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七十二章 花会规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二章 花会规则(上)



    华星与唐梦慢步在洛阳城的大街上,静静的看着四周的人群。走了不久,就见到一大群人正围在一处高墙下,看着墙上发布的,关于这一次洛阳牡丹花会的公告。



    华星看了唐梦一眼,淡然一笑道:“围观的人真多啊,看来今年的花会,果然与往年的大不一样。我们也去看看吧,只是这么多人,我倒是怕他们把你给挤坏了,你看怎么是好呢?”说完含笑的看着唐梦,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唐梦看着华星的眼睛,静静的没有回避。她清楚的看出,华星眼中的那丝想要自己的神情,但她却一点也没有退避。对于一个像她这样,在武林中闯荡了多年的女人,早已经不再像那些十八九岁的青涩女孩。她已经深深的懂得,要如何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所以她没有回避华星的眼睛。



    唐梦看着华星,轻声道:“这么多人,看样子一时间是不会散去的。我们只有走到最前面去看,避免与别人打挤,你应该有办法带着我进去,是吗?”说完看着华星。



    华星看着她,眼神在她美丽诱人的身体上移动着,轻声笑道:“你这么美丽恐,怕有些困难吧。那些男人一见你去,还不全力朝你挤来,想趁机占点便宜。我是有办法带着你挤到前面去,可那时我怕你说我占你的便宜。”说完嘿嘿笑笑,一副为难的表情。英俊的脸上露出三分邪异,十分具有吸引力。



    唐梦看了那些人一眼,突然说出一句令华星吃惊的话来。只听唐梦平淡的道:“华星,你难道不想占我的便宜吗?或者不想得到我的人吗?”说完看着华星的眼睛。



    华星心里一震,想不到唐梦会这样,开门见山的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来,这是让他相当吃惊的事情。看着唐梦的眼睛,华星眼中露出一丝严肃的神情,轻声道:“想不到你就这样,将我的心思说了出来,真的让我很是吃惊。说句实话,我就跟我的名字一样,十分的花心。或许这不是我的错,而是男人的本性。虽然我很喜欢美丽的女子,但我这人很在意缘分,只要与我有缘,我会好好珍惜身边的每一个女人。虽然不能给予她们完整的爱情,但我却决不会将她们抛弃。你很美丽,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男人,要说我不想得到你的人,那是骗人的事情。但我除了想得到你的人外,更想要的是得到你的心。不管你是否愿意,我都会尽力去猎取你的芳心,因为我就是华星。”



    唐梦也是第一次遇上,像华星这样坦然自若的男人。没有一点隐藏,就那样明明白白的说出了自己的企图,这样的男人真是天下少有。看着华星,唐梦淡然的道:“你是个特别的人,我们之间是否有缘分,就看老天是否注定。我们去看那公告吧。”说完走去。



    华星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一把上前抓住她的手,拉着她向人群中挤去。当华星挤进人群时,那些人都觉得有一股气流在将自己向两旁推开,就像是一种无形的手,将众人向一旁推开一般。华星仅仅发出一股真气,就很容易的将那些人分开,拉着唐梦的玉手,轻易的挤了进去,让那些想占便宜的男人,一点边也没有碰上。



    唐梦静静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抽回自己的小手,任他静静的握在手心。那种被人握在手心的感觉,第一次让唐梦心里升起了一股甜蜜。虽然她隐藏得很好,但她明白,她就算能够骗得了华星,但她骗不了自己的心。这么多年了,第一次遇上自己心仪的男子,此刻正被他牢牢的握住自己的手,这让唐梦心里也多少有一丝羞意。



    华星含情的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挣扎,不由将她的手握得更紧。看了四周的围观之人一眼,不少男人眼中都露出嫉妒之情,这让华星心里升起一股得意。看着有几个人正向唐梦身边靠近,华星眼神微冷,右手微微一带,将唐梦拉近自己胸前,微微的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低头看看怀中的佳人,她面无表情,身体仅仅颤抖了一下,就恢复了平静,双眼平静的看那墙上的公告。



    华星不理会那些男人眼中的嫉妒之色,也仔细的看着布告。仔细看了一遍,华星这才明白,这一次洛阳牡丹花会的具体细节。这布告上所公布的,包括了参加花会的具体方法与条件,其中就清楚的说出了几点,这对花会的参赛,十分重要。



    这布告上,大体上一共说了七点。第一点,凡是想参加花会的人,都必须在花会开幕的前十天,自动报名。且要登记一份相关的表格,以方便花会的评委进行选拔。参赛之人没有地域的限制,但大体上以洛阳为主。且每一位参赛者,都必须交付十两白银,算是花会为参赛者提供场地的费用。



    第二点,参赛者报名之后,其所参展的牡丹花,会经过四次选拔,进行逐一淘汰,到最后选出前十大名花。这其中,每进一级,参赛者就必须交纳相应的费用,以维持花会的开支。然而,进入了最后的前十大名花之列的参赛者,都将得到至少一千两以上的白银,以示奖励。最后的花魁得主,可以得到白银一万两的巨额奖励。第二第三则相应要逐一下降一些,但那奖金也是相当的不错。



    第三点,为了公平合理的选出这一次最好的牡丹花绝品,大会决定在观花之人中,挑选出二十九位现场评委,与大会本身的十二位评委一起共同投票,以票数的多少,来选出最后的花魁冠军。而现场评委的招募时间,就在今天下午举行,欢迎正直公证的赏花之人,前来参与。一但成为现场评委,每人将获得白银一百两的报酬。



    第四点,现场的赏花人,如果觉得哪一位的牡丹花好,可以自动的以现银的方式,给予参赛者鼓励。每一轮比赛都是以十二位专业评委的赞成票的多少,以及每一位参赛者,所得到场外观花人的白银数的多少,来进行逐一淘汰,以选出最后的胜出者。



    第五点,这一次的花会与以往不同,这一次不但选花,还要选人。也就是说,每一位参赛者不一定非得是女子,但在最后一轮选拔十大名花时,所有的参赛者都必须是女子。如果参赛之人不是女子,在最后一轮比赛是,花主可以请一位女子代替。如果那花最后成为了十大名花之一,那么那位女子将得到,花会发给花主的奖金的三层。换句话说,如果花的主人得到一千两白银,那么那女子就可以得到三百两白银,这钱直接由花主支付。这一次最后的花魁冠军,不但要花是最好的,人也是要最美的。



    第六点,花会主办方,为了花会的顺利进行,专门请来中原武林的三大门派,少林武当与华山派。为了安全起见,请每一位赏花之人自觉遵守纪律,禁止在会场发生打斗。一但发现,就视为对三大门派不敬,将被列为三大门派的共同敌人。



    第七点,花会一共进行七天时间,再这七天里,参赛者若有故意嫉妒别人,而想方设法破坏他人者。一旦发现就被取消参赛资格,并由花会对他进行处罚,以示警戒。同时也严禁故意追捧哪一人,造成比赛无法公证公平的进行。一经发现,也将取消其资格,希望各位参赛者警惕。



    布告上大致的内容就是这些,当然其中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包括会场的位置等等。华星看了一眼唐梦,轻声道:“这洛阳花会,还真是个赚钱的好机会。这主办者也真是有些狠,竟然以这种方式,来想围观之人的银子,真是好手段啊。看样子这一次的洛阳花会,一定十分有意思,嘿嘿。”华星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唐梦的背微微的靠着华星,她心里其实也有着一般少女的娇羞。只不过她掩饰得很好而已,让人不易察觉。听了华星的话后,唐梦轻声道:“我们走吧,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语气中其实也隐含着一丝淡淡的娇羞,毕竟这么多人一直看着她与华星。以他们现在这模样,别人不用问也明白他们的关系了。



    华星带着唐梦离开了那里,离开人群后,唐梦微微抽回了自己的小手。淡然的看了华星一眼,唐梦没有说什么,像是默认了两人刚才的事情,又仿佛是忘记了那段事情。她的神情显得很平静,让华星一时间看不透她的心。



    静静的走在大街上,唐梦没有开口,似乎在逃避什么。华星看着她的美丽脸庞,忍不住想将她拥入怀里。这一刻,华星突然发觉,这个唐梦与自己以往见过的女子不一样,她的心似乎太过成熟,经历了不少沧桑,看透了世间许多事情。这样的女子,是极难琢磨她的心思的,要想得到她的心,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回到牡丹阁,唐梦轻声道:“谢谢你,我有些累了,想回房去休息。”说完转身就欲离去。



    华星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让她转过身来看着自己。华星神情有些霸道的说:“我说过的话,就不会改,我会猎取你的芳心的,一定!你好好准备吧,希望你能休息好一点,明天的花会才有精神。”说完放开她。唐梦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华星回房看了一下其他人,梅香还没有回来,暗雨与陈兰则陪着上官燕在聊天。华星想了一下,对三女说了几句话后,还是出去了。离开了牡丹阁,华星静静的走在大街上,眼神注视着四周的人群。



    不知不觉间,华星来到城南。当华星走过一个小巷口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你们这些坏蛋,休想我会把花给你们。明天就是花会开幕的日子了,我的花已经报了名。你们要是敢胡来的,到时候我就到会场去告你们这些恶贼,到时候一定会有人给我主持公道的。”



    另一个声音冷笑道:“苏放文,你别不视抬举,我们出价五百两银子买你的那盆牡丹花,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如再在那里故意装怪,就别怪我们心狠,到时候你一分钱也要不到。”



    华星一听,心里笑道,竟然还有人在这里抢花,有意思。华星转身,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一处偏僻的拐弯处,三个地皮混混模样的青年,正围着一个四十左右的落破中年文士。三人将那中年人围在中间,显然想对他威逼利诱,好得到他的牡丹花。



    华星仔细看着那中年文士,此人虽然落破,但人品却极为不凡,相貌清奇,眉宇间有一股正气。此时正怒视着那三个地皮,眼中含着不屈的神情。这一点深得华星之心,这才是威武不能屈的好丈夫。



    第九集 艳遇中原之洛阳(五) 第七十二章 花会规则(下)



    华星见那中年闻士受困,不由走上前,轻声道:“这里很热闹吗,我也来奏奏热闹,几位欢迎吗?”华星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神情自然,没有一点惊异与害怕的表情。



    三个地皮都看着华星,中间一个开口道:“小子滚一边去玩,休在这里管我们的事情。不然休怪我们手下无情,老二老三,把他给我赶走。”说完招呼身旁的两人,想将华星赶走。



    华星看着那中年闻士,笑道:“不要担心,这几个小毛贼,武功不高胆子不小,我就代你教训他们一顿。”说完看着出拳攻击自己的两人,华星双手微晃,就将那两人的手抓住。微微一用力,只听骨格碎裂之声中,夹着两道惨叫声,瞬间传得老远。



    华星看着地上痛的打滚的两人,轻笑着对那站着的地皮笑道:“怎么,你要不要也来试试,很有意思的,包你满意。”华星的笑容,就宛如魔鬼在笑,笑得那人全身颤抖。那地皮一见不对,转身丢下两个同伴就跑,可惜只跑出一丈距离,就被华星点倒在地。



    中年文士虽然不会武功,但这时也看出华星是身怀绝技之人,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中年闻士连声谢道:“多谢小哥大力相助,苏放文感激不尽。还请小哥到寒舍一坐,我也好略表感激之情。”



    华星笑道:“举手之劳,不必在意。不过去看看也可以,但你可不要感激我什么的,不然下次我可就不去了。相见既是有缘,很多事情不必太在意。”就这样,华星跟着苏放文出了城南,向他家而去。



    其实华星是不想去,但他突然想到,那几个人想抢这苏放文的牡丹,那么这牡丹必有出奇之处,不然那几个小地皮,是不会出价五百两银子的。而且看样子,那几个地皮应该是被人收买了,前来抢花,好参加明天的牡丹花会。这就使得华星,对苏放文的牡丹产生了一些兴趣,才有心去看看。



    出城后,大约走了三四里地,华星随着苏放文来到一个半家小院。远远的,华星看去,那只是几间破草屋而已,看样子这苏放文的家境有些贫苦,并非富贵人家。



    苏放文回头看了华星一眼,神情有些羞涩的道:“华公子不要见笑,苏某半生贫困潦倒,说来真是无颜见人啊。请进吧。”说完带着华星进去了。华星在屋外时,就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人,听呼吸应该是个年轻的少女。看这苏放文的年纪,那少女极为可能是他的女儿。



    果然不出华星所料,只见苏放文进屋后,就大声道:“小玉,快来招呼一下客人。今天我们家来了一位客人,这是多年来的第一位客人。”话落,屋里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娇若黄鹂,动人已极,听得华星心里一震,好美的声音。



    一个少女的声音道:“来了,玉儿马上就来,爹爹别急。”不就一个动人的布衣少女走了出来。那少女身材美丽动人,但容貌却显得有些差了些。不过这少女除了有一副美丽动人的声音外,还有一双格外迷人的眼睛。少女双目中,闪动着盈盈秋水,流淌着一种说不出的神韵,异常的吸引人,深深的吸引着华星。



    少女看着华星,美丽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浅笑,神情自然,毫无一点别扭的感觉。目光仔细的打量着华星,少女微齿一笑,一排洁白的贝齿,整齐有序,十分美丽。少女轻声道:“公子快请坐,玉儿去为你倒杯茶,你慢坐。”说完转身离去。



    华星看着那妙曼无比的身影,那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忍不住看着苏放文。苏放文看着女儿的身影,眼中满是怜爱之情,轻声对华星道:“小女苏玉,幼失其母,一直跟着我长大。这么多年来,我真是很对不起她,从没给过她幸福安定的生活。让她一直跟着我这个无用的父亲,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想来真是对不起她死去的母亲。小玉很听话,从不说什么,总是帮我干活。而这一次,小玉儿竟然培育出一种绝品牡丹,所以我才会,将家中能卖钱的东西,全部变卖,好不容易奏足那十两银子,让她去参加这一届的花会。看能不能将玉儿的心血之作,在花会上展现出它应有的魅力,得到大家的认可。想不到今天,竟然还有人来抢夺我们的牡丹,要不是华公子帮忙,我恐怕就真是要脱不了身了。”



    华星一听那牡丹是小玉培育出来的,心里的好奇之心就更重了。看着苏放文,华星轻声道:“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当不当问,我怕问了之后,会给你们带来不便。”



    苏放文闻言,静静的看着华星,一直到苏玉端着茶水进来时,苏放文才开口道:“华公子有什么尽管问,能回答你的,我自然会回答你,不能回答的问题,就只能说声抱歉了。”



    华星看着苏玉,眼中露出一丝奇光,轻声道:“苏玉姑娘应该是带了一副人皮面具,掩藏了真实的容貌,是吗?只是她这面具十分神奇,相信天下能像我一样,看得出来的人不多。最主要是苏玉姑娘的声音太甜,眼睛太美了,这与她现在的容貌不相匹配,所以会让人产生怀疑。不知道我说得可对。”静静的看着苏玉,华星说出了心中的猜测。



    苏放文闻言,脸色大变,一脸的惊骇。看着华星,苏放文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那里面隐藏着太多的秘密。而苏玉眼中,仅仅闪过一丝惊奇,随后就露出一丝淡淡的惊喜。



    苏放文看着华星,看了很久,才开口道:“或许这就是天意,玉儿,你去将那盆白玉牡丹搬来,让华公子看看。”苏玉应声离去。



    华星看着苏玉离去,心里察觉到这对父女的身上,一定藏着什么秘密。看着苏放文,华星道:“刚才的问题,你如果不想回答,就算了,不需要勉强自己。我也不过一时好奇问问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苏放文眼神很复杂的道:“那个问题,等会我让玉儿回答你。至于她愿意与否,就看你们的缘分了。如果有缘的话,我只能说一句,希望你好好珍惜,仅此而已。现在我们还是看看玉儿培育的白玉牡丹吧。”



    苏玉端着一盆牡丹花走来,轻轻的将手中的牡丹花放在桌上。华星看着桌上的牡丹花,眼中渐渐的露出了一丝惊奇。只见那盆白玉牡丹色泽纯白如玉,整个花瓣有如白玉雕啄一般,晶莹剔透。要知道,一般的牡丹花都是红色,展现出大红大紫,荣华富贵之意,红色紫色的占据了绝大部分。黑色与白色却是极为少见,可谓极品。另外传说中的牡丹花,还有三星拱月的无上极品,但那仅仅是传说而已,谁也没有见过。



    华星赞美道:“真是花中极品,虽然我对牡丹花知道不多,但也看得出这盆白玉牡丹不是凡品,一定能进入前十名。明天我会在现场支持你们的,谁若要是想故意排挤你们,我会出面帮你们。”



    苏玉甜美的笑道:“谢谢公子美意,玉儿代爹爹感激不尽。”盈盈秋水中含着一丝动人的神韵,异常的吸引着华星。



    苏放文看了女儿一眼,将她眼中的那微妙的神情,全部看在眼底。又看了一眼华星,不由轻声道:“玉儿,你带华公子到你屋里去坐坐吧,爹去买点菜回来。”说完看了看两人,转身出去了。



    华星看着苏放文离去,心里明白他的意义。看着苏玉,华星在想,她面具下的真实容貌,会不会像暗雨一样,让人吃惊呢?或许更加让人吃惊也说不定,不是吗?



    苏玉看了华星一眼轻声道:“公子请跟我来。”说完当先而去,华星走在她身后,看着那微微扭动的腰肢,眼中闪过一丝神采。



    来到苏玉房中,华星一看,这里很简陋,但却给人一种书香气息。一张陈旧的床上,整齐的放着枕被,摆放得相当整齐。床头处静静的放着几本古书,平添了三分雅意。桌上,一把瑶琴静静的摆在那里,点尘不沾,看得出这里的主人经常拂动它。



    苏玉轻声道:“公子别笑,寒家贫瘠,为了奏足那十两银子,家父除了这把琴外,能卖的全部都卖了。公子请将就着坐会吧。”平静的声音里,透露出淡淡的不如意。



    华星看着这里的一切,心里忍不住轻声叹息。普天之下,贫苦百姓何其之多,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艰辛,真是令人不忍目睹。无怪古人长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中,其实就含着一种无奈的沧桑在里头。



    华醒目光移到那唯一珍贵的瑶琴之上,眼中露出一丝惊奇。越看得仔细,华星眼中的惊讶越浓。最后,华星抬头看着苏玉,问道:“你这把琴,可曾让别人见过?”



    苏玉一愣,不明白华星之意,轻轻摇头道:“没有,从来没有。从我小时候开始,这琴就一直放在这里,你是第一个看到它的外人。这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所以不管再穷,爹爹都不会卖掉它的。”



    华星看着她的眼睛,见那里面带着淡淡的伤感,华星忍不住开口道:“你能给我说说你娘的事情吗,关于你所能记忆的事情?”



    苏玉看着华星,微微点头道:“我娘很美丽,她永远是我和爹爹心中最美的女人。可惜在我十岁时,娘就去世了,当时爹好伤心,如果不是因为有我的话,相信爹一定陪娘一起去了。娘从小就教我弹琴,爹教我认字,一直到娘死前,她才把一首曲子完整的教会我,并告诉我,要一个人好好习练,不能让别人知道。”说到这里,苏玉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华星。



    华星看着那把琴,心里轻叹一声,回头看着苏玉,想不到她身上,竟然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这就是她为什么带面具的原因了。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深思的表情,他在考虑一件事情。出道以来,这是华星第一次如此沉思,显然这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不然他是不会这么在意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此让他在意呢,与这琴有关系吗?或许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黔南地图  廊坊时尚  南通时尚  抚顺学习  七台河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金昌论坛  眉山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廊坊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重庆学校  临汾新闻  阜新地图  迪庆旅游  益阳资讯  海口新闻  辽源地图  天门时尚  酒泉论坛  六安论坛  徐州旅游  乌海旅游  七台河地图  那曲地图  连云港旅游  泰州地图  济宁新闻  许昌学习  淮安新闻  伊犁学校  北海资讯  海西论坛  临夏新闻  西安新闻  湘西旅游  诸城旅游  西安娱乐  大丰地图  嘉峪关旅游  伊犁学校  博尔塔拉资讯  三亚论坛  桐城学习  喀什资讯  郑州地图  怒江论坛  德宏时尚  潜江地图  七台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