静的靠在他怀中,任他温存,任他享受。少女的心思都是很奇妙的,或许是几天不曾得!



    他的疼爱,这一刻暗雨显得很温顺,任他风流。



    华星看着怀中的暗雨,眼中闪过惊艳之色。恢复了本来面目的暗雨,有着惊世骇俗的美貌,她的美一点也不逊色李云罗,真是让华星心动无比,也让他心里暗爽不已。自己无意中竟然得到了一位旷绝天下的大美人,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感到无比高兴与自豪的事情。



    拥着暗雨走到床边,华星坐在床上,怀抱暗雨,轻声的道:”雨儿真美,等救回你妹妹后,雨儿就恢复这本来面目。那样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这美丽的娇颜了,那该多好啊!”说完亲吻着她美丽的脸蛋,双手然把玩着那高耸丰满的玉乳,显得很是贪恋那种美感。



    暗雨听华星说起妹妹,心里想着华星的话,真的等到救出了妹妹,那该多好啊。那时候自己就再无牵挂,可以安心的跟着他,全心全意的去爱他了,去做一个好妻子,为他生儿育女,那该多好。感受到胸口传来阵阵酥麻美感,暗雨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开始发烫,身体已经开始发热,忍不住娇羞的伸出手,轻轻的抚他的脸霞,暗示他,自己已经动情了。



    华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声笑道:”雨儿,怎么了?是不是全身无力,想要华星好好疼爱你了?”说完右手手指隔着衣服捻弄着那已经挺立的乳头,轻轻的挑逗着她的情欲。感觉到暗雨身体微微扭动,想挣脱自己右手的捏弄,华星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少女的娇羞,最是动人,华星最喜欢看她娇羞的模样了。



    暗雨羞涩极了,华星一句话就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也不懂得女儿家会害羞,就那样说出,真是羞死人了。暗雨感觉道华星的右手正逐渐用力,明白他是想听自己求饶,暗雨心里想强行忍住,可那惊颤的美妙快感,却深深的刺激着她,让她忍不住开口求饶。



    暗雨娇声道:”公子,你坏死了,你放过雨儿吧,雨儿愿意一切都给公子。你不要再逗雨儿了,雨儿好难受。”娇媚的声音里,有着少女的诱惑。



    华星眼中闪过一丝柔情,手指仍然轻轻的捏弄着她敏感的玉珠,感受着她那轻颤的娇躯,心里十分贪恋这种感觉。华星笑道:”雨儿你忘了,在床上要叫我夫君的,明白吗?”说完含笑的看着娇羞美艳的暗雨,双手静静的**着那弹性十足的玉乳,眼中闪过一丝淡然的微笑。



    暗雨轻轻扭动身体,一边娇媚的道:”雨儿知道了,夫君就不要故意逗雨儿了,好吗?”说完抬头娇媚的看着他,盈盈秋水中,露出万般娇媚,异常的诱人。看得华星心头大动,体内那黑色真气瞬间飞速旋转起华星笑道:”既然我美丽的雨儿都等不及了,那就让夫君我来好好的疼爱你吧。”说完将暗雨压在床上,嘴吻上了那诱人的红唇,兴奋的品尝着她的娇艳。暗雨娇呼一声,接着就陷入了沉默,双手搂着华星的勃子,含羞待放的迎接华星的恩宠。



    窗外夜色,屋内却春色无限,微风含笑走过,带来串串祝福。华星在纵情品尝了一番少女那诱人的娇羞后,双手轻轻退下了暗雨那一身衣服。顿时暗雨那美丽诱人的玉体,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华星面前。暗雨脸色如醉酒般娇艳,双眼中那秋波流露,宛如一潭碧水,能够将任何男人融在其中。同时暗雨双手轻轻挡在胸前,遮住了那动人的双峰,双腿紧闭,一缕芳草隐现其中,深深的吸引着华星的眼球。



    微弱的灯光下,华星双眼放光的看着那美丽的身体,眼光不停的上下巡视着,在那里寻幽探秘。华星脸上露出一丝惊艳的神色,眼中隐含一道贪楚的目光,看着暗雨那欲语还羞的娇媚模样,华星只觉得热血冲顶,忍不住一下扑了上去。双手微微用力分开暗雨那挡在胸前的小手,看着那高耸美丽,雪白浑圆的玉乳。



    华星眼中光华大盛,口中惊叹道:”雨儿,嘿嘿,真美!太美了,我要好好尽情享受。”说完一低头,将那娇嫩红艳的乳珠含在口中,品尝着那香软滑腻的美味,心里兴奋极了。



    暗雨身体一颤,口中微微发出娇媚的呻吟声,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华星的头。那模样既像是要推开他,又仿佛在用力的抱紧他的头,让他尽情享受。暗雨扭动着身体,眼中闪动着诱人的情欲之色,口中轻呼着华星的名字。而华星此时却完全陷入了情欲之中,尽情的埋首其中,领略着那娇艳的花朵。



    随着华星双手的不停进攻,暗雨在无力反击的情况下,城门渐渐失守,土地被华星一寸一寸的占有。微光下,只见华星用力的分开暗雨那紧闭的双腿,让那属于自己的美丽花朵,尽现眼中。华星眼中跳跃着丝丝黑色的光华,右手忍不住轻轻的将床上的人儿挑逗,在暗雨的声声娇啼声中,华星尽情的含着那美丽的花朵,吸取着那诱人的芬芳味道。整个人迷失在暗雨的娇啼声中。



    静静的躺在床上,华星看着怀中睡得正香的暗雨,心中满是疼爱怜惜。想起刚才她那无力承欢的娇羞模样,那软语相求的动人神态,华星就忍不住欲火上升。那停留在她体内的小顽皮,又突然挺拔粗壮起来,如欲海狂龙般,上下急剧抖动着。看着怀中的人儿,脸色突然变红,知道她被自己弄醒了。华星轻笑道:”雨儿,夫君还想要,怎么办呢?”一边说一边双手扶着那柔滑的柳腰,轻轻上下活动着。



    暗雨娇羞的道:”夫君你就饶了雨儿吧,你太厉害了,雨儿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口中说着,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轻轻扭动着,那美丽的玉乳上下跳动着,幻出无比诱人的乳波,深深的吸引着华星的眼睛。



    华星心中暗笑不已,一口将那跳动的红嫩乳头含入口中,轻轻的舔吸着,双手微微用力,在暗雨娇媚的讨饶声中,再次纵情的享受起来,又一次与暗雨一起进入了那迷人的快乐之中。风雨过后,暗雨娇羞的把头靠在他胸口,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声,小手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身体,口中娇声道:”夫君最坏了,也不顾人家的感受,弄得人家好痛,坏死了。”



    华星手指拨弄着那粉红挺立的乳头,口中轻笑道:”雨儿不能只顾自己快乐,就不理夫君了。你不知道夫君憋得很难受吗,夫君难道不疼爱雨儿吗?”一边说着,一边去挑逗着她敏感的身体。



    暗雨脸色微红,轻声道:”谁叫夫君那么厉害,人家怎是你的对手。”说完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仍然高耸挺立的罪魁祸首,就是它,昨晚让自己一连四次陷入了情欲的深处,想来都羞死人了。虽然这样,但暗雨想起昨晚华星的动作,也明白他其实对自己也是相当温柔的。



    华星闻言暗笑不已,暗雨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他的眼中。见暗雨目光向那令她心颤的地方,华星突然有种捉弄她的念头。华星微微在暗雨耳边低语了一声,顿时暗雨脸色大羞,口中娇骂道:”夫君坏死了,那么羞人的事都要雨儿给你做,不干,我才不要呢,羞死人了。”眼波中流露出丝丝娇羞,偷偷的了那儿一眼,似乎在思考着华星的话。



    华星也不过逗逗她而已,见她不愿意,也不多说。轻轻的搂紧她,在她耳旁轻柔的道:”好了,夫君逗你的,你不要放在心上,现在我们一起好好睡觉了,明天还要早点起床呢,不然被他们看见了,到时候可弓!暗雨闻言,脸上露出一种幸福的神情,轻轻的躺在他怀里,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夫君怜惜雨儿,下次雨儿一定满足夫君的要求。”说完忙闭上眼睛,不敢看他。



    华星闻言脸上神色一喜,惊喜的道:”真的?雨儿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不许赖皮,不然夫君我可不会罢休。”说完抬起暗雨那羞红的脸,看着她的眼睛。暗雨眼神中带着羞色,微微点头,然后忙闭上了双华星抱着暗雨,眼睛看着房顶,双手轻柔的抚摸着那光滑的肌肤,口中轻声道:”等回到书院,我们就好好的生活在一起,那时我就娶你为妻,这一生永远将你守候。雨儿,你愿意吗?”



    暗雨微微抬头,看着华星道:”雨儿愿意,这一生只求救回了妹妹,就永远陪在夫君身旁,好好的服侍你。这也就足够了,雨儿别无所求。”



    华星看着她的眼睛,轻声笑道:”夫君明白雨儿的心,你也累坏了,好好的休息吧。”淡淡的语气中有着浓浓的关怀。



    一早,华星不舍的从暗雨房中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躺在床上,华星缓缓的闭上眼睛,想着自己近来发生的事情。看来从今以后,自己得多花点心思在江湖大事上了,不能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女人身上,那样总有一天会陷入困境之中。自己一人独自来到中原,如果仅自己一人,那当然什么也不怕,可如今自己身边女人众多,也得为她们的安全着想。



    仔细想想,自己离开两位师傅,到现在还不足一个月,可认识的女人,前前后后算下了竟然不少。最先是书院的三位天仙美人,接着就认识了梅香,随后是华山秋月,以及小萍与秀娟,这里就已经七人了。另外还有陈兰、暗雨、李云罗,加在一起一共是十人,想来都有些不可思议。然而齐人之福虽然令人羡慕,但却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古语难消入此话真是不假、现在华星种心累的感受了。



    早饭后,华星留下暗雨,|好保护三从。的安华一个人|处走走,看有没有什么新鲜事情。一个上午的时间广华了整个小火回客遇上了几个很特的人。这几人引起了华星的注意,让他感觉到有些兴趣。



    让华星感的,瓜八是独行,个二十八岁的,长得极为俊俏,只是脸漠少嘴隐浮现出工落莫的色,丁种经沧的觉。,-身黑衣显得神秘莫测,眼神凌厉,冷冷的似块寒冰,让人不敢靠近。少年赤手空拳,没有带着兵器,显然擅长拳脚。华星对他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少年不简单,武功极为诡异,让人很难看透。华星隐隐觉得,他似乎练了某种奇特的武学,让人难以琢磨。



    第二个让华星感兴趣的,也是位少年。那少年大约三十一二岁,一身白衣,手拿一只金笛。英俊的脸上,带着三分邪气,让人心里看了极为不舒服。华星看出这少年,应该是练习了一种极为邪恶的武功,才会在外表上显露出那邪恶的气质。看这少年周身隐隐流动的气息,他那种邪恶的武功,应该已经到了大成之境界了,是个极端危险的人物。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真是奇怪。这人出现在这里,会有什么目的呢?值得深第三个让华星感兴趣的,是个怪人。相信天下任何人见了他都会感到惊讶,因他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这人一身打扮极为怪异奇特,让人哭笑不得。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相貌并不出众,但他身着一身道袍,赤着一双大脚,右手拿一把拂尘,左手拿一串佛珠,剃了一个光头,头上还有出家时的戒疤。这打扮可是从没人见过的,谁也猜不出他到底是和尚,还是道士呢?说他是个和尚吗,因为他头上有戒疤,左手持一串佛珠,赤脚而行,像个赤脚大仙。而说他不像和尚呢,是因为他一身道袍,右手拿一把拂尘,看上去像个道华星看着那打扮,口中忍不住轻笑出声,真是什么人都有,这个四不像的怪人,到底该怎样称呼他呢,是个难题。然而令华星感兴趣的,不仅仅是他的打扮,还有他的武功。华星看着他,双眉微皱,暗道这怪人不简单。他身上竟然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佛道两教不同性质的武学,这真是天下罕见的。这是令华星吃惊的事情,华星想不到除了自己外,竟然还有身通数门武学的人,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看来自己以后也得小心一点,不然恐怕也会有遇上大意之时。



    这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进入了同一家酒楼,这一来,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住足观望。无数围观之人都被那怪人的打扮逗笑了,不停的指指点点,小声的议论着。而那怪人也不生气,反而对着众人嘻皮笑脸的,更是逗得不少人大笑不止。



    华星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本是不打算进去,但这时候他突然改变主意了,也进入了那家酒楼。这间酒楼有上下两层,华星一见三人不在一楼,忙上二楼去了。来到二楼,三人果然在,只见每人各坐一桌,将剩下的三桌刚好占据了,华星后来就没有座位了。



    华星看着三人一眼,心里在盘算,是找三人中的哪一人借坐好呢?想了一下,还是那黑衣少年吧,他虽然冷漠,但看上去却也不错,至少比那一身邪气的白衣少年好很多。



    华星刚一举步,就听那光头道士打扮的怪人开口笑道:”少年人,找不到座位是吗?来来来,我这来,我一见你就投缘,今天我们就好好坐下痛快饮几杯,嘿嘿,那可是难得的缘分啊!”说时,一脸滑稽的表情,相当的好笑。



    华星看了他一眼,心里暗道:”看你这模样,恐怕是想吃怨大头吧。也好,就请你吃一顿,也可以摸摸你的底。”想到这,华星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眼中闪过一丝淡然而又难以察觉的笑意,走向那怪人。



    华星笑道:”你这副打扮,真是让我伤脑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华星很坦然的说出来,静静的看怪人笑道:”那你觉得就你的看法,该怎样称呼我呢?”双目含着奇特的笑,似乎想知道华星心中所华星不慌不忙的坐下,扫了酒楼上的其他人一眼。除了那黑衣少年一个人独自饮酒,不曾看向这边外,其余之人全都在看着他。华星明白这些人都想知道这怪人的来历,对他相当好奇,想从自己这里看能否揭开这个谜。华星仔细的打量着眼前之人,很久才轻声道:”看你样子,应该先是个出家和尚,可后来却又投入道家,所以才会有这副模样,我说得可对?”



    怪人也看着华星,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奇光,裂口笑道:”这点其他人也能看出,不值得再谈论了。你还是说说你心里的想法吧,我想知道,在你眼中,我应该算是个什么呢,或者说该有个怎样的名字呢?”怪人看着他,似乎有意为难他的模样。



    华星眼神含笑,轻声道:”我看啊,还是给你取个名字,就叫一一-无毛老道。怎么样,这名字还不错吧?”说完脸上露出一丝奇特的笑。



    怪人脸色一呆,眼中露出惊异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华星,口中惊叫道:”好你个小子,怎么一下就猜出了我老道的名字?真是怪事。想不到我许久不现身,一现身就被人认出来了,真是邪门。嘿嘿,就是邪门,你这小子就有些邪门。”怪人那副表情逗得不少人大笑不止,酒楼里顿时一片热闹。



    华星笑道:”老道,邪门的在那边,不在这儿。不过你其实也算是很邪门了,只是还没有邪得很厉害而这时候,酒菜送上来了,竟然有酒有肉。看样子这个四不像的老杂毛是什么都不忌讳的,酒色财气一应俱全。无毛老道一见酒菜上来,脸上露出欢喜之色,忙一把夺过酒瓶,先为自己倒上一大碗。随后看着华星笑道:”少年人,你呢,要不要喝点,这玩意可是个好东西。不过对于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可是会伤身体的,老道我就不劝你了。”说完紧握住酒瓶,一副不舍的模样,那滑稽的表情,看着华星忍不住轻笑出华星微笑道:”老道,你这可是犯戒的,不怕被人发现吗?那时你恐怕会被人骂你不守清规。”说完一把抓过他手中的酒瓶,在他不舍的目光中,狠狠的将自己的大碗倒满,然后才将所剩无几的酒瓶放在桌上。



    看着他那副心痛的模样,那难舍的表情,华星忍住笑,故作豪迈的举起大碗道:”老道,来来来,我们干了,我先干为敬。”说完,手中大碗一举,狼吞虎咽的狂饮起来。华星故意将碗抽得很陡,使得碗中大半的美酒都从嘴边滑出,落到了地上,真正喝进肚里的还不到一半。



    无毛老道在一旁,眼睛鼓得大大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华星,嘴角流出贪婪的口水。见华星碗中大半的美酒都洒落于地,无毛老道心痛极了,忙大声道:”慢点慢点,都洒了,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唉,这么好的酒啊,怎是你这种饮法,不对不对啊。唉!”一副捶胸顿足的模样,表情懊恼不已。



    华星见状,故作不解的问道:”老道,你这是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我这种饮酒之法,你看怎么样?这可是大英雄大豪杰最喜欢的方法,最是干脆痛快,那动作大气磅,帅呆了!怎么样,羡慕吧?”



    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气得老道心中抓狂。华星心里暗自好笑,看不气死你个老杂毛。



    无毛老道气得瞪了他一眼,口中大声道:”你当这是几钱碎银就可以买到的烧刀子,这可是这酒楼最好的美酒一品香,整个酒楼就只这一瓶而已。唉,气死我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叫你来了。白白浪费了大半碗美酒,真是令人心痛啊,我的美酒啊!”看那表情,是真被华星气惨了。



    华星一听,脸上露出一丝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华星脸上露出懊悔的模样,轻声叹息道:”原来是一品香啊,难怪我觉得怎么这么香呢?可惜没有好好的品尝其中的滋味,真是太可惜了。”说完,眼睛看了一下老道面前的那碗美酒,顿时露出一丝奇光。华星嘿嘿笑道:”这里不是还有吗?我这次可得好好品尝一下了。”说完右手一闪,在瞬息间就将那碗美酒抢到了手中。看着老道那副急怒的表情,双手闪电般向自己手中的酒碗伸来,华星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也不闪避,只将左手轻轻的挡在胸前而已。



    无毛老道大声道:”小子,你没有意气,快还我。”一脸焦急的模样,双手奇快无比的出现在华星胸前,扣向华星端酒碗的右手,想将那碗美酒抢过来。



    华星笑道:”老道你别小家子气,让我好好品尝一下,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是经常喝这种好酒,今天就大方一点吗。”华星眼中露出一种狡捷的笑意。



    老道大声道:”大方你个屁,快还我,不然我翻脸了。”一脸气鼓鼓的神情,一把从华星手中将酒碗夺华星轻笑道:”还你就是,不过一个碗而已吗,有什么希奇的?”说完,华星口微张,那端在老道手中的酒碗,里面的美酒顿时变成了一股水箭,被华星凌空引入了口中。酒楼上的众人都被华星这一手惊住了,谁也不知道,他年纪青青,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可以隔空取物。同时大家也被老道那伤心难过的样子逗笑了,想到他千辛万苦抢回来的,不过是个空碗而已,大家就忍不住大笑。也有不少人都在为华星喝彩,区为他们已经看出,华星是有意逗那老道的。



    无毛老道望着手中的碗发呆,痴痴的看着它,口中!!自语道:”我的美酒,我的一品香,我的美酒,我的一品香。”那样子真是笑死人了。华星才不理会他呢,心里暗赞这一品香果然是上好美酒,饮过之后唇齿留香,就是不一样。看看桌上那酒瓶,华星眼中露出一丝喜色,轻轻抓在手中,慢慢的品尝起来。



    看着老道那副样子,华星慢慢的饮着美酒,同时轻声道:”真是美酒啊,好醇好香,唉,可惜只剩下一口了,是喝掉呢,还是留起来,过会慢慢回味呢?真是让人为难,唉,伤脑筋。”一副想饮又不舍得的表情。同时眼睛注意着老道的神情,见老道突然回过神,眼中射出贪婪的神色,牢牢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酒瓶,华星心中暗笑不已。



    老道看着那酒瓶,心里懊悔极了,自己怎么老是在他面前出丑,被他克得死死的。连那还有美酒的酒瓶都忘了,真是不可饶恕。闻着那诱人的酒香,老道脸上露出笑容,讨好的笑道:”少年郎,你既然不知道么办,我老道帮你怎么样,我帮你保存起来,好不好。来给我,我给你保存。”说完伸出手,慢慢的靠近华星的手,想骗取他手中的美酒。



    华星看着他,脸上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迟疑的道:”真的,你不会是想骗我手中的美酒吧?我看还是我自己保管好了,不用麻烦你了。嘿嘿。”说完还嘿嘿的笑上两声,气得老道心里快疯狂了。



    酒楼上,大家都静静的看着华星与那怪异的无毛老道。看着他们为了那最后一口美酒,在那里费尽心机,各逞手段。



    到底最后美酒会落入谁的肚里?华星会让这老道品尝到最后的滋味吗,谁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湘西旅游  德宏时尚  徐州旅游  郑州旅游  抚顺学习  桂林学校  西安娱乐  廊坊时尚  益阳资讯  中山时尚  烟台论坛  益阳资讯  大庆论坛  恩施学校  海西论坛  阿拉尔地图  临沧新闻  徐州旅游  北海资讯  松原时尚  钦州学习  金华娱乐  思茅新闻  十堰论坛  诸城旅游  临汾新闻  长沙娱乐  安阳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怒江论坛  济宁新闻  安阳资讯  徐州旅游  乌海旅游  郑州旅游  襄樊旅游  贵港资讯  金华娱乐  湘潭学习  恩施学校  金昌论坛  临沧新闻  佳木斯论坛  济宁新闻  白山新闻  盘锦学习  诸城旅游  白山新闻  黄冈旅游  重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