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苍天有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由于天公不作美,使得华星一行人只得离开了泰山,赶回借住的杜府。路上,由于众女怕被雨淋湿了衣服,到时候那春光外露可就不妙了。所以在众女的催促下,一行人速度很快。



    路上,由于暗柔与李彩秀都无武功,所有为了加快速,华星只得挺身而出,半搂着两女,施展轻功向泰安城赶回。入城后,由于天上已经开始落雨,所以街上行人不多。而华星一行人也因此,没有受到一点阻碍,就很快的城中。



    就在快回到杜府时,天上的雨猛然下大了。由于这暴雨太猛,逼得华星一行人,只能暂时躲避在街边的屋檐下。此时,众人都在抱怨这鬼天气,特别是众女,更是骂不停口,一直埋怨老天。而华星只是苦笑的看了众女一眼,把目光移开了。



    突然,华星看见一个人,正站在大雨中,仰天凝望。那是一个中年文士,大约三十七八岁,全身已经全部被雨水淋湿了,可他却仿佛没有感觉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上苍。那原本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悲愤与不甘,静静的看着天上,似乎在与天争抗,向天诅咒。那微微动着的双唇,似乎在述说着什么,可以被雨声掩饰了。只一眼,华星就看出这是一个手无扶机之力的普通人,可他为什么那样呢?这人的行为,引起了华星的注意。



    这时候,其他人也都发现了那中年文士,不由奇怪的看着他,眼中带着不解。梅香看着那人问道:“他怎么了,不会是犯傻了吧,怎么在那里淋雨啊。别人躲都来不及,他还不怕雨啊,奇怪。”是啊,奇怪,众人心里都觉得奇怪。



    暗柔轻声道:“看样子他不是傻,他是遇上什么了刺激,一个人心里有着异于常人的感受,所以在雨中发泄自己心中那不为人知的痛苦。想来也是可怜之人啊!”众人闻言都了然的点头,心想恐怕真是这样的。



    梅香心地善良,见了那人的模样,忍不住说道:“看他样子,也是可怜之人,我们这么多人,不如帮帮他吧,也算是做好事啊。华星,你帮帮他,问一问他有什么事情,看我们能不能帮帮他。没有遇上,也就算了,既然遇上了,我们就尽力一试吧。你不是常说,相见既是有缘吗,这或许也是缘分啊。”说完,望着华星,眼中流露出一丝祈求之色。xiaoshuoshu.org/



    众人闻言都看着梅香,深深被她的善良所感动。华星闻言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爱,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一生路,有你随行,我心足矣。你的善良,总是引导着我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我这就去问一问那人,看我们能不能帮帮他。”说完,松开手,准备向那人走去。



    众人闻言,都看着华星与梅香,目光中流露出奇异的光芒。然而就在华星跨出第一步的同时,那中年文士突然仰天大呼,那悲愤不甘,质问天地的情景,深深的震撼着华星等人。只听那文士仰天怒问道:“苍天啊,你好狠啊,你就那样轻易的决定了无数人的生命。你难道不曾睁开眼睛看过,就随意错杀无辜吗?为什么,为什么啊?难道真的是苍天已死,苍天无眼吗?哈哈,现在你后悔了,你后悔了,是不是啊?不然为什么你要落泪,你要哭泣啊?你回答我啊,你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为自己的过错而流泪,为那无辜死去的善良之人而哭泣啊。苍天,我恨你啊,我恨你!百善之家,血流成河,你都不睁眼啊,你好可恨啊!”声声怒吼,撕心裂肺,其声之厉,其意之惨,震人心田啊!



    天空,一道惊雷突现,似乎在回应他的话。暴雨更加猛烈了,狂风四起,像是在怒吼,又像是在咆哮,隐隐中,带着几丝沧凉。这一刻,天地一片黑暗,似乎天都在哭泣啊。中年文士双手高举,大声的怒问苍天,那凄厉的声音,就宛如无数亡魂在怒吼,惨烈之极啊。



    华星全身一震,这文士的话,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灵。那哭天喊地的怒骂声中,夹着几许沉痛,几许悲愤,几许不甘,几许恨意啊。看了身边的人一眼,见大家都是一脸沉痛,华星全身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势,瞬间以飞快的速度向外延伸。只见华星全身红光耀眼,衣服无风而动,整个人一步一步的向那中年文士走去。最令人震惊的是,天上的暴雨,全部被华星强大的气势逼出数尺外,同时一步一步向前的华星,每一步都是离地三寸,脚不沾地,凌空虚渡。这一刻的华星,就宛如一尊魔神,全身散发着强横之极的气势,深深的震撼着众多人之心。



    走到文士眼前,华星静静的看着他,轻声道:“如果苍天死了,至少人间还有真爱,因为人间还有你这样的人在。如果苍天无眼,至少人间还有我华星在。你有什么不平之事可以告诉我,只要时间允许,我可以完成你一切的心愿。”双眼中神光耀眼,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



    中年文士似乎感受到了华星强大的气势,目光不由移到他身上。看着华星,好一会,中年文士才道:“你此言可真,要是那事会有生命危险,你也愿意?”质问的眼神,看着华星。



    华星傲然道:“到目前为止,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威胁到我的生命的,所以你可以放心的说出来。只要时间还来得及,我就可以帮你完成你心中那不平之事。”



    中年文士看了华星好一会,目光突然看着苍天,任雨水从脸上滑落。站在他面前,华星突然感觉到,他的脸上,不仅仅只是雨水,那其中竟然还夹着热泪。华星明白,他心中一定有什么悲愤之极的不平之事,不然像他这样一个大男人,是不会那样悲愤欲绝的。



    四周,雨突然小了一些。大雨声中,中年文士沧桑的道:“谢谢你,看你样子不是泰安城之人。你或许是路过,也或许是来泰山观看日出的游客,所以你不一定听过一个人的名字。虽然你没有听过那人的名字,但我要告诉你,那人的名字却是每一个泰安城人都知道的。一个百善之人,为泰安城百姓做过无数好事的人,可惜上苍无眼啊。天如有情天亦老,你好无情啊,我们所有泰安城的百姓都恨你啊,上苍。”



    隐隐中,华星已经听出了一些事情。百善之家,血流成河,短短的八个字,在华星脑海中浮现出来,是那样的清晰。这一刻,华星隐约中,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中年文士,华星沉声道:“你有什么冤屈与不平之事,就请马上告诉我,时间,是没有人能追回的。一旦时间错过了,我就是有心要帮你,那也是没有办法了。苍天还在哭泣,或许有些事情,还有一线生机,你认为呢?”



    中年文士一听,全身一震。目光奇异的看着华星,文士开口道:“你说得对,从这里向前,左转前行不到百丈,那里有一户百善之家,你要愿意,就去尽点心意,希望还来得及。”



    华星点头道:“好,我这就去看看,希望能尽点力。”说完,看了他一眼,转身对众人道:“我们快走,快去看看。”说完就欲走。可这时候,月无影突然开口道:“华星,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从这里向前,左转前行不到百丈,那里正是我们昨晚借住之地。”此言一出,华星全身一震,其余人也都是大惊。



    华星脸色阴沉,看着那中年文士问道:“你所说之人,可是那杜府的杜百善?”中年文士惨然一笑道:“想不到你也听过他的名字,可恨苍天无眼啊。”华星眼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冷烈之极的眼神,身形一晃,人就消失了人影。半空中,传来华星冷烈的声音:“我先走一步,你们马上赶来。”中年文士看着那突然消失的华星,全身一震,喃喃道:“苍天真的无眼,还是有眼呢?或许。”那后面的声音被雨声掩饰了。



    杜家大院,大雨不停。狂风暴雨阵阵来袭,院子里已经集满了雨水,然而这满院的雨水,却洗刷不去院子里那刺目的血色只见从大门处开始,每隔三尺距离就放着一个人头,形成一条直线,一直通到大厅。那惊人的血色,带着十二双不甘的眼神,形成了一股浓浓的怨气,直冲天地。



    大厅里,只见杜百善与老管家两人都在,只不过情景十分不乐观。除了两人外,另外还有七人。这七人看样子不是一路人马,只见七人站成三下,应该是三批人马。第一批有两人,是两个六旬的老者,一脸的阴森,同样的打扮,胸前的衣服上,绣着一颗交错的白骨。竟然是天机谷最新发布的奇人风云录上,十三奇门中的百骨门之人。而第二批人马有三人,中见是一个青人带着面具的人,看不出岁数。身旁的两人,全部是五旬左右之人,一个百衣,一个黑衣,乃是第二届地榜,同列第七位的黑白双煞张虎、陈龙。最后一批也是两人,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白脸无须,一脸的阴森狡诈,手拿一把纸扇。他的衣袖上绣着一只魔鬼标志,十分引人注目。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粗壮大汉,满脸横肉,一脸凶相。手中拿着一把大刀,明晃晃的十分可怕。



    此时,只见那凶汉一手提着那老管家单薄的身体,怒声问道:“说是不说,还不叫你那主人开口,说出那东西的下落,不然今天老子就活剐了你。”说完,大刀一挥,老管家左手五指齐断,那丝心裂肺的痛苦,痛得老管家脸色苍白,全身颤抖。可他却不吭一声,只是双眼怒视那大汉,咬牙切齿的道:“来吧,恶魔,我这把老骨头还经得住几下,我不会怕你们的。要想以我来逼我家老爷就范,你们是打错算盘了。我老骨头一把,死也不算夭折了。”



    凶汉怒道:“老子看你能支持到什么时候,我就没有见过不怕死的。”说完长刀挥动,又将他的手腕也斩下,见他死死咬牙不语,凶汉又一连三刀,就他双手全部斩断,鲜血流了一地。一旁,那杜百善撕声大吼道:“住手,你们这群恶魔,有种冲我来,不要伤害无辜之人。”



    只见与凶汉一起的那白脸无须之人阴笑道:“那很容易,只要你说出自己将那东西藏在什么地方,我就叫野牛放过他怎么样,你可要考虑清楚,他可是跟了你一辈子的老人了,以他这副身架,恐怕是支持不了多久的。你不快点决定,等会他全身鲜血流光了,你就是想救他,也来不及了。你说是吗?”阴森的笑容,就宛如恶魔在微笑,十分可憎。



    杜百善脸色变幻不定,对于老管家杜福,这么多年了,那份深厚的感情,其实是相当重的。此时将他这样痛苦,自己真是恨不得以身相代,可惜这些恶魔不容许。管家杜福脸色扭曲,但眼神却极为骇人,看着杜百善,杜福大声道:“老爷,不要被他们威胁,我死不足惜。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他们,不然我们杜家上下十数条人命,就全部白白牺牲了。这些恶魔是不长眼睛的,你只要一说出来,他们马上就会杀了你的。与其都是一死,就让我先走一步吧。”刚说完,凶汉一拳就打掉了他满口老牙,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



    杜百善看着杜福,沉声道:“好,杜福,我明白了。生前我们在一起,你是仆我是主,死后我们也在一起,到时候你是主我是仆,算我这一生欠你的,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无论何处。”说完,对着那拿纸扇的中年人义正词严的道:“来吧,有种就拿出手段来,看我主仆可是低声求饶之人。要想得到那东西,你们都是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的。来吧,你们这些恶魔,迟早不会有好报的。”说完,脸色平静的看着七个入侵之人,神色冷漠。



    一旁,其余两批人马都不开口,也不动手,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等待着杜百善最后忍不住酷刑,而吐露出那东西的下落。全身鲜血外流的杜福,看着老爷杜百善,沙哑的道:“老爷一生正直,救人无数,我杜福就是生生世世给你为仆,也是心甘情愿的。这一次遇上这些天杀的,相信上天会给他们报应的。你不见上天都在为你哭泣吗,苍天也会有泪啊。我相信上天是有眼睛,老爷你要坚持住,老仆先走一步了。”说完看着他,眼中神光流逝,慢慢的暗淡下去了。



    过多的失血,使得他老弱不堪的身体,已经背负不住,时光无情的夺走了他的生命。一位一生忠义的老管家,就在这些人的摧残中,带着不甘与悲愤,默默的离去了。他这一生,尽心尽力,辅助杜百善为泰安城百姓,做了数之不清的善事,可最后,他还是带着不甘与悲愤走了。大厅外,一道惊雷震天而落,似乎在为这位忠义一生的老管家感到不平。雷雨声中,暴雨更猛了,上苍或许也在哭泣吧。



    杜百善老脸上热泪滚滚而落,颤声道:“好样的,我杜家以你为荣,慢慢走,我等下就来陪你。前路再阴暗再寒冷,都有我陪你一生。此生已去,来生我们还会在一起的。”这感人肺腑的情景,落在一旁的七人眼中,却是没有一点作用,似乎他们天生就是冷血动物,没有一点感觉。



    此时,那持扇之人阴笑道:“看样子,你也是吃硬不吃软的家伙,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说完,手中纸扇在他身上连点几下,很快,一种从心底深处传来的痛楚,马上就弥漫全身。那种痛苦,就好比万蚁穿心,残酷之极。杜百善站直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脸色痛苦的扭曲,但他却咬牙硬挺,双唇鲜血淋漓,也死不开口吼痛。双目中,无比仇恨的目光,就宛如一把利剑,深深的印在几人的心中。大厅中,一时间除了急促的喘息声,与牙齿打颤的声音外,没有听到一点的求饶声。



    外面,大雨更猛了,狂风更烈了。呼啸的暴雨声中,声声不甘的怒吼飘荡在半空,可惜没有人去听。华星身体在半空中,如一道流光,快若惊鸿般的向着杜府赶去。后面,紫玉华带着众人,也全力赶来。百丈距离,不一下就到了。



    当华星看见那杜府大门紧闭,门外趟着数十具尸体时,整个人全身怒气爆发。只一眼,华星就看出这些人全是些百姓,个个都是三四十岁的壮年,地上满地的长棍、铁棒等百姓家里常用的东西,就说明了一切。很显然这些百姓也都察觉到了杜府有难,拿着兵器,前来相助,想尽一份心意,结果却全部战死在这里。看着大门,华星全身赤红色光芒大盛,整个人就宛如一尊怒火燃烧的魔神,一步一步的向大门走去。



    一声巨响,紧闭的大门被华星强大的气势震开。当华星跨入大门时,看见那些人头时,双眼中怒火爆射,凶手要凶残的手段。仔细看了一下,华星就发觉里面有昨晚为自己一行人送饭的仆人。沉重的看了那些人头一眼,华星全身爆发出无边的冷烈之气,沉声道:“眼睛挣大,看我华星为你们报仇。”说完,身影一晃,就穿过了大院,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大厅外。



    看了看地上那死去的老管家,那一身的鲜血在地上形成一朵耀眼的血花,这一刻显得格外刺目。想起昨夜的他,还活得好好的,可现在就被这些人摧残而死,华星不由怒视大厅的七人。一股惊天的怒气瞬间弥漫在整个大厅,使得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发现了华星。七人看着华星,眼神中都带着一丝惊讶,显得华星身上那股令人心颤的气息,说明了许多事情。



    华星眼神冷酷无比,看着七人就宛如在看死人一般,没有一丝感情。那一直咬牙强撑的杜百善,突然只觉得几股气流透体而过,一直摧残着身体的那种痛苦,瞬间就消失了。看了一眼华星,杜百善明显的感觉到了什么,不由看着地上已经死去的杜福,眼中流出几滴热泪。



    持扇之人看了一眼其他六人,目光移到华星身上。这一刻,大厅的七人都感觉到了华星身上那股冷煞之气,知道华星来意不善,不由各自警惕。持扇之人阴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你不想死,最好马上离开,还来得及,不然过会就很难说了。”说完故意扫了其他六人一眼,像是在提醒华星。



    华星冷酷之极的道:“我是什么人重要吗?你们这等凶残之人,是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的,只要知道我手中的刀锋利与否就行了。我来,是来向这里的主人问好的,昨晚我曾经在这里留宿一夜,还没有付钱,所以我现在是来付房钱的。不过看现在这样子,我改变主意了。房钱我是不打算付了,我就以那房钱,买你们七人的命,那已经足够了。你等这样的人,也就只值那个价了。现在,你们准备将自己的命卖出来吧。”说完,赤血刀横握在手,全身上下都爆发出一股残酷之极的气息,将七人全部笼罩在里面。



    冷哼几声,几人同时道:“好狂妄的人,也不问问我等是什么人,就你一人,就想惩强,真是无知。”大厅中,顿时就有几人被华星惹怒了,都狠狠的看着他。



    华星冷酷的道:“杀你们几个,比杀猪难不了多少,没有必要问什么。你别认为自己出身来历不凡,我就杀不了你。普天只下,还没有我杀不了的人。你们这些人中,就有十三奇门中的白骨门与魔门,我说得可对。”此言一出,那四个白骨门与魔门的人,都是脸色一变,想不到华星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一时间,大厅中沉静下来,紧张的气氛逼得所有人,都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场风雨就将爆发,这最后的结果会是怎么样呢?愤怒的华星,这一次会杀光这七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湖州旅游  安阳旅游  咸阳论坛  深圳学习  连云港旅游  济宁新闻  襄樊旅游  西安新闻  眉山旅游  安阳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淮北地图  抚顺学习  湘潭学习  嘉峪关旅游  临汾新闻  襄樊学校  西安娱乐  佳木斯论坛  海口新闻  宜昌地图  济宁新闻  松原地图  德宏时尚  烟台论坛  怒江论坛  酒泉论坛  辽阳旅游  北海资讯  三明时尚  吴忠旅游  沧州学校  钦州旅游  十堰论坛  大兴安岭学习  六安论坛  商洛学习  钦州学习  张家口时尚  七台河地图  咸阳论坛  赤峰新闻  桐城学习  桂林学校  那曲地图  桂林学校  辽阳旅游  诸城旅游  思茅新闻  七台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