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意外之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姚玉英房中,华星此时正尽情的,在她那美丽诱人的身体上,纵横驰骋,享受着她美妙的味道。华星双手抓住她胸前丰满的双乳,大力的**着,手指不时的捏弄着那红嫩的乳头,挑逗着她。姚玉英娇媚的看着他,口中不时的发出勾人魂魄的娇媚声音,整个房间里,充满了诱人的气息。



    华星疯狂的占有了她的一切,两人换着花样,一直缠绵了一个时辰,才慢慢的安静下来。静静的躺在床上,华星双手贪恋的抚摸着她的玉乳,**着那两团柔软的肉球。微微望着屋顶,华星轻声道:“明天就离开洛阳了,心里还真有些舍不得啊。仔细回想一下,这里留给我的,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在这里我遇上了不少心爱的女人,包括你与连凤、唐梦、如水、童心姐妹,还有苏玉。这里对我来说,其实是有特殊意义的,可惜非得要离去了,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不少时间了。”



    姚玉英静静的躺在他身旁,小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身体。娇羞的看了一眼他那害人的小华星,忍不住微微将它握在手中,轻轻的抚摸着,含笑的问道:“公子,舒服吗?记得可别忘记了玉英。当初没有与你相遇,我的生活一直很平静,可遇上你,我的心里就开始发生了变化,变得时刻都在牵挂一个人,那感觉或许就是爱情。这一次分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我都不知道我是否会习惯,看不见你的生活。”



    华星微微一笑道:“我不会忘记你的,放心。我虽然花心多情,却决不绝情,只要是与我有关系的女人,我都会好好的对待她们,包括你。”说完,华星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嘴,手指拨弄着她的红唇。姚玉英娇媚的看着他,轻轻的含着他的手指,轻轻的舔吸。



    华星笑道:“你这小嘴可十分不错,可惜我还没有享受过这小嘴的味道。明天要离开了,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见面,现在就让我好好的享受一下,你小嘴的味道吧。”说完看着她,眼神瞟了一下自己的下体。



    姚玉英脸色一红,吐出他的手指,羞色的笑道:“公子最坏了,就会故意让人家,做些羞人的事情。”说完微微红着脸看了他一眼,轻轻低头*近他的下体。姚玉英轻轻闭上眼睛,小嘴微张,轻轻将小华星纳入口中,青涩的**着。华星淡然一笑,看着屋顶,静静的享受着她的小嘴服侍。



    午时,华星第一次单独陪姚玉英一起,吃了一顿饭。饭后,华星微微沉声道:“下午你派人,去注意一下飞鹰教等三大帮派的动静,看能不能想办法,借刀杀人将他们给全部留在洛阳城里。最好是将大部分的武林中人,都吸引到他们那里去。现在,龙门石窟的那东西被少林得去,你不妨将这事情嫁祸到那三派的头上。所谓一人传虚,万人传实,传久了,假的也成真的了。”



    姚玉英有些不解的问道:“公子这么做,是为什么呢?我不是很明白。现在公子最应该注意的,是那些想抢夺童心姐妹的武林人士,你又何必将心思放在这里呢?”



    华星意味深长的笑道:“那些人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说实话光是杀人,也不是解决的办法。我这样做,是为了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件事情上,那样我就可以面对少一些的敌人。那样做,既可以消灭三大帮派的高手,有可以阻止那些武林人士来找我麻烦,何乐而不为呢?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了,这些人是愿意去找那些三大帮派的人,还是愿意来找我华星呢?找三大帮派的人,他们还有希望,找上我他们心理恐怕也明白,百分之九十都是送死,你说他们会怎么选择呢?”



    姚玉英微笑道:“公子真是深思熟虑,比我考虑得远多了。这事我马上就派人去办,公子现在是不是打算回牡丹阁了?”



    华星微微摇头道:“不忙,我打算到洛阳城中去现身走一走,让那些人都知道我在洛阳城里。那样才方便他们行动,知道吗?在离开前,应该还有一场大战,在等着我,我就给他们一个机会,让那些人都知道我华星的厉害。你就去办你自己的事情吧,晚上到牡丹阁来就行了。”姚玉英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



    来到大街上,华星显得很随意,左手将那把赤血宝刀随意的提着,整个人显得有些邪异。华星刚出现不久,他就已经发现有人盯上他了。华星嘴角微扬,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并没有在意那些人,仿佛异地都不知道,仍然走在大街上。



    华星走在洛阳的大街小巷中,慢慢的他发觉跟在身后的人,越来越多了,这让他心里有些惊奇。微微停下身,华星转身看着那些一直远远跟着的武林中人。华星开口道:“各位一直跟着我,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吗?或者是巧合,你们也走这条路呢?”华星的眼神中含着众人不解的神情。



    此时华星面前,一共有四十多位武林高手,可惜华星一个都没有见过,一个也不认识。等华星的话说完,人群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开口道:“我们都知道你是华星,是凤凰特使。我们跟来,是想有一事请教,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回答?”



    华星微笑道:“既然认识我,就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你有什么不妨说来一听,我会考虑是否回答你。”华星眼神微冷的看着这些人。



    那中年人开口道:“听说武林最神秘的天池传人,童心童意跟华星你在一起,此时相信你不会否认。我们想问的是,不知道那对姐妹,与你是什么关系,我们想问一问,再考虑该怎么做。谁都知道天池有株千年雪莲,为了那东西,说不心动,那是骗人。但我们也知道你的实力,所以想问清楚一点,免得无辜送死。另外,有一点想问一下,据说你知道那锦盒的下落与那龙灯门石窟的秘密,不知道你可否告诉我们大家。”



    华星脸色微冷,看着那人笑道:“看在你语气还算客气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些事情。首先,那对姐妹与我有很深的关系,谁如想打她们的主意,就是与我作对,到时候休怪我无情。其次,那锦盒的下落我的确知道,但告诉你们也是无用。至于龙门石窟的秘密,暂时无可奉告。现在你们最好是莫要跟着我,我这人喜欢清静与美女,对于其他的都不感兴趣,当然,杀人我也罢不介意。”华星说完,转身离去。众人对望几眼,没有一人敢跟去。



    华星离开那里,没有多久就经过一处大院围墙外。此时一道幽雅的琴音,含着几许淡淡的忧愁,从围墙内传来,静静的飘向远方。华星突然停下脚步,仔细的聆听。这首曲子中,含着几许思念,几许痴迷,听来应该是个痴情女子所弹奏的。



    一直听完这首曲子,华星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林芳与万重山,他们两人的爱情,与这首曲子中的很多地方都很相似。这让华星突然有一种,想见见这弹琴女子的念头。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声铃声传来,华星只觉得全身一震,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华星眼中寒光爆射,身体瞬间凌空而起,直落在大院里。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华星眼中流露出一丝警惕与冷酷。此时华星的眼前,一共有三人,都正看着华星。三人中有一女子,看上去三十三四,十分的美丽,很有韵味。身材很不错,丰满的双峰,将胸衣顶得老高,苗条的腰身,圆润的丰臀,陪上一身雪白的长裙,格外迷人。她的脸上挂着三分清冷的笑意,冷冷的看着华星,双手正放在一把七弦古琴上。



    这女子身旁,还站着两个男人。左边一人五十多岁,一身黑衣,手中持一只六寸大小的金铃,正阴森的看着华星,一脸的不怀好意。右边一个看上去六十出头,一身布衣,手中正握着一把十分精巧的紫色长弓,背上斜插着七只铁羽。此人也冷漠的看着华星。



    华星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故意攻击我?”华星眼神冷烈无比,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三人。



    只听那布衣来者冷笑道:“你又是什么人,胡说八道,我们几时故意攻击你了。这里是我们的院子,我们在这里弹琴弄调,与你本无关,而你却不请自入。我们没有问你私闯民宅之罪就不错了,你还竟然倒打一钉耙。你说我们该怎么问你的罪,你又该如何解释这一切?”



    华星眼神冷烈,傲然一笑道:“至于我是谁,相信你们心里明白。我从外面经过,你们事先就看见了,故意用琴声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在琴音结束的一瞬间,突然以音杀之力偷袭我,你们认为我连这一点都分别不出吗?不管你们是谁,近来找我麻烦的人太多了,我的原则就是,犯我者死,谁都不例外,包括你们三人。看你们三人的武功,恐怕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的找我,而要用这种偷袭的手段呢?”



    那布衣老者冷冷道:“胡说八道,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们也不是好欺负,你如果认为好欺负,你就错了。你今天如果不诚心道歉,就休想活着走出这里,不管你是谁。”老者说完,微微扬了一下手中的长弓。



    华星冷笑道:“说来说去,无非是想找个借口好对付我,是吗?我这人最讨厌那些爱做作之人,你们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找我的话,我或许会留你们一条活路。可你们选择另一条路,所以你们就休要怪我心狠。屠刀在手,天下低头,正好我刚得了一把宝刀,还不知道是否趁手,今天就那你们来试一试刀。”华星手中长刀一横,冷酷的看着三人。



    此时那个女人突然开口道:“屠刀在手,天下低头,你是凤凰特使华星?”语气中含着几分说不出的味道,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



    黑衣男人也问道:“想不到是你,华星,你莫要太猖狂了,这里容不得你撒野。今天还是那句话,你如果不道歉,就休想离开这里。”



    华星冷冷笑道:“我正是打算不回去了,我就看看这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想找我的麻烦,有多少不怕死的。今天,我就见识一下,九州七绝中,琴铃弓三绝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敢来惹我华星。”此言一出,在场的三人面色一变,想不到华星竟然认出了自己三人的身份。



    射日神弓谭军脸色微变道:“华星,你既然知道我们是谁,就不该那么狂妄。别人怕你,我们可不怕你。今日之事,你不好好的道歉,你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瑶琴仙子李彩秀冷冷道:“今日是你自己找来的,休要怪我们无情。不管先前事起何因,但这一切都是你先发起的,所以你要怪也只有怪你自己。”



    夺魂铃秦江厉声道:“华星,既然你口出狂言,老子今天就要你知道,你今日死定了。我们三人在此,岂能容你活着离去。你准备受死吧。”说完手中金铃一晃,一阵阵强劲无比的夺魂铃声,瞬间传出。



    华星神色冷漠,眼神冷烈如冰。这一次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岂会在意他的这点攻击。华星身体四周,突然出现一股赤红色的气体,牢牢的将他包围在里面。华星不肖的道:“凭你们三人的武功,还差得远。刚才你偷袭时都不曾伤到我,现在你就更没有机会了。现在你们就联手吧,我看看你们究竟有些什么三角猫功夫,能名列九州七绝。”



    华星上前一步,顿时一股霸道狂烈的气势瞬间逼近,逼得三人身体微微一颤,无不后退了一步,脸色惊讶的看着华星。华星冷漠平静,正一步一步向着三人*近。他的身后,一道强劲的气流瞬间形成了一道龙卷风,夹着撕裂一切的气势,尾随而来。



    瑶琴仙子神色微变道:“我们联合一起,今天一定要把他留在这里。”说完,双手飞速的挥动手指,狂猛的功力通过指尖,传达到琴弦上,瞬间发出致命的音杀绝学。一旁的夺魂铃秦江,手中的夺魂铃也配合着李彩秀的琴音,一先一后,一快一慢,全力的攻击华星。而射日神弓谭军则立在两人身后,手挽长弓,瞄准华星,随时准备发出致命的一击。三人的配合十分默契,看样子以前三人也曾经一起对敌,一起联手配合。



    琴音与铃声十分强劲,华星面前的地面上,无数的土砖纷纷飞起,朝着华星飞去。、那强劲的琴音与铃声,就宛如一道道气劲,将地方刮得尘土飞扬,碎石密布,全部化着夺命的利器,卷席华星。



    华星停下身,四周红白相间的真气急剧的波动,显然这两种音杀之力,十分霸道,不是那么好对付。刚一站稳,迎面一道奇快无比的铁羽,一下子穿越了空间,突然出现在他三尺前,正对着他的胸口。射日神箭,果然名不虚传。要知道这一箭,乃是聚集了谭军全身功力与意念,他的气机牢牢的与这一箭紧连着,这一箭无疑就是他体内的真气的延伸,所以才能达到这种境界。



    华星双眼寒光爆射,手中长刀瞬间出鞘。顿时,一声龙吟长啸,撕天裂岳,瞬间就将瑶琴仙子与夺魂铃两人的音杀之力压了下去。红光闪灭,华星一刀劈向那当胸一箭,瞬息就将那铁羽震得粉碎。



    射日神弓谭军身体一颤,突然后退三步,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立时苍白无血色。华星这看似简单的一刀,其实蕴涵了极强的力道,一招之下就将谭军重创,使得他经脉受损,不少细小的经脉都强行被震裂。李彩修与秦江身体也是一晃,华星出刀的那一声龙吟之声,也是暗含了无上真力,以音杀之术发出,顿时与他们两人的琴铃之声发出对抗,震得两人气血翻滚,心里骇然。



    谭军大声道:“小心,这华星十分厉害,我们得全力以赴。三人齐心,所向匹靡。”说完,只见他周身一道玄青色气体开始弥漫,整个人突然间爆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同一时刻,瑶琴仙子李彩秀全身,也爆射出一团白色的真气流,将她整个人包围在白色的真气里,显得格外美丽。秦江身体四周,则出现一团黑色的星云,弥漫着阴森诡异的气息。



    琴音与铃声突然高亢,四周的房屋纷纷开始蹦裂。强劲的气流形成一道道气旋,牢牢的围绕在华星四周,正以每瞬息上百次的速度,疯狂的与他护体真气发生撞击。同时,射日神弓谭军也集中全身功力由双臂,眼神意念全部牢牢的锁定华星,全力攻出了他最强劲的一击。



    华星脸色阴沉,这一次与上次不同。上次与李不悔三位高手动手时,是以真实的拳掌剑指,夹着强劲的真气,直来直去。而这一次,却是以无形的音律为媒介,杀人都在弹指间。这种音律是避无可避的。



    看着眼前的三人,这遥遥三丈的距离,却充满了凶险与危机,稍不留心,就很容易陷入困境。华星周身红光爆涨,手中的长刀赤血,瞬间发出璀璨的红光。只见刀身一颤一转,一道数十丈长的赤红刀罡突然出现。刀锋所指,一排排的房子,被强劲的刀罡扫过,顿时腾空而起,瞬间就在半空中被撕裂,转眼间就被移为平地。半空中飘着丝丝尘埃,似乎在为这一切哭泣。



    华星举刀过头,双手握住刀柄,狂啸一声,怒劈而下。一时间,只见四周风云汇聚,地方纷纷裂开,一道赤红色的刀芒瞬间爆发出三十丈高的光柱,闪电般临头一击。空气中撕空的异啸,夹着惊心动魄,骇人心魂的灭天之威,转眼就出现在瑶琴仙子三人的头顶。



    三人见状神色骇然,简直不敢相信。这真是一个人能发出的威力吗,简直就是毁天灭地,难以置信。三个不敢硬接,全部腾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向两旁闪避。红光一闪,一阵巨响惊天,四周尘土飞扬。李彩秀三人原本立身之地,出现了一个十多丈大,三丈多深的大坑,真是惊天动地,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人虽然闪避得快,但那强劲的气劲是何等威力,三人全部被震飞了出去。落地后,一个个摇晃不已,满脸惊骇之色。谭军由于先前受了重创,此时更是全身经脉大乱,口中鲜血不停,看样子是没有多大的反抗之力了。



    华星周身金光刺目,强大无比的气势压的三人呼吸困难,全身都被一层气流牢牢的束缚着。华星手中的赤血宝刀,闪烁着妖艳的光芒,正泛着寒光,微微的颤抖着。华星虚空而立,牢牢的锁定住三人,冷笑的道:“九州七绝,浪得虚名,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不过是点三脚猫的功夫。还夸口要留下我华星,真是不自量力。我说过,谁惹上我,都得死,可是总有些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非要来试试,我今天就看看你们能接我几招。第一招——天鹰展翅!”



    刀光爆射,耀眼刺目的光华瞬间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在转眼间挥出一百三十六刀,形成一道扇形的刀幕,瞬间迎向地上的三位敌人。这一刻的华星,似乎已经毫无顾及,加上宝刀赤血之威,这时的华星,所发挥出来的威力,比起以往强劲至少三层。刀罡过处,地裂山蹦,地上所有的草木瞬间被震成粉末,四周一片狼籍。



    瑶琴仙子李彩秀脸色大变,手中瑶琴一竖,右手在半空中划动着奇异的轨迹,突然一指点在琴弦上。顿时一道黄色的气劲夹着震裂之气诀,迎向了华星那一片刀幕。而夺魂铃秦江右脚一退,口中突然吐出一道鲜血,全身功力突然爆增三倍,手中的金铃当的一声,撕空裂云,一股无形的音杀之气也射向华星。



    刀幕闪过,无数的异啸夹着强大的刺耳之声,四外散去。华星的上百道刀气,与那琴音铃声发出剧烈的碰撞,瞬间就将四周的所有完整的东西全部震裂。三种不同性质的真气在半空中相撞,相互抵消了许多,其余的也都四散而去,慢慢的消失无影。



    此时谭军趁华星长刀挥出,无法收回之季,再一次集中所有力量,全部聚集在神箭之上,攻出了他今天的第三箭。一箭裂空,带着呼啸的气劲,瞬间破开了一切的阻挡,出现在华星的胸口。好诡异的一箭,真不愧是射日神弓。



    华星眼神一冷,左手奇快无比的在胸前一晃,转眼就把那只箭牢牢的捏住了。箭身不停的摇晃着,显然力道之大,可是华星竟然能在如此高速的情况下,将这箭羽捏住,那真是没有人敢相信的事情。眼前的三个敌人,都骇然的看着华星,谭军更是不敢相信,自己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人,简直强悍得比神还厉害。



    华星冷笑道:“很好,现在第二招,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天狼啸月!”刀身急剧颤抖,那高速震动的刀锋,瞬间幻出一百九十六道刀光,成一个狼头之状,宛如在对月狂吼。那呼啸的刀声,那裂风的异啸,夹着四周裂石碎木的奇异之声,骇人之极。瞬间就临头卷下,将三人都笼罩他的攻击范围中。那赤红色的光芒,映得四周一片血红,似乎正暗示着什么。



    此时谭军大吼一声道:“你们闪开,我是不行了,我就为你挡住这一击。你们两人施展琴铃合壁,全力一击,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击毙,为我报仇。”说完微微看了瑶琴仙子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回过头,谭军身体直射而出,扑向半空中的那道强大无比的刀芒。



    李彩秀大吼一声:“不要,快回来,不要!”泪水,一滴一滴往下滴,这一刻,她是否后悔自己的选择呢?秦江双目赤红,怒吼道:“彩秀,不要哭泣,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施展琴铃合壁,一定要为他报仇。快点,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李彩秀神情一震,最后看了半空中的谭军一眼,神情立马沉静下来。双手抚琴,一道奇异的琴音慢慢响起。在这奇异的琴音中,每当节奏起伏之间,就会有一道宏亮的铃声响起,显得格外刺耳,却刚好弥补了琴音的不足。



    半空中,谭军双目大睁,双手合抱,一股大气禀然的气势,勇猛直前,瞬间对上了华星那霸绝天地的一刀。一声巨响如晴天霹雳,一道血色的图案在半空中飘散,平添了几分壮烈色彩。刀罡狂啸,瞬间就撕裂了谭军的身体。强横无比的刀气,顺势而下,直劈瑶琴仙子李彩秀与夺魂铃秦江。



    地面上,李彩秀与秦江对面而坐,两人神情肃穆,一缕情丝在两人间回荡。琴音中带着一丝凄凉,铃声中带着一分悲苍,两种不同的音律奇异的结合在一起,瞬间就在两人的四周,形成一道暗蓝色的气罩,将两人牢牢的保护在中间。当华星霸道的刀气劈近时,正好劈在那道气罩上。顿时两种不同的光华,在交汇处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五光十色,十分美丽。



    声声巨响,在李彩秀两人身旁密集的发出,那可怕的气劲,却一点也没有伤到两人,全部被御在了气罩之外。华星眼中寒光一闪,微微冷笑道:“有意思,很不错,想不到你们的琴铃音合,竟然可以产生一道气罩,将你们两人保护在里面。好,我就看看你们究竟有多少本事,能奈我何。”



    地面上的两人,此时开始发生了变化。李彩秀全身白色真气弥漫,慢慢的将她笼罩,紧接着全身的白色真气,又瞬间汇聚于双手。只见那七弦古琴上,一道道的白色的真气,成奇怪的弧形,慢慢的在她头顶汇聚成一道白色的光球。而另一旁的秦江,则全身黑色光华大盛,右手持着金铃,一道道黑色的气流,不停的向着右手流动。慢慢的汇聚在那金色的铃子上,由金铃发出道道诡异的黑色气体,弥漫在他的上方,开始慢慢的与李彩秀头顶的白色真气交汇。



    一黑一白的两种决然不同的真气,带着完全相反的性质,在琴音与铃声的促使下,渐渐结合在一起。两种真气组成了一种,带着毁天灭地的奇异真气团,对准半空中的华星,瞬间发射出去。



    华星看着那团奇异的真气团,眼中露出一丝警惕。只见华星全身金光爆射,右手长刀劈天而斩,一道赤红色的刀罡,带着十丈长的巨尾,瞬间劈中了那团黑白相间的奇异真气团。顿时,半空中一道刺目的光华,瞬间掩灭了一切,使得华星双目难睁。四周一下都变得奇亮无比。紧接着撕天裂地的狂爆声,震惊四野,恐怕整个洛阳城都能听见。四周方圆一百丈之内,所有完整的建筑物,无不被震毁,在转眼间就化为了灰烬。



    华星的身体被震出了五丈开外,周身的金色光芒闪烁不息,显然这一击的威力之大,超出了他的想象。然而,“金身不灭”号称世间最强劲的护体神功,却也非浪得虚名。在如此强劲的爆炸中,华星也仅仅是被整个震开数丈,气血有些波动而已,其他一点伤也没有。



    地上,李彩秀与秦江在发出了全力一击后,也被那强大无比,足以毁山裂岳的气劲,震破了两人的胡体真气。身体瞬间被弹飞了出去,落地不起。李彩秀脸色苍白之极,嘴角鲜血不停外溢,微微看了半空中的华星一眼,露出一丝无奈的叹息。看着秦江那微微张动的双唇,那已然紧闭的眼睛,李彩秀知道,他一定有什么想说,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可惜啊,可惜!



    华星冷冷的落在李彩秀的身边,冷漠的看着她,问道:“你说,这一次为什么你们要偷袭我?之前,我们应该从来没有见过,不应该有什么恩怨,可为什么你们要自取死路呢?”



    李彩秀没有看他,眼光直直的看着秦江,眼中流露出一丝情意。这一刻,她心里或许在慢慢的回忆,回忆以往与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这一次的选择,在这一刻显得那样沧凉,一切都错了,错得离谱,可惜后悔都只能叹息而已。



    华星眼神一冷,神情在这一刻显得极为冷酷。无缘无故的被三个有着天榜级别的高手攻击,他心里是怎么也舒服不起来的。加上这几天一直有人找麻烦,所以他才会显得格外冷酷,动则杀人,决不留情。看着地上的李彩秀,华星冷酷的笑道:“我再问一次,你如果不回答,我就脱光你全身的衣服。看你这样子,外表还十分美丽,弄上床去,干起来一定还是有些味道,是吗?等我好好享受了之后,我就将你赤裸裸的挂在洛阳城头,让所有人都看见你这丑样。那时候,我看你说是不说。这就是惹上我华星的下场,你要考虑清楚。”



    李彩秀神色微变,显得也被华星的话惊住了。恨恨的看着华星,李彩秀恨声道:“你不是人,你是畜生。有种你马上杀了我,不然你就不是男人。”



    华星怒笑道:“我不是男人,是吗?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是不是男人。我要干得你骂爹喊娘的,你这个溅人。你想死,是吗?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的,我要你受尽折磨而死,不然你无法记住这个教训。”华星说完,右手连点她七处穴道,右手一把提起她,阴冷的看着她。



    身体凌空而起,华星的身体有如天际流云,转眼就远去了。等其他人听到消息赶来时,地上只剩下一具男尸与一些破碎不堪的碎肉了。四周的一切建筑物,全部被摧毁,看了叫人惋惜。围观的人群,也都露出骇然的神情,这究竟是怎么造成的,是什么人将这里的一切毁灭掉的,真是神秘诡异,叫人不敢相信。



    天际,一道流云远去,可惜没有人留意。微风扫过,带走几许沧桑,飘荡在洛阳上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安阳旅游  衡水新闻  昭通时尚  海口新闻  金华娱乐  湘潭学习  淮安新闻  桂林学校  松原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襄樊旅游  深圳学习  长沙娱乐  宜昌地图  北海资讯  辽源地图  林芝地图  阜新地图  徐州旅游  十堰论坛  衡水新闻  六安论坛  天门时尚  伊犁论坛  徐州旅游  乌海旅游  连云港旅游  怒江论坛  诸城旅游  辽阳旅游  商洛学习  深圳学习  贵港资讯  喀什资讯  三亚论坛  泰州地图  七台河地图  临夏新闻  商洛论坛  博尔塔拉资讯  安阳资讯  伊犁学校  重庆学校  济宁新闻  四平时尚  盘锦学习  三明时尚  酒泉论坛  黔南地图  南通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