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意外高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百花门前,战事一触即发,所有人都看着那面具人与花玉如等六人,猜测着这最后的结果。以目前的情况分析,这面具人身份神秘,武功高强,要取胜那是轻而易举之事,唯一的变化就是这围观之人中,是不是会出现其他抢夺之人。从开始疯人院四不全的事情来看,人群中一直有位神秘高手在帮助百花门,在此关键时刻,面对绝顶高手的情况下,那神秘人是保持沉默还是挺身而出,谁也猜测不透。



    冷冷的看着花玉如六女,面具人傲然的跨出一步,顿时,一股强大无比,如山般的气势直扑而去,震得六女全身一颤,脸上露出惊骇与绝望之色。知道不是他的对手,钟文娟更明白被动的防御与主动的攻击之间有着绝对的差别,所以她选择了全力一击,拼死一击。大喝声中,钟文娟身体一旋,身体在前倾中旋转飞射,双手交错中无影神针如牛毛细雨般狂射而去,发动了最强一击。



    身旁,乔凤吟明白她的心思,秀指连弹,天机拂穴手全力进攻,无数的指风交错纵横,在花玉如身前形成一道强劲的防线,阻止着他的脚步。杨英长剑横胸,美丽的脸上带着刚毅,双脚微分牢立不动,封锁着第三道防线。



    不肖的哼了一声,面具人右手一拂,一股惊人的气劲将乔凤吟的神针震散,同时左手横胸而立,迎着那飞旋而来的钟文娟就是一掌,如此只闻一声霹雳巨响夹着惨叫惊呼传出,钟文娟娇美的身体斜射三丈之外,落地后摇晃了数下,无声的倒下了。而乔凤吟也好不了多少,身体在那面具人强劲的掌劲下猛然一颤,一道鲜血飞射半空,绝美的脸上苍白失血,身体跄踉着朝后倒去。



    只一招,百花门两大高手同时重伤倒地,看得围观之人脸色微变,而百花门余下的几人却神色沧桑,脸上浮现出凄凉落漠之情。身影不停,面具人出现在杨英身前,挥手就朝她拿去,显然是想先将其重创,再顺利的捉拿花玉如。看着这一掌抓来,杨英虽然全身被那强大的气势逼得行动艰难,但她脸上却透露出坚毅不屈之色,长剑缓慢的朝前推出,全力一击没有丝毫花招。



    掌剑相触,彼此在空中微微一顿,随即长剑折断,杨英被弹回的剑尖狠狠的撞击在胸口,整个人朝花玉如撞去。伸手接下杨英重伤的身体,花玉如在强大的冲力下连退五步才稳住身体。然而一抬头,那得意狂妄的眼睛就出现在三尺之外,直直的看着她,宛如野狼一般,令人惊心。



    惨笑一笑,花玉如没有害怕,知道这一刻反击已经是枉然,便直直的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不屈与仇恨之色。看着那当那面具人右手越来越近,花玉如突然在想,要是华星知道这样的结果,他会不会为今天的出游而感到后悔呢?或许会吧,只是那时又能如何,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追不回了,永远也追不回了,不是吗?



    看着她那绝望的神情,面具人眼中露出得意之色,这个百花第一最终还是落入了自己手中。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股警兆出现在心头,让面具人心里一惊,身体猛然移开三尺,避开那凌厉而无声的一剑。人影闪动,场中变化突起,只见一位头带斗笠的灰衣人,手持一把无柄怪剑,冷漠的挡在花玉如身前。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住了脚步,四周众人都呆呆的看着这神秘人,猜不透他是怎么出现的。而花玉如由于面对着神秘人的背影,所以看不到他的容貌,一时间也猜不出他是谁,但重伤的杨英却看着那无柄怪剑有异,心头突然猜出此人的身份,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轻轻靠在花玉如肩头,杨英以极低的声音道:"危险过去了,百花门这一劫总算遇到转折点了,因为我们要找的人回来了。"先是一愣,但马上花玉如就明白了杨英的暗示,整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轻叹道:"他真是非要我们尝尽苦头才出手,真是让人又气又狠,又拿他无法。"说完,身体后移,低声吩咐身后的两人将重创的钟文娟与乔凤吟带回来。



    阴森的看着头带斗笠之人,面具人冷冷道:"你的剑已经泄露了你的身份,就不要再故作神秘了,剑无柄,取下那伪装吧。"冷声一笑,神秘人并不取下斗笠,而是反问道:"林华,你就那样肯定我是剑无柄,要是你猜错了,你说我们之间的这一战会怎么样呢?"身体一震,面具人眼中顿时神光爆射,冷烈之极的瞪着神秘人,阴声道:"或许正如你说的一样,你就那样肯定我是林华,而不是其他人吗?一旦猜错了,其结果恐怕也会出乎意料吧。"轻声一笑,神秘人语气自信的道:"现在你不承认没有关系,但等会这里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真实身份,那时你再慢慢狡辩吧。现在看你那模样就宛如要吃人一样,小心伤肝,对身体不好。"带着几分嘲笑,神秘人似乎有意气他。



    阴冷一哼,面具人道:"想看我的真面目,恐怕你还没有那个本事,倒是我想看看你是谁,敢如此狂妄阻拦我的好事。"说完身体凌空而起,双掌随意挥动间两股惊天的掌劲倾泄而下,四周立时传来呼啸的气流声。



    不闪不避,神秘人手中怪剑一弹,一声剑吟传出同时,一股强劲的剑气凌空而起,朝天劈射。半空中面具人不肖的哼了声,右手曲指一弹,一缕指劲迎上那道剑气,双方在空中相遇,然发出一记闷雷之声,狂野的气劲瞬间形成一道风柱,朝四周扩散。



    惊咦了一声,面具人似乎被这一剑惊了一跳,身体迅速移开三丈,目光搜寻着神秘人的踪影。然而四周一扫竟然不见踪影,这让他心头一震,猛然抬头看着天际,那里,一道璀璨的剑柱夹着耀眼的金色光芒,如九天神雷般呼啸而至,强大的气势逼得他来不及闪躲,这让他口中不由怒啸狂嚎。



    剑芒临头,面具人双手平展,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连续九次交错,双掌间一道血红的气芒迅速形成一朵丈大的红色气盾,随着他双手的高举而出现在头顶,迎上了那可怕的一剑。天空,这一刻出现一副奇景,只见一道直径三尺的金色剑芒从天而降,最终坠落在一朵红色的云彩上,双方彼此僵持,出现了短暂的停顿,随即红云破碎,金光入地,卷起满天尘土,弥漫四方。



    迷雾中,一声怒吼传出,只见那面具人衣服破裂长发乱舞的从场中射出,出现在四丈外的半空,全身弥漫着一层可怕的杀机。而对面,那神秘人也虚空而立,怪剑直指前方,气势凌人,一点也不退让。淡然一笑,神秘人讥讽的道:"现在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本领看你的真面目呢?或许这只是巧合,是不是啊,武林书院的林大高手。"眼神阴狠的看着他,面具人冷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手中有剑无柄的怪剑?"哈哈一笑,神秘人道:"你说呢?我既然怪剑在手,你说我不是剑无柄,又会是谁呢?"怒哼一声,面具人道:"休在我面前耍花招,剑无柄虽然武功高强,但仅凭他还没有这分魄力与修为,所以你决定不是他。目前华星还在济南城中,而且以华星的性格也决不会装模作样,所以你也不是华星,究竟你是谁,快说。"神秘人嘲笑道:"你不是很自信很狂妄吗,既然猜不出我是谁,何不出手试试,看能不能让我显露出真实面目呢?""这可是你自找的,到时候休要怨我手下无情,看招吧。"面具人说完全身血光突现,一股邪恶之极的红色真气飞速的向外扩散,带动四周的空气形成一个以他为中心的血色旋涡,疯狂的吸收着四周的一切力量。神秘人身体一晃,整个人在四周飞速的闪动,无数的人影在高速运转下开始重合叠加,九座清晰的巨型人影形成一道神奇诡异的奇阵,分布在那面具人四周,远远看去就宛如一个庞大的天体星座,正以其神秘莫测的方式运转,不停的吞噬着四周的力量,开始朝中间压缩。



    "今日我就看看你的千婴大法多邪恶,是否有传说中那样的神秘,可以通天测地,无所匹敌。看是我这一招厉害,还是你那一式霸道,究竟谁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大喝声中,神秘人双手合什,全身金光爆射,一座耀眼的金色帝王身影出现在他背后,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



    感觉到那股气势之霸道,面具人眼神一变,关键时候为了安全也顾不得隐藏身份,只见他狂吼一声,全身血芒翻滚,厉啸声中无数的婴儿头颅如厉鬼般出现在红云之中,张牙露齿形象凶残的朝着四周怒吼。这一刻,百花门前阴风怒吼,鬼气四射,原本明亮的天空猛然暗淡,像是无数的幽灵在狂风中哀嚎鸣冤,其声之惨烈,其意之阴森,使得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看着天空中的两人,这时候谁也猜不透最终会是谁胜谁负,一个是地狱冤魂,一个像人间的帝王,究竟正义战胜邪恶,还是阴森强过神圣,这一点即使是强如塞外第一高手木西卡也难以判断。人群中,一位中年文士看着那半空的神秘人,脸上露出惊骇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而一处不显眼的角落里,一个白色的身影也看着天际,眼神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隐约也察觉到了什么,口中发出了一声微叹,可惜被狂风吹散。



    金光收缩,那运转的天体星座此时化为九道金光,在神秘人的控制下汇聚在面具人身外,形成一道毁灭之刃,发出了劈天一斩。而中间,被强大力量束缚住的面具人隐身在血色红雾中,四周数不清的婴儿人头交错飞舞,在上方形成一条由人头组成的血色飞龙,迎上那劈天一斩,张口吐出一道血色龙炎,双方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爆炸,在此时已经不足于形成这一战的激烈,战火雷鸣中,隐约只见两束光芒在空中飞速移动,所到之处飞沙走石,尘土飘扬,数不清的大坑在迷雾中出现,让原本平坦的地面凹凸不平,面目全非。半空中流光四射气流涌荡,可怕的毁灭之力带着绞碎一切的力量纵横飞舞,一举将交手的两人震飞,同时那面具与斗笠也在后退中化为碎片,两人同时露出了真实面目。



    尘土飘远,当一切恢复平静,只见交战的两人相聚五丈而立,彼此神情严肃,显然对于这激烈的一拼,都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傲然的看着惊讶的林华,神秘人紫玉华漠然道:"林华,见到是我很惊讶是吧?其实你应该猜得出我的身份的,毕竟我们曾经交过手,虽然只是几招,但你应该还有印象。"阴森的看着他,林华恨声道:"好,很好,今天这事你记住,下次我会连本带利一起收回的。现在我想问一下,你刚才施展的武功,出是传说中的帝王武学?"冷然的看着他,紫玉华道:"这一点无可奉告,有本事你自己去查,你不是武林书院的高手吗,相信要查这个应该很简单,不是吗?"冷哼一声,林华道:"不要得意,早晚有一天我会查出你的身份来历的,到时候我再慢慢收拾你,现在我先告辞了,你最好保重身体,等我下次取你小命。"话落不等他回话,林华身体朝天而射,整个人在升到五十丈高空时,凌空左转,朝外飞射去。



    没有追击,因为紫玉华明白,以林华现在的武功,自己要杀他,那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而且目前这里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自己既然现身,也就不便再离去,不然这一战就没有意义了。目光扫了四周众人一眼,紫玉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开口道:"众位之中如果还有谁想找百花门生事的,可以直接找我,一切的事情我都将一肩承担,直到我大哥华星回来为止。目前大哥不在这里,此地一切暂时由我做主,所以我好心的提醒大家一句,我虽然没有屠刀在手,但也比希望老是有人纠缠,所要是惹怒我,其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希望各位考虑清楚。"说完转身,含笑的朝花玉如走去。



    古怪的看着他,花玉如轻声道:"这是华星之意,还是你自己的意思?""是谁的意思相信你心里明白,何必要多问呢?只是有一点你要清楚,那就是这一次这里的人太多,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所以对于有些事情,我代大哥说声抱歉,相信你能理解,是吗?"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紫玉华轻声道。



    移目看着四周,花玉如淡然道:"这一刻,我是没有资格在意那些的,百花门到此时还能不倒,我应该感激你们才是。"感觉到她言语之间的失落,紫玉华不好劝解什么,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将来,所有的一切他都会为你收回的,那时候你就会知道,今天,其实应该感到后悔的不是百花门,而是眼前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他们,才是最终后悔的对象,因为他们惹上了惹不起的人物——华星!"闻言看了他一眼,花玉如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她才轻声道:"只是可惜了我这些死去与受伤的弟子了,她们多少有些不值得。"微微摇头,紫玉华道:"有些事情是需要理由的,不是吗?"没有再说什么,花玉如上前两步,看着四周的众人,沉声道:"各位武林同道今日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对于所有给本门施加压力的门派,我在此想说一句,百花门只要在一天,就绝对不会屈服任何一股势力,即使毁灭,本门也是威武不能屈的!今天一切恩怨,他日等本门有实力收回时,我们会一一收回的。所谓血债血尝,这个仇不会就这样轻易算了,各位看着吧,这是我对所有死去弟子的承诺。"由于有紫玉华在场,围观中人都亲眼见识了他的厉害,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不敢再行出头。而剩下那些有实力的高手,此时此刻也知道时间不早了,光一个紫玉华就不好对方,一旦华星再回来,那时候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故而像梅花居士、血蛾老怪等高手都选择了沉默,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不愿意去冒那个风险。



    无声中,人群开始悄悄散了,先是一些完全看热闹的的武林同道,接着一些实力不足心有不甘的小门小派也默默离去,只一会时间,整个百花门前,就只剩下木西卡、梅花居士、血蛾老怪、萧仙杜宇以及武当、青城、恒山派等高手了。



    目光扫了一眼那熟悉的人影,紫玉华嘴角一扬,轻笑道:"看来那位天榜高手是不心死,盯上百花门了。呵呵,以后的日子恐怕有得忙了。"花玉如闻言,看了一眼远去的宋文杰,心头微微一叹,这样的强敌可不是她百花门竖得起的,只可惜现在却已经无法挽回了,不是吗?



    木西卡看着了紫玉华一眼,转身朝外走去,口中轻声道:"帝王已现,天下即将大乱,或许这正是风雨前夕的那一场狂风。"话落,梅花居士、血蛾老怪、萧仙杜宇三都人古怪的看着木西卡的背影,眼神中露出一缕沉思,而紫玉华则脸色微沉,眼中闪过一道璀璨的神光,可惜只瞬间就消失了。



    午时,围观之人已经全部离去,百花门前一片宁静,唯一与往日不同的是门前那杂乱而破烂不堪的光景,显得有些苍凉。远处,一群衣着华丽的少年男女正一路欢笑而来,慢慢的清晰,慢慢的靠近,慢慢的接触这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庆论坛  娄底资讯  深圳学习  十堰论坛  潍坊资讯  三明时尚  张家口时尚  佳木斯论坛  辽源地图  诸城旅游  钦州学习  潜江地图  益阳资讯  辽源地图  襄樊旅游  西安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黄冈旅游  嘉峪关旅游  淮安新闻  许昌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四平时尚  海口新闻  赤峰新闻  襄樊学校  郑州地图  大丰地图  七台河地图  郑州旅游  吴忠旅游  白山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南通时尚  吴忠旅游  临沂资讯  铜川学习  七台河时尚  大兴安岭学校  赤峰新闻  金华娱乐  松原时尚  乌海旅游  桐城学习  汕尾论坛  连云港旅游  临夏新闻  安阳资讯  贵港资讯  德宏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