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五十三章 古宅惊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黄昏,华星一行五人已经赶过小泉镇,处在灵宝城与峡县城之间,前后皆远。看着前面不少武林中人还在赶路,华星五人也只得继续跟着别人走,看看前面能不能找到落脚之处。



    天黑时,华星五人还是没有找到落脚之处。看着前面不停赶路的人,华星笑道:“今晚要委屈你们跟我露宿荒野了,真是不想这样啊。”说完眼含深情的看着三女。



    梅香看着华星,轻声道:“这也没有什么,难得夜宿山林,偶尔一次也满刺激的。”华星闻言,右手轻拂着她的秀发,动作相当温柔。梅香脸色一红,身体不由自主的缓缓靠着华星。



    孤傲看着那些赶路的武林中人,轻声道:“公子,我看我们还是继续再跟着他们走一段吧,说不定前面就有落脚之处,不然他们是不会这样拼命赶路的。”



    暗雨也轻声道:“这一带我们不熟悉,这官道两边虽然没有落脚之处,但相信他们中,会有人知道这附近什么地方可以落脚。我们只要跟着他们,相信会找到休息的地方的。”华星闻言,看着那些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华星道:“好,我们再赶一段路,看看他们落脚何处。走吧。”说完右手一揽梅香的柳腰,微微带着她走。梅香脸色一红,可惜在夜色下看不太出。



    又赶了十里路,五人跟着那些人渐渐离开了官道,走进了深山之中。然而在这山林中,竟还真有落脚之处,这是出乎华星五人预料的。远远看去,一座黑色巨堡潜伏在山拗里,就像是一头猛虎躺在那里。那大门上挂着两盏大红灯笼,黑夜中发出丝丝亮光,像是一种指引。



    华星五人来到大门前,仔细一看,竟然是座大庄园。这大园占地有十亩,房屋有上百间,看样子能容纳几百人。大门口站着一个驼背老人,静静的看着华星五人。孤傲上前道:“这位老伯,我家公子今日赶路错过了客栈,想在此借住一夜,还望老伯行个方便。”驼背老人声音沙哑的道:“本庄十分欢迎借宿的各路同道,请进吧,里面自有人引导你们。”说完看着五人,似乎在观察五人的情况。



    华星手牵着梅香与陈兰的手,与暗雨一起进去了。孤傲走在前面,以免发生什么情况。一进大门,华星就在仔细打量这四周的情况。这里很宽广,修建了几处住宿楼,由于华星的位置限制,看不太出这里的总体布局。不过华星很佩服当初修建这山庄的负责人,能将这里修建成这样,应该是相当有头脑的人设计的,看来这山庄不简单。



    四周有树有草,有花有木,还有假山水池,临湖小亭,真是环境优美,让人流连不舍。穿过一路碎石小道,五人来到第一栋建筑物前。客房门口站着两个下人,一见华星五人来到,其中一人上前行礼道:“几位公子小姐请跟小的来,这边走。”此人也不多说,就带着华星五人左转,向后面而去。



    不多时,那小人将华星五人带到一处小楼前,停下对五人道:“几位公子小姐今晚就在这里住吧,由于今晚到鄙庄来投宿的人太多,所以有什么照顾不周之处,还请原谅。本庄人手不多,小的就不打饶各位贵客了,这里一共十二间客房,已经住了六位贵客了,加上几位公子小姐就刚好了,小的告退了。另外,本庄免费提供住宿,但不提供食物,为的是避免发生意外,请见凉,告辞。”说完转身离开了。



    华星看着那人离开,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看着身边的人,华星沉声道:“今夜大家小心点,这里有些奇特,恐怕会出事。”



    孤傲也有同感,开口道:“这个下人很怪,他的话中透着几分奇特,对我们也是不闻不问的,一点也不担心我们来干什么的,这点很值得怀疑。就算这家庄园主人再怎么大方豪迈,盛情好客,也不会对客人的身份不闻不问啊,这里有问题,得小心。”



    暗雨看着四周,神情疑重的道:“这里很怪,我能感觉道死亡的气息,这里应该死过许多人。我们一定要小心,今也怕是不安宁。”



    梅香一点感觉也没有,不解的看看四周,没什么啊,很平静吗。而陈兰只看了华星一眼,心里也留意起来,因为她知道华星的话一般都是很准的。华星叫孤傲去看看剩下的六间房,自己则对三女道:“今夜我们将床搬到一个房间,五人住一起,免得发生意外。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不要惊慌,记得一切听我的话,就不会有事了。”三女都微微点头,表示知道。



    很快孤傲回来了,孤傲道:“回公子,我们这栋房子里住的六人中,就有那华山派的张雪与她的丫环。



    另外四人,恐怕也是华山派易容乔装的。他们正好将最里面的六间占据了,我们只有住这外边的六间了。”



    华星一听张雪也住这里,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似乎心里在想着什么。看了孤傲一眼,华星道:“我们就到中间那一间去住,等下将床全部搬到一个房中,我们住在一起。”说完走去。



    等进了屋一看,华星才知道这房间并不大,无法容得下五张床。看了一下,这里最多能容下三张床,华星对孤傲道:“你去搬两张床了,香儿与我睡一张,小雪与小雨睡一张,你单独睡一张。”



    孤傲脸色一疑道:“公子,我看我还是住隔壁好了,就算有事,也不会有什么影响,马上就能赶来。”



    显然孤傲明白自己是不能与华星住在一起的,那样会给他带来不便。



    华星沉声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但你还是照我说的去做吧,这里不是安全之地,要小心。”孤傲心中有着感动,华星如此做,显然是为了自己,他怕自己出事情。这样的人,也真的值得他一辈子追随。



    等一切弄好后,华星与梅香睡最里面,孤傲睡最外边,暗雨与陈兰睡中间。华星叫大家拿出干粮充饥,多吃点东西,等会要是发生事情才不会空着肚子。



    华星真气微微转动,瞬间就将这一排房子里的情况搞清楚了。张雪与身边的丫环也是住在一起,看来她应该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她在华山有着智女之称,应该是相当有谋略之人,自然也感觉到这山庄有些邪门。张雪也是住在那边六间最正中的一间,两边都有其他人住着。看来她也做好了准备。



    华星看着身边的四人,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轻笑道:“孤傲,那张雪可是住在离我们这里相隔四间的地方?”



    孤傲想了一下道:“公子说得很正确,她的确就住在那一间。不知道公子是怎么知道的?”孤傲心里有些不解,三女也有些不解,只有暗雨似乎意识到什么,只是不敢肯定而已。华星笑道:“这没有什么,男人与女人是有很多地方不同的。她们的身体结构与我们不同,体内真气运行的线路也是不同的,呼吸节奏,心跳脉搏都是不一样的,只要留心,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打的。这些等你功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就自然会明白的。”这样的解释让孤傲与三女十分惊奇,似乎从来没有听过。



    见四人那神情就知道她们不懂,华星笑道:“不说这些了,今天大家都累了,还是趁现在时间尚早,多休息一会吧,等会恐怕你们就是想睡也睡不成了。好了,大家睡会吧。”说完躺在床上,和衣而眠。



    孤傲躺在床上,身体侧身朝外。暗雨与陈兰也和衣而睡,都朝着外面,似乎在为华星与梅香留一点空间。华星含笑的看着害羞的梅香,轻轻对她招手,叫她上来。梅香心里羞极了,虽说是和衣而睡,但这样在别人面前与华星睡在同一张床上,害羞也是在所难免的。



    轻轻的躺在床上,梅香与华星保持着几寸的距离,怕的是暗雨三人会笑她。华星看着害羞的梅香,眼重闪过一丝捉弄,左手一把将梅香拉入怀中。看着她害羞又不敢开口的模样,华星心里十分高兴。梅香小口微张,却不敢叫出声,眼神幽怨的看着华星,似乎在向他祈求,不要这样,她们会发现的。



    华星含着笑,不理会她的祈求,右手抚摸着她美丽的脸蛋,将她红艳的双唇慢慢拉近自己的嘴边。看着梅香那娇羞的模样,华星体内男性的欲望就更加强烈。轻轻的,无声的,华星吻上了梅香的香唇,浅浅的品尝着那甜美的芬芳。梅香心里又羞又喜,既怕被她们发现笑话自己,又想要华星疼爱自己。红唇微启,梅香轻轻的回应着华星。



    华星心里很激动,或许是在这种情况下,偷情的滋味远比平时更强烈,更让人心醉。华星左手从她腋下穿过,一把将那高耸浑圆的**抓在手中,用力的**着。即使隔着衣服,但那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少女玉乳,握在手中的感觉,也是美妙极了。华星忍不住露出一丝陶醉。



    梅香身体一颤,顿时全身无力,眼中传出一丝娇媚。想要扭动身体,却又怕发出声音,被暗雨与陈兰发觉了,只得任由华星温存。这种刺激的感觉,让梅香心儿发颤,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华星在尽情抚摸了一番后,已经不再满足现状了。只见华星左手从梅香衣角处伸了进去,一路而上,向那山峰攀去。



    梅醒脸色一红,身体忍不住微摆动,想要逃避华星的魔手,同时眼中露出一丝祈求,祈求他饶了自己吧,那样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就羞死人。



    华星含着那香唇,尽情在她的口中遨游,左手毫不犹豫的穿过那束胸的肚兜,一把将那温热如玉,光滑细腻,弹跳不已的玉兔抓在手中。那种肉与肉的亲密接触,那细嫩的乳肉握在手中,别提多爽了。华星眼中含着一种狡计得逞的笑容,兴奋的**那形状美丽,手感宜人的**玉乳,不时的捻弄着那挺立的玉珠,逗得梅香全身发软,眼中射出幽怨的目光。



    梅香感到胸口传来阵阵心颤的美感,有着说不出的难受与美妙,使得她极力的想要扭动身体。可一想到现在这模样,这环境位置,她只能强忍心中的快感,尽力的不发出声音。同时对于这种情况下的偷情,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华星静静的躺在床上,为了不被其他三人发现,他只得松开吻住梅香的嘴,不舍的舔舔嘴唇。华星眼中含着奇异的微笑,左手不停的把玩着梅香**的玉乳,那弹性真的是美妙极了,深深的吸引着他,让他舍不得松手。



    窗外,此时吹起了晚风,呼呼的风声吹的窗户哗哗作响,隐藏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声音在里头。与华星几人相隔四间房的张雪,此时也与丫环躺在一起,静静的看着窗外。两人都是和衣而眠,显然对这里也感觉到不安全。看着睡着了的小青,张雪眼中露出一丝悲伤。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丫头,最终还是被赢枫收买了,不但占有了她的身体,还迷惑了她的心,让她时刻注视自己的行动,以方便赢枫施展他的计划。



    看着窗外,张雪在想,到底华山派还有多少人,是自己能够相信的?真是悲哀啊,这么多年了,自己全力帮忙丈夫处理华山派的事情,可到现在还是没有斗倒周亮与赢枫,自己反而越陷越深了,恐怕最后败的是自己也说不定啊。



    就在张雪想着事情的时候,窗外的夜风中,突然传来一声极短的惨叫声,不仔细是听不真切的。这声音一闪而逝,让人常常以为是错觉,但张雪明白,这不是错觉,这是真实的。张雪心里一震,终于有动静了。



    这边,孤傲与暗雨也一下坐起身来,眼睛看着窗户。华星也听到了那声惨叫,知道有些事情要开始了,不舍的用力握住那温热的玉乳,用力的**了一阵后,华星才悄悄收回左手。梅香脸色羞红的轻轻整理衣服,幽怨的白了他一眼,似乎在怪他那样挑逗自己,让她又是害羞,又是难受。



    华星静静躺在床上,对孤傲与暗雨道:“不要乱动,记得以不变应万变,我们就在这里静观其变好了。



    记住我们五人不能分开,不然到时候我就照顾不过来。”孤傲与暗雨闻言,都默不出声,静静的躺下了。



    且说这山庄,占地极广,一共修建了十三栋房屋。其中在中间有一座七层高的摘星楼,大约有十三四丈之高。在这座摘星楼四周有四座别院,全是三层楼高的房屋围成,成正方形牢牢的围住中间那高楼。而在四座别院外面,又建了八栋住房,每一栋都是十二间,就是华星他们住的那种。每一处房屋之间的通道上,都种有不少数木或是鲜花丛,十分美丽,却暗含凶险。特别是靠近四大别院的地方,更是凶险无比,四处都是机关陷阱,稍不留意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中。而今晚前来投宿的武林中人,共有七十多人,分别被安置在外围的八栋住房中。刚才那声惨叫,就是从南边传来的,这声惨叫惊醒了许多人,大家都各自小心戒备。



    且说惨叫现场,只见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咽喉处有一排牙齿印,清晰可见。这人是被人活活咬死的,咽喉处那个半寸大的血洞,慢慢的流传点点鲜血,可见是被人吸尽了全身鲜血而亡,不然为什么咽喉处没有大量的血迹呢?这人死在离住房有三丈远的地方,静静的躺在草地上,眼中满是惊骇,双眼突出,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十分恐怖。



    尸体旁边,此时正站着十多人在围观,有人已经检查过了尸体,身体还有余温,是刚死的,可惜没有人看见谁是凶手。这时一个四十多岁,一身灰衣的中年人开口道:“各位有何看法,兄弟仔细查看了这位老兄的伤口,是被人用牙齿咬破咽喉吸血而亡的。他的身体现在都还有余温,应该就是刚死的。可是我们听到惨叫就马上赶来了,却没有看见兄手啊。”



    一旁有位道士,看上去五十左右,相貌普通。此时只听他开口问道:“贫道武当出尘,想问一下,这位死去的同道是那个门派的,不知各位能否见告。”原来是武当道士出尘老道,这老道其貌不扬,但在武当也算得上是位响当当的人物了。是武当前二十名以内的高手,在武林中都有几分威名。



    围观之人大都认识出尘,此时一听他开口问起死者的身份,马上就有人开口了。只见一个三十七八岁的麻衣中年开口道:“原来是武当高人,在下崆峒俗家弟子张春,这位死去的是我们崆峒派的弟子,不知道出尘道长有什么发现吗?还望告之,在下感激不尽。”



    出尘看了众人一眼道:“大家都是武林同道,今晚我们错过客栈,所以来此借宿一夜,大家心里应该都对这里有些疑虑吧。说实话,就贫道自己觉得,这里有些阴森诡异,不是个善地。所以从进入这里后,贫道就一直留心,没有睡过,怕的是会发生事情。现在大家都看见了,这位死者就是一个先例,我们今夜都得小心,此事恐怕不会就这样完了。至于他的伤口与死因,都是相当罕见的,从来没有见过。谁也没有听说过武林中有什么是专吸人血的,所以暂时还察不出凶手是谁,不过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希望各位都小心一点,大家团结一点。”



    众人都纷纷赞同出尘的说法,一致同意团结起来,共同找出这凶手。张春开口道:“道长所言极是,不管我们以后会怎么样,但今夜我们大家是站在一条船上的。所以我们要团结一致,共同防御接下来的危机。这地方想当的邪门,相信大家都能感觉到,这里一定隐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们得小心,就让我们共同去揭开这个秘密吧。”此言一出,众人并不表态,显然不太愿意参与。反正死的是你崆峒派门下,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谁也不愿意无事找事,给自己添麻烦,何况这里是分诡异,谁也不想冒险。武林之中,人心各异,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谁愿意拿命去帮别人干事啊,没有,这样的人恐怕就算有,也找不出几个。此时,现场显然一片安静,张春看着众人,心里有些可悲。这些人太自私自利了,这就是武林,不是吗?招呼了身边的四人一下,张春叫人把死去的同伴抬进房中去了。出尘看着不由微微摇头,真是人心不古啊。



    就在众人分散开来,准备回房继续睡觉时,二十多丈远的左首边,又传来一声惨叫。那凄绝的惨叫声虽然短暂,却在夜空中传得极远,深深的震撼着人心。出尘脸色一变,身形极速向那边射去。他的身后也很快跟了十多条人影,其中就有那张春。张春在听到惨叫时,就吩咐四个师弟呆在房中,看好尸体,不许乱跑,免得发生什么事情。



    出尘赶到事发现场时,那里已经围有十多人了。出尘挤进去一看,那死者也是咽喉处有一个血洞,被人吸血致命的。此时正有人在查看死者的死因,看样子恐怕与自己那边一样,是出自同一个凶手。看看四周一片漆黑,出尘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仿佛这里是个极度不安全的地方,随时都会发生危险,让他心里有一种心颤的感觉。



    出尘仔细看了看这十多人所站的位置,发现是三批人马。起中有一方是他认识的,是醉剑门的弟子,带头的是醉剑门中的一位高手,有着醉剑门第四高手之称的江傲。这江傲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是二十年前,武林中有名的高手,曾经名满武林。这一次江傲带着四个门下弟子前来,看样子也是为了那锦盒而来的。



    另外两批人马,出尘都不认识,心想恐怕是什么人乔装打扮,不想暴露身份,才会全是生面孔。张春与众人一起已经赶到,一看那死状就明白,又是同样的手法,绝对是同一个凶手。只是这凶手也太猖狂了一点,前脚才杀了一人,尸体都还没有变硬,后脚又杀人了,简直不到这些人放在眼里。



    就在众人沉思的时候,不远处又传来惨叫声。这一来,所有人都是一惊,全部赶往事发现场。然而就在众人全部离开后,却没有人发现,在尸体旁边突然出现一个黑影,静静的看着众人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丝阴森的笑,十分邪恶。黑影身形一晃,向着张春他们开始住的地方出可。



    等出尘一干人等赶到现场时,所看到的还是同样的情形,同样的尸体,同样的死状,可惜就是没有人看见凶手。出尘看了所有人一眼,发现他们眼中都带着一丝惊骇,显然不少人心里已经明白这里不是善地,今夜恐怕是充满了危机。现在为止,从第一人的死到这第三人的死,前后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可是却一直没有见到这山庄的人出面说过什么。大家心里都隐隐猜到,这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必定与这山庄之人有关系。这时人群中一人站了出来,只见那人四十多岁,相貌不凡。那人开口道:“在下余二,有几句话想说说。今夜我们大家来此借住,可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从我们进来起,相信大家就发觉了许多地方不对头,而现在死了人却不见主人出面,可见这是一个圈套,我们得小心。现在我们想靠这里的主人出面解决这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建议大家暂时联合起来,就在这里我们马上成立一个临时组织,选举一位公正明理的人出来,带领我们大家,共同度过今夜这个危险的关头。而这个组织仅限于今夜而已,一但离开这里就失去效应,大家认为怎么样?”



    众人闻言,沉思起起来。这个余二的话其实很有道理,反正对大家都没有什么损失,反而有益。何况今夜那被选出来的主事之人也不过是暂时的。一离开这里就失去了作用,不用再听他的了。想了一阵,大家都纷纷开口表示同意,只是这人选怎么确定呢?虽说只是暂时的,可此时地处凶险之处,主事人的聪明才智对众人就是很重要的了。他的每一个决定都关系着大家的生命。



    于是一群人展开了讨论,谁最适合做这主事之人。大家一直在讨论,众说纷纭,最后还是余二开口道:“这样不是办法,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争论这个问题。我看还是让这里的各路同道的主事者出来商量吧,每人代表一方的利益,那样才好达成协议,免得每人都在闹,弄不清楚。”众人一想也对,就纷纷让各自的主事人出面商谈此事。



    黑夜中,群山环绕的巨大山庄,显得很沉静。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头隐藏在山林中的老虎,张着巨大的嘴巴,准备品尝美食。黑夜里,隐隐传来的声音,为这神秘的山庄平添了几分诡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汕尾论坛  思茅新闻  阜新地图  七台河地图  广安学习  长沙娱乐  大庆论坛  烟台论坛  济宁新闻  临汾新闻  海西论坛  沧州学校  金昌论坛  湖州旅游  济宁新闻  伊犁论坛  潜江地图  淮北地图  合肥学习  淮北地图  临汾新闻  泰州地图  衡水新闻  西安新闻  南通时尚  襄樊学校  吴忠旅游  阿拉尔地图  松原地图  眉山旅游  临沧新闻  辽阳旅游  赤峰新闻  襄樊旅游  七台河地图  益阳资讯  德宏时尚  林芝地图  泸州学校  酒泉论坛  连云港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南通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安阳旅游  大丰地图  阿拉尔地图  张家口时尚  南通时尚  钦州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