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锦盒风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含笑的看着张雪为自己穿好衣服,华星笑盈盈的抚摸着她的脸蛋,轻声道:“这一刻,我似乎不只是公子那么单纯了,对吗?”张雪脸色微红的推开他放在自己胸口的魔手,娇骂道:“你是典型的坏男人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令人又气又恨,还拿你没有办法。”



    收回手,华星笑道:“生活,不仅仅是情与欲,还要有一些情趣。大家天天在一起,关系亲密无间,但为什么有些时候需要距离呢?那就是情趣。人与人有些时候希望能彼此熟悉,而有些时候需要彼此陌生一些,那是随心所变的,知道吗?呵呵,好了,这东西越说越长了,还是快出去吧,小雪已经在门外等了我好一阵了。”



    张雪闻言脸色一变,低声骂道:“你讨厌了,明知道她来了,刚才还那样戏弄我,你、你诚心要我丢丑啊。”华星笑而不语,只是温柔的帮她穿好衣裙,随后打开房门,果然见到小雪眼神含笑的看着屋里。随手拉过小雪,华星问道:“等了好一阵了,有什么事情?”



    陈兰道:“刚才刀无锋来说,百花门主请公子过去,可能有事商议。”华星哦了一声道:“这样啊,好吧,你带着如心去玩吧,以后记得让她开朗一些,与大家好好相处。”陈兰道:“知道了,公子快去吧。”说完拉着张雪的手跑出去了。



    来到百花门议会大厅,花玉如、钟文娟、乔凤吟、杨英、紫玉华、刀剑二人以及夜风都在。见夜风起身让座,华星挥手示意不要,自己坐到了花玉如身旁,笑道:“继续说,不要管我,我听一会就明白了。”花玉如看了他一眼,眼神既不热情也不冷漠,似乎上次的事情还记在心中。而钟文娟与乔凤吟都眼神古怪的看着华星,隐约中透露出几许羞涩与幽怨。



    此时,杨英道:“你们说的这办法好是好,既可以转移那些人的注意力,又能消耗他们的实力,对我们是极为有利的。可将来他们要是知道这事是我们传扬出去的,那时候恐怕我们就危险了。”紫玉华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其实你仔细想一下,如今的百花门,经过了那一战,又有多少人不曾得罪呢?那些人一要你好强大的实力,而要你们的人,结果一无所获,他们会善罢甘休吗?要不是因为我大哥在这里,你觉得你们能抵抗多少人呢?如今,我个人觉得,百花门最应该考虑的不是老守在这个地方,而是要走出去,去面对新的事物。只要你们都在,手下实力雄厚,在济南你们是百花门,到了江南一样是百花门,不是吗?”



    杨英闻言一愣,不由回头看着花玉如,想看她的意思。紫玉华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劝百花门加盟凤凰书院,搬离这个是非之地。花玉如自然也听出这层意思,微微迟疑了一下道:“谢谢紫公子的建议,你说的我会考虑,目前百花门还没有完全陷入困境,所以我还不愿意轻易离开这里,必将这是恩师当年创立百花门的地方,我若擅作主张,便不陪为包花门主了。”



    紫玉华笑道:“门主的确需要谨慎三思,这必竟非同儿戏,所以慎重是应该的。但我想令师九泉之下,更不希望看见她一手创立的百花门毁在这里,是吗?好了,这事门主多思考一下,我们还是继续说那锦盒之事吧,现在消息已经传出,相信明天一早,济南城就会热闹起来,那时候就有意思了。而在这个时候,百花门需要走一件事,那就是具体的统计一下,济南城中究竟隐藏着多少高手。记得与林云那一战之前,人群中就隐藏了两位神秘人物,其中一个是无双书生——宋文杰,而另一人是谁我却猜不透,应该是个女人,但武功极高,这是很罕见的。”



    花玉如轻声道:“既然紫公子开了门,我就命令门下多留心就是了。现在时间也快天黑了,我就让人准备晚饭,几位就在这里用膳吧。”说完,目光平淡的扫了华星五人一眼。紫玉华四人都不说话,只是含笑的看着华星,而华星却笑道:“花门主既有此意,我们怎好拒绝,只是在这里吃的次数多了,不如花门主到我们住的别院一起共进晚餐,你看这不是好些吗?”说完目光邪异的扫了钟文娟等三女一眼,似乎带着某种含义。



    花玉如看着他,神色很平静,淡雅的道:“既然特使希望到那里去,就依你吧。英姐,你去吩咐人准备晚饭,移架百花别院。”杨英愣了一下,忙起身离去了。如此,一行人便朝华星住的别院行去。



    路上,华星走在花玉如身边,轻声道:“玉如,还在生我气?自从那事发生后,我就没有见你笑过,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看不开,这么恨我?”花玉如瞪了他一眼,无尽的幽怨在这一刻出现在华星眼中。没有回答,她保持着她的威严,平视着前方默默不语。



    华星一愣,随即一笑,明白她是在众多人面前放不下她门主的面子。这一次的事情她作为百花门主理所当然的要负起主要责任,所以很多别人看不见的压力都压在她身上,她其实也是很难受的,只是她必须要坚强。



    想通了这层道理,华星突然松了口气,传音道:“我明白你的心了,不要太为难自己,实在撑不住就告诉我,我为你完成一切的事情。至于文娟、凤吟、杨英三人,她们其实都明白你的心思,所以她们不会怨你更不会笑你,你千万要放松心情,放开心里的一切,那时候你才是真正的你,整整的百花第一!”花玉如看了他一眼便急忙的回过头去,似乎在逃避又似在掩饰什么。而华星也不再多说,落后两步与紫玉华并肩而行。



    一顿饭,看似平淡,但华星却明白,百花门在无形中已经开始沿着自己的意思往下走去,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一切便水到渠成了。饭后,华星送走了百花门四女,回到房中与众女谈笑,说起来锦盒之事。听完他的话,梅香等人好不在意,而张雪与李秀云、叶星则神色间微微有些变化,只是谁也不曾多提。



    是夜,华星落宿在梅香房中,在一阵**之后,梅香满足的躺在他怀中,轻声道:“华星,我们在这里呆了不少时间了,还要停留多久才能办完呢?还有,我这几天觉得如水姐姐与无影姐姐都多少有些失落,你是不是该多花点时间去陪她们,早点把她们也——”



    封住她的小嘴,华星笑道:“你说的我心理明白,但目前不是最好的时机,这里是百花门,我还不想太过刺激花玉如她们。这一次的中原之行这里是最后一站,以我想很快就会结束,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凤凰书院了。目前,我身边的女人有九人,除了你、小雪、李秀云外,暗柔、无影、如水、叶星姐妹五人我都还没有动她们,不是不想,是时机不到,以后你就知道了。”



    梅香小手抚摸着他的胸膛,低声问道:“你还忘了一个,那如心呢,你怎么不说呢?”华星一愣,笑道:“你连这也问,是不是想讨打啊。其实你不是看出了吗,还问吗?”梅香娇笑道:“人家只是随意问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跟你时间久了,我已经了解你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是丑的,我只是好奇她与小雪谁要漂亮些罢了。”



    华星闻言,沉默了一下,柔声道:“她与小雪各有千秋,也各有不同的风味。至于名字暂时不能告诉你们,将来有一天,或许我会告诉你们。我身边的女人中,暗柔容貌如何还不得而知,但真正最美的不是她,你猜一猜是谁?”梅香眼珠一转,有几分不肯定的问道:“难道说会是小雪或者如心?”



    轻揉着她娇嫩而有弹性的胸部,华星笑道:“不是她们,她们虽然也不错,但还没有无影美。真正最美的是苏玉,她的容貌之美还胜过暗雨,只是现在没有人知道而已。”梅香一听神色一惊,但很快就了然的道:“难关你当初那么疼她。”伸手拍打着她挺立的臀部,华星笑道:“我最宠爱的是你,明白吗,小迷糊。还在这里吃起别人的醋了,真是该惩罚一下。”说完翻身将她压下,又一次进入了她娇嫩的身体,享受着她的娇媚。



    济南城中,一大早锦盒被梅花居士所得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无数的武林高手争相奔走,四处寻找梅花居士的下落,整个济南城就宛如刮起了一场风暴卷席着整个中原武林。站在街角,华星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武林人士,对身旁的夜风道:“看样子效果还不错,只可惜梅花居士隐藏得太深,不然就跟有意思了。”



    夜风笑道:“济南城就这么大,他昨天刚得到锦盒,今天恐怕还没有来得及逃,所以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人找出来的,我们只需要耐心看就行了。”华星笑道:“也对,这么多人不找出他,怎会善罢甘休呢?现在我们还是到城外去看看,那里才是主战场,这里是打不起来的。”



    一路行去,华星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那无双书生宋文杰、塞外高手木西卡、九全书生、萧仙杜宇。一见后两者,华星马上就意识到他们没有追到梅花居士,不然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不动声色,华星装着没有察觉,带着夜风城外而去。然而一出城,又是三个熟人出现在人群中,竟然是龙羽、铁战、绿眼邪神。



    夜风一见铁战与龙羽,低声道:“他们也来了,是追那绿眼邪神而来,还是为了其他事情?”华星淡然道:“现在不用去猜想,到时候一切自然会知道的。我们还是找处好的位置,坐山观虎斗吧。”说完身体穿越众人头顶,落在一株大树上,含笑的看着四周。



    此地平坦空旷,此时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位武林,却独独不见梅花居士的身影。人群中,武当派、青城派以及武林四大帮派的一些残余弟子,加上四大书院的门下都隐身其中,再加上华星开始所见那的那些特殊高手,就占有大约一半的人数,剩下一些则是龙蛇混杂的人物,乱无头目。



    此刻,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大声道:“听说那梅花居士已经易容成了一个六十多岁的灰衣老头,手拿一把拐杖,大家看看我们之中是否隐藏着那样的人?”此言一出,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很快就有人回答道:“在这,在这,啊——”惨叫声迅速传遍四周。



    人影晃动,整个密集的人群急速分散,然而那惨叫声却不绝于耳,总是随着人群的移动而移动,一种恐怖的气息笼罩在人们心中。大树上,华星看着那移动的人影,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那人华星已经看见,但他是梅花居士吗?就算他是,可他为什么不逃,反而疯狂的杀人呢,这其中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当那手握拐杖之人被人团团围住时,地上已经死了近三十人,鲜血流了一地,情况十分恐怖,令人心惊。一个大汉指着那灰衣老者怒喝道:“梅花居士,你简直灭绝人性,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就乱杀无辜,你不怕报应吗?”灰衣老者冷哼道:“你们不是人多不怕死吗,怎么都退得那么远干什么?以你们这百十号人对付我一个,这算不算残酷,算不算灭绝人性呢?还有,谁就告诉你们我一定是梅花居士呢?”



    辱骂之声大起,但老者最后一句话却问住了众人,他真是梅花居士吗?没有人猜得透。先前那大汉道:“不管你是谁,你杀了这么多人,今天就得有个交代,不然你休想活着离开。”老者冷笑道:“交代?交什么代?你怎么不说刚才是你们之中有人故意想陷害我,将我指认为梅花居士,欲致我欲死地呢?要交代是吗,你来啊,我看你怕死不呢?”



    大汉脸色一怒,随即哼道:“不要以为你武功高我就怕你,一个我不行,十个二十个总能杀得了你。”老者冷笑道:“那样的话算不算以多为胜,不要脸呢?武功修为靠的是个人,我同样是人,我能以一敌十,你不行你就只能用下流手段,你这叫英雄吗?还有脸在那里学狗叫,还不给老子滚开去。”说完手中拐杖一挥,一股强大的真元狂涌而出,一举将那大汉震飞三丈,落地便没有动静了。



    四周众人眼神一变,全场立时安静,毕竟谁不怕死呢?见众人无言,灰衣老者哼道:“既然没有人说话,老夫就先行一步了。”说完腾身而起,朝外射去。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笑道:“既然来了,何必忙着走呢?”人影晃动,在众人惊讶之中,半空中两条人影迅速的移动,双方之间闪电间就交手数十招,强劲的真气猛烈撞击,发出震耳的巨响。



    人影飘退,众人此时才发现,那出手拦截之人是天星使者九全书生。此时九全书生脸色微微惊讶,疑惑的道:“你真不是梅花居士,那你是谁,能有如此强劲的武功?”灰衣老者阴森的看着九全书生,寒着脸道:“如此年纪武功如此之高,真是不简单。老夫身份不想告诉你,所以你莫要多问。至于那梅花居士的下落,我倒是知道,告诉你们也无妨,他目前也在这里,只是他很沉得住气。开始第一个开口诬陷我之人就是他,你们慢慢找吧,老夫先走一步了。”



    “慢着,如果不介意,我来猜一猜你的身份如何?”人群中,萧仙杜宇缓缓走出,平静的看着半空中的灰衣老者。阴冷的看着他,老者道:“是你,你既然知道老夫的身份,就应该知道我的规矩,不想死就最好闭嘴。”



    萧仙杜宇淡然的道:“几十年不见,你还是那臭脾气,宁愿被人误解也不愿意说出事实,何必呢?想想我们当年,你身为乾坤四绝之一,那时是何等的快意人生。可就是因为当初那一剑,你为人背下黑锅,从此四绝反目,你一个人远出边荒,一去就是四十年,多漫长的岁月啊,人生有几个四十年呢,老朋友?”话到最后渐渐伤感起来。



    灰衣老者脸色微凄,一个人默默的望着天际,似乎在回忆那曾经的往昔,一切都已经远去,留在心中的还有多少回忆呢?无语中,老者低头看了萧仙杜宇一眼,随即一言不发转身嫉射而去,消失在了远方。



    见他离开,九全书生问道:“这人究竟是谁,如此厉害?”杜宇叹道:“他就是多年前,武林中最有名的乾坤四绝之一的惊鸿绝剑司徒空,因为一件事情而与其他三绝反目成仇。乾坤四绝乃绝世人物,各有不同的脾气,其中就以司徒空的脾气最是孤傲。当年,他与天蚕神君梦天、铁掌劈天斩立、湖海浪子赵壁合称四绝,彼此惺惺相惜感情极好。四人中,湖海浪子性喜女色,所以当时就结识了一为个女子,人称媚仙柳三娘。此女其实有些淫荡,但赵壁并不在意,认为她是以往经历了太多挫折,只要过段时间就会慢慢恢复。谁知道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后来便发生了一件令人解释不清的事情。”



    微微一顿,萧仙杜宇停了下来,这使得众人都有些失望,直直的看着他,想知道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令人解释不清的事情。四周,众人都没有动,就连那关于梅花居士的事情仿佛也忘记了一般,显得一片安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阜新地图  张家口时尚  广安学习  湘潭学习  金昌论坛  许昌学习  黔南地图  怒江论坛  金华娱乐  大兴安岭学校  盘锦学习  商洛论坛  眉山旅游  七台河地图  钦州学习  佳木斯论坛  大丰地图  淮安新闻  桐城学习  辽源地图  恩施学校  诸城旅游  廊坊时尚  金华娱乐  临夏新闻  思茅新闻  大庆论坛  济宁新闻  许昌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林芝地图  咸阳论坛  喀什资讯  泰州地图  酒泉论坛  连云港旅游  黄冈旅游  重庆学校  临沂资讯  黑河地图  西安娱乐  广安学习  潍坊资讯  白山新闻  商洛学习  金昌论坛  德宏时尚  咸阳论坛  佳木斯论坛  中山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