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六十五章 血月惊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五章血月惊魂(上)



    微风吹起,一股淡淡的幽香,在小亭里升起,像九月的秋菊,清淡中含着一丝芬芳,浓烈中带着一丝沧桑。宁静的月光下,两条淡淡的的人影,泄露了秘密,打破了宁静。那修长动人的身姿,瞬间转身,警惕的看着华星。



    华星眼神含笑,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借着月光,华星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美人,心里忍不住暗赞一声,真是不错,果然不愧是百花谱上的美女,就是美丽。



    月光下,只见那女子大约二十四五岁,鹅蛋形美丽的脸上,带着三分自信。这女子双目有神,眼中闪烁着丝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性感迷人的红唇紧闭,一脸的冷漠。一身黑衣劲装,勾画出动人身姿。但见那柳腰纤细,双腿修长诱人,腰间被一条黑色的腰带轻系着,让上身那诱人的乳峰尽显无疑。看那形状,圆润坚挺,虽然不是很丰满,但那大小适中的乳峰,配上苗条的身姿,显得十分协调,给人一种娇弱的柔美之感。



    华星看着她的眼睛,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赞美的信息,静静的通过彼此的眼神,传达到她的深心里。连凤看着华星,心里有着一丝奇怪的感觉,这人很奇特,身上有一股十分强烈的吸引力。



    看着华星的眼睛,连凤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人对女人似乎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他身上有一股很奇特的气息,十分的诱惑人心。感受到了华星眼神中的赞美,连凤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自豪,似乎想在华星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自信与美丽。



    华星轻笑道:“你好,姑娘也是喜欢赏月之人吗?”浅笑轻语,华星脸上看不出一丝邪异,而是充满了温文儒雅的风韵,如江南才子一般,带着淡淡的才气,深深的吸引着异性。



    连凤轻淡的道:“无所事是,故而看看夜空,打发时间。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这里好像没有男人住,你不是住在这里的人吧?”连凤看着华星,眼神中露出一丝奇异。



    华星眼神一转,笑道:“我的确不住这里,我住在另一座别院。来这里,也不过是无意经过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上一位,冷如冰莲,艳赛秋菊的美丽姑娘,所以忍不住住足观看。姑娘不会怪罪在下多言吧。在下华星,不知道姑娘是否听过呢?同时请教姑娘芳名,不知可否相告呢?”看着连凤的眼睛,华星眼中闪烁着一丝诱人的神采,迷人欲醉。



    连凤闻言,眼神一变,似乎对于华星的身份有些惊异,看着华星那醉人的神采,连凤轻声道:“想不到是威名远扬的凤凰特使,无怪人才出众。武林传言,凤凰特使华星,武功高强,人才一品,是位天下少见的俊公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华星闻言,淡然一笑,脸色平静。看着那美丽清冷的玉脸,华星微笑道:“姑娘夸奖了,武林传言也不一定全都可信。华星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好,真是让姑娘见笑了。姑娘美若天仙,还不知道是哪位呢?”



    女人,即使再不把男人放在眼里,但也喜欢男人的赞美。连凤虽然对其他男人不假颜色,但对华星的赞美,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玉手轻轻拨弄了一下被风吹乱的秀发,连凤无意间展现出了女人妩媚的一面,深深的吸引住了华星的眼睛。



    看着华星眼中那一丝惊艳,连凤孤傲的芳心中闪过一丝得意,不由展颜一笑,充满了无限娇媚。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骄傲,轻声道:“都说华公子人品俊杰,亲切近人,真是不错。我吗,说了怕华公子笑,姓连单名一个凤字。”



    华星闻言,心里暗道,果然是你。可嘴上却故作惊讶的道:“想不到竟然是连姑娘,真是华星有幸,能在此地遇上百花谱上的绝色美人,真是荣幸无比。听说连姑娘是十年前,百花谱上排名第八位的名花,想不到现在看上去依然美艳如昔,真是美人如玉剑如宏,十年风霜亦从容。”浅淡的赞美,深深的打动着她的芳心,让连凤对华星有了一种与别的男人不同的感觉,芳心里不由自主的印上了华星的身影。



    连凤渐渐露出一丝笑容,看着华星轻声道:“华公子嘴巴倒是很甜,不会是故意讽刺我吧。我现在已经是韶华渐去,青春已离。”



    华星闻言笑道:“连姑娘太谦虚了,你果然明天在洛阳城,说一声想找夫君,相信愿意娶你的人,都可以从城东排到城西了。如此美人,天下男人都梦寐以求,岂有人会说你老呢?”夸张的赞扬,平添了几分幽默。



    连凤忍不住轻笑出声,看着华星道:“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能让我主动笑出声的男人,你很奇特,你身上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十分的吸引人,特别是女人。无怪你的名字叫华星,真是人如其名。”说完轻轻走到小亭边,坐在石栏上,抬头遥望着夜空。



    华星看了她的背影一眼,眼中一丝黑色的邪异色彩,一闪而逝。轻轻走到她身旁,华星坐在她身边,两人相距不到一尺的距离。微微偏头,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在月光下,闪烁着一层冷清的光辉,十分的迷人。



    华星回过头,看着天上的明月,轻声道:“朦胧月下巧相逢,一缕幽情随风舞;遥问星月为何遇,许是前生月下盟。”没有看她,华星只是淡淡的看着天上的明月,神情很平淡。



    连凤闻言,心里一颤,忍不住偏头看着华星。相距不到一尺,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华星的表情。那平淡的神色,那迷人的浅笑,那诱人的神采,那淡雅的风韵,无一不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女人的心。连凤孤傲的芳心,也忍不住在这一刻深陷进去。



    连凤轻声道:“很高兴今夜遇上你,你不但英俊潇洒,更是神秘。你身上总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味道,让人沉迷,或许那种味道就叫邪异。”连凤的心,在不知不觉间,慢慢的陷了下去。她不知道,这其实都是华星故意这么做的。



    华星最爱将自己的有心,说成是无意,让女人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是天意。既是天意,又何许逃避呢?华星的神情,极为善变,这为他追女人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使得他在女人的世界里,如鱼得水,潇洒随意。



    耳中听到连凤的话,华星心里暗自高兴。轻轻回头,看着连凤的眼睛,华星眼中突然闪过一丝邪异,带着致命的诱惑力,深深的吸引着连凤的眼神。华星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诱人之极,头微微的靠近了一些,已经可以清楚的闻到,连凤衣领间那股迷人的幽香了。华星眼中闪烁着缕缕神采,暗含无限柔情,轻声道:“连姐觉得我的邪异很诱人,很让人沉迷,是吗?”说完,嘴角含着一丝诱惑之极的笑意,深深的看着连凤。



    连凤只觉得,整个人瞬间迷失在了华星的魅力之中,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看着那迷人欲醉的眼睛,连凤突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直到华星那股男人的气息逼近时,连凤才突然回过神了。看到华星眼中那丝神采,那醉人的笑容,连凤忙定了定神,仔细的回想着华星刚才的话语。



    看着华星含笑的眼神,连凤心里对他叫自己连姐之事,似乎没有太大反应。那句连姐叫来很自然,一点也不显得生疏,仿佛两人之间本来就有着很亲密的关系。连凤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波动压下,轻声道:“华星,你真的很邪异。既然你开口叫我连姐,我们就当结一段善缘,彼此交个好朋友吧。”连凤看着他,没有躲避他眼中的柔情,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华星看着她的眼睛,心里突然有一个念头升起,她曾经一定受过感情的伤害,不然她的眼神不会那样坦然,没有一丝惊异。华星看着她淡然的眼神,轻声道:“连姐以后愿意就叫我华弟吧,今晚我很高兴无意中遇上你。既然相遇,就是缘分,希望我们彼此珍惜这段缘分。连姐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相信我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帮助你。”



    连凤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迷情,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拒绝了几乎所有靠近自己的男人,可就是对他没有排斥的感觉呢,难道真如他说的,这就是天意。许是前生月下盟吗?想不清楚,连凤就不再对想。



    看着华星,连凤轻声道:“谢谢你,华弟,姐姐会记住你今晚的这句话的。这一次,华弟来洛阳,是为了看花会,还是为了别的事情呢?”连凤轻声的问起了别的事情,显然有意避开两人之间的话题。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对华星的感觉,似乎越来越好,有一种深陷的危机。她怕自己最后无法控制,所以转移了话题。



    夜色下,华星轻轻的坐在连凤身旁,与她讲述起了来洛阳的事情,其间也时常问起一些,她来洛阳的的目的。两人在宁静的月色下,静静的谈着一些感兴趣的话题。每当晚风来袭,总有一股幽香扑入华星鼻中,让他深深的陶醉在那迷人的气息里。而连凤只是脸色微红,在夜色下,并不怎么明显。静静的坐在一起,连凤虽然一直提醒自己,但自己的心却总是违背自己的意愿,深深的被华星的风采所迷。



    其实,随着华星与女人交欢的次数增多,吸收女人的真阴之气越浓,体内的那股黑色真气就越渐庞大。随之而来的,华星身上的那股邪异之气也越强,对女人就更加具有吸引力了。所以连凤被华星深深的吸引,也是有其原因的。



    同样的夜色下,洛阳城中几个不同的地方,正发生着不同的事情。在城东的一座大院里,正好住着一批武林中人,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飞鹰教的弟子。



    此时大厅中,飞鹰教总护法枯木真君正坐在上首,看着下面的弟子。左右两边分别坐着铁爪无情严松,一剑追魂杨凡,以及黑心无常方横。除了这三位地榜高手外,其余弟子一共有十九人,都静静的站在一旁,听着枯木真君的训话。



    枯木真君看着教中弟子,轻声道:“这一次出来,为的是什么,大家都明白,我就不多说了。我要说的是,这一次我们飞鹰教出动了四分之人的实力,前来洛阳,就一定要把那东西弄到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都必须完成教主给我们的任务。即使敌人再强大,我们也不能后退,明白吗?明天一早,你们就易容改装,全部到城中去给我察看那东西的下落,一有情况马上汇报,不可擅自行动,否则休怪我无情。”冷冷的看了下面的人一眼,枯木真君眼神凌厉之极。



    所有弟子大声应是,声音十分整齐。然而就在这整齐的声音里,一丝奇异的生意被深深掩盖了。等到枯木真君感觉到一股杀气时,数条黑影已经潜伏到了门外,瞬间发动了攻击。由于事出突然,飞鹰教弟子一时反应过慢,短短几招里,就被杀掉了四人,六人重伤,可谓损失惨重。



    第六十五章血月惊魂(下)



    枯木真君大吼一声,震得屋顶的瓦砾都纷纷作响,同时他双手快速挥动,飞身挡住了三个黑衣人。而飞鹰教的三位地榜高手,也闪身而出,加入了打斗中。这时候冲进来的黑衣人已经有十一人了,其中三人合攻枯木真君,一时间将他拖住。另外三个黑衣人,则与三位地榜高手交手,也打定主意缠住他们。其余的黑衣人,则与飞鹰教剩下的十五名弟子博杀,一时间惨叫之声不绝,鲜血不停,肢体横飞。



    宁静的夜色中,一片惨叫之声,远远传去,很快就引来了无数附近的武林中人。等到那些人,听到声音赶来时,双方的撕杀已经接近尾声。枯木真君在全力狂劈了一阵后,将三人中的一人杀死,两人重伤,然后趁机扑向另外的黑衣人,准备杀掉他们。而这时候,黑衣人见形势不利,开始撤退,很快就逃离了现场,只留下了三具黑衣人的尸体。可飞鹰教却付出了十人的代价,另有四人受伤。



    枯木真气脸色大怒,岂容这些人就此离去。只见他身法如电,在夜色中有如一条鬼影,瞬间追了上去。眼看他就要追上了,只差一丈距离就可以击杀对方了。可就在这时候,一丝隐隐的破空声,很轻很弱,瞬间直射枯木真君,让人不易察觉。



    枯木真君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安,出于练武之人敏锐的直觉,他知道有危险。目光四射,突然前方出现一道利箭,那快那狠,那劲那准,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枯木真君眼神瞬间变冷,双手在胸前成十字交错,看准那箭,双手齐出,两道强大的真气,瞬间发出,与飞来的利箭相撞击。顿时,一阵密集的空气爆炸声瞬间响起,两强劲的气流相接触,发出霹雳之声。



    枯木真君的身体借力反震,停止了前进,在空中停留了一下,就落下了。而空中那只利箭,却穿越了枯木真君的强劲真气,以一线之差的距离,从枯木真君头顶飞过,惊得枯木真君全身忍不住冷汗直流。看着前方的夜色里,枯木真君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显然被刚才那一箭惊破了胆。到底是什么人呢,会有如此高超的箭技,如此深厚的功力,真是可怕极了。



    看了一眼那些围观之人,枯木真君带着手下,回到大厅里。枯木真君一肚子的气,刚到洛阳就受到人偷袭,而且还损失了十位手下,真是气死了。看着活着的人,枯木真君问道:“你们对于刚才的偷袭,有什么看法,觉得应该是什么人干的?”



    黑心无常方横道:“回总护法,我觉得这尽有可能是通天门干的,为的是削弱我们的实力,以方便他们更有利夺那东西。”这是最容易想到的结果了,毕竟这里是通天门的地盘,不是他们是谁呢?更何况飞鹰教与通天门本来就是敌对,这样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一剑追魂杨凡却道:“我倒是觉得不太像通天门的,因为这太明显了,反而容易让人生疑。我倒是觉得,极为可能是别人嫁祸于他,想趁机挑起我们与通天门交手,好坐收渔人之利。毕竟这是非常时期,为了那东西,什么手段使不出来呢?”这话也极为有道理,让人不得不深思熟虑一时间,飞鹰教弟子都围绕着这两种决然不同的说法,展开了争论。大家都在猜测这一次的敌人是谁,只是争论了一阵,还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而另一个地方,位于城西的一家小客栈里,也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个黑色的人影,静静的立在屋顶,看着东方。下面的院子里,静静的躺着三具尸体,每一具尸体的胸口,都有一个清晰的掌印。



    令人震惊的是,那清晰的掌印竟然会变化颜色,最开始是血色,不久就变成了黑色,最后慢慢变成了青色,十分的怪异。而知道的人都明白,这就是武林中,一直以来都十分神秘的绝毒武学——三色掌!八十年前,十大绝毒武学排名第三位,威力惊人,少有人敌。想不到三色掌在长安城出现没多久,现在又在洛阳城里出现,真是让人心惊。同时死者也都非无名之辈,全是武林中的高手。



    这时候,那屋顶的黑色人影,突然向东南方而去,身法快如闪电,瞬间就消失在了黑夜里。只见这黑色人影,在一柱香工夫后,来到一处富贵人家的大花园里,闪身上了一颗大树,隐身其中。黑影一双眼睛,牢牢的看着不远处那亮着灯的小窗,透过那道窗户,可以隐约看见里面有两道人影,正在谈论着什么。



    夜色宁静,时间在慢慢流失,突然,又是一阵破空之声传来,只见四条黑影分三个方向而来,快速的落在了花园里。这四人一落地,其中一人闪身隐藏到了一处花丛中。其余三人相互对望了一眼,身体向三个方向散开,隐藏着花丛间,行动十分神秘。而就在这四人刚隐藏好不久,那亮灯的小窗,突然打开,两条人影如夜猫一般,无声无息的落在了花园里。



    月光下,只见两人都是五旬左右的青色老者,左边一位眼角有一道断眉,右边一位左手少了一指。两人望了望四周,突然大笑起来。只见那断道老者笑道:“各位既然来了,就请出来吧,老夫残眉叟段天煞,与兄弟九指残心洪天雄在此恭候已久。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要躲在花丛中或是大树上了,都现身吧。”



    话落,顿时四条人影从花丛中射出,瞬间将两人包围在原地。而树上的黑影只是闪身向上,轻轻的立在树梢,静静的看着花园里的六人。这一手绝妙的轻功,倒真是让花园里的六人吃了一惊,每一个人眼中都露出一丝惊讶。



    段天煞冷冷的看着身边的四人,轻声笑道:“四位深夜前来,想来应该是有目的的。各位有什么不妨说说,看老夫能不能满足你们的要求?”嘴上在笑,可眼神却异常的阴冷,就像黑夜里的毒蛇,让人心里升起一股寒意。



    细看这四人,他们的身份倒是令人惊讶,让人不太敢相信。第一位就是名震武林的地榜高手,这一届排名第四位的白衣追魂萧远山。想不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他来这里有何目的呢?



    第二位是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此人名叫公孙笑,是这一届龙榜排名第六位的少年高手。武林中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都称他为锁喉枪,枪法十分厉害。



    第三位,是个老头,一身黑衣,神情冷漠,双目神光闪烁,可见是位高手。而这人也的确是位高手,他便是新出现的一个神秘高手,位列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一位。此人自称是黑衣修罗,武功十分诡异神秘,没有人摸得透。



    第四位是个和尚,不过是个怪和尚。只见这和尚腰间竟然挂着一个大酒壶,看样子是个不守寺规的酒肉和尚。而这和尚也是个难缠的角色,他就是上一届地榜排名第四位的高手,人称醉罗汉——许贵,乃是醉剑门第二高手。想不到他也到洛阳来了,看样子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此时段天煞话音一落,就见醉罗汉许贵嬉笑着脸,一副无奈的模样,对着段天煞笑道:“洒家不过是闻道这里有酒香,故而来看看,怎么?难道主人家不欢迎洒家,想赶走洒家不成。”一副酒鬼的模样,笑望着两人。



    萧远山看着段天煞与九指残心,心里正在盘算着。这两个老头从未听说过,也不是地榜上的人物,可看那平淡的表情,就知道,应该不是好对付的,得小心。这一次是无意中,跟着黑衣修罗来到这里的,也不明白黑衣修罗到此干什么,所以来看看热闹,想不到竟然被人发现了。萧远山开口道:“两位的大名有些耳生,不知道两位是何门何派的高手,不知道敢不敢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公孙笑与黑衣修罗都默默的看着段天煞与洪天雄,两人都沉默不语,似乎不想说什么。其实公孙笑与萧远山情况差不多,都是无意中发现了黑衣修罗,一路跟到这里来的。来到此地后,见黑衣修罗隐身花丛,自己也就选了另一个花丛隐藏在了其中,想看看黑衣修罗究竟想干什么。



    段天煞大笑道:“酒和尚,明人面前别说假话,你当什么人都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少来这一套,老夫可不是三岁的小孩。你们今晚来此,是为了那锦盒的下落,是吗?”对于萧远山的问题,段天煞避而不提,显然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此言一出,萧远山与公孙笑顿时明白过来。只是两人不明白,为什么黑衣修罗知道锦盒的下落,还故意引自己前来呢?这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或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黑衣修罗冷寒的声音问道:“段天煞,你既然明白我来这里的目的,就说出来吧,大家用不着逗圈子。”



    段天煞看了黑衣修罗一眼,冷笑道:“想知道是吗,可以。不过得看你们有没有命活着离去。如果可以在我们两人手中逃命,那么就告诉你,现在,你们就来试试吧。”说完,与身旁的洪天雄同时发动攻击,速度之快,惊人之极。



    月光下,六人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博杀。只见那段天煞双手挥舞,强劲无比的掌风横扫四野,掌力牢牢的锁住萧远山与醉罗汉,将这两位,两届地榜都是排名第四位的高手,逼得连连后退。由此看来,这段天煞的武功之高,绝对可以问鼎地榜一二位的宝座,实力之强,令得两位地榜上的高手心惊胆寒。



    这边,洪天雄与黑衣修罗以及公孙笑交手,打得更是激烈。最主要的是,黑衣修罗的武功高强之极,十分的出人意料,竟然一点也不逊色于洪天雄。



    公孙笑此时闪身退开一旁,静静的看了一会打斗中的两人,眼睛不由看向了那亮灯的小屋。眼珠一转,公孙笑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身体一跃,直射那小屋而去。



    这一来,那段天煞与洪天雄都是脸色一变,齐声大吼道:“小子找死,还不回来。”丢下对手,直追公孙笑的身影。看两人的神情,那小屋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不然这两人不会那么慌张。原本交手中的黑衣修罗与萧远山许贵三人一见,心里都反应过来,来不及多想,也全力直射小屋而去。



    大树上的黑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几人,争先恐后的赶往小屋,他只是眼神微冷,神情似乎有些疑虑。静立树梢,黑影眼中精光四射,牢牢的注视着小屋的动静。此时六人都已经全部进入了小屋,那微亮的灯光,将六人的身影投影到了窗户上,只见几人似乎正在动手。



    突然,一声惨叫,如黑夜中的厉鬼,凄惨凌厉,宛如地狱的冤鬼在哭泣。那声音凄凉恐怖之极,让人心颤不安,一股恐惧感深深的震撼着人心。这声凄惨无比的叫声划破夜空,像一道厉鬼的诅咒,笼罩在洛阳上空,给人一种惊恐难安的感觉。



    就在这声惨叫传出不久,紧接着一条人影一举撞破窗子,飞身而出。那人影一落地,顿时张口吐出一口鲜血,瞬间又弹身而起,全力向外逃去。



    树上的黑影一见那破窗而出的人影,竟然是黑衣修罗,心里也是一惊,到底小屋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先前那声惨叫,极为可能是公孙笑发出的。紧接着黑衣修罗又重伤逃出,而萧远山与许贵两位地榜高手却无声无息,没有了动静,到底这亮灯的小屋里,隐藏着什么秘密呢?真是神秘!



    就在这时候,段天煞与虹天雄两条人影也闪身而出。段天煞直追黑衣修罗而去,而洪天雄则闪身直击树上的黑影。树上的黑影冷笑一声,双手闪电间劈出数掌,硬生生的将洪天雄逼落,同时身影急降,漫天掌影将对手笼罩其中。凌厉无比的掌力逼得洪天雄连退了数步,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洪天雄脸色大变,似乎没有想到这黑影的武功,竟然如此高强,真是让人吃惊。仔细看着那黑色的面巾,将整张脸挡住了三分之二,只露出一双冷漠无比的眼睛在外面,看不出他本来的面目。



    黑影冷冷一笑,双手突然手上加了三分力道,强劲的掌力,将地面的枯枝落叶压得向四周飘散,逼得洪天雄呼吸急促,脸色惊恐。眼看洪天雄就将伤在黑影手中,突然,一股阴邪无比的真气,瞬间笼罩住整个花园,深深的震撼着黑影。



    黑影身形回旋,瞬间向左后方闪出数丈,眼中带着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黑暗角落。那里一双闪着绿色火焰,邪异诡秘的眼睛正静静的注视着自己。黑影心里一颤,顿时明白,为什么黑衣修罗会重伤逃离,原来都是因为这人的缘故。看了一眼四周,黑影突然腾空而起,身形在空中一连转折了三次,换了三个方向,才摆脱那神秘人的攻击,向西逃去。



    宁静的夜空里,一道黑影静静的立在半空,双眼中闪烁着妖艳的绿色火焰,十分邪异。看着黑影逃去的方向,这神秘的人物,仅仅发出一声阴森的冷笑,随风飘去,像是一种暗示,无声的消失在夜风里。



    宁静的夜色下,洛阳城发生了不少事情,使得原本平静的洛阳城,染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更加显得诡异离奇。暗黑的夜色里,隐藏着太多的秘密,正等待着有心人去一步步开启。当一切真相大白时,或许许多人都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或是不愿意去相信!



    然而,许多事情,是不由得你不信的,不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重庆学校  襄樊旅游  湖州旅游  眉山旅游  乌海旅游  林芝地图  七台河时尚  廊坊时尚  四平时尚  天门时尚  松原地图  松原时尚  许昌学习  黔南地图  潍坊资讯  张家口时尚  黑河地图  四平时尚  辽阳旅游  海口新闻  西安娱乐  大兴安岭论坛  铜川学习  七台河地图  娄底资讯  临沧新闻  博尔塔拉资讯  贵港资讯  郑州地图  湘潭学习  桂林学校  迪庆旅游  迪庆旅游  七台河地图  淮北地图  阜新地图  临汾新闻  沧州学校  白山新闻  淮安新闻  黑河地图  伊犁学校  海西论坛  郑州旅游  大丰地图  娄底资讯  阿拉尔地图  徐州旅游  钦州旅游  泸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