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四十八章 魔笛初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与老道离开了酒楼,一起走在大街上。老道问道:“小子,你真是那凤凰特使华星,我怎么看都不像呢?”老道一脸的不相信。



    华星看着老道,轻笑道:“老道,那你觉得我像谁呢?我看还是到我住的客栈去坐会,等见到其他几人,你就知道我的身份是真是假了。”说完领着老道一起向客栈而去。



    路上华星问道:“老道,你此去何处?怎么会到这里来呢?那与你一起同时进入酒楼的黑衣少年,与白衣少年的来历你知道吗?看他们两人可不简单。”



    老道闻言,扫了四周一眼道:“还是回你客栈再告诉你,反正你要小心那两人,特别是那白衣少年。”



    老道说到那白衣少年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华星闻言笑笑,不再言语,很快两人就回到了客栈。一回去,梅香就迎了上来,刚要开口,梅香就看见了老道。梅香脸上露出一丝惊奇之极的神色,仿佛见到了怪物一般,小嘴张得大大的,一副惊呆了的模样。华星见了对老道笑笑道:“你可真是有杀伤力,走到哪都令人惊讶。”说完上前拍醒梅香。



    梅香靠着华星,眼中满是惊异之色,轻声道:“华星,这是谁啊?怎么和尚不像和尚,道士又不是道士,真是有趣极了,好怪啊!”梅香一脸好奇的看着老道。



    华星看着老道,轻笑着对梅香道:“香儿,这位是我刚交的朋友,你叫他无毛老道就行了。他很喜欢开玩笑的,有趣极了。我们就去吧。”说完搂着梅香的柳腰,进房去了。



    华星的房中,大家都在。孤傲与陈兰一见那老道,也是神情一呆,显然是被老道的打扮吸引住了。而暗雨眼中则露出一丝震惊之色,似乎见过老道。华星为大家介绍了一番后,叫大家都坐下。华星微笑道:“老道,这几个都是我身边的人,以后如果没有与我在一起,要是你遇上了,可记得帮我照顾一下。”



    老道看了几人一眼道:“华星啊,我看你改名叫花心算了,到处留情,我看你将来怎么应负得了。嘿嘿,那时你就知道,齐人之福不好享了。”一句话,说得三女心里各有不同感受。



    华星笑道:“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那白衣少年与那黑衣少年的事情吧。我对他们倒是很感兴趣,老道,你知道多少?”



    老道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轻声道:“华星,既然你与我老道交上朋友,我就提醒你一点,你要记住。最好不要让你身边的女人,接近那白衣少年,一但靠近他,就可能会有危险。那小子十分的邪恶,他手中的那只金笛,不是一般的东西。”



    华星闻言,双眉一皱道:“老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最好的办法,就是出手将那白衣少年杀掉最好了,是吗?”老道闻言吓了一跳,眼睛睁得老大,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老道问:“小子,你不会是发烧说胡话吧?你想杀他,恐怕还不是那么容易吧?你知道他的底细吗,对他了解多少,你敢口中狂言,我老道真是太佩服你说大话的能力了。”显然老道对那白衣少年有相当的了解,不信华星的话。



    华星淡然笑道:“怎么,老道是不相信吗?没关系。你还是说说那白衣少年是谁,有什么本事吧?”华星不想多透露自己的事情,所以也不与老道多说什么。



    老道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那白衣少年名叫罗文,从青海而来。是刚出现的新人,但他一身武学却相当的诡异,让人莫测高深。我是在黄河上游遇上他的,一路随他而来,对他的事情知道了一些。罗文手中的金笛,十分邪门,不但可以当兵器使用,而且可以吹奏出夺魂魔音,迷人心志。让人不由自主的照着他的意志去做,相当的可怕。特别是对女人,可以让女人心甘情愿的听他摆布,被他淫辱。我一路跟着他,看到毁在他手中的少女已经不下十个,几次我赶到时,都已经被他得手,气得老道直跺脚。所以我一直跟着他,希望能多做一点好事,修一点阴德。”



    屋内的人听了,都是脸色一变,梅香忍不住开口问道:“老道你怎么不把他收拾了,他这样坏事干绝,早该死了。”梅香一脸的不平。



    老道哼了一声道:“我会不想吗?可那小子狡猾得很,一见我就跑,加上他的武功十分高强诡异,就算打起来,我老道也不一定就是他对手。所以吗,我老道就决定一直跟着他,破坏他的好事。可把他气得心痒痒的,却又不愿意主动来找我。嘿嘿。”说完还得意的笑几声,似乎在为自己的得意之举感到骄傲。



    梅香闻言道:“你这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而已,要我有你那么高强的武功啊,一定把那罗文杀了,免得留着他是个祸害。”



    华星轻笑道:“老道,你讲一讲你一路上随他发生的事情,行吗?我们也可以长点见识。”说完看着老道,希望他能讲讲。



    老道笑道:“我怕说了你们听了难受,既然现在你想听,我就告诉你们一些他的事情,你们以后也可以小心一点。”说到这故意停了一下,又继续道:“就说我记忆最深的那次吧,希望你们听了别伤心。我自从遇上他后,就觉得他满身邪气,便远远的跟着他。从黄河上游一直到崆峒山下,几天的时间里,毁在他手中的少女就有八个。那时我老道气坏了,决定收拾了他。可我一靠近他,想要收拾他,他就发现了。与我交手几招后,就逃跑了。我老道就一直在后面追,可没多久就把人追掉了。随后我四处寻找那罗文的身影,终于在崆峒山脚下找到了那个臭小子的人影。



    然而我赶到时,又慢了一步,又有一位美丽的少女毁在了他的手中。后来我才大致明白,原来当时他离开我后,无意来到崆峒山脚。而那时,正好有一对少年男女在那林中玩耍。那少女美艳动人,相当的讨人喜欢,正与自己的心上人在林中游玩,可惜被罗文见了。罗文用手中的金笛吹奏出了一曲迷魂曲,迷住了那少女,同时制住了那少年,当着那少年的面,就将少女奸辱了,毁掉了少女一身的清白。等老道我急怒赶到时,那罗文已经闪身逃出十丈了。老道我一气之下,跟着他死追,可惜他太狡猾了,最后还是被他逃了。



    老道回到那对少年男女身边,解开他们的穴道,劝了他们许久,可是一点用也没有。那少年一个人,双眼血红,对着上天不停的咒骂,那表情真的看得老道我心酸不已。而那少女仅仅看了少年一眼,就咬舌自尽了,带着一身的屈辱,就那样离开的人世。那少年名叫邓羽,当时他抱着少女的尸体,仰天长啸,当场断指立誓,此生不惜一切也必报此仇,那神态那愤怒,想来都令人心碎啊!最后邓羽抱着少女的尸体,发疯一般的向崆峒山跑去了,任老道怎么叫也叫不回来。



    从那以后,老道我就一路紧紧跟着罗文,绝对不再给他机会为恶。同时也在想法杀掉他,因为那邓羽给了我很深的感触。原本一对深情的爱侣,就因为罗文的出现,而毁掉了两人幸福的生活,一个死了,另一个还怎么活呢?唉。”老道说完,忍不住叹息起来。



    梅香陈兰与暗雨三女听了,脸上都露出丝丝友忧伤,感到心酸不已。孤傲也是脸色微变,多邪恶的少年,就这样毁了一对有情人,真是该死。



    华星脸色微冷,眼中露出一丝凌厉的目光,似乎也为这罗文的行事感到生气。看着三女,华星道:“有机会遇上,你们要小心,那罗文很邪门。如果找到借口,我会让他永远从这人世消失。”说到最后一句时,语气冷烈无比,显然明白那罗文是个祸害,留着只会对自己身边的女人不利。



    梅香闻言忙道:“对,华星,我们下次要是见到他,你就找个借口,把他杀了,免得他又去危害别人。



    这个罗文真是该死。”暗雨与陈兰也看着他,都轻轻点头同意梅香的话。



    老道看着华星,眼中带着一丝疑惑,轻声道:“华星,那罗文说句实话,其武功之强,决不在地榜高手之下。以老道的估计,他的武功至少都可以名列地榜第一,决不在这一届地榜第一李欲之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杀的。”此言一出,除了华星外,三女与孤傲都是脸色大变,想不到那罗文武功竟然那么厉害,看来老道的武功也是极高啊。



    华星看着老道,不理会他刚才的话,问道:“老道,那你现在还要去跟着那罗文吗?要不要我让书院的人随时注意他的行踪,然后提供给你。”



    老道闻言一喜道:“真的那样就太好了,我就不用费尽心机整天找他的行踪了。”说完老道一脸的高兴。



    华星笑道:“老道,你还没有告诉我,另外那黑衣少年是什么来路呢?”



    老道闻言,双眉一皱,轻声道:“那黑衣少年也很特别,对于他我老道也不是知道很对。只知道他好象叫夜风,为人冷漠无比,不过武功却很奇特,人品还不坏,就是冷漠了一些。要是你有机会,可以与他交个朋友,那人还不错。”说完老道似乎想到了什么,忙道:“好了,现在我就不打觉你们了,这里是大镇人多,我还是把他小子跟紧点,免得又有少女无辜受害。我就告辞了,以后我们再好好聚一聚。”说完起身离开。



    华星笑道:“我送你,顺便也叫书院的人注意那罗文的行踪。”也起身一起与他离开了。剩下三女与孤傲在房里聊天。



    不多时华星空就回来了,看着三女与孤傲,华星道:“这老道是个很奇怪的人,他的武功比他说的要厉害许多。将来要是遇上他,有什么危险可以向他求救,以他的武功,天下恐怕没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至于那罗文,你们也得小心,特别的香儿,以后最好不要离我太远,明白吗?”三女都点头表示明白。



    孤傲道:“公子,你觉得这老道刚才的话可信吗?我觉得他有些怪异神秘,让他摸不透。”



    华星看着他,轻声道:“这无毛老道的确很神秘,但不会对我们有害的,至于他的来历,小雨应该知道一些,是吗?”说完看着暗雨。



    暗雨想不到,华星连自己刚才那一丝不意察觉的神色也发现了,真是细心。暗雨轻声道:“回公子,小雨以前也没见过他,不过组织却有关于他的消息。从组织的消息中,小雨得知这个老道十分的厉害,武功深不可测。组织对他的身体相貌都有完整的描述,所以我一见他时,就十分惊讶,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他,心里十分震惊。组织曾经严令所有人不能与他发生摩擦,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只不过组织并没有说出他的出身来历,所以我也不知道。”



    华星闻言笑道:“既然不知道就算了,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了。我给你们说说我与那老道相遇的经过,保证会笑得你们肚子痛,信不信?”



    说完看着三女,一脸笑意。



    随后,华星就在房间里陪着四人,讲述起了与老道相遇的经过。果然听得三女大笑不已,暗道华星厉害,竟然将老道戏弄了过够,真是笑死人了。特别是梅香,一想到那老道气鼓鼓的模样就忍不住大笑,最后笑得靠在华星怀中,实在是来不起了。



    且说崆峒山脚下,一个白衣少年抱着一个衣着零乱的女子尸体,发疯一般的狂奔着,口中发出凄凉绝望的声音,一路远去。半空中一直传来,我要报仇,我要报仇的凄绝之音,真是撕心裂肺,令人断肠。那绝望的呼唤声,响遍了整座山峰。



    微风走过,都带着淡淡的忧伤,似乎被少年那凄惨无比的声音感染了。



    少年邓羽抱着心爱人儿的尸体一路向崆峒后山而去,并没有向崆峒前山的山门而去。一路的微风相送,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忧伤,似乎在为少年感到悲伤。少年邓羽脸色凄凉,一脸的悲愤,抱着少女的尸体宛如不知道疲惫一般狂奔,没多久就到了崆峒后山。



    在这人迹罕至的荒凉后山,有一处石崖,上有一个石洞。少年包着少女的尸体一边跑,一边流泪,一边大声道:“老鬼,老鬼,你出来,你出来,你出来啊,你出来啊!”一边大哭一边大叫,抱着少女的尸体摇摇晃晃的向前跑着,显然也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了。加上心中的悲伤,少年已经快不行了。



    石洞中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小鬼,你不在前山好好练功,又跑来扰我清静来了。还鬼哭狼嚎的,真是气死我了。原本以为你已经半个月没来,我可以好好清静一下了,想不到你今天又来了,还大吼大叫的,你想气死我啊。”话落,一阵金铁之声传来。不久只见一个人影,拖着两条大铁链而来。那人双腿齐大腿根处而断,行动全靠双手不停的交换来前进,虽然如此,但他的速度却是想当的快。那人一头长发挡住了他的脸,让人难以看见他的模样,只能隐约看到那一双神光闪烁得眼睛。少年抱着少女的尸体,伤心欲绝的大声哭道:“老鬼,老鬼,你快出来,你快出来,快出来,快——”少年脸色苍白,满脸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口中的叫声如杜鹃泣血,那悲伤凄凉的仰天狂呼,让人心酸不已。



    长发怪人身形闪电般出现在洞口,口中大叫道:“小鬼你吃错药了,怎么一直狂叫啊,你——”怪人突然住口,眼中射出一道骇人的神光,紧紧的看着少年。看着少年那悲伤欲绝的神情,那怀抱的尸体,怪人全身一震。怪人突然抬头,一道狂横凄绝的长啸瞬间直透青云,震得整座山峰都在颤抖,那狂怒的表情深深的震人心田。怪人全身无风自动,衣衫狂舞,长发全部竖立,露出一张沧桑难过的老脸,脸上带着深深的伤痛。锁住他的铁链,也被震的哗哗直响,不停抖动。同时,一滴泪水,慢慢滑落,飘散在风中。



    少年整个人跌到在地,失声大哭,左手手指都还残留着未干的血迹。少年的双手死死的抱着怀中的人儿,眼中露出一丝狂热,整个人仰天长哭,双目中流出淡红色的血泪,口中不停的疯狂怒吼着。为那心爱人儿之死,以及她所受的耻辱而感到无比愤怒。



    怪人双手抖动,身体四周形成一股强劲无比的巨风,瞬间向外激射。那狂风过处,地面尘土飞扬,碎石无数,那气势惊人以极。怪人一脸悲伤愤怒之色,右手一挥,就那样凌空将少年以及他怀中的尸体摄到了身边。怪人一把夺过少女的尸体,同时一巴掌将少年扇飞了出去,口中狂怒道:“你个小鬼怎么不死啊?活生生的人交到你手中,转眼就死了,你干什么去了,你不知道保护她吗?你——你——你——真是个混蛋!”怪人神情激动无比,显然怒极了。看着怀中的少女,怪人老脸上泪流满面,伤心极了。



    少年滚出两丈外,扑倒在地,气得双手不停的击打地面,连双手已经血肉模糊了,也毫无知觉,显然心中的痛远比身体的痛要痛得多。地上鲜血越来越多,少年却一无所觉,还在不停的挥打着地面。怪人愤怒的看了他一眼,右手一翻,又将他的身体震飞数尺。怒声道:“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你说,你说啊!”怪人脾气十分火暴,显然都是为了少女的死。



    少年仰躺在地上,口中已经哭的沙哑,双目暴睁,大吼道:“是那个恶魔,是那个恶魔,是他用手中的金笛,迷失了灵儿的心志,当着我的面,将灵儿奸辱了。就是那个恶魔,恶魔,恶魔,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



    少年显得十分疯狂,一直不停的狂叫着,眼中泪水已尽,已慢慢流出淡红色的血泪来,那情景看得怪人也是心痛无比。



    怪人双眼寒光大盛,一挥右手,又再次将少年卷飞,狠狠的摔倒在地,口中怒吼道:“你小子是死人吗,以往叫你好好练武功,你整天围着丫头转,不知道用功。现在把人交给你,你又不知道好好保护她,害的她受辱而死,你真是气死我了!你给我滚,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滚。”说完狂怒的将少年身体震飞出三丈外。



    少年邓羽摔倒在地后,吃力的爬起来,摇晃着向着洞口走出,口中伤心的道:“是我无用,我没有好好保护灵儿,我该死,我该死啊!但我不甘心啊,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畜生,我要将他碎尸万段。老鬼,你不要赶我走,我今天在此立下誓言,此生必报此仇,即使是死,我也要亲手杀了那个畜生。我永远都记得他那张丑陋的脸,即使他化为灰,我也认得,我不会放过他的。老鬼,你教我武功吧,我要报仇,只要能报仇,我即使失去所有的一切,也无怨无悔。老鬼,我求你了,你教我武功吧。”少年无力的跪在怪人面前,痛哭起来。



    怪人仰首望天,眼中满是无尽的沧桑与悲凉,似乎因为少女的死,而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了。怪人喃喃自语道:“丫头,你怎么那么傻呢,想到要死呢,为什么?就算你受了再大的委屈,我也会为你报仇的,可你为什么想不开要死呢?丫头啊,你好气我啊,我好恨啊,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丫头,你慢慢走,我会为你报仇的,你等着看仔细了,我不会让你就这样白白的死了,我要让那人付出十倍的代价的。”



    怪人看了少年一眼道:“小子,你去想办法,把你们掌门人的那把鱼肠剑偷出来,我要斩断这锁住我的金刚铁母,去为丫头报仇。快去。”说完怪人再次仰首望天,似乎在问苍天,你为什么不开眼啊,难道真的是苍天已死吗?



    少年邓羽没有动,口中哭着道:“老鬼,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掌门人将那镇山之宝时刻带着,我是偷不出来的。老鬼,你还是教我武功吧,我要亲手杀了那个丧心病狂的畜生,为灵儿报仇。然后就到地下去陪着灵儿,免得她一个人太寂寞了。”



    怪人望着天道:“学武,现在你知道学武还有个屁用啊!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没有用了。没有用了,你明白吗,小子?你真是气死我了!”怪人说到最后,狂吼起来,眼中泪水忍不住滚滚而落,伤心之极。



    少年邓羽脸色惨然,眼神凄凉的抬头望天,狂吼道:“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老天,我恨你,我恨你啊!”那撕心裂肺的模样,真是见者心伤,问者泪落啊!



    少年邓羽大哭一阵后,渐渐收起了泪眼,眼中射出一道坚定的神色。看着怪人,少年沉声道:“老鬼,你传我武功吧,我要报仇。”声音平淡,却含着无边煞气在其中。少年眼神凌厉无比,显然已经化悲痛为力量,下定了决心要报此仇。



    怪人冷冷的看着,冷声道:“报仇?以你现在的武功能报仇吗?学武,你学什么报仇?”怪人显然对他怀恨在心,怪他没有保护好少女。



    少年闻言,眼中流露出一丝惨然笑意,看着远方,声音显得很平静。少年道:“我要你传我崆峒派,失传百年的镇山绝学——七伤拳。”



    平静的语气中,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定。那声音像是他的心意一般,静静的后山上空飘荡,久久不肯离去。怪人眼中神光闪烁,静静的看着少年,冷声道:“小子,你要想清楚,可别后悔。”



    少年没有回头,依然看着远方,斩钉截铁的道:“我不后悔,老鬼你教我吧。”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点感伤,少年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远方。



    怪人看了他很久,最后轻叹一声道:“小子,既然你心已决,我就成全你。随我进洞吧。”说完包着少女的尸体,闪身进洞去了。



    少年缓缓的回头,眼角流下泪水,慢慢的走进了那个幽黑的山洞,人影无声的消失在那黑色中。一滴泪水,在微风中慢慢飘摇,似乎在述说着那令人难忘的感伤。



    十天后,一个人影从那山洞中走出来,正是那少年邓羽。少年脸上带着浓浓的悲伤,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心碎,一步一步的走向远方。身后,传来那怪人的声音:“小子,你要是报不了仇,就不用回来了!”



    少年全身一震,嘴角露出一丝落莫的笑,沧桑的道:“我不会再回来了!”说完慢慢远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淮安新闻  铜川学习  张家口时尚  那曲地图  佳木斯论坛  济宁新闻  湘西旅游  林芝地图  张家口时尚  佳木斯论坛  大兴安岭学校  合肥学习  七台河时尚  金昌论坛  重庆学校  六安论坛  抚顺学习  廊坊时尚  钦州学习  临沧新闻  德宏时尚  喀什资讯  潜江地图  诸城旅游  辽源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三亚论坛  商洛论坛  天门时尚  酒泉论坛  四平时尚  临沂资讯  钦州旅游  天门时尚  伊犁学校  七台河地图  桂林学校  潍坊资讯  大庆论坛  咸阳论坛  迪庆旅游  西安娱乐  许昌学习  徐州旅游  金华娱乐  昭通时尚  安阳旅游  铜川学习  娄底资讯  广安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