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74~7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四章风雨前夕



    宁静的小屋里,暗雨开口打破了沉寂。暗雨轻声道:“公子,那个带修罗面具的人,要是真的就是我们曾经见过的那人,那就可怕了。我们得时刻注意他的动静,免得与他发生不必要的麻烦,公子认为呢?”



    梅香不等华星回答,也开口道:“就是,我们还是避开那人好些。一想到那夜的情景,我就心有余悸,那人太恐怖了,真可怕。”



    华星看着两女,微微摇头道:“你们心里所想,我都明白,但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知道吗?我们既然行走江湖,就难免会遇上危险,光是躲那是不可能的。有我在身边,我是不会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的,不管是谁,我都不容许他伤害你们。这一生只要在我身旁,你们就永远不会有危险,我会永远保护你们。



    老道刚才说的那个绿眼邪神,我们才得小心,那人十分阴邪歹毒,心狠手辣,你们要小心提防。现在老道来这正好,就让他暂时跟着我们,好方便帮我保护你们的安全。明天的花会,我们一起去见识一下,我想去看看这一届的花会,会热闹成什么样子,到时候小雨恐怕会有出场的时候。现在不要多问,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老道一见几人的表情,有些不解的问道:“华星,你们曾经见过那带修罗面具的人吗?怎么看你们的表情,心里很怕他呢?”



    一旁的上官燕,也看出了梅香几人不自然的表情,也开口道:“就是,我也正想问呢,那带修罗面具的人很厉害吗?大哥你快说来听听。”上官燕永远都是一副好奇的心理。



    华星看了两人一眼,将那一夜在那个诡秘的山庄里,所见到的一切事情说了一遍,听得老道与上官燕以及曲竹都是脸色大变。上官燕一脸不信的道:“真有那么厉害,就一击就将方圆百丈内的一切建筑物,全部移为平地,我不信。”上官燕显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心里怎么也不信。梅香见了,忙低语的与她说起那夜亲眼所见的情景老道轻叹道:“看来武林中的高手,已经开始出现了,那些所谓的地榜高手,在这些人面前,就显得不堪一击了。天下就将乱矣。”微微摇头,老道似乎在为天下人叹息。



    华星见几人神情低落,眼神一转,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弥漫在房中,使得众人心底的不安,一下子离去了。华星笑道:“怕什么,只要我屠刀在手,天下就都得低头,无论是谁,都无法逃脱。明天就是花会开幕的时候了,我们还是多休息,明天才有精力。现在就回房休息吧,我等下去看看小燕儿的伤,看她明天能不能参加花会之行。规傲你安排一下老道的住处,小雨去看看唐梦怎么样了,晚上记得叫她吃饭。”



    很快房中就只剩下华星与梅香两人,梅香看着华星,眼中露出一丝爱意。华星起身关好房门,回身轻轻将梅香抱在怀里,轻吻了她美丽的脸蛋一下,笑道:“怎么,想我了,是吗?今天你见到那对姐妹没有。”说完双手轻拂着她的身体。



    梅香脸色一红,身体微微扭动着,娇媚的道:“香儿不负所望,已经见到了她们,并与她们交成了好姐妹。华星啊,你要是见到她们两人啊,你一定会惊叹这世上造物之神奇,真是太令人吃惊了。她们两人美极了,比香儿美丽多了,要是重新排百花谱的话,她们姐妹最少可以进入前三名最神奇的地方是,她们的打扮一模一样,两人长得也一模一样,连高矮胖瘦都一般无二。两姐妹姐姐叫童心,妹妹叫童意,取意心意相通之意,真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一对姐妹花了。”



    华星闻言,脸色一喜,眼中露出一丝期待。华星双手此时正透过她的胸衣,把玩着那对迷人的玉兔。手指轻轻的抚弄着那红嫩敏感的玉珠,享受着少女充满弹性的身体,感受着那份柔滑细腻的美妙触感。看着梅香娇艳的玉脸,华星笑道:“香儿办事成功,奖励一下,来我亲一下。”说完低头含住了那红嫩的双唇,深情的缠绵着。梅香全身发软,胸部被华星用力的**着,弄得她脑海一片空白,周身无力,只知道热情的回应着华星的亲密热吻。



    华星看着怀中娇弱无力的娇人儿,眼中满是怜惜,双手轻柔的抚摸着那诱人的圆挺,口中轻声道:“香儿真美,我会永远疼爱你。”充满柔情的声音,深深的感动着梅香少女的心。



    梅香娇媚的看着华星,轻声道:“那对姐妹中,妹妹童意身怀重病,华星你要想法帮帮她好吗。其实香儿十分的喜欢她们,香儿在想,你要是见了她们,一定舍不得放掉她们的,所以香儿想告诉你,你如果真的喜欢她们,记得将她们姐妹一起也娶过来,那样,我就可以永远和她们在一起了。我说的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吃醋的。其实这么久以来,香儿也渐渐发觉,那暗雨与小雪都十分喜欢你,你与她之间的事情香儿也多少能猜出一些,香儿知道,这一生不可能完全拥有你的爱,但只要你爱着香儿,我就满意了。我不会再阻止你喜欢其他女人,毕竟这是人之本性。”



    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惊奇,想不到梅香突然转性了。原来的她最在意这些了,少女的心中,总是带着三分醋意,为什么她今天突然转变了呢?不明白,但华星心里却有一种喜悦之情,那样自己将来行事,就方便多了。华星与梅香低语了一阵,述说着两人之间的情人话题,好一会,华星在享受了一翻手足之欲后,安顿好梅香,离开了房间,看望上官燕去了。



    来到上官燕房中,华星含笑的道:“怎么了,在床上呆久了,觉得心里烦了,是吗?我看看你明天可不可以下床,去看那花会的开幕式。”说完坐在她的床边,两人间一股幽香浮动,十分迷人。



    上官燕脸色一红,眼中露出一丝迷茫之色,轻声道:“大哥你再帮我疏通一下经脉,那样一定好得快多了,明天就可以去参加花会的开幕式了。求求你了大哥,人家真的想看吗?”一脸的娇媚,万分迷人。



    华星笑笑,一边用手抚摸着她光滑的玉脸,轻笑道:“你这小调皮,你是诚心想勾引大哥是不是,大哥可是正常的男人,可经不起你这样诱惑。”



    上官燕闻言脸色一红,看了华星一眼,娇声道:“大哥坏死了,就知道趁人家现在病了,欺负人家。也不知道帮人家把病治愈,就想趁机占人家便宜。还要人家主动求你,你真是坏死了,讨厌。”那娇俏的模样,说不出的诱人。



    华星笑道:“好了,不逗你了。我还是看看你的伤势吧,顺便再帮你这个调皮小妹一把,让你早点好起来,免得你老说我这个大哥占你便宜。”说完查看起她的伤势,并帮她再一次疏通经脉,这一来,她的伤势一下就好了许多。



    上官燕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大哥,谢谢你。其实你也蛮好的,真的,我要不是先遇上曲竹,一定会嫁给你的。”



    华星回头看了她一眼,微笑道:“现在说这些,你想气死大哥啊,故意逗得大哥心痒痒的,又只能看不能不能吃,你真是个小妖精。好好休息,缘起相聚,缘灭分离,一切随缘,天地由心。”说完淡然一笑,充满的魅力,回过头,华星静静离去。上官燕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在想着他的话,今生的相遇,两人之间意味着什么呢?或是会发生些什么?



    黄昏日落,洛阳城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红光里,那仿佛是一种暗示,在提醒着某些人。又像是一种警示,在告诫着许多人。华星站在洛阳城墙上,静静的看着夕阳,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那微笑有着说不出的邪异,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突然,华星回头看着城东,那里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流动,常人是无法发觉的。只要武学修为达到了一个至高无点,才能体会出其中的秘密。华星双眉微皱,这股强大的气息中,暗含着一丝阴森之气,可见这人不是善类,必是凶邪之人。



    华星闪身下了城墙,急速向城动方向赶去。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华星不敢太过显露,只能展开一些小巧身法,巧妙的避开众人的注意,尽快的赶去。



    华星赶到时,仔细看了一下现场,其中不少是认识的熟人。包括了林云、出尘道长、华山赢枫、李欲、连凤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人物。现场一共有上百人,将中间一个黑衣蒙面人团团围住。此时正有六条人影在与那黑衣人交手,看情况,那黑衣人武功相当高强,围攻的六人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反而一步一步陷入危机。



    四周看了一下,华星发现,现场竟然有不少帮派的人马,不但包括了天一教、飞鹰教、绝天门,还有崆峒派、华山派、武当派、武林书院,以及一些华星不认识的小门小派。看了连凤一眼,华星走到她身边,轻声道:“连姐,这里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围住此人,是为何?”



    连凤看着华星,淡然的笑了笑,十分迷人。连凤轻声道:“你也来了,这些人围住那黑衣人,据说他身上就藏有那神秘的锦盒,所以引起大家的围攻,已经交手好一会了,死了近十人了。”



    华星看着那美丽的容颜,心里有一股男人正常的充满,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目光看着打斗中的几人,华星眼神微变,轻叹道:“此人的武功之高强,恐怕会出呼你们的意料。真的动起手来,这里有九层以上的人,都无法从他手中逃命。可惜你们却看不出,翩还要去惹他。”



    连凤闻言,脸色微变,眼中露出不信的神色。看着华星,连凤轻声道:“你肯定自己没有看错,这里可有不少高手在场,那人恐怕不会那么容易逃脱。”



    华星看了在场之人一眼,目光在李欲身上停留了一下,轻声道:“这里的人中,李欲是武功最高的一人了,就是他也不是那黑衣人的对手,其他人怎么样,就不用说了。快看,情况有变。”说完眼睛牢牢的注视着打斗的情形。



    这时,只见那进攻的六人,将黑衣人团团围住,六人突然间全力发出至刚至猛的一击,显然想一击就中。黑衣人由于脸被蒙住,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此刻,他的眼中却露出一丝冷酷之色。只见黑衣人身形飞速闪动,在夕阳下,一个淡淡的黑影瞬间密布六合,快得让人看不清楚。紧接着,六道身影朝六个方向飞射而去,空中鲜血横飞,格外刺目。



    黑影一晃,就定住了身影,牢牢的站在场中,眼神冷酷的看着围观之人。先前那六个动手攻击之人,此时已经全部静静的躺在了地上,了无声息了。这一变化大出众人意料,使得不少人都呆住了。连凤看了身旁的华星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惊色。



    黑衣蒙面人冷漠的看着众人,冷声道:“哪位想抢锦盒的,请继续,我在这里等着。”说完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人群。



    这黑衣人武功之高,显然让所有的人都感到吃惊。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的武功如果不高,又怎能得到锦盒,并保留到现在呢?场中一下安静下来,谁也不是傻瓜,明知不敌还上去送死,那是傻瓜才做的事情。



    时间慢慢过去,黑衣人看了一眼没有人再动手,眼中不由露出一丝阴森之气。黑衣人眉宇间微露一丝阴冷,转身飞速离去。就在黑衣人离开时,马上就有无数人闪身追去,生怕这黑衣人跑掉了就连林云、出尘道长、华山赢枫以及李欲也都飞速追去。



    连凤身形一动,就欲追去,却被华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了回来。连凤看着华星那只有手,眼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色,轻声道:“华弟你拉住我干什么,我可不想被那人逃脱了。”



    华星神情严肃的道:“我拉住你,是不想你前去送死,你马上就明白了。”说完拉着她柔滑的玉手不放,眼睛看向远方,注视着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



    连凤不解,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就在这时,突然无数惨叫声响彻云霄,不少人惊恐万分,大声哭叫着,反身向这边逃来。连凤看得心头大惊,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她很快就明白了。



    华星轻声道:“那黑衣人杀回来了,此人心狠手辣,心机深沉,刚才不过是故意离去,以引来大家的追赶,然后再突然回身,杀这些人一个措手不及,真是相当明白这些人的心理。”



    这时,那黑衣人已经杀了回来,转眼间,地上就已经多出了三十多具尸体,这黑衣人杀人速度之快,异常惊人。华星见李欲与林云跑在最前面,随后是出尘道长与华山赢枫,还有几个华星不认识的高手,也正全速向这边逃离。这时候,那黑衣人突然穿越数人,出现在了李欲几人面前,双手挥动间,一股阴森邪恶的鬼气瞬间闪现,就那样凭空出现在几人胸前,凌厉无比的攻击着几人。



    李欲眼中红光一闪,右手前挥,一拳击出,同时身形借力,瞬间移开一丈距离。李欲人在空中,身法快捷无比,急速向北逃去,神情显得有些狼狈。李欲很容易的逃掉了,剩下的林云与武当出尘,华山赢枫三人,以及身后那些高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黑衣人眼中露出残酷的神色,双手挥动间,强大无比的气息,压得众人根本无法呼吸。黑衣人身体凌空而立,像暗夜中的一尊魔神,微微暗淡的天色下,一道青黑色气流在黑衣人身边环绕,更添了三分诡异神秘的气息。黑衣人双手一开一合,一道毁天灭地的强大气流,瞬间袭击眼前的这些逃命的武林中人,当场就有三分之二被击中,身体被炸得粉碎,命毙当场。



    余下几人无不脸色大变,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全力向四周逃离,想在黑衣人手下逃脱一命。然而,绝对的实力,相差悬殊,这些人又岂能那样轻易逃脱。或许当初,他们要是知道这得到锦盒之人,如此心狠手辣的话,他们恐怕就不会那么热衷于这锦盒了。



    林云眼中露出一丝死灰色,这一刻他深深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滋味。他明白自己与这黑衣人之间,有着太大的差距,想逃命恐怕是件十分渺茫的事情。想到自己还这么年轻,他就心有不甘,他不想死去,在这最危险的时刻,他仍然不愿意放弃。



    另一边的出尘与赢枫也是不想死,但两人的做法却决然不同。华山赢枫趁着黑衣人杀死身后的高手之季,全力施展轻功,向相反的方向逃去。而出尘却向着华星逃去,这一刻的他,异常的冷静。他想起了华星的种种传说,加上华星此时就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逃走的打算,这就表明华星必有所持,不然他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出尘也算他运气好,知道找华星,不然他今天恐怕就死定了。



    连凤脸色大变的看着黑衣人,黑衣人的武功太惊人了,这让她心里惊骇之极。看了一眼身旁的华星,他正神情专著的看着黑衣人,眼中露出一丝奇异的神采,分外诱人。连凤的芳心在这一刻,突然急速跳动起来,这使得她心里有些羞意。



    看着半空中的黑衣人,连凤道:“华弟,此人武功如此之高,我们还是快走吧,再晚恐怕就走不掉了。”语气中有着一丝焦急。



    华星看了她一眼,握住她的右手上,微微传过去一道柔和的真气,瞬间在她身体内流淌,将她心里的不安化去。华星微笑道:“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说完握紧她的玉手,这一刻的这句话,就宛如有着特殊意义一般,温暖着连凤孤傲的心。



    看着华星,连凤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感情,微微轻叹道:“谢谢你,华弟。我现在好多了,一点也不怕了,或许因为有你。”浅浅的话中,透露出淡淡的意义,让人不能听得很明白。



    黑衣人看着林云出尘与赢枫三人,眼中露出丝丝阴森。望着闪身急速逃无的赢枫,黑衣人右手一拳击出,顿时一道黑色的拳风瞬间拉长,宛如一条巨龙,迎风见长,直击赢枫而去。一声闷哼传来,赢枫被那强横的拳风击中,一下落了下去,空中飘浮着一丝血花。赢枫落地后,身形一顿,张口吐出数口鲜血后,又强提真气,飞身而去。显然他明白,呆在这里只有死,所以顾不上内伤严重,也是有带伤病狂奔。



    这边出尘全力向华星奔来,口中大呼道:“华公子请出手相助,救贫道一命。”身后一道黑色的拳劲,如逆海狂龙,狂劈而至,飞速的追击着出尘道长。



    华星闻言,看了出尘一眼,想到他是武当派的高手,此时却为了抢夺锦盒,落得如此地步。依照华星本意,他是不会出手相救的,可如今出尘既然开了口,自己如果不救,以后见到武当掌门就不好说话了。看了不远处的林云一眼,华星突然发现一道白影闪过,林云竟然被一个白衣女子救走。看了白衣女子的身法,武功竟然相当的高明,这让华星猜不出这女子是谁。



    看了出尘一眼,华星左手一拂,一道柔和的真气,无声无息的迎上了,出尘身后那道紧追的黑色拳劲。狂霸的刚猛拳劲与华星无声无息的柔和真气一接触,空气中就隐隐传来密集的霹雳声,想是放烟花一样,那声音十分好听,但其中隐藏着的却是无比的凶险。



    出尘道长落地后一滚,夺在了华星身后,神情紧张无比,嘴大张着,正喘着粗气。黑衣人冷冷的看着华星,目光扫了一眼刚才救走林云的那道白影,身形一闪,向那道白影追去,转眼消失在了夜色中。



    华星看着夜色中离去的黑影,轻声道:“神州五异终于重现武林,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洛阳之行,想不到竟然见到这么多的隐世高手,这说明天下将要乱了。”说完牵着连凤的手,慢慢离去。华星没有看出尘道长,他想,出尘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夜色,在夕阳下山后,降临洛阳。出尘道长看看黑衣人消失的方向,有回头看看华星,他的眼中露出丝丝惊异。对于黑衣人的武功,他是亲眼所见,但华星的武功,他却一点也没有看出什么来。可华星翩翩就毫发无损的惊退了黑衣人,这究竟说明什么呢?难道华星如此年轻,其武功比之那黑衣人还强?不可思意!



    夜色中的洛阳城,有着别样的美丽。华星一直没有放开连凤的手,就那样静静的牵着她的手,慢步在夜色下的洛阳城里。望着天边的明月,华星笑道:“月影双人行,携手笑武林,回首来时路,我心映彼心。”说完含笑的看着连凤。



    连凤心里一震,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有着无比诱人的神采,深深的吸引着自己。微吸一口气,连凤移开目光,轻声道:“你的文采很不错,看来你不光武功高强,对其他方面也有着极高的造诣。现在你该放开我的手了,这里已经没有危险了,是吗?”最后两个字,问的是什么呢?或许华星明白吧。



    华星眼神一转,笑道:“连姐怎么让我牵一下手也不愿意吗?难道连姐就一点也不愿意,将手让我牵着,我难道就不值得连姐信任吗?还是连姐在怕什么?是我,还是你自己的心?”华星含笑的看着她,语气中带着丝丝特殊的韵味。



    连凤心里一颤,她在轻声问自己,自己真的是在怕什么吗?或许吧。但怕他还是怕自己呢?也许都怕吧,不是吗?微微看着夜色下的洛阳城,连凤没有出声,或许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华星,也或许她不想回答华星。毕竟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一定有结果或答复的,特别是感情。



    夜色下,华星静静的牵着连凤的手,慢步在洛阳城里。这一段回牡丹阁的路,就像是两人间的一段感情,默默无语,不需要有太多的声音,宁静的爱,也是一种美丽。夜风吹起,丝丝秀发在风中飘起,飘散着淡淡的香气,像是一朵心灵之花,在夜色中美丽。



    一段路,一段情,一生路,一起行。两颗心,两份情,携手月下慢步行。莫回首,且紧记,当时明月曾轻语。好好珍惜!



    第七十五章洛阳花会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透过云层,照亮了天地,新的一天又在晨光中来临。今天是洛阳城的一个大日子,因为今天就是洛阳花会开幕的第一天,整个洛阳城都显得热闹无比,大家都陷入了一种兴奋的气氛里。



    花会现场选择在洛阳城中的牡丹亭,那是一个大院子,占地上百亩,可以容纳上万人,是历届牡丹花会的参赛点。第一天的开幕式是相当热闹的,所有的参赛品种都将有一个指定的位置,现场展示,以供赏花者观赏。看这一次洛阳花会的规模,竟然比以往历届都宏大,显然这一次的花会,很有些看头。



    从天亮起,一直到辰时末,花会所有参赛牡丹,才一一按顺序摆在了指定的位置上。等到一切就绪后,现场所有参赛者与观看者都静静的看着主会台上,那里坐着本次花会的十二位专业评委,以及花会会长。而五位公证员席位上,除了少林方丈慈云大师、武当掌门玉真子与华山张雪三人外,还另外坐了两位洛阳城里,有威望的本地绅士。五人一起见证这一次花会的全部过程。



    这一次参加花会开幕式的人相当多,超过一万五千人。其中武林中人就有近两千人,主要有几批人马。第一是中原三大门派的弟子,主要负责保护会场安全,人数有一百多人,大多是少林与武当派的弟子。



    第二批是武林四大帮派的弟子。这些人手隐藏在人群中,没有见到什么重要的人物,唯一出现的就是那李欲以及白衣神秘少年罗文。



    第三批包括了无数大小帮派的弟子,其中有不少都是来看热闹的,这里面就有醉剑门与崆峒派,以及其他一些不出名的门派,合起来大约有近千人。



    第四批是武林书院的人,到场的主要人物就有林云与柳叶儿两人。两人身边跟了十多个门下弟子,全是些不出名的陌生面孔。



    第五批是几个特殊的人物,其中就包括了黑衣少年夜风、残眉叟段天煞、玉蝴蝶冷如水、绿娘子季月梅,以及一个手拿折扇的罗衣少年。这罗衣少年大约三十左右,十分英俊,手中的折扇上秀了一朵大红牡丹花,显得风流潇洒。这少年眼神很邪异,透露出一丝绿光,相当的诡异。



    第六批人马,是十多个武装打扮的陌生面孔,不时的偷偷注视着华星一行人的动静。看那模样,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只是暂时没有表露出了,谁也不知道他们有何目的。



    第七就是华星一行人了,也是最吸引人注意的了。因为他们一行人中,有美女有俊男,有四不像的无毛老道,组成了一个奇怪的组合,让人很难不被他们所吸引。华星身边带着梅香、暗雨、陈兰、孤傲、曲竹、上官燕六人,连同随行的唐梦唐大小姐,妙手仙姑连凤,加上无毛老道,一共是十人。



    十人中,唐梦、连凤、上官燕与梅香四位大美女,同时位临现场,真是难得一见的盛况。再加上华山张雪与武林书院的柳叶儿,玉蝴蝶冷如水、绿娘子季月梅,这一次参加洛阳花会的百花谱美女就达到了八位,真是美女如云啊。



    这时候,花会会主已经站在台上,宣读起花会比赛的规则。不外就是那些具体规则而已,没有什么人在用心听。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华星身旁的美女身上,趁机一饱眼福。



    最后会主道:“本次参加比赛的展品,一共三千六白四十八件。我们会在接下来的七天里,逐一淘汰,最后选取前三十六名,进入最后的决赛。凡是进入前面三十六位的参赛展品,都将得到本会的奖品,白银三百两,以示鼓励。最终进入前十名的,将得到白银一千两。并继续选拔,直到选出前三名,分出一二三名为止。



    一但进入前十名的参赛展品,就必须由女子参加选花选美一起进行的环节,不是女子者,可想办法找人代替。最后的第一名获奖展品将得到白银一万两的重奖,第二名八千两,第三名五千两。预祝大家赛出水平,赛出风格,不要做出违背规定的事情。现在第一关海选正式开始,请各位赏花人进入赏花区,并交纳一两白银,谢谢大家合作。”说完退了回去。



    华星笑道:“这主办者可真是爱钱啊,一点机会都不放过。这一次花会下来,恐怕要挣几十万两白银吧?真是个挣钱的好方法啊。”



    上官燕立马就过话道:“就是,这花会真是挣钱,只是心也太黑了一些。不但参赛者要交钱,看花者也要交钱,真是贪财奴。”一旁的梅香也附和着赞同她的意思,暗雨与陈兰都不言不语。



    连凤平静的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花会的主办者如果不靠这个挣钱,那么他拿什么银子发奖金,用什么支付这些开销,怎么去安抚三大门派的嘴呢?所有的一切都是要花钱的,换了任何人主办,也都是如此。”



    华星笑道:“这话也有道理,我们还是去看花了。香儿小燕子,你们不是一直闹着要看花吗,现在我们就去吧。”说完带着众人一起进入了赏花区,观看牡丹去了。孤傲走在最后,仔细的看着这些赏花之人。很快他就发现一个现象,来这里看花的人虽然有一万五千多人,但真正进入赏花区的,却只有一万人左右,还有三分之一都没有进去,其中就有不少武林中人。



    华星一行十人,无毛老道对花是不感兴趣,他只是嬉笑着注意四周的动静,随时防备人突然出现的危机。孤傲与曲竹对牡丹的兴趣也不浓,不过是看热闹而已。真正感兴趣的是华星与六女,他们也是看得最仔细的。



    每一盆牡丹花旁都站着一位参赛者,旁边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编号与花名,以方便赏花人观看。三千多盆花,被上万人观看,显得有些挤。特别是那些上等牡丹花与绝品牡丹花旁,早就已经挤满了人,旁人想要走近观看,都只得等前面的人走了后,才能看得上。



    华星一行十人走在人群的最后,慢慢的欣赏着美丽高贵的牡丹花。今年由于天气的影响,这一次的牡丹花会比往年迟了一个多月,各式各样的品种,也是千奇百怪,无所不容,分外的吸引着赏花者的眼睛。



    一路上,梅香与上官燕两人走在一起,小声的嘀咕着,神情十分兴奋。暗雨与陈兰只四静静的看着,没有太过显露自己的表情。华星回头看着唐梦与连凤,轻笑道:“怎么样,这儿的花还不错吧?相信最后几天的比赛一定十分精彩,到时候一定来好好看看,看谁能最后得魁。”华星的眼中露出丝丝柔情,含笑的看着两女。



    唐梦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这一次的花会的确比上一次的品种多了不少,相信这一届的绝品也一定不少,应该很有意思。不同的是,今年多了选美这个环节,比赛的公证性,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希望最后能看到公平的比赛。”



    连凤淡然道:“每一届的花会,都会发生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一次的花会,加上那锦盒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顺利吧,一切都要等到最后揭晓时,才知道。每一次的比赛,都会出现不公平的事情,因为每个人的背景不同,所以结果也就不同。”



    华星闻言眼神一疑,似乎想起了她们两人都参加过以往的花会,比自己可熟悉多了。华星笑道:“要是这一次选美,那些花的主人找不到美女时,我倒是在想,你们上去一定会得到不少赏银吧?嘿嘿,这可是个挣钱的机会,同时又可以一展你们的美丽风姿,一举两得,机会不容错过,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



    唐梦与连凤闻言,都瞪了他一眼,真亏他想得出来。两女都偏开头,不理他,就当没听见攻。孤傲与曲竹闻言都忍住笑,想不到华星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梅香白了华星一眼,帮着唐梦与连凤说话。“真是的,这主意你都敢打,你把两位姐姐当什么人了。两位姐姐早就名扬四海了,还在意这点名声吗?真是的,华星你就爱乱打歪主意。两位姐姐不要理会他的话,才不要听他的话呢?”说完对华星做了一个鬼脸,眼睛却眨个不停。似乎在说,我可给你解了一次围攻,下次再惹上她们,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华星淡然一笑,一点也不在意。看了暗雨一眼,华星轻笑道:“小雨啊,还是到时候你去露露脸,让他们看看,我华星身边的女人可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嘿嘿,去夺个前三名回来。”



    暗雨脸色一变,没有想到华星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么自己易容之事,不就被人知道吗?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看着华星,暗雨眼神有些不自然的道:“公子又开玩笑了,小雨不过是个丑丫头而已,怎么能上得了台。公子还是让香儿小姐去参加吧?”



    华星看了众人一眼,不理会她们好奇的眼神,轻笑道:“到时候再说吧,那时你们就知道了。继续看花,我知道这一次的花会上有一盆绝品牡丹,名为白玉牡丹,相当的美丽,等会你们好好看看。嘿嘿,想问我怎么知道的是吗?暂时保密。”说完脸上露出邪异的微笑,扫了众人一眼。



    花会之上,不懂的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才一炷香时间,就已经有些人看完了,那全是些看热闹的人,竟然占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二。这些人在看完之后,各自议论了一会,就有人出了赏花区,显然第一天的海选不怎么好看,还是看后面的精彩比赛吧。



    随着不少人的离开,赏花区的观花之人一下清静了许多。华星一行人慢慢走来,也看到了不少好的展品,对那些牡丹也深感兴趣。唐梦轻声道:“今年的比赛看来比往年要精彩,我们才看了三百多盆牡丹,就已经见到了不小二十盆的上好牡丹,照这样下去,这一次的比赛是相当激烈的。”



    连凤看了四周一眼,轻声道:“看那些人的样子,这里面恐怕有不下十盆的绝品牡丹花。看看他们围观的样子,一共有十二三处,那些恐怕都不是凡品,我们还是直接去看看吧,免得在这里浪费时间。”众人闻言一看四周,果然如她所说,一共有十二三处展品前都围满了人群。



    华星等人也慢慢向那些地方走去,想见识一下真正的牡丹精品。一行人很快来到最近的一处,周围围观之人有数十人之多,根本就很难挤得进去。华星隔着人群仔细的看了一眼,那是一盆大红牡丹,色泽光亮花势雄奇,尽现大富大贵之尊贵气质。就红色而言,虽然普通了一些,但这盆花也确实有其与众不同之处,算得上是一盆难得的精品。这花的主人是一位老者,身旁的牌子上写着“大红吉祥”的名字。



    梅香与上官燕两人抢着想要向里挤,却被华星拉了不得回来。两女一脸不高兴的模样,怒瞪着华星。华星笑道:“忙什么,我是不想你们被别人占便宜。这样去挤,别人就是占了你们的便宜,你们又能怎样,这可是花会现场,不是动手动脚的地方,明白吗,两位大美女。”说完含笑的看着她们。



    上官燕低声对梅香道:“他认为别人都像他,就想着占女人便宜啊,哼,我看除了他,就没有色狼了。”梅香闻言一笑,白了华星一眼,小声的与她交谈起来。



    唐梦与连凤只远远的看着那盆牡丹,眼中露出一丝赞美之色。显然这盆牡丹十分出众,在这么多参赛展品中,称得上是难得的佳品了。暗雨与陈兰也都眼露奇光,看得很仔细,可惜远了一点。这时候的上官燕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个人跑到无毛老道身旁,小声的对他嘀咕了几句,然后又跑了回来。



    无毛老道看了一眼那些围着不走的赏花人,脸上露出一丝顽皮的笑,摇晃着身体走了上去。走近那花,无毛老道摇头晃脑的大声道:“喂,你们这些没有一点道德的人看完了没有,看完了还不走开,挡在这里干什么?这里又不是买花的地方,容得你们这样品头论足,耽误时间吗?这是让大家观看的,你们这些人都挡住了,别人还要不要看啊?走开走开,别挡住我老道看花。”无毛老道脸皮比城墙还厚,一点也不在意别人那些可以杀人的目光,强行的向着人多的地方就挤。别人一见他那模样,无不摇头叹息,纷纷闪让。不多时那些人就在辱骂声中离开了,无毛老道还故意裂嘴对他们笑笑,气得那些人十分生气。



    人群一散,上官燕与梅香马上就跑到那花根前,偏着头左右观看,神情十分喜悦,小嘴笑的合不上,一个劲的夸奖好花。连凤与唐梦也走上前,与暗雨陈兰一起站在梅香两女身后,仔细的观看起来。



    华星看了六女一眼,目光开始搜寻苏玉的下落,可惜每一处都围了不少人,一时间也找不到她在哪里。看着那些赏花人中,认识的可真不少,夜风、林云、柳叶儿、李欲、罗文、季月梅,还有那华星不认识的玉蝴蝶冷如水,与那个罗衣少年。看着冷如水,华星眼中露出一丝赞美,真是别有风味。



    只见冷如水一身白衣,身体纤瘦,盈盈一握的柳腰,显得双峰怒耸,臀部曲线动人,有着一种苗条的美感。冷如水人如其名,一脸冷漠,二十八九岁的她,看上去仅仅二十四五,美丽一点都没有减弱,反而多了一种成熟的韵味。此时她正静静的在不远处看花,身旁跟着那个罗文,可她完全不理会他。



    华星目光移到那罗衣少年身上,眼中露出一丝沉思。轻轻招来孤傲,华星轻声道:“你仔细的留意一下那个罗衣少年,此人十分的诡异。他似乎练成了一种邪恶的魔功,可以迷人心志,要小心提防,出去后派人去查查他的底细。”孤傲看着那人,微微点头,表情明白。



    这时候六女已经将那牡丹花看够了,开始向下一个目标转移。这时候的观花人又少了许多,现场只剩下两三百人了,一下清静了许多。这一来华星一行人看花也就方便多了。每一处的牡丹都各有不同,形态各异,说不出的美丽,深深的吸引着华星与身旁的六女。



    一连看过三处后,华星等人来到一处围观之人相当多的牡丹处。走近一看,华星等人无不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只见那盆牡丹,十分神奇,竟然一花四朵,中间一朵最大最艳,艳红如血,色泽光亮无比,十分惊人。一旁的三朵花成三方将中间那朵围在里面,且三朵花的色彩各不相同,分别是一紫一白一黑成三色。



    华星看着那牌子上,竟然写着“三星拱月”四个字,这花竟然就是传说中的绝世奇花,真是让人惊奇无比。六女的眼中都露出了惊骇之色,似乎没有想到会见到传说中的仙品。花的主人是一位青衣丫环打扮的少女,看样子真正的主人并没有来,恐怕要等到最后才会出面。



    华星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这里就包括了夜风、季月梅、冷如水与罗文四人,而李欲则因为华星等人的到来,而转向了其他别处。看了连凤一眼,华星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见她回头,华星看了一眼冷如水,轻声问连凤道:“这人是谁,是那位冷如水吗?”华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连凤看了一眼冷如水,微微点头,向着冷如水走去。连凤轻笑道:“如水,好久不见,你还好吗?”说完冷冷的白了旁边的罗文一眼。



    冷如水淡淡一笑,轻轻上前来着连凤的手,向华星这边走来,显然想摆脱罗文。冷如水轻声道:“我还是老样子,你呢?这几见过得怎么样吗?还是和我一样,一直一个人吗?”



    连凤看着她,微微叹息道:“我们都还是老样子,只是芳华慢慢逝去而已。走与我一起好好谈谈吧。”拉着她走到唐梦等人身旁。不远处的罗文看了一眼华星,见他正邪异的看着自己,罗文心头一震。加上无毛老道也在华星身边,故而他仅看了华星身旁的几位美女一眼,就转身离去,向着别处而去。



    华星看着罗文离去,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这家伙是个祸害,对自己身边的女人有一定的威胁,得找个时间把他废了才行,不然自己总得提防着他。回头看了老道一眼,见他眼中露出一丝怒火,知道他对这罗文相当的憎恨。华星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找个机会把他收拾了就是了,用不着为这种人生气。我们还是陪她们一起看看牡丹吧。”说完向着冷如水走去。



    唐梦与其他几女,此时正在与冷如水小声的说笑着。连凤看见华星走来,眼中露出一丝淡然的笑意,轻轻对冷如水道:“如水,这有位大人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以后大家也就算认识了,将来说不定还会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呢?这位就是凤凰特使华星,你应该听说过吧。”说完含笑的看着华星与冷如水。



    冷如水看着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惊异,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名气,还是因为他的英俊。总之冷如水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隐含着许多别人不知道的意思。看着华星,冷如水仅仅微微点头而已,算是打了个招呼。



    华星笑道:“你好,冷姑娘,很高兴今天能见到你。如果愿意的话,就请与我们一起赏花吧。”眼神含笑,一丝奇异的神采直透冷如是的心底,深深的触动着她的心灵。



    一旁的上官燕与梅香拉着冷如水的手,娇笑道:“不要理他了,我们还是看花吧。走,我们到那边去,看看那边的牡丹,还有没有什么绝品。”说完拉着她就走,把几个男人丢在身后。



    一路而去,华星与众人一起观赏着牡丹花,不多时就到了苏玉的花前了。此时看花之人已经走了九层以上了,就只剩下数十人了。华星看了四周一眼,眼光在柳叶儿与林云身上停留了一下,又看向李欲与那罗文,最后把目光收了回来,看着苏玉。



    苏玉一见华星,眼中露出一丝笑容,微微点头示意。几个女人都将心思放在了那盆白玉牡丹之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只有孤傲看在眼中。华星看了一下四周,轻声对苏玉道:“这一次的牡丹花可真是不少。刚才我们就见到了传说中的三星拱月,你这次的比赛恐怕有很大的竞争压力。”



    苏玉轻笑道:“公子所言极是,这一次不但有三星拱月,还有紫玉丹华与黑玉牡丹,都是牡丹花中难得的精品。我的这盆白玉牡丹恐怕不容易进入前三强了。”



    华星笑道:“别怕,我们会支持你的。你看我们这里美女如云,到时候找一人帮你去选美,一定可以拿个前三名回来的,放心吧。”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淡然的柔情,那眼睛似乎会说话一样,正在轻声对她私语。



    苏玉美目含娇,轻声道:“公子与这多美丽的小姐,都是一起的吗?公子真是有福之人啊!”平常的话中,却有着华星明白的意思在里面。众女此时都回头看着华星,那眼神就是在质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华星笑看着众人,轻笑道:“怎么这么看着我啊,是不是我太英俊诱人了,把你们都迷住了?要是那样,可就太好了,嘿嘿,我可会睡觉都笑醒的。”说完含着邪异的微笑,眼中带着丝丝诱惑的神采,毫无顾及的看着身边的几位大美人。



    暗雨与陈兰自知身份不同,都只是含情的看着他。而唐梦、连凤、冷如水三女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上官燕恨恨的白了他几眼,头转到一旁,不理他。唯有梅香开口娇骂道:“华星,你就是爱胡说八道,故意想气我们是不是啊?我们是想问你,你怎么与这花的主人认识的?你不要装模作样,快说。”



    华星一见身旁的曲竹孤傲与老道都忍不住在笑自己,可他却一点也不在意,眼神一转道:“原来是这个啊,害我高兴了半天,我还以为你们都被我的魅力给迷住了呢?想不到是我自己想错了,嘿嘿,别见笑。”华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逗得上官燕与曲竹两人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一笑,其他人也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唐梦与连凤冷如水三女似乎都没有想到,威震武林的凤凰特使华星,竟然还有着这样一面逗人开心的本事,真是个异数。



    华星见大家都笑了起来,也不由露出一丝笑意。看了苏玉一眼,华星笑道:“我与这花的主人之间吗?有着特殊的关系,所以这一次的花会比赛,我会全力支持她。这盆花的胜利,也就代表着我们的胜利,明白吗?到时候你们一定要记得帮忙加油,大力支持。这花我已经看过了,你们就慢慢的看吧,我去别处看看。嘿嘿。”邪笑两声,华星忙跑开了。



    第一天的海选,花虽然多,但对于赏花之人来说,却不怎么感兴趣。大家都希望看后面的精彩部分,对于这开始的选拔赛,是没有什么意思的。然而花会的进行,却是必须要经过这一关的,这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事情。



    看完了所有的参赛牡丹后,华星一行十一人也走出了赏花区,找了个地方,一起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这时候海选开始了,大家都注意着那些专业的评委看着他们慢慢的走了进去,对每一盆牡丹花都仔细的观看,以做出决定。



    华星第一次参加,对这不怎么了解,不由轻声问身旁的美女们。华星笑道:“这些评委就凭自己的眼睛,来定论这些花的好坏吗?如果是这样,恐怕不怎么公平吧。毕竟人心难测,是吗?”说完看着连凤唐梦与冷如水三女,显然她们三是以前是参加过这洛阳花会的。



    冷如水冷漠平静,没有一点开口的意思,而连凤只是笑而不语,眼中露出一丝深意。最后还是唐梦开口道:“这样的选拔,的确极有可能出现作弊的嫌疑,不过这么多年来,花会主办者也想出了一些措施。此时的每一位评委手中,都有三种标签,分别写着通过、待定与淘汰,只要是稍微好一点的牡丹,都会得到一张待定牌,以免漏选了好的精品。这第一次的海选是十分放松的,只将那些特别不上眼的淘汰而已,等会你看看就知道了。”



    时间慢慢过去,海选没有花多少时间就结束了,此时正在统计数据,等会好公布结果。孤傲突然轻声对华星道:“公子,那边那些人一直在注视我们的动静,可惜全是些陌生面孔,一个也不认识。公子看要不要我去查探一下他的底细,好里程碑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华星顺着孤傲的眼光看去,看见的是十多位普通打扮的陌生人。看了一阵后,华星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似乎隐藏着什么。脸上带着笑,但华星的眼中却闪过一丝残酷的阴沉之色,仿佛他想到了什么。



    华星轻声道:“小雨,你看看那些人,可看得出点什么来?”



    暗雨闻言,仔细的看着那些人,眼中渐渐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看了华星一眼,暗雨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但华星却明白她的意思。华星轻笑道:“孤傲,你仔细留意他们的动静就行了。到时候我会派人查出他们的藏身之处的,那时我会亲自去会会他们的。”



    就在这时候,海选的统计出来了,花会会主公布了这一次的结果。所有参赛的三千多盆牡丹花,直接通过的有八十九盆,待定的有五百九十六盆,其余全部淘汰了。同时还宣布,下午将举行牡丹花展,分为精品展与普通展。精品展就是指那些直接通过的展品,赏花者想观赏需要支付二两白银,普通展品原价不变。



    华星看了一眼天色,笑道:“好了,中午该吃饭了,我们去吃饭吧。”说完当先而去,其余之人都跟在身后,离开了花会现场。



    就在华星离开后,那十多个一直注视华星动静的人中,有一人开口道:“华星已经发觉了我们,我们出去后马上改装易形,找机会暗杀华星。另外同志暗鹰,让他们准备行动。走马上离开。”



    一个针对华星的暗杀行动正在展开,到底这些人能否得逞呢?那就看他们的手段是否高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娄底资讯  济宁新闻  淮北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抚顺学习  那曲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桂林学校  三亚论坛  贵港资讯  海西论坛  临沂资讯  大兴安岭学习  十堰论坛  廊坊时尚  大庆论坛  郑州地图  林芝地图  淮安新闻  赤峰新闻  佳木斯论坛  钦州学习  桐城学习  酒泉论坛  七台河时尚  北海资讯  西安娱乐  临沧新闻  许昌学习  南通时尚  七台河地图  抚顺学习  咸阳论坛  盘锦学习  徐州旅游  潍坊资讯  辽阳旅游  松原地图  眉山旅游  贵港资讯  西安新闻  昭通时尚  宜昌地图  大丰地图  深圳学习  六安论坛  襄樊学校  三亚论坛  中山时尚  临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