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无奈艳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黄河边,华星抱着上官燕,一路逆流而上,去找寻曲竹的下落。看着滚滚黄河水,华星心里很是焦急。自己此时怀中



    正抱着一个火药包,



    瞬间都可能爆发出来。由于那烈女春十分霸道,加上华星发现时,为时己晚,所以华星此时,也只能暂时将她体内的



    淫毒压住,时间一久,也



    就很难在压得住了。



    上官燕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华星输入的寒冰之气,正在不断的与她体内的淫毒对抗着,这使得她十分难受。更



    让她难受的是,一直



    靠在华星怀中,那股男人的气息,在这一刻变得极为清晰。加上心里对华星的那份奇特的受,她的心里正在面临煎熬



    。



    时间,华星现在最在意的就是时间。他的速度不断加快,不停的前进,可他一直来到上游的华原附近,也没有找到曲



    竹的人影,同时连书



    院弟子的身影也没有看见。看了看怀中的上官燕,她的脸色己经红得发烫,那迷人的眼神中,己经·[If’漫流露出



    丝丝痴迷。她的身体此时却像一



    块寒冰一般,冷得惊人。



    华星脸色变幻不定,眼神闪烁不己。微微望了望天际,华星全身突然爆发出一股愤怒之极的气势,瞬间四周的河水被



    震得数丈之高,方圆



    十丈内的石头,全部被震得粉碎。华星大吼一声,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难以抉择的困境中。



    发泄了一下心里的不舒畅,华星眼神渐渐恢复清澈。双手轻轻将上官燕身上的寒冰真气吸出,让她恢复本来的体温。



    同时右手压在她头



    顶,阵阵的清凉之气,使她瞬间恢复了清醒。



    看着上官燕,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柔情,轻声道:“燕儿,你现在这样子,你心里也明白。我们现在,己经没有时间找



    曲竹了,这一切或许



    都是命运吧,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上官燕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微微低声道:“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体,己经快到了极限了。正如你说的一般,这或



    许就是命吧。其实,



    我们一直都在逃避这一刻,也同时在心里期待这一刻,是吗,大哥?既然这一切没有选择,那就顺其自然吧,你说是



    不是呢?或许这是上天给



    我们的一段缘分,一段只能回忆的缘分,你说是吗?大哥,现在趁我还清醒,你就放开心里的一切顾及,好好的疼受



    燕儿,好吗?就当是一次无心的放荡,仅此而己。其实这也一直是,燕儿心里想要的事情,可惜那是不被世俗所允许的。



    但这一刻,那一切都暂时抛到脑后去。”丝丝



    心语,在如此的情形下,吐露出来,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华星看着她,左手微微用力抱紧她的身体,口中轻叹道:“正如你所说,我心里其实也是很矛盾的。在这种情况下,



    理性与感性是十分难



    以抉择的。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其实是在无意中产生的,那是隔着曲竹而存在的。现在,遇上这种情况,我心里都



    说不清楚在想些什么。既



    有着害怕,也有着期待,或许这就是人性吧。这段感情,这段缘分,就让我们永远留在心中,让它一直陪伴我们走到



    最后。现在,我们就离开



    这里,找个地方为你解毒。”



    上官燕眼中露出几分娇羞,眼神中突然又闪动着几分顽皮,轻轻在华星唇上吻了一下,娇声道:“坏蛋大哥,便宜你



    了,还不快走。”说



    完微微扭开头,不敢看华星。



    华星脸色一喜,这一刻的上官燕,又恢复了那天真顽皮的模样,那是他一直最喜欢的小燕儿。华星长啸一声,身体冲



    天而起,向着附近的



    城镇赶去。没多久,华星就找了一家最好的客栈,独自包了一个别院,抱着上官燕进去了。关好一切的门窗,华星将



    上官燕放在床上,含情的



    看着她。



    此时的上官燕,身上只有一件华星的外套,勉强覆体。躺在床上,那双如玉的大腿,顿时展露出来,充满了无比的诱



    感力。看着华星,上



    官燕眼中·漫·漫流露出娇媚诱人的神情,整张玉脸变得血红,身体轻轻扭动着。显然那烈女春的淫毒,己经开始发



    作了。



    华星走近她,眼中浮现出几许奇异的神色。那眼神里,既有着疼爱与怜惜,又有着贪恋与痴迷。华星解看她的外衣,



    顿时,那诱人的身体



    一下子展露在华星眼里。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上官燕的身体,华星心里也忍不住暗自赞叹。看着那对大小适中,形



    状娇美的玉乳,那粉嫩的



    乳头,一切都是那么的迷人。虽然曾经也曾抚摸过,但却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看过。纤细的柳腰,圆润的臀部,以及



    那白玉般的大腿,一切都



    是那样的迷人欲醉。那碎花小内裤,微微鼓起,包着那最为诱人的神秘花朵,丝丝幽黑,尽显无穷诱感。



    华星眼中闪动着情欲的光华,或许是只有一次的缘故,他这一刻就宛如一个初懂情受的毛头小伙子,显得很是急切。



    只见华星一下扑上,



    将上官燕压在床上,右手怜·惜的握住那娇嫩的玉乳,轻轻的感受着那份柔软。双唇一张,含住另一刻玉珠,贪恋的



    品尝着。



    而上官燕此时眼神迷乱,己经深深被那淫毒所控制,只知道不停的扭动身体,双手紧紧的抱着华星,用自己的身体去



    摩擦华星,尽力的表



    现出自己心里的渴望。



    华星眼中黑色光华一闪而逝,右手此时正在她全身游走,慢慢的停留在那神秘的山谷中,轻轻的探索着那里的秘密。



    华星含着她的娇嫩玉珠,左手握着玉乳,用力的享受着她的美妙身体。感觉到上官燕的身体己经越来越热,华星知道不宜



    拖得太久,久了对她的身体有害。



    华星起身,快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并脱去了上官燕那最后一道防护。轻轻握着她的双腿,华星一脸兴奋的看着那神



    秘的花朵,忍不住低



    头慢慢的品尝着那芬芳的气息。抬起头,看着上官燕那迷乱的神情,华星眼中露出一丝·碗惜,忍不住轻叹一声。



    房间里,华星此时正在尽情的享受,这位百花谱上排名第九位的美女滋味。华星显得十分激动,正在玩弄各种不同的



    花招。看着那张樱桃



    小嘴,正含着自己的坚挺,青涩的**着。华星感到兴奋极了,正全力的**着她的一对玉乳,整个人都陷入情欲中



    。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溜走,此时上官燕己经全身滚烫,整个人都到了极限了。华星见状,神情突然严肃起来,双手分



    开她的双腿,在她的



    娇啼声中,进入了她的身体。为了解去她所中的强烈淫毒,华星有意将她的情欲之火挑逗到最高点,那样才容易一举



    解去她的淫毒,不然以后



    就会给她留下后遗症。华星奋力的冲杀着,眼神中带着几丝迷恋与几许Pg.h.",或许是因为她此时处于迷乱中的缘故



    ,比起两人心甘情19,的做这



    事,那感觉差了很多。



    窗外,太阳己经移到了正中,此时己经是午时三刻了。而屋内的华星,却还在奋力的冲杀着。只见华星满头大汗,脸



    色通红,气息急促,



    显然这事情也是十分吃力的。为了应付中了媚毒的上官燕,华星也是付出了不少汗水的。



    午时末,华星终于在全力冲杀了近一个时辰后,让上官燕开始泄身了。她体内的淫毒,随着情欲·[If’漫的排除体



    外,正逐步在恢复中。气喘



    嘘嘘的华星,一下子从她身上移开,躺在床上,轻轻的喘着气。看着身旁的上官燕,华星眼中流露出几分深情,忍不



    住伸手抚摸着她的玉脸,



    轻轻为她将汗水擦千。



    风雨停息,随之而来的是一段时间的沉默。许久,上官燕·漫·漫清醒过来,看着身边的华星,眼神中露出几缕羞意



    。华星含笑的看着她,轻



    声道:“燕儿好美,真是诱人极了。”说时,右手轻轻的拨弄着她的乳头,不时的握着她的玉乳**着。



    上官燕脸色顿时通红,小手轻轻推开他的魔手,害羞的道:“坏蛋大哥,你欺负我,我不来了,你坏死了。”这一刻



    的撒娇,显得格外动



    人,别有一番风味在里头。



    华星看着她通红的娇颜,忍不住想起以往两人之间的事情,嘴角·[If’漫露出一丝笑容。华星身体一翻,轻轻压在



    她身上,含腔的看着她,笑



    道:“要不要大哥再坏一点从来一次啊?我可是想要得很啊。刚才的你,整个人都陷入迷乱中,大哥我可一点滋味都没



    有享受到,现在我就



    从新再来,好好的品尝一下燕儿的味道。一定美极了。”华星说完,不给她出声的机会,用嘴封住了她的小嘴,轻易



    的就将她的领地占领。



    华星右手五指,轻轻的探索着那神秘而又美丽的花朵,左手捏住那粉红的乳珠,轻轻**着。上下齐手,弄着上官燕



    难受的扭动着身体,



    双手紧紧的抱着华星。华星的嘴,顺势而下,先是含着那香嫩的乳尖,接着吻上了那最美丽的花朵,逗得上官燕轻声



    呻吟着。



    华星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右手抚摸着上官燕的花瓣,口中却轻声道:“燕儿,你的身体好敏感,好多水哦怎么,害羞



    了,这里我早就品



    尝过了,还羞什么。来,让我看看你经过刚才的训练,这迷人的小嘴,有没有什么进步呢?”华星说完,身体一转,



    将雄壮的坚挺移到她的嘴



    旁,顿时羞得上官燕双眼紧闭,不敢看人。



    华星含笑的看着她,小声的在她耳旁说了好多好话,上官燕才微微张嘴,害羞的服侍着他。房间中,贪欢的两人,再



    一次的陷入了情欲



    中,疯狂的欢受着。或许他们都明白,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吧,所以都放开了一切顾及,尽力的去将自己心里的感受



    ,心里的渴望展现出来。



    华星为上官燕买了一身衣服,亲自为她穿上,含情默默的看着她。微微抚摸着她的秀发,华星轻声道:“这一段回忆



    ,我一生都不会忘



    记,我会一直隐藏在心底。出了这到门后,我们就得各分东西,以后你记得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让我为你担心。将来



    ,我会来看望你的,一



    定”



    上官燕扑到他怀里,低声道:“华星,这一生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你。你永远是我大哥,也永远是我心里唯一的情人,



    这一生我永远爱你。



    虽然我们不能结合在一起,但我心里也满足了。有了这段回忆,就足够我走完一生了。当将来我老了,我会因为这段



    回忆而微笑,因为这段回



    忆而高兴。希望你也一样,莫要忘记。虽然不能天长地久,但至少我们曾经拥有,这就足够了,对吗?华星,高兴一



    点我们高兴相遇,也高



    兴分离,是吗?”说完,淡然一笑,那丝丝苦涩,尽显无疑。



    华星轻叹一声道:“这世界上,最难割舍的就是感情。虽然无影无踪,但那深藏在心底的那份刻骨铭心,却是让人永



    生都无法忘记的。它



    会一直侵蚀着彼此的心灵,直到无穷的岁月,将那深刻的记忆,·[If’漫淹没,才会停息。这一生的相遇,我们之



    间就夹着一个人,或许这就一种



    宿命。好了,我不多说,一起欢笑,一起开心,我们出去吧。我陪你找到曲竹,将你交给他,我就得回去。如果日落



    之前,我没有赶回洛阳,



    她们就会有危险。”说完,再次拥抱了她一下,转身离去了。



    出了客栈,华星带着上官燕,找了快一个时辰,才在黄河边找到曲竹。一见面,华星与上官燕都是一惊,此时的曲竹



    正在与一人交手,且



    己经身受重伤。仔细一看,与曲竹交手的是一个七旬开外的老头。那老头一脸阴森,眼中藏着冷酷之色,正在玩猫抓



    老鼠的游戏,并不一下要



    了曲竹的命,反而是不停的戏弄羞辱他。



    上官燕眼中露出一丝焦急,看了华星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华星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叫她安心。随后,华星的



    身体就消失了。再出



    现时,华星静静的立在那俩头的上空,一股强横绝世的霸道气势瞬间弥漫四周。



    曲竹抬头一看,眼中露出一丝·凉喜,他怎么也想不到华星会在这里出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微微偏头,当他看见



    上官燕时,曲竹整个人



    都散发出一股无比的神采,那股喜·脱之情,真是让人感动。曲竹知道华星既然出现,那么这老头就绝对跑不了,自



    己也可以松口气了。



    曲竹身体全力一跃,落在了上官燕身边。曲竹身体微微一晃,上官燕忙伸手扶住他,关切的看着他,问道:“你没事



    吧?”



    曲竹高兴的道:“没事,没事,我很好。这点伤过两天就好了,只要你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你是怎么得救的,是



    不是华星救了他,我



    真得好好感谢他了,不然我可就急死了。要是你出了什么差错,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安心的。”



    上官燕看着曲竹,心里微微轻叹一声,他的这份情,深深的将自己捆住。轻轻一笑。上官燕开口道:“的确是大哥救



    了我,他从书院弟子



    口中,得知我们被困黄河上,就专门从洛阳赶来,正好救了我,并杀光了那些可恶的黄河帮弟子。你怎么会与这人动



    上手,还一身是伤呢?痛



    不痛?”



    曲竹道:“我从那些黄河帮弟子口中,得知你被他们抓走,我就沿着黄河一路而上,去找寻你的下落,结果被他们骗



    了,根本没有找到。



    后来,无意中就遇上了这个怪老头在欺负百姓,我当时因为你的事情,正在气头上,就与他动手,谁知道他这么厉害



    呢?”



    上官燕温柔的看着他,请声道:“好了,过去就算了,以后我们好好珍惜。现在看大哥为你报仇,大哥的武功,可还



    从来没有遇到过敌



    手,看那老头有多厉害。”



    这边,那老头看着天上的华星,眼神中露出一丝警惕。直觉中,他就有一种不祥之兆,似乎天上这少年,对他有着极



    大的成胁。老头开口



    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强出头?”



    华星仔细的打量了这老头很久,心里己经明白这老头十分厉害,一身十分邪恶。华星冷笑道:“我是凤凰特使华星,



    我出手是因为你伤害



    到了我的朋友,所以我要教训你。你又是谁,为什么要出手伤他呢?”华星语气霸道,一点都不给这老头面子。



    老头脸色微变,冷笑道:“原来你就是华星,久仰大名。至于我是谁,暂时不想告诉你。我为什么要伤他,那是我的



    事情,没有必要告诉



    你。”



    华星双手一展,背上的赤血刀突然飞出,凌空立在华星头顶三尺上空。赤血刀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十分妖艳美丽,



    却又充满了诡异。华



    星神情冷漠的道:“不说也好,我也没有太多时间,来过问你是谁。我华星的原则就是,屠刀在手,天下低头,谁不



    低头,就得丢头。既然你



    有心想试一试,我就给你一个送死的机会,现在你就准备吧。第一招—夭鹰展翅”话落,华星右手一举,赤血刀紧握



    在手。只见华星身体



    一闪,右手长刀瞬间幻化出百道刀影,转眼间就形成两道扇行的刀幕,如胸鹰的双翅,一左一右迎面夹击地上的老头



    。



    老头神色凝重,双手一成掌一成拳,瞬间狂劈一掌一拳。只见一道青色的掌印与一道黑色的拳影,夹着强大的气势,



    迎上恶劣华星的两扇



    刀幕。劲力相接,掌劲拳风与刀气瞬间碰撞,发生强力的爆炸,将方圆十丈内的一切事物,全部笼罩在里面。四周,



    尘土飞扬,杂草横飞,无



    数的碎石在空中,R.R化为灰烬。地面,出现一个直径五丈距离的圆形凹地,十分清晰。



    华星眼神一冷,第一招的对碰,使他对这老头的武功,有了更多的了解。这老头是个超级高手,绝对不比李不悔弱,



    只是他会是谁呢?这



    是华星此时,心里想知道的事情。看着老头身体,R.R升9,华星并没有趁机出手,只是冷a的看着他。



    老头看着华星,眼神中带着惊讶,轻声道:“凤凰特使果然名不虚传,今日真是领教了。现在,我就再领教两招,我



    们以三招为限,如果



    没有分出结果,那就下次再比吧。我也有事情,不能久留,现在,我们开始吧。”说完,老头身体四周突然出现一层



    青黑色的气体,正飞速的旋转着。



    华星傲然一笑道:“也好,还有两招,你小心了。看我这一招—阴阳一线”刀身一颤,一道震天龙吟直透天际。层层



    刀气,旋转飞



    逝,无数刀光,在瞬间汇聚成一道赤红色的刀是。在劈近老头的一瞬间,那刀是突然一分为三,奇妙之极,令人大出



    意外。四周的气流,在华



    星长刀挥出的一瞬间,形成一道咫风,夹着满天飞絮,铺天盖地而起。整个十丈方圆,都笼罩在一层赤红色的光芒里



    。那妖艳诡异的情景,令



    远远观望着上官燕与曲竹都脸色大变。



    老头怒吼一声,身体四周的青黑色真气团突然浓密起来,一下子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的气团里。只见黑色的气团



    ,突然飞出一道闪烁



    着黑色光芒的骼骸头,与一道青色的阴森蛇影。那骼骸头张口裂嘴,形状十分骇人,而那蛇影则如同活物一般,吞吐



    着阴森的鬼气,使得四周



    陷入了阴森无比的鬼缄之中。



    半空中,奇异的光影,不时的交错相撞。赤红色的刀是与黑色的骼骸头、青色的蛇影相互撞击,发出毁天灭地的气劲



    ,瞬间狂卷一切。三



    种不同色彩的光华,时隐时现,最后全部·[If’漫消失了。而地上,却留下了无数的深坑,见证了这一切。华星身



    体被震退一丈,他四周金光闪



    烁,气息十分强劲。而那老头,却退出一丈五六,一脸惊容的看着华星,眼神中带着几许不相信。



    华星眼中也带着一丝惊异,冷笑道:“不错,出道来,你还是我遇上最强的一个敌人。现在,我就看你能否接下我第



    三招了,小心了。”



    长刀一转一旋,旋转间红白光华时隐时现,两种奇异的光芒瞬间汇聚成一体,形成一种十分怪异的色彩。长刀抛出,



    刀身自动在华星头顶翻转



    飞旋,一红一白两种奇异的光芒在不停的交替。最后,长刀突然竖立当空,刀身发出红白光华,形成两道不同色彩的



    光柱,直上青云。



    这边,老头全身隐藏在,一片黑色的星云之中。那星云正在不断的扩散,让人看不出他究竟隐身何处?’[If’漫的,



    黑色的星云渐渐形成一颗



    巨大无比的骼骸头。而那老头的身体,就正立在那黑色骼骸头的正中。只见他双手提聚胸前,一拳一掌遥遥守住门户



    。老头身体四周,还有一



    道细小的青色气影。仔细一看,正是一条青蛇,正慢·漫的绕着他的身体旋转。



    华星眼中神光大盛,头顶的长刀突然凌空劈出。只见半空中,一红一白两道光柱突然合二为一,瞬间就产生一股强横



    绝世的强霸真气,将



    四周的空气都瞬间吞没,在两人间形成了一段真空。一刀劈下,四周的风都在这一刻全部停止。一下子,以华星为中



    心,一道璀璨夺目的光



    华,如光波破碎一般,向着四周弥漫而出。烈日下,一团足以与太阳争辉的光芒,瞬间爆发,耀眼刺目。



    老头眼中惊骇无比,大吼一声,身体突然旋转起来。半空中,那巨大无比的黑色骼骸头扶摇直上,狠狠的对上了,华



    星那搓合了两种无上



    绝技于一体的霸道刀是。只见半空中,五光十色,各种不同的光华相互碰撞,相互抵消。同时那性质相反的真气流,



    瞬间发生爆炸。在一连串



    的爆炸中,最后形成一个强大无比的大爆炸,瞬间摧毁了方圆十丈内的一切。



    半空中,一声惨叫传出,一道黑色身影瞬间远遁。华星全身金光爆射,一转眼就将四周翻滚不己的烟雾全部压下,整



    个现场,瞬间就显露



    得一清二楚。看着远处逃去的人影,华星眼中露出一丝沉重。现在这几天,越来越多的高手出现,己经使得华星都有



    些疲倦了。这些高手,一



    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难杀,华星心里都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换种武功了。或许不久后,自己就应该施展出



    另一套武功,才足以成震



    夭下了。



    轻轻拍了曲竹一下,华星借机打通了他受阻的经脉。看着两人,华星有些不舍的道:“好好保重,有事情记得小心一



    点。我现在离你们还



    不远,还可以救你们,一旦分开太远了,我就是想救你们也来不及了。所以你们一定要保重,我会永远祝福你们。现



    在,我要回去了,再晚,



    夭黑前就赶不回洛阳了,再见了”华星看了上官燕一眼,微微露出一丝叹息与无奈,转身,闪电般离去了。



    上官燕看着夭R那蓝色的身C,眼中深深PAR着几许看了身旁的人一眼,她拉着曲竹,,R.R离开了。xj回首,远方的夭R,



    传来



    一道问候。轻轻的叹息,在上官燕的回眸间遗落微风,轻轻的代我相送,这段回忆,就宛如美丽的花朵,我会永远让



    它开在心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七台河地图  松原时尚  泰州地图  娄底资讯  抚顺学习  廊坊时尚  伊犁论坛  贵港资讯  临沧新闻  烟台论坛  吴忠旅游  佳木斯论坛  七台河地图  西安娱乐  湖州旅游  连云港旅游  抚顺学习  湘西旅游  吴忠旅游  黄冈旅游  重庆学校  郑州旅游  黔南地图  钦州旅游  十堰论坛  郑州地图  西安新闻  迪庆旅游  金昌论坛  湖州旅游  伊犁学校  海西论坛  郑州地图  长沙娱乐  喀什资讯  钦州学习  淮安新闻  商洛论坛  临沂资讯  咸阳论坛  南通时尚  怒江论坛  黑河地图  赤峰新闻  恩施学校  徐州旅游  三亚论坛  广安学习  徐州旅游  天门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