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阴谋诡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洛阳城中的一处客栈里,华星将所有的门窗紧闭后,慢慢的走回到床边。冷酷的看着床上的李彩秀,华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最好自己说出来。我虽然知道你是瑶琴仙子,客气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要是听话,我华星最懂怜香惜玉,你若不听话,可别所我不客气。”



    李彩秀狠狠的看着华星,怒瞪着他,双唇紧闭。看那模样子,显然是不想与华星说话。华星冷冷一笑道:“不说话,是吗?很好,我喜欢,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你不说,我华星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华星说完,眼神中闪过一丝黑色的光华。



    看着床上的美女,虽然知道她的岁数不小了,但仅看这身材,却是极为动人。华星先是脱掉她的鞋,将她放在床上,双腿羞耻的大大分开。由于李彩秀身受重伤,加上穴道被制,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华星轻轻的捏着她的一双小脚,轻声道:“这双脚很不错,十分好看,相信要是脱光了衣服,一定更是美丽,是吗?现在我就来看看,这位当面武林中的大美女,脱光了衣服,究竟有多美。”



    华星双手慢慢的解开她的衣服,显得不慌不忙,显得有意要摧毁她的意志。这一点,李彩秀心里也明白,她怒视着华星,厉声道:“畜生,你滚开,拿开你的脏手,不许碰我。”华星根本无视她的愤怒,右手隔着衣服,一把抓住她的左乳,用力的**着。感觉还不错,竟然还弹性十足,真是出乎意料。



    华星邪笑道:“不错,手感很好,很有弹性吗?想来是你平时,一定经常保养的缘故吧,不然怎么会到现在,都还这样有弹性呢?嘿嘿,不愧是当年的大美女,真是不错。继续嘴硬啊,我有的是时间。”华星一边说,一边解开她的衣服,露出了光滑细嫩的肌肤,与大红色的肚兜,将胸前两座丰满的**紧紧包裹着。



    李彩秀脸色大边,嘴里一直大骂,可就是决口不提,自己为什么要杀华星的原因,也从不求饶。华星看着那半裸的身体,笑道:“大红大紫,十分妖艳吗?想来你平时一定十分风骚,经常故意勾引男人吧,不然你这岁数了,还穿得这么艳,是干什么呢?”华星故意打击她的自尊心,想要彻底的瓦解她的意志力,最后再慢慢的玩弄她,以报自己被人无辜偷袭的仇。同时也显示自己男人的尊严。



    华星没有马上解开她的肚兜,而是改为解她的裤子,慢慢的将她的下身的裤子全部脱光,只剩下一条十分性感的水蓝色的内裤,包裹着那丰满诱人的山谷。此时,床上的李彩秀可真是迷人极了,全身上下,除了一件肚兜与内裤外,什么都没有,一片雪白,诱人之极。



    华星看着她怒火燃烧的眼睛,一点也不在意,右手抓住她丰满的臀部用力的**,左手伸入她的肚兜中,抓住一只肥大的**,狠狠的捏弄着。华星一边享受手足之欲,一边邪笑道:“真是想不到啊,一点都不比少女的身体差,这雪臀丰满滑腻,弹性十足,真是佳品啊,看来你没有被多少男人玩过吗?我是不是检了便宜呢,嘿嘿。还有这**,又大又圆,柔软细腻,温暖如玉,抓在手里**,可舒服得很啊。”



    李彩秀脸色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被气得这样。她咬牙切齿的道:“华星,你不会有好报的,你这该死的畜生,我是不会告诉你什么的。你要是男人,你就杀了我。”



    华星邪笑道:“现在这样子,我算不算是好报呢?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正被我随意享受,你说这是不是好报。男人吗,我当然是了,是男人就要占有女人,我马上就占有你,那样你就知道我是不是男人了。”华星说完,一把将她的肚兜撕掉,惹来她一声惊呼。顿时,两座形状娇美,丰满耸立的玉乳静静的展现在华星眼前。那微微紫红色的乳头,带着说不尽的诱惑,深深的吸引着华星。



    华星不理会她的惊呼,右手捏住那紫红色的乳珠,用力一捏,顿时一声惊叫传来。李彩秀的惊呼声中,带着几丝惊颤,听得华星心头一乐。华星不停的捏弄着那渐渐发涨的乳珠,口中却冷笑道:“骚货就是骚货,这么快就硬了。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三贞九烈呢,原来不过是溅人一个。真是想不到,原来九州七绝之一的瑶琴仙子,也不过是个溅货。”



    华星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兵器,一下子刺入了李彩秀的心灵,深深的刺碎了她的自尊心。这一刻,她忍不住惊慌失措,眼中流出屈辱的泪水。想反抗可惜一点能力都没有,想自杀都没有机会。这时,她才深深的体会到,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泪水,在这一刻,成了她唯一的发泄。



    华星见她流泪,脸色微微冷笑。轻轻的低头,含着她的乳珠,华星尽情的品尝着这个女人的味道。一手抓住那丰满肥大的肉球,华星疯狂的狠抓死搓,尽兴的发泄心里的黑色欲望。这一刻的华星,他自己都不是很明白。由于黑玉魔莲之故,一直潜伏在他身体内的催情激素,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他如果不发泄出来,对他的身体是有害的。之所有这催情的激素,会这么快爆发到临界点,是因为华星近来一直不怎么顺心,时常遇上那些人的攻击。使他的心在不自觉中,慢慢的变得愤怒,所以才会在短时间里出现这种情况。



    华星纵情的享受着李彩秀的身体,双手在她全身敏感的地方抚摸**,并不时得以讽刺的话语刺激她的心灵,慢慢的开始瓦解了她的自尊心。此时华星已经脱光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正牢牢的巡视着她美丽的身体。看着她的眼睛,华星再次问道:“现在我再问一次,你说不说,你究竟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要杀我?”



    此时的李彩秀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坚毅了。听到华星的问话,她也不那么倔强,知道不说只有自己吃亏的。李彩秀冷声道:“我叫李彩秀,我们这一次来杀你,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是我提议要杀你的,因为你威胁到了通天门的安全,并且因为你,李欲被那万重山所杀。所以我才要杀你。”



    华星闻言,脸色微变道:“你姓李,你与李欲、李不悔有什么关系?快说。”华星说完,右手抓住她的**,狠力的抓捏起来。



    李彩秀脸色微微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神色仇恨的道:“我是李欲的姑姑,是李不悔的大女儿,你想不到吧。我是九州七绝中,唯一的一个女人,也是最小的一个。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整个武林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了报仇,我把两个一直深爱我的男人找上,为的就是要一举杀掉你。想不到你却是超出我们想象的高强,害得他们两人都是为我而死,我好恨啊,苍天不公啊!”这一刻,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厉害关系,一下子将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华星冷笑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要杀我。可惜啊,你们的阴谋诡计,还差了一点。我要是能被人杀掉,我师傅就不会放我下山了,可惜你们没有人知道这一点。现在该我好好享受我的战利品了,等我好好的享受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你。”



    华星快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用力的压在她的身上。故意羞辱的分开她的双腿,让她全身最羞人的地方,暴露出来。华星手指疯狂的探索着她最隐蔽的幽谷,将她深藏的花朵完全探了一个仔细。在她哭骂的声音里,华星一举攻占了她的防御,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疯狂的侵占着她的领地。



    华星冷笑的看着她,讽刺道:“你的身体很不错吗,又热又紧,干起来真是舒服。以往一定没有男人,比我干得你更舒服吧,是吗?你看看你这表情,简直就是下溅的骚货,天生就是被男人干的货色。你哭,哭你个头,又不是**,你哭你娘的头啊,不许哭,给我笑。”华星此时正逐渐的发泄出心里的黑暗欲望,故而语气神情显得有些与往常不一样。



    宁静撒的小屋里,充满了女人的哭泣声与娇喘声。那诱人的娇啼声中,还不时传来男人的怒骂声,显得极为怪异。华星此时已经陷入了疯狂,整个人都在李彩秀身上狂野的发泄着。凡是他知道的花样,全都被他玩遍了,但他仍然没有尽兴他的眼中黑色的光华大盛,已经迷失了李彩秀的本性,使得李彩秀自动的开始服侍他。只见李彩秀眼神中,闪烁着迷惑的神色,正伏在他身上,小嘴费力的含着他雄壮粗大的坚挺,尽力的服侍着华星。而华星则大力的玩弄着,她最娇嫩敏感的胸部与下体。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终于,一切平静之后,华星回过神来。看着床上已经奄奄一息的李彩秀,华星突然想起自己今天似乎有些与以往不一样了。看着她赤裸裸的身体上,全身青红淤紫,想来自己当时一定很疯狂。有些事情华星已经记不起在,但那奇妙的感受,他却还深深记得,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真是很美妙的滋味啊。



    抚摸着她的乳珠,**着那柔软的乳肉,华星心里在考虑着是否救活她。考虑了很久,华星轻叹一声道:“你也只能怪你自己姓李,如果你与李不悔没有关系,我或许会救你。可惜啊,你既姓李,又曾要杀我,所以这就当是注定吧。”华星说完,一连在她身上封住了十三处穴道,只见她的脸色一下红润起来。华星轻轻的开始为她穿衣,很快就穿好了。



    抱着她的身体,华星闪身回牡丹阁去了。回到牡丹阁,众人见他抱个女人,都是一愣。众女更是怒瞪了他一眼,想不到他一出去,又找了个女人回来,真是个花心大罗卜,可狠。华星看了众人一眼,开口道:“小雪,你将这人带回房去,唐梦去看看她的伤,记得不要让她死就是了,只要能活三五天就行了。去吧。”说完就李彩秀交给了两人。



    老道不解的问道:“华星,你一直以来都对女人十分怜惜的,可为什么今天这个,你不怎么管她的死活了?”不止老道,在场所有的人都十分不解,包括接过人的陈兰与唐梦,都停下来想听听华星的解释。



    华星看了大家一眼,轻声道:“此人叫着李彩秀,是九州七绝之一的琴绝,外号瑶琴仙子。今天她联合九州七绝中的另外两绝,铃绝秦江与射日神弓谭军,三人一起偷袭我。结果,那两个男的死了,我把她抓回来了。之所以不杀她,是因为她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她是李欲的姑姑,李不悔的大女儿。留着她,我正好可以收拾那些想对付我的人。”



    大家一听,都是脸色大变,苏玉与梅香同时扑到他身边,关切的问道:“华大哥(星)你没事吧,你没有受伤吧?我看看。”两女异口同声的问到,都仔细的查看他的身体是否受伤。



    华星笑道:“放心好了,哪次你们见过我受伤了,我好得很。我们还是说说,怎么利用这人,来对付洛阳城里的那些,欲对我们不利的人吧?”华星看着众人,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连凤看了众人一眼,轻声道:“我们都知道,这一次李不悔被华星重创,他现在一定躲在什么地方疗伤,所以暂时我们是无法将他引出来的。我们现在只能想办法对付其他人,施展借刀杀人之计。可惜现在的洛阳城里,那些敌人都太过分散,很难一网打尽,恐怕想对付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



    暗雨接过话题,轻声道:“我们明天就打算离开这里了,又哪来时间对付这些人呢?再说,在洛阳城里,我们已经找不到什么可以对付的敌人了。那些所谓的武林四大帮派,通天门被公子将洛阳这里的人全部灭尽了。剩下的飞鹰教,天一教与绝天门也都只剩下一两人了,根本就无关紧要了。至于那些想对童心姐妹不利的武林中人,随处都是,他们不先动手,我们也不好先出手,无辜杀人啊。”



    沉默,大家都沉默起来。两女的话,都有一定的道理,现在敌人少了,还不好对付了,真是怪事啊。大家一时间,都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谁也不好开口。一时间院中显得格外宁静。



    突然,暗柔娇笑一声道:“这么多人,个个武功高强,怎么还想不出办法啊?这事情好简单吗,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保管你们满意。信不信,不信就打过赌。”暗柔一脸笑容的看着众人,眼中闪烁着得意。



    华星淡然一笑道:“怎么赌呢?这样好了,你的主意如果真的好,大家都赞同的话,我们就算你赢了。如果你赢了,为了表示我们大家的一点心意,我就亲口承诺。以后你的一切开销,都算道我的头上,由我出钱,一直养你一辈子。但如果你输了,为了惩罚你,就罚你这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做我的小丫环,或者是娇妻,任你选择?”此言一出,众人忍不住大笑起来。说来说去,不管暗柔是输是赢,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得一辈子跟着华星。



    暗柔眼中露出一丝羞色,对华星做个鬼脸,娇骂道:“你想得美啊你,我才不干了,你当我是傻瓜啊,大色狼,我不会上当的。”说完,一下子跑到暗雨身后,对着华星不停的作怪脸,逗得华星高兴极了。



    大家都忍不住,被暗柔那天真顽皮的表情逗乐了。一时间,整个院子里充满了笑声。等陈兰与唐梦进屋后,暗雨笑道:“妹妹,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就快说出来吧?大家都等着你呢,你就别逗大家了。”



    暗柔对华星做个怪脸,看看大家,笑道:“这有什么好难的。既然我们手中,有这样的人质在手,那么只要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马上就有人会来打这人的主意了。到时候,我们就睁只眼闭只眼,任那些人将李彩秀劫走。我们只要时刻掌握那劫持者的动静,每时每刻将他的行踪的泄露出去。那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借刀杀人了。不管他们杀得怎么样,我们都不必出手。如果出现有人要杀掉李彩秀的事情,我们再出手救下她,用同样的方法,将李彩秀再次落到其他人手中,让这件事情一直循环下去。到时候,洛阳还不大乱,死伤些人手,那是轻而易举之事,对吗?”暗柔得意的看着打击。



    大家都不语,暗柔这方法其实也是唯一的办法。这人留在手中也是累赘,既然不在意她的死活,就任她被别人抢去,成为一条血色的导火线。暗柔的方法,其实不是一种光明正大的方法,只适合像华星这种邪气的人,使出来。这方法说准确一点,有些阴狠,十分的歹毒。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一直不开口的原因。



    华星见大家不语,开口道:“暗柔的这办法虽然狠毒了一点,却也是一个好办法。武林中尔愚我诈,真正光明正大的人,是活不久的。所以我决定,就采用暗柔的这个方法,马上就执行。”说完,华星就吩咐孤傲去将这消息,告诉书院的人,由书院的人马上将消息散布出去。



    坐在小亭中,连凤开口道:“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大家的事情,都办完了吗?华星你说我们的离开,会对洛阳武林造成什么影响呢?”



    华星沉思了一下,开口道:“这一点,我以前倒是没有仔细去想过。不过我想,我们一旦离开这里,洛阳恐怕会发生一些变故。洛阳乃武林中的重镇,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中原武林必争之地。这里紧临少林、华山、武当等大派,一直是通天门的一个重要分堂。这一次,通天门被我所毁,其他三派,特别是飞鹰教与绝天门,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在这里发展自己的势力,想抢占这里。那时,通天门必定也不愿意松手,所以我们一旦离开,就给了他们一个抢夺的机会。这也正是我们彼此都希望看见的,让他们去慢慢的抢夺吧。”



    老道瞪了华星一眼,冷声道:“你小子就想着中原武林大乱,那样对你才有利是不?你别忘了,现在这里为了锦盒之事,已经死了不少人,那龙门石窟之事,也有不少人死去。加上现在那血婴的事情,武林已经开始大乱了,可你竟然还有意添乱,你真是安了心了,是吗?”



    华星看着老道,神色微冷道:“老道,说实话,这个武林中,能同时培养出,身兼佛道两门武学的地方,只有一个。我如果没有说错的,你应该就是来自世间最邪恶的地方——不归谷,是吗?一直以来,我都不曾问过你这件事情,是不想将这事情说明,因为我觉得你很对我的胃口。而你一直隐藏自己武功的事情,我也一直没有揭穿。你身怀不归谷四大绝学之一的‘九转无极’,我一直就不曾提起,是吗?



    在我们身边,你一直就只施展出了八层的功力,隐藏了两层功力,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曾经提醒过你,我说过,我对于武林中所有武学,虽然不是全部知道;但凡是上乘的武学,或是比较霸道的武学,我都知道,可惜当时你并没有留心到。现在,你既然对于我的做法感觉到不赞同,那么你可以离开。但我仍然要提醒你,我可以不管你以前跟着我有什么目的,但今后如果你对我们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我同样会灭掉不归谷,我说到做到。”



    华星的话,顿时有如一道惊雷,使得所有人都惊住了。大家都注视着老道,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老道脸色大变,一脸惊骇的看着华星,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沉默,很长时间的沉默。老道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你就这么肯定你的判断,你就认准我来自不归谷?既然这么久了,你都不曾提起,为什么现在你要提出来呢?我们之间就没有一点友谊存在吗?”看着华星,老道眼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华星神情冷漠,静静的看着老道,说道:“以前不提,是我觉得你还不错,可以和我们在一起。现在提出,是因为我突然发觉,你其实并不适合再呆在这里了。你这一次出来,应该是带着一定目的,而我来中原也是有目的。当我之间的目的发生抵触时,最好的方法就是分离。说起友谊,我华星对朋友怎么样,你心里明白,是吗?在我的记忆中,你已经有数次提出反驳,直接针对我,是吗?我想,我们也应该分手,在什么地方相遇,就在什么地方分离,不好吗?”



    老道脸色青红不定,看了看众人。而众人都不敢开口,因为此时的华星,一脸冷漠,谁也不敢惹他。老道惨然一笑道:“人生无常,聚散分离,或许也该分手了。说实话,我跟着你的确是有目的,但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决定离开了。记得邓羽死的那一刻,其实我心中对你是有恨的,你明明有那个能力阻止他,不让他死去的,可你没有,不是吗?或许你的行事手段,与我的观念不同吧,我也该离开了。大家保重吧,我走了。”老道说完,起身慢慢的向外走去,那背影在这一刻,显得有些落莫。



    华星看着他的背影,微微轻叹道:“可惜你来自不归谷,不然我们会一直相处下去的。”



    看了大家一眼,见所有的人都是神情忧伤的看着自己,华星忍不住叹息道:“你们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今天,突然要将老道赶走是吗?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记得刚遇上他时,我并没有在意他的身份与来历,觉得他很好,故意逗他,最后与他结交。后来,他也一直跟着我们身边,并没有对我们做过什么不利的事情,反而数次救过你们。但就在邓羽死去的那一次,我慢慢的感觉到老道身上发生了变化。当时我就曾经提醒过他,可惜他当时并没有在意。你们对于武林中,最神秘的不归谷,究竟知道多少?恐怕不多吧。不归谷之所以被称为武林中最邪恶的地方,是有原因的。你们如果知道那原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赶他走了。”



    众人闻言,依然不解,暗雨问道:“公子,我们对于那不归谷一点都不了解,你还是对我们说一下吧。它为什么排名三谷之首,被称为最邪恶的地方呢?”



    华星看了暗雨一眼,随既将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微微道:“不归谷的原意,是指一去不归,什么人进去也休想活着离开。就因为这样,所以显得十分神秘,因为知道它的人,全都进去就再没有出来过,从无一人例外。而之所以说它邪恶,是因为不归谷一共有四种绝学。其中排名首位的绝学——怒海啸天,乃是出自道家上古绝学,十分霸道阴狠。修炼这种武学,最明显的结果有两样,一是武功进展之神速,威力之大,比起血婴来一点也不逊色;第二就是,一旦修炼到最后阶段,整个人的大脑神经,就会被强大的真气逆流串入。使得整个人脑海中全是杀念,疯狂无比,完全就是个杀人恶魔。这么多年,每一个修炼这中绝技的人,全都变成了灭绝人性的杀人恶魔。整个不归谷中,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心中充满邪恶。不归谷中的四大绝技中,道家的就占了三样,而三样武学,全是威力奇强无比,性质邪恶之极的武学。剩下的一样,名叫寂灭禅心,乃是不归谷之人,从佛门盗来的一门武学,专门为了压制心中的邪念的。而老道虽然没有修炼那怒海啸天,但他一直修炼了其他的武学。此时的他,性格已经开始转变,他所修炼的寂灭禅心,已经渐渐的压制不住他心中的邪恶了,所以我才将他赶走。我不想在身边留一个,随时可能魔化的恶魔,那样对你们都有危险。还有一点,一旦他变成恶魔,真的叫我出手杀掉他,那也是令人为难的事情。现在你们明白了吗?”



    众人闻言,都是脸色大变,想不到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在里面。热闹的院子里,此时却显得极为冷清,所有人都默默不语,心里似乎在回忆什么事情。



    华星轻叹一声,起身道:“大家各自回房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夜风等下去注意李彩秀的行踪,随时与书院的人保持联系,我们还是依计行事。”说完,华星慢慢的回房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咸阳论坛  七台河时尚  临沂资讯  金昌论坛  十堰论坛  郑州旅游  大丰地图  重庆学校  钦州旅游  怒江论坛  许昌学习  佳木斯论坛  徐州旅游  铜川学习  天门时尚  德宏时尚  泸州学校  南通时尚  安阳资讯  长沙娱乐  钦州学习  中卫资讯  白山新闻  松原地图  阿拉尔地图  宜昌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佳木斯论坛  钦州旅游  湘潭学习  襄樊学校  天门时尚  眉山旅游  郑州地图  大兴安岭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抚顺学习  阜新地图  辽阳旅游  汕尾论坛  烟台论坛  郑州地图  三明时尚  安阳旅游  淮安新闻  临汾新闻  商洛学习  临汾新闻  益阳资讯  临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