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五十二章 书院之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炎炎烈日,灼人体肤,中原的五月异常闷热。华星一行五人一大早就开始赶路,为的是想下午少赶点路,避免受那炎热之苦。清晨赶路的人很多,特别是各色衣着的武林人士,都在急切的趁着凉爽加快脚步。华星一行五人相当的受人注目,由于华星的身份特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身份。加上一旁的梅香与他同行,就算没有见过他的人,也明白他是谁。华星并不理会这些人,说实话,到目前为止。他与中原武林的接触都还相当的少,这些人对华星而言,不感兴趣。华星感兴趣的是美丽的女人,其他的都不怎么能引起他的兴趣。然而华星虽然对这些人不感兴趣,可这些人对华星却相当的感兴趣,都在暗自猜测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就以华星所知道的消息来说,这一大批武林人士中,就包括了不少门派的人物。其中有华山派的,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还有就是崆峒派、武当派,少林寺、醉剑门,另外中原势力最大的通天门,也自然免不了参加了进去。除了这些外,江南的天一教,西北的飞鹰教以及西南的绝天门都有高手隐藏在这些人中,还不包括那些不知道身份来历的武林高手。总之一句话,这一次的洛阳之行,充满了危险与刺激。



    行至午时,华星一行人都因为赶路而错过了落脚之处,只得找处阴凉的树林,拿出干粮充饥。华星看着四周一眼,笑道:“看着不仅仅是我们错过了落脚之地吗,这里也有不少。你们看,少说也有数十人,真是很有意思啊。”说完眼光落在了不远处,张雪那美丽诱人的丰满胸脯上。



    梅香看着这些人,轻声道:“大热天赶路真苦,要不是想去看那牡丹花会,我才不要这样辛苦呢。这些人看来也是为了看那牡丹花的吧?”在梅香的意识中,就认为所有人都与她一样,她真是一点心计也没有。



    孤傲看着这些人,眼中闪着警惕之色。自从被袭击了一次后,孤傲显得小心多了,他明白华星的心思一般是不会放在这上面的,所以自己就得多加小心一点了。作为杀手出身的暗雨,对这些也极为敏感,时刻注视着附近的动静。而陈兰只是静静的看着华星,眼中隐含着丝丝浓情,一点也不担心会出事。因为她相信,以华星的武功,恐怕没有人敢轻易来找他的麻烦。



    华星仔细的打量着林中休息的人,发觉除了张雪外,一个也不认识。而张雪还是与她的丫环一起,就两人坐在那里休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事。华星想起昨晚所见,知道这些人中一定还有华山派的人易容在其中,随时注视着张雪的动静,这也就是她为什么敢一个人行走在这里的缘故了。



    这时,就在华星目光仔细观看张雪时,不远处传来一声长啸,声音宏亮,震人心肺。接着一条人影施展着上乘轻功,飞速的赶来,很快就到了树林旁。那是一位三十二三岁的高大壮汉,身材魁梧,体形骇人。此人双眼中神光充足,脸上带着一层极浅的淡金色。此人背负一把龙头大刀,威武不凡,眼睛仔细的打量着树林里的人,眼神中露出淡淡的漠然,似乎不把这些人放在眼中。



    那高大汉子眼光最后停在了华星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也不见他如何作势,高大汉子就到了华星身前,那绝妙的轻功使得在场之人无不神色微变。高大汉子瞪着华星,声音宏亮的道:“小子,你笑什么?是不是看着我老狂好笑,是吗?我可告诉你,你别把我笑毛了,不然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说完竟然走到华星身旁坐下,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有些奇怪。



    华星含笑的看着他,轻笑道:“你叫老狂是吗,很符合你的外表吗。这么热的天,你一个人是去哪呢,不会是去洛阳看花会吧?”华星对他一点也不怕,没有丝毫怯意。



    高大汉子看着华星道:“小子你很怪异,与常人不一样,很有意思。我就是老狂,人称龙刀狂五的就是我,很少有人敢和我说话的,你是最奇特的一个。”



    华星看了看他背上的龙头大刀,笑道:“你就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二位的龙刀狂五?真是威名远播,果然名不虚传。今日有缘相见,真是三生有幸啊!来,不介意的话,喝点水大家交个朋友怎么样?”说完华星将手中的水带递给了他。一旁的三女与孤傲,在得知了狂五的身份后,都是脸色大变。四人都知道他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火暴,谁也不敢惹他,想不到华星竟然还会与他交朋友。



    狂五眼神微疑,交朋友?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武林中的人对他无不惧怕三分,见了他无不退避三舍,或是笑脸相迎,可说起交朋友,这还是他出道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看着华星,狂五能够感受到华星不是说笑,这让狂五心里有些感动。看着华星那英俊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微笑,一副真诚的模样,狂五在心里暗了,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愿意与自己交朋友了。



    狂五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扇叶大的巴掌一下拍在华星的肩上,口中大声道:“好,我就和你交个朋友。从此你就是我狂五的朋友了,谁要是敢对你怎么样,你就来找我,我为你出头。”说完列嘴一笑,显得很高兴。



    华星心里暗道,这狂五恐怕是天生神力吧,不然怎么随意一拍都含着无穷真气呢?还好是自己,换了别人,只这一拍就要点半条命了。华星笑道:“好,我们从此就是朋友了。我叫华星,天下会找我麻烦的不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怎么样?你这次是去洛阳吗?”



    狂五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英俊少年,竟然就是近来名扬武林的凤凰特使华星,这真是出人意料。看着华星,狂五笑道:“原来是你啊,难怪与众不同。我这次有事情前往江南,就不去看那什么花会,那不是我这种大老粗去的地方,而是兄弟你这般英俊少年才该去的地方。这几人都是你朋友吗?”说完看着三女与孤傲。



    华星看着狂五,轻笑道:“他们都是我身边的人,有很深的关系,以后要是遇上危险,老狂你可得帮忙。”



    狂五豪迈的笑道:“这有什么,你身边的人也是我的朋友,放心了,我会记得的。你们是看花会去吗?”华星笑道:“听说洛阳牡丹花,天下名扬,所以顺道去看看。老狂要有空,记得到我们凤凰书院去玩玩,有时间我也可以好好招待你一下。”



    狂五道:“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好了现在我还要赶路了,就下次再好好聚一聚吧。今天与你相遇,我老狂很高兴,因为多年来,你是第一个与我真心结交的朋友,是目前为止,我老狂唯一的朋友,我会好好记住的。”说完起身,拍拍华星肩膀,道了声珍重,身形一晃,远去了。



    看着狂五远去的身影,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淡然微笑。遇上狂五,对于华星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个狂五可不是一般的厉害,绝对不在李欲之下,或者还胜过李欲不少,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排在第二名,奇怪?



    树林里的人,对于华星与狂五结交的事情都很是惊讶,显然他们想不到,华星为什么会去结交这个没有人愿意结交的狂五。他难道不知道,狂五的脾气是出了名的火暴,没有人能把他管得住的。



    张雪看着华星,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想到从长安传回的消息,说自己的女儿与这华星之间似乎有什么瓜葛,可惜没有人清楚,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自己也难以判断他与秋月的关系,只有等女儿回来后,问了才明白。看了四周一眼,见不少人都离开了,张雪与青衣丫环也起身离去了,继续赶路。



    梅香对于华星做事,总是感到很奇怪,有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她有着与众人一样的迷惑,为什么华星会与那狂五交朋友呢?因为他武功高强吗,或许吧?看着华星含笑的看着自己,却没有说话的意思,梅香明白有些事情,自己是不需要过问的。



    华星看出了身边几人的迷惑,但他并不想说。看着不少人又上路了,华星淡然的笑道:“我们也走吧,前面有很长一段路都没有客栈的,不加快步伐,我们恐怕就要露宿荒野了。我是无所谓了,可我不想你们也跟着受苦,所以我们还是走吧。”说完催着四人上路了。



    江南的官道上,一条白色的人影正在静静的赶路,向南京而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华星的李云罗,此时云罗脸上带着面纱,将那美绝人寰的容貌挡住了。这样也少了许多的追随者,在身后不停的骚扰。离开华星已经四天了,云罗已经来到了汉水中下游,离南京还有数天的路程。来到汉水河畔,云罗决定还是走水路,既快捷又舒服,不用顶着烈日赶路,吃那份苦。于是云罗在汉水上船,顺流而下,三天后就到了南京。



    来到凤凰书院时,经过通报后,很快余梦瑶就含笑的迎了出来。一见云罗,余梦瑶就笑道:“云罗真是稀客啊,姐姐我盼望你可是盼了好久了,今天怎么想起姐姐了,自动上门来看我。”说完拉着云罗的手,向内里走去。华星笑道:“听说洛阳牡丹花,天下名扬,所以顺道去看看。老狂要有空,记得到我们凤凰书院去玩玩,有时间我也可以好好招待你一下。”



    狂五道:“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好了现在我还要赶路了,就下次再好好聚一聚吧。今天与你相遇,我老狂很高兴,因为多年来,你是第一个与我真心结交的朋友,是目前为止,我老狂唯一的朋友,我会好好记住的。”说完起身,拍拍华星肩膀,道了声珍重,身形一晃,远去了。



    看着狂五远去的身影,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淡然微笑。遇上狂五,对于华星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个狂五可不是一般的厉害,绝对不在李欲之下,或者还胜过李欲不少,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排在第二名,奇怪?



    树林里的人,对于华星与狂五结交的事情都很是惊讶,显然他们想不到,华星为什么会去结交这个没有人愿意结交的狂五。他难道不知道,狂五的脾气是出了名的火暴,没有人能把他管得住的。



    张雪看着华星,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想到从长安传回的消息,说自己的女儿与这华星之间似乎有什么瓜葛,可惜没有人清楚,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自己也难以判断他与秋月的关系,只有等女儿回来后,问了才明白。看了四周一眼,见不少人都离开了,张雪与青衣丫环也起身离去了,继续赶路。



    梅香对于华星做事,总是感到很奇怪,有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她有着与众人一样的迷惑,为什么华星会与那狂五交朋友呢?因为他武功高强吗,或许吧?看着华星含笑的看着自己,却没有说话的意思,梅香明白有些事情,自己是不需要过问的。



    华星看出了身边几人的迷惑,但他并不想说。看着不少人又上路了,华星淡然的笑道:“我们也走吧,前面有很长一段路都没有客栈的,不加快步伐,我们恐怕就要露宿荒野了。我是无所谓了,可我不想你们也跟着受苦,所以我们还是走吧。”说完催着四人上路了。



    江南的官道上,一条白色的人影正在静静的赶路,向南京而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华星的李云罗,此时云罗脸上带着面纱,将那美绝人寰的容貌挡住了。这样也少了许多的追随者,在身后不停的骚扰。离开华星已经四天了,云罗已经来到了汉水中下游,离南京还有数天的路程。来到汉水河畔,云罗决定还是走水路,既快捷又舒服,不用顶着烈日赶路,吃那份苦。于是云罗在汉水上船,顺流而下,三天后就到了南京。



    来到凤凰书院时,经过通报后,很快余梦瑶就含笑的迎了出来。一见云罗,余梦瑶就笑道:“云罗真是稀客啊,姐姐我盼望你可是盼了好久了,今天怎么想起姐姐了,自动上门来看我。”说完拉着云罗的手,向内里走去。华星笑道:“听说洛阳牡丹花,天下名扬,所以顺道去看看。老狂要有空,记得到我们凤凰书院去玩玩,有时间我也可以好好招待你一下。”



    狂五道:“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好了现在我还要赶路了,就下次再好好聚一聚吧。今天与你相遇,我老狂很高兴,因为多年来,你是第一个与我真心结交的朋友,是目前为止,我老狂唯一的朋友,我会好好记住的。”说完起身,拍拍华星肩膀,道了声珍重,身形一晃,远去了。



    看着狂五远去的身影,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淡然微笑。遇上狂五,对于华星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个狂五可不是一般的厉害,绝对不在李欲之下,或者还胜过李欲不少,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排在第二名,奇怪?



    树林里的人,对于华星与狂五结交的事情都很是惊讶,显然他们想不到,华星为什么会去结交这个没有人愿意结交的狂五。他难道不知道,狂五的脾气是出了名的火暴,没有人能把他管得住的。



    张雪看着华星,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想到从长安传回的消息,说自己的女儿与这华星之间似乎有什么瓜葛,可惜没有人清楚,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自己也难以判断他与秋月的关系,只有等女儿回来后,问了才明白。看了四周一眼,见不少人都离开了,张雪与青衣丫环也起身离去了,继续赶路。



    梅香对于华星做事,总是感到很奇怪,有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她有着与众人一样的迷惑,为什么华星会与那狂五交朋友呢?因为他武功高强吗,或许吧?看着华星含笑的看着自己,却没有说话的意思,梅香明白有些事情,自己是不需要过问的。



    华星看出了身边几人的迷惑,但他并不想说。看着不少人又上路了,华星淡然的笑道:“我们也走吧,前面有很长一段路都没有客栈的,不加快步伐,我们恐怕就要露宿荒野了。我是无所谓了,可我不想你们也跟着受苦,所以我们还是走吧。”说完催着四人上路了。



    江南的官道上,一条白色的人影正在静静的赶路,向南京而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华星的李云罗,此时云罗脸上带着面纱,将那美绝人寰的容貌挡住了。这样也少了许多的追随者,在身后不停的骚扰。离开华星已经四天了,云罗已经来到了汉水中下游,离南京还有数天的路程。来到汉水河畔,云罗决定还是走水路,既快捷又舒服,不用顶着烈日赶路,吃那份苦。于是云罗在汉水上船,顺流而下,三天后就到了南京。



    来到凤凰书院时,经过通报后,很快余梦瑶就含笑的迎了出来。一见云罗,余梦瑶就笑道:“云罗真是稀客啊,姐姐我盼望你可是盼了好久了,今天怎么想起姐姐了,自动上门来看我。”说完拉着云罗的手,向内里走去。进入了客厅中,沈玉清与柳无双以及楚清心三女都在,三人看着云罗,眼中都露出一丝笑容,显得很高兴。余梦瑶拉着云罗的手不放,坐在三女身旁,含笑的看着她。而云罗则看着余梦瑶的手,那上面带着一枚水晶指戒,十分夺目。



    沈玉清发觉了云罗的举动,不由看着她,目光轻移,沈玉清眼神停留在了云罗的手指上,看着那枚水晶戒,沈玉清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原来如此,真是想不到啊。华星啊华星,去中原才多久,身边有个梅香不说,还与华山派秋月关系密切,现在又把这位天仙谱上的大美人给收入了私房,真是厉害啊,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沈玉清心里闪过一丝幽怨,可对于华星的多情也是无可奈何。看着云罗,沈玉清笑道:“云罗是从长安来吗,这一次应该不是只为了看我们梦瑶吧?”



    云罗看着三女,微微行礼道:“云罗见过三位姐姐,云罗的确是从长安而来,不知道沈姐姐是怎么猜中的。”说完看着沈玉清,眼中有着一丝不解。楚清心脸上含笑的看着云罗,似乎明白沈玉清是怎么知道的,而柳无双则双目微疑,心里也在考虑沈玉清是怎么猜中的。



    沈玉清笑道:“云罗啊,你是不是想从我们身上了解一些事情,不然为什么一进屋就看着梦瑶的手呢?



    你是想看她手上的那枚指戒与你自己手上的是否一样,是吗?”此言一出,梦瑶与无双都反应过来,眼神惊奇的看着云罗,目光都停留在她手上的那枚水晶戒上。



    云罗脸色一羞,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四女一眼,云罗低声道:“姐姐真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云罗佩服无比。云罗此次前来,一是为了看望各位姐姐,二是想问一问华星的事情。”



    梦瑶娇笑道:“云罗,快说说你是怎么遇上华星的,你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呢?为什么我们一直注意着华星的举动,却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与他相爱的,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的?”梦瑶的眼中含着一丝好奇,脸上带着三分笑意,静静的看着不好意思的云罗。



    无双则轻声问道:“他还好吗,有没有什么危险?”语气中满是关切,同时也泄露了女人心中的那一份心意。云罗感受到了那份情意,心里隐隐察觉了什么。出于少女敏感的直觉,云罗突然明白,这几个女人恐怕都与自己差不多,与那华星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存在着。



    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四人,云罗最后发现,除了楚清心外,其他三女手上都带着与自己相同的指戒,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了,不是吗?难怪华星要自己来这里,原来是另有含义。云罗心里很是吃惊,想不到华星一人,就将书院仅有的三位天仙谱上的美女全部娶到手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看着四人,云罗轻声道:“我来时,华星一切都好,他十分想念你们,此刻他应该已经到洛阳了。离开时,他曾要我为你们带八个字,表达他的心意,他真的是很爱你们的。”



    沈玉清含笑的看着云罗道:“他啊,恐怕不止爱我们吧?他难道不爱你吗?他要是不爱你,就不会让你来这里见我们了。华星很奇特,这一生注定会有无数的女人,包括你和我。”这句话很明显的点明了云罗的身份,表示沈玉清三女都已经承认了她的身份,凤凰书院也承认了她的身份。从此她就是华星的妻子了,得到了沈玉清三女的赞同,这身份就已经定下了。



    云罗脸色一红道:“谢谢姐姐,云罗以后一切听从姐姐吩咐。”云罗脸色微红,心里却有几分羞喜,总算明白华星叫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沈玉清的话也就点明了她的身份了,让她安心了。



    沈玉清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云罗不须说这样见外的话,我们姐妹不分彼此。华星现在还没有到洛阳,还在路上,不过也快到了。以我们所得到的消息,在你离开他的当天,他们一行五人受到了暗鹰组织的袭击,其中有两人受伤。孤傲与那个叫小雪的两人受了伤,为此,华星在盛怒之下,一举将暗鹰组织十三位顶尖高手全部屠绝,没有放过一个活口。”此言一出,李云罗神情一变,眼中露出一丝担忧。



    看了四女一眼,云罗问道:“那华星他们现在怎么了,没有什么事吧?”语气中含着一丝关切。



    余梦瑶笑着接口道:“云罗,你呀还不了解华星。以我们这段时间对他的了解,发现一个特点,那就是不需要为他担心。正如他自己说过,我们要担心的是那些遇上他的人,那些人才得小心。”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



    无双也笑道:“不错,以他的武功,天下没有人能伤得了他,再加上他又百毒不侵,什么人想对付他,都不是那么用容易的。反而是华星经常捉弄别人,弄得人家哭笑不得。就像他第一次在长安杀人一样,什么兵器不用,翩翩要找把杀猪刀,来个屠刀在手,猪狗低头,杀得那些高手个个哭爹喊娘的,真是笑死人了。”说完仿佛又想起了华星那搞笑的模样,忍不住轻笑起来。云罗听得抿嘴而笑,仿佛也想起了关于华星的传说。



    这时,楚清心含笑的问云罗:“有件事我们还正想问问你呢,不知道那战云是怎么死的?他不是一直与你在一起吗,你应该知道吧?”此言一出,沈玉清、柳无双、余梦瑶三女都看着云罗,似乎想到了什么。



    云罗闻言神色微变,眼中露出一丝沉思。看着四女,云罗轻声道:“战云是因为我的缘故死了的。当日我本是告诉他要离开,一个人到这里来看看的,可惜他对我心怀不轨,在我的酒中下了化功散。而当日离我住的客栈最近的地方就住着华星,我支开战云后,从窗口跳出,想跑去找华星,可惜在华星住的客栈门口被战云拦住了。本来我是想求死的,却被战云将手中的剑击飞了。原本以为是难以逃脱战云之手的,没有华星在最危险的时刻出现了,华星救了我,也因为生气,一举杀了战云。这件事情还没有人知道,为的是避免与书院带来麻烦,不过迟早是会被人发现的,所以我打算回去一躺,向师傅说明此事,请师傅出面解决。我不能让华星一个人去面对那无双书生宋文杰,他也是为了我才杀战云的,所以应该由我出面解决此事。”



    屋里的四女都沉思起来,谁没有想到战云是华星杀的。不过话又说过了,除了华星,天下还有谁敢去杀那战云呢?见云罗有着自责感,沈玉清笑道:“云罗你想得太多了,来到我身边来,我告诉你一件事情。”说完眼中含着一丝神秘。



    云罗看着她,轻轻走到她身边,轻声道:“姐姐要告诉云罗什么事?”沈玉清含着笑,一把将她的身体拉到自己怀中,揽着她的腰道:“云罗可真美啊,便宜了我们那位夫君了。不要想太多,知道吗?既然他已经将你当成了他的娇妻,就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你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你不是想知道他的身份来历吗,我就告诉你。你听过一刀在手,天下我有这八个字吗?应该听过吧。”



    云罗靠在沈玉清怀中,听着她夸奖自己美丽,心里有着几分快乐。云罗不好意思的道:“姐姐取笑云罗了,姐姐才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了,云罗才比不上姐姐呢。至于姐姐说的一刀在手,天下我有八个字,我的确听师傅曾经说过。师傅曾说,这是当年天下第一人刀皇霸天最爱说的一句,姐姐说这话,是想告诉云罗些什么呢?”云罗有着一丝不解。



    沈玉清笑道:“一刀在手,天下我有,屠刀在手,天下低头,云罗你觉得这隐藏着什么呢?”说完含笑的看着她,看她能不能猜出来。一旁的梦瑶与无双也看着她,脸上带着微笑。



    云罗双眉一展,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看着四女,云罗惊异的问道:“姐姐是说,华星是当年刀皇霸天的传人呢,真的吗?”云罗显然有些惊奇,不太敢信。



    沈玉清笑道:“的确是这样,不过现在华星的武功,恐怕已经达到了当年霸天的巅峰时刻。所以说现在的他是刀皇霸天也不为过。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担心他的原因了。你也不用太在意战云的事情,知道吗?等他去处理就行了。他想要得到这么美丽的娇妻,不付出点努力怎么行呢,那不是太便宜他了。”说完含笑的看着她。一旁的三女都齐声同意沈玉清的说法。



    云罗脸色一红,心里说不出的羞喜之色,一股甜蜜在心里蔓延。想到沈玉清的话,就让她高兴,忍不住想起了与华星相处在一起的情形。



    想到华星那充满魅力的眼神,那动人心弦的柔情,那邪异却又诱人的亲吻,云罗心里有如小鹿在奔走,跳动不息。五女开心的笑谈了一阵后,还是无双最先忍不住开口,问出了三女一直想问的问题。无双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云罗道:“云罗,你先前说华星叫你给我们带了八个字,不知道是哪八个字,说的是什么?”



    云罗看着三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笑道:“我还以为三位姐姐都忘了呢,原来没有啊,三位姐姐是不是想念你们的夫君了?格格。”



    说完娇笑起来。



    三女脸色微红,沈玉清笑骂道:“死丫头敢放刁,他还不是你的夫君,再敢笑我们,看他回来了我们怎么收拾你。”



    云罗忙笑道:“姐姐饶了云罗吧,我不敢了。他要我带给你们的八个字很特别,很有意思,也充满了深情。那八个字是,爱在心间,遥寄缠绵!”



    三女心头一震,满是感动。爱在心间,遥寄缠绵!短短的八个字,却述说着无尽的相思与浓烈的深情,让三女心里很是激动。无双眼中流露出一丝神往,思绪似乎飞到了华星身旁。梦瑶眼中带着一丝痴迷,脑海中全是华星的影子。沈玉清心里也满是欢喜,忍不住开口道:“算他还有点良心,还知道我们在想念他。他呀,就是嘴甜,就像是灌了蜜一般,哄得人团团转,十分逗人喜欢。”



    一旁的楚清心静静的看着四女,心里想着华星,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竟然能让这四个天仙谱上的绝世美女为他牵肠挂肚的,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见见他。二十年来,天仙谱上一共也才八位美绝人世的佳人,如今竟然就被他追到了四个,真是让人不敢想象。华星出道还不足一个月,就这样厉害了,他要是在武林走上两年,那还不把天下美女都收尽了。但是会这样吗?或许会吧,不然他为什么叫花心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天门时尚  佳木斯论坛  喀什资讯  商洛论坛  七台河地图  襄樊学校  白山新闻  北海资讯  黔南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林芝地图  七台河地图  淮安新闻  七台河时尚  大丰地图  伊犁学校  贵港资讯  怒江论坛  桂林学校  衡水新闻  安阳资讯  西安娱乐  大庆论坛  沧州学校  伊犁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铜川学习  松原时尚  海西论坛  铜川学习  金华娱乐  湘潭学习  咸阳论坛  徐州旅游  临沧新闻  金昌论坛  泸州学校  泰州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重庆学校  伊犁论坛  汕尾论坛  桐城学习  北海资讯  恩施学校  思茅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淮安新闻  临沂资讯  辽阳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