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六十六章 山雨欲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六章山雨欲来(上)



    宁静的晚风里,轻轻飘起淡淡的幽香,像一朵夜色下的百合花,散发着淡淡清香。华星与连凤静静的坐在小亭里,轻声细语的谈论了一个时辰,两人之间显得很开心。



    看着华星,连凤笑道:“华弟真是位奇特的人,不但人品一流,才思敏捷;更让人震惊的是你的能说善道,让人心折。姐姐真是说不过你了,再说下去,恐怕会被你戏弄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华星看着连凤,心里真想抱住她,好好怜惜一番。但他明白,这种事情是需要时间的,不能心急。男人想要一举猎取女人的芳心,非得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现在还不是立刻猎取她芳心的好时机,还是等以后再想办法吧。反正今晚的收获已经不小了。



    华星身体微微靠近,鼻中那股芬芳更加清晰,让他忍不住微微吸了一口气。看着那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华星淡雅的笑道:“那么姐姐也早点休息,弟弟就不打觉姐姐了,明天见。”说完起身,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空中传来华星的声音,很低但却很清晰。“今夜的风中,带着香气,一路相陪,伴我入睡。梦里回首,夜色中有着淡淡而又熟悉的身影,微风轻拂,传来丝丝迷人的气息。”淡淡的声音,在夜风中远去,却微微震撼着连凤的芳心。



    看着华星离去,连凤心里突然有种不舍,有种失落,让她心里一惊。想起刚才华星那靠近自己,吸气的动作,听着他口中说出那句,风中带着香气,连凤就忍不住在心里升起一股甜蜜。想到华星的表现,连凤脸上一红,作为女人,她自然明白华星有想要她的意思。华星并没有客意的隐藏什么,只是淡淡的表露了一些,这让连凤心里产生了一丝波动,忍不住有迷惑的感觉。



    静静的看着华星消失的方向,连凤眼神中露出一丝神采,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表情十分奇特。那浅浅的笑意,似乎隐藏着什么。



    华星回到房中,看了一眼那纤细苗条的身影,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轻轻的将那娇柔的身体拥入怀里。感觉到怀中人儿身体一颤,华星忍不住低头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笑道:“香儿,怎么还不睡觉啊,是不是在等我啊?”轻笑的声音里,含着丝丝柔情,含着丝丝邪异。



    梅香脸色一红,娇羞的道:“华星,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我都等了你好一会了。”身体静静的靠在华星怀里,微微抬头看着华星。华星轻轻抱着她的身体,来到床边,轻笑道:“是不是今晚想让我陪你睡啊,香儿?你不怕明天上官燕笑你吗?”



    梅香闻言,脸上浮现出一朵红云,娇声道:“你坏死了,人家只是想来看看你吗,你就取笑人家。”华星看着她娇羞的模样,真是美极了,让人忍不住想一口把他吞下。



    轻轻的移动着双手,华星静静的吻着她敏感的耳根。梅香脸色羞红,双手轻轻的推拒着华星的魔手,不让他得逞。然而华星只是微微加了点力,双手就很容易的占据了她美丽的胸部。双手将那对高耸的乳肉抓在手心,尽情的**着,感觉着那少女无比的坚挺,那十足的弹性,真是说不出的享受。



    梅香身体微微扭动着,口中传出微微的娇喘声,娇羞的道:“华星你坏死了,就爱欺负香儿。不要吗,别人会笑话人家的?”娇羞的看着华星的手,从衣缝下伸了进去,梅香忍不住轻轻扭动着身体。突然梅香全身一颤,身体微微僵住了。感觉到华星的手在使坏,梅香忙娇羞的道:“华星,别逗人家吗。要么你就要了香儿吧,不然你就放过人家吗,你这样香儿好丢脸啊,羞死人了。”



    华星笑道:“看在香儿娇媚动人的玉面上,这一次我就放过你。不可等哪天没有人打觉时,我就摘了香儿那朵娇艳的雪莲花,好好的品尝香儿的动人滋味。”说完,手指轻轻抚摸着那湿润的花朵,逗得梅香全身轻颤,忍不住娇喘嘘嘘,连声求饶。



    静静的抱着梅香诱人的身体,双手伸进衣内,轻轻搓柔着那对雪乳,华星慢慢的享受了好一会的手足之欲后,才微有不舍的松开她,轻声道:“就在这里休息吧,我美丽的娇妻香儿。”说完,轻抚着她的玉脸,慢慢的哄她入睡。



    梅香脸色一红,知道华星疼爱自己,心里甜蜜无比。娇媚的吻了他的唇一下,头轻轻的靠在他怀中,慢慢闭上眼睛。不多久,就含笑的睡熟了。华星看着怀中熟睡的人儿,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也轻轻的上行了眼睛。



    早上,梅香醒来时,看着怀中的华星,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娇羞。双手轻轻的抱住华星的头,梅香任由华星贪恋的含着自己的雪乳,慢慢的品尝着自己的美丽。感觉到华星在轻咬自己,梅香忍不住娇啼一声,身体微微发颤,轻声道:“华星,不要用力,你弄痛人家了。”娇媚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的含义。



    华星含着那红嫩鲜美的乳珠,灵舌不停的卷动,深深的吸取着那股芬芳而诱人的气息。见梅香开口,华星轻轻吐出那红艳诱人,美丽上翘的乳头,含笑的看着她。手指捏着那颗红果,轻轻捏弄着,看着梅香那娇媚的眼睛里,流露出一股醉人的神采,华星笑道:“香儿真美,特别是这里,就更加诱人了。”说完起身松开她的身体。



    梅香娇媚的看着华星,轻轻的整理衣服。眼中露出丝丝爱意,梅香娇声道:“只要你喜欢,香儿永远都属于华星。”华星闻言,轻抚着她的秀发,眼中露出一股真情。等到她整理好了衣服,华星便陪她一起离开了房间,来到了院中的小亭里。



    亭中的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早饭,看来是暗雨吩咐的。孤傲此时正扶着曲竹出来,另一边陈兰与暗雨也扶着上官燕出来吃饭。等七人坐好后,华星笑道:“难得如此热闹,我们就开开心心的吃上一顿,品尝一下这里的手艺如何。看看这洛阳最大的牡丹阁里,那些大厨的手艺是否与别处不同。”说完,与众人一起热闹的吃了起来。



    饭后,书院派了一位弟子,送来了几条消息,全是昨晚洛阳所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一大早,就已经震惊整个洛阳城了,是洛阳城多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华星仔细的看着书院传来的消息,上面说的全是昨晚洛阳城发生的事情。看着众人一脸的好奇,华星轻声道:“这上面说,昨晚洛阳一共发生了四起打斗。第一起就是刚到洛阳的飞鹰教,在入夜后受到黑衣蒙面人的偷袭,损失了十位教中弟子。这事发生在城东的一家大户人家的大院里,偷袭之人,身份不明,暂时没有查处是什么人干的。



    第二起打斗,是发生在洛阳城中部。有人见到四条人影,进入了一家大花园中后,不久就传出了一声恐怖之极的惨叫声。紧接着,又有一条人影带伤逃去,随后就失去了动静。从这上面的分析看来,四人中一死一逃,另外两人神秘失踪。而那死去的人,极为可能是这一届龙榜排名第六位的锁喉枪公孙笑。失踪的两人,全是地榜上的人物。一个是这一届地榜排名第四位的白衣追魂萧远山,另一位是上一届排名第四位的高手,醉剑门的第二高手,醉罗汉许贵。那个唯一逃脱的人,据隐藏在暗处的弟子口述,那人极有可能是刚上风云榜,排名第二十一位的黑衣修罗。



    第三起是城西的一家小客栈里,发现了三具尸体,全是被三色掌所杀的。想不到三色掌在长安城出现后,竟然又到了洛阳,这一点大家要小心。



    最后一起打斗,是在城南。这整个洛阳城,东西两面地处交通要道,最是繁华富强,而南北两面相对就要贫困一些。昨晚,在城南发生的是一起,由牡丹花引起的打斗。有一家大户人家,据说种植了上百个品种的牡丹花,其中不乏精品。昨晚就有人潜入那人的花园,想要盗取其中的一盆紫色牡丹,不小心被猎犬发觉,就与主人家的护园动起手来,杀掉了数人之后,被那家主人的独女重创逃离。”一旁的六人闻言,各有不同的表情,但都有着吃惊。



    看着众人的表情,华星轻声道:“从这上面的消息来看,洛阳已经开始混乱,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我们在这里的一切都得十分小心,虽然我不怕任何人,但我却不希望你们出事。今天你们就还是呆在这里,免得发生意外。现在就我们所知道的消息,可以理出几条主线。第一,就是为了那个神秘的锦盒,这是绝大部分武林人士的目的。第二,就是洛阳的牡丹花会,也吸引了不少人,我们就是其中之一。第三,就是那所谓的龙门石窟,据说隐藏着什么绝秘,如果此话是真,恐怕事情就更复杂了。



    同时,这一次洛阳聚集了数千武林人士,包括了无数门派,其中自然夹杂着不少恩怨情仇在里面,使得场面变得错综复杂,让人分辨不清。我们如果没有书院提供的消息,一样很多事情都被蒙在鼓里,分不清南北东西。我们现在最弱的就是,你们的武功都太差了,除了小雨可以独当一面外,即使是孤傲,也差了很大一段距离。就更别说香儿与小雪了。加上曲竹与小燕儿又受了伤,我们现在的情景十分的不乐观。



    我现在所想的就是,到哪里去找个武功高强的人,来保护你们的安全。最适合的人选有两个,一个是夜风,一个就是那个无毛老道,可惜他们都不在身边。我打算让书院派人把他们找来,到时候,我就可以出去探听一下洛阳的动静了。”



    六人听完,都露出一副沉重的表情,显然对于这样的现实,都有着一股无力。看着华星,上官燕娇声道:“华大哥,你不是凤凰特使吗,你不会派些你们书院的高手来保护我们啊,用得着找别人帮忙吗?”



    华星看了她一眼,轻轻摇头道:“凤凰书院第一高手就在你面前,除了我,书院就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也真不知道,书院怎么会在武林中立足了二十年,都没有倒闭,真是个奇迹。或许她们真的很聪明,不然怎能将书院支持到现在呢?”



    暗雨在一旁道:“现在有了公子,相信书院就会更加顺利了。以公子之威,相信没有谁敢前来惹事。到那时,书院就会飞速的发展起来,成为天下最大的情报组织,掌握整个武林的一切动静。”



    华星闻言一笑,看了暗雨一眼道:“那是自然,谁敢惹我,我就屠刀在手,杀得他们猪狗低头。嘿嘿,到时候就让他们全部低头,若不低头,就得丢头。”瞬间,华星又恢复了原来的邪异,脸上充满了自信。



    安顿好了几人后,华星为曲竹与上官燕山查看了一下内伤情况。发觉两人都恢复得不错,曲竹只要今天再休息一天,就可以自己走动了。过两天功力就将恢复,到时候就可以施展武功防身了。而上官燕的伤则重许多,不是那么快可以好的。



    第六十六章山雨欲来(下)



    坐在上官燕床边,华星看着一脸生气的美人儿,知道她生性贪玩,叫她这样一直躺在床上养伤,就仿佛是在要她的命一般。华星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笑道:“小妹,看你这样子,真像个受了气的小孩。想不想早点好起来,好早点出去玩呢?”



    上官燕红着脸,狠狠的瞪着华星,娇声骂道:“你这个坏蛋大哥,故意趁我现在不能动,占我便宜。还不拿开你的手,要死了,讨厌。”骂过之后,一想起华星最后一句话,顿时眼中露出一丝神采。脸上马上露出一丝媚笑,娇媚的看着华星,上官燕笑道:“大哥你有什么办法是不是?快告诉人家吗,人家可是你妹妹,你忍心看人家一直这样躺在床上不能动啊。大哥!”最后两个字,有着说不出的娇媚,深深的吸引着华星。



    华星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右手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玉脸。听了她的话后,华星手指忍不住抚弄着那诱人的红唇,口中轻笑道:“你这个小鬼,求人的时候,这小嘴最甜了。看在你这声大哥叫得好听的份上,我就帮你一下了,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这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说完手指拨弄着她羞红的脸蛋。



    上官燕脸色通红,想到华星的手指正挑逗着自己的红唇,那可是情人之间才会出现的亲密动作,想来真是羞死人了。可奇怪的是,自己竟然对他恨不起来,难道仅仅因为一句口头上的大哥吗?不解迷茫。



    华星轻轻为她输入了一道清凉柔和的真气,慢慢的滋润着她的经脉,让她的内伤加速痊愈。这一来,至少可以让她提前两天痊愈。看着上官燕,华星笑道:“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等会叫香儿来陪你聊天。”说完亲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玉脸,起身离开了。



    出了牡丹阁,华星看着大街上的行人,那些普通百姓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凡是武林中人,神色都显得有些机警。看来昨晚的事情,已经在这些人心中留下了阴影,让他们变得警惕多了。



    静静的走在洛阳的大街小巷里,华星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显得潇洒随意。眼光四处转动,突然,华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忙快步跟了上去。一路不急不缓的跟在那人的身后,华星在想,他此去是干什么呢?有些可疑。



    华星跟着前面之人,不多时就来到一家就楼。抬头看了一下那个大扁,上书“三江楼”三个铁缘。华星眼色一笑,慢步走了进去。看了看里面的情况,此时时间尚早,人还不多,仅有三两个客人在那儿浅饮淡品着。上了楼去,华星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跟踪的人。



    这一层上坐了不少人,显得十分奇怪。华星看着这些人,心里升起一丝惊异,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聚头呢?原来这楼上一共坐了两桌人,竟然全是和尚与道士。第一桌上坐了六人,三个和尚与三个道士,看那样子应该是为首的几人。第二桌则坐了四个和尚与三个道士,看那神情,应该是随从。



    为首那个和尚,红光满面,天庭饱满,一脸的慈悲之相,年岁在六十三四之间。这和尚双目眼神宁静,平淡中隐现着一丝神光。这和尚两旁,坐着两个身材高大的和尚,全是眼含神光的高手,都在六十左右。同桌的三个道士中,为首一人看上去五旬上下,一脸仙风道骨的模样,双眼中隐含着淡淡的青色光芒。两边坐着两个五六十岁的道士,其中一个就是华星认识的出尘道长。



    这些和尚与道士,看样子应该是少林与武当两大门派的人。只是他们在这里聚头,暗示着什么呢?华星刚一上楼,准备找个位置坐下,想听一听这两大门派究竟说些什么。可想不到武当出尘道长,就已经认出了华星。出尘道长开口道:“那不是凤凰特使华公子吗,怎么这么巧啊?华公子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妨过来坐坐。”



    华星闻言,看着出尘道长,笑道:“原来是出尘道长,你们现在看情况有要事相商,我过去不会影响你们吧?”华星想先问清楚,免得到时候不要说不过去话。



    出尘笑道:“我们在这里聚会,也不过是说说花会之事,华公子怎么会影响我们呢。请过来坐会吧。”同桌的人也都微微点头,表示不用介意。



    华星起身走去,看了六人一眼,轻轻坐在出尘旁边,笑道:“华星初出江湖,对于各位的大名都不知道,要有什么说错话的得法,希望各位大师与道长原谅。”华星可不是省油的灯,故而先开口将后路准备好。



    出尘笑道:“华公子才出道半个月,可就已经名列风云榜第十五位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既然华公子对我们不太熟悉,贫道就来为华公子介绍一下。这为大师就是少林一派的掌门方丈慈云大师,另外这两位都是少林有名的高僧,一位是达摩堂首座慈心大师,另一位是戒律院首座慈海大师。而贫道身边的这一位,是本门掌门人玉清子,另一位是本门长老青溪道长。”出尘简单的对华星道出了几人的身份。



    华星看着几人,脸上露出一股惊讶之色,吃惊的道:“想不到竟然是中原两大门派的掌门人齐聚此地,华星真是有幸,能在此一见两位掌门人的风采,以及各位高人的风范。真是失敬了。”



    少林慈云大师轻声道:“华公子过谦了,华公子凤凰特使之名才真是天下扬名,威震武林。这一次华公子来此,想必也是来看洛阳牡丹花会的热闹盛况吧?”



    华星笑道:“大师明见,华星的确是来看洛阳的牡丹花的。听说洛阳牡丹,天下名扬,这一次正好赶上花会时间延迟,故才有机会来一饱眼福。大师与掌门真人,也是为了牡丹花会而来的?”



    慈云看了玉真子一眼,淡淡的道:“华公子看样子第一来此,不知道我们少林与武当派,都是花会的公证成员。每一次的花会,我们两派以及华山派,都要派人前来参加,为的是防止一些武林中的败类,前来破坏捣乱,影响花会的正常进行。因为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两天后的花会上,我们两派与华山派都会派门下参加,以保护花会的正常进行。”



    武当派的掌门玉真子也开口道:“这一次的花会,由于花期延迟,所以比起往年晚了一个多月。原本这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可就在这一两天里,洛阳城的武林人士突然暴增数倍。这一来就使得花会的顺利进行,增加了许多不可定的因素,也就增加了我们三派的压力,使得我们格外的小心了,免得到时候出现不该出现的事情。那样,我们可就不好向人家交代了。这也就是我们今天在此聚会的原因了。”



    华星闻言,才明白原来这里面还有这层关系在。不过仔细一想,这也是很正常,花会主办者为了花会的顺利的举行,自然会考虑到某些关键的细节。而洛阳这么大的一个重要大郡,武林人士自然十分之多,为了避免他们生事,最(电脑小说网Www.xiaoshuoshu.org)好的办法就是,找中原最大的三大门派出面,以防止他们闹事。同时,举办这样一个花会,其中一定会有很大的一笔利润在里头,主办者想一个人独吞,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所谓钱财动人心,自然就会有人想打这花会的主意,这也就形成了三大门派的参与。而三大门派,恐怕从中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不然谁会那么卖力呢?



    华星脸带笑容的道:“原来这样,华星的确是不知道。既然是三大门派一起参与,那么怎么没有见到华山派的人呢?”



    少林慈云大师道:“我们已经派人去请了,相信等会就来了。华公子乃是凤凰书院的特使,对于武林中的动静一定十分了解,不知道能否透露一点,现在洛阳的大致情形呢?好方便我们更加有利的防御部署。”



    一旁的几人都眼睛看着华星,想从他身上得到一些消息。华星闻言一笑,心里却在想,无怪中原会被通天门把持住。你们这些门派,高手虽然不少,但消息却不灵通,那里是通天门的对手。



    华星看了几人一眼,笑道:“大师这话可把华星问住了,说实话,对于中原的两大门派,少林与武当,华星是敬佩已久。不过大师也明白,我凤凰书院的地盘不在这里,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真正最清楚的应该是武林书院,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不过大师既然问起,华星自然也不会故意不说。对于洛阳的情形,华星也的确知道一些,不过却不敢说一定准确无误,毕竟这里是中原。”



    武当玉真子开口道:“华公子之言也是正理,只是我们由于人手不多,对于这里的消息不是很灵通,故而想向华公子请教一下,如果华公子知道一些,还望告之。我们两派会记住这分情意的。”



    华星笑道:“真人言重了,华星也是来看花会的,自然希望花会能办得顺利一些。所以为了花会的顺利进行,提供一点消息,也是应该的。就华星所知,这一次的洛阳城花会,前来的武林人士已经超过三千人,几乎所有的客栈都已经客满。另外有一个关于花会的消息,希望你们能注意。那便是有一个神秘的聚花宫,已经派人前来洛阳,准备对洛阳的美丽女子下手,他们下手的对象,全是普通百姓。”说到这里,华星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有关的消息,全部告诉了少林与武当的掌门人,深深的希望他们能有所警惕,为普通百姓多做一些事情。



    一席话,听得少林与武当的高手,个个都是气愤不已,声言一定要想办法把掉这个武林中的毒牙,为普通百姓的安全,做一点贡献。就在这时候,华山派的人也来了。



    张雪一身浅紫色的紧身衣裙,玲珑妙曼的身姿尽现无疑。美丽的脸上,带着三分自信与一丝浅笑,真是分外的吸引着人的注意。张雪身旁只来了两人,一个是华山长老灰鹤无言,另一个是华山高手赢枫。三人一上楼,出尘忙起身让座,引着张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好紧靠着华星。无言与赢枫则被出尘道长引到了另一桌上。



    华星看着张雪,眼光在那美丽迷人的身体上流动着。见张雪的目光射来,华星含着一丝奇异的微笑,微微点头,分外吸引人。张雪眼神微微一变,似乎每一次见到华星,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颤的感觉在里面,不知道为什么。



    少林方丈慈云大师低念了一声佛法,轻声道:“秋夫人来得正好,我们正在说花会的事情呢。刚才华公子才告诉了我们一个惊人的消息,对这次的花会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现在还是麻烦华公子再重述一遍吧。”说完看着张雪与华星。



    华星眼光扫了一下张雪,移到了赢枫与无言两人身上,轻笑道:“大师能为我介绍一下这两位华山派的高人吗?”



    张雪看了华星一眼,轻声接过话语道:“还是我来位华公子介绍一下吧。这两人一位是本门的长老无言,另一外是同门师弟赢枫,倒是叫华公子见笑了。”



    华星看了赢枫一眼,心想原来是你。看着张雪那美丽的眼睛,华星嘴角微扬,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轻声笑道:“原来是两位高人,华星真是有幸在这里相遇。好了,还是先说正题吧,等有空再好好与在场的几位亲近一下。”说完又将关于聚花宫的事情说了一遍。



    在场的人都静静的听着,神情各异。张雪脸上露出一丝愤怒的表情,或许是为那些曾经受苦受难的女人感到不平。少林慈云大师眼中,则露出一丝悲天悯人神色,似乎在为那些受苦的百姓而忧心。武当玉真子则双目精光闪烁,显然已经动怒,看那样子,恐怕真是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人。



    华星淡然的笑着,神情平静的看着众人,静静的查看着他们的神情变化。随后的时间里,华星慢慢的讲述了自己所知道的很多消息,当然对于有些事情,华星还是有所保留的。三江楼上,华星第一次与中原的三大门派首脑人物会面,一起讨论洛阳花会的事情。



    两天后的洛阳花会,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会不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呢?而华星的洛阳之行,又会为他带来些什么呢?群雄齐聚的洛阳城,风云际会,这里面会有些什么惊心动魄,或是感人肺腑的事情发生呢?或许,几许忧伤,几许甜蜜,还有几许,说不出的沧桑,藏在心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三亚论坛  合肥学习  湖州旅游  西安娱乐  眉山旅游  盘锦学习  那曲地图  钦州旅游  海口新闻  喀什资讯  益阳资讯  汕尾论坛  酒泉论坛  十堰论坛  合肥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酒泉论坛  潍坊资讯  商洛论坛  徐州旅游  昭通时尚  临夏新闻  诸城旅游  湖州旅游  七台河地图  辽阳旅游  钦州学习  安阳资讯  七台河时尚  松原地图  潜江地图  黄冈旅游  十堰论坛  海西论坛  济宁新闻  大庆论坛  郑州旅游  商洛学习  乌海旅游  大丰地图  六安论坛  伊犁学校  临沂资讯  淮北地图  赤峰新闻  商洛论坛  连云港旅游  临沧新闻  湘西旅游  大丰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