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血流成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沉默了一会,萧仙杜宇似乎为那过往的事情而感到悲伤,不由轻轻一叹,继续道:“八月十五中秋之夜,四绝又聚在一起喝酒谈天,大家都表现得很热情,唯有惊鸿绝剑司徒空有些失落,一个人显得不怎么高兴。席间,湖海浪子赵壁察觉到了司徒空的异常,便戏言对他说,他是闷太久该找个女人解决一下了。当时这话在湖海浪子而言只是一时随意之说,当不得真,但惊鸿绝剑司徒空生性孤傲,却认为是赵壁故意在另外两人面前羞辱他,所以他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剩下三人继续喝酒。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惊鸿绝剑司徒空事后气消了,也就算了。可谁知道他回去后,却在客栈里遇上那媚仙柳三娘正在勾引一位少年书生,当时司徒空本就在气头上,加上又不耻柳三娘的品行,便训骂了她一顿,赶走了那书生,回头睡觉去了。拿知这柳三娘也怪,被训了一顿不但不生气,反而跑去纠缠他。如此一来,司徒空自是大怒,怒脸相向,可柳三娘却厚着脸皮不怕他,害得司徒空想动手,又看在赵壁的面子上不好下手,只得给了她一巴掌,硬将她赶出了门。



    在司徒空来说,这事过了就算了,却不知道那柳三娘却为此而嫉恨在胸,总是趁着见面的机会去骚扰他。如此,有一夜终于出事了。那天晚上,四绝就住在一同一家客栈,不过分开得很远。饭后,赵壁去找天蚕神君梦天、铁掌劈天斩立两人下棋,而柳三娘却悄悄却找司徒空,谁知道刚好那一夜,一位司徒空的仇人发现了司徒空的行踪,就设计想杀他,并且巧妙的潜入他房中,取走了他的长剑,最后突然一击伤了司徒空,但却因双方武功有极大的差距,那仇人陷入了困境之中。



    谁知道就在那时候,柳三娘鬼使神差的闯了进来,正好落在那仇人手中。本来也是无心之错,只要柳三娘不开口也就没事了,谁想到她偏偏大呼司徒空的名字,叫他去救她,这一来那仇人也不是笨蛋,马上就以柳三娘威胁司徒空。然而司徒空向来心高气傲,岂会受人摆布,根本无视那人的威胁出手就攻。这样,双方又打了一会,那仇人见柳三娘根本无用,有是一个累赘,于是心一狠一剑刺透了柳三娘的心脏,并一掌将她打向司徒空,随即转身就逃。



    司徒空当时神色呆了一下,他本意是想让那仇人明白自己不受人威胁,逼他自动放了柳三娘的,可结果成了这样,却让他多少有些吃惊。松开柳三娘,司徒空怒啸一声,出门追去,然而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敌人,只得返回。而那时,赵壁三人被啸声惊动都纷纷赶来,正好就遇上司徒空刚回房,并对着地上的柳三娘轻声叹息,如此,一场误会就发生了。而更糟糕的是,当赵壁抱起柳三娘追问凶手时,柳三娘只是指着司徒空说了一个他字,就撒手而去。



    这样,赵壁勃然大怒,质问司徒空为什么杀人,而司徒空只是冷漠的说了一句人不是我杀的,便出门而去。赵壁自是不信,急忙追去将其拦下,而司徒空也不解释,于是这对往日的朋友就在这种情况下大大出手,双方打得天昏地暗,最终司徒空因先前有伤在身,而重创远走,一去四十多年。多漫长的岁月啊,四十年啊。”



    细细道来,原来那一剑换来了四十年的光阴啊。人群中,一个破衣中年人问道:“这事既然在那种情况下发生,你是怎么知道的?”萧仙杜宇惋惜的道:“我是后来知道的,可惜一切都太晚了。当初我在知道了这事情后,曾花三年时间找寻司徒空与赵壁。可惜一个都没有找到,于是这件事情在我心头横了四十年之久啊。这一切都是当初那仇人所说,因为他后来落入了我手,在死前我无意中听到他提起此事,便严刑逼问才得知当夜发生的一切。”



    那破衣中年看了一阵,最终突然道:“希望你没有在场的人,不然有一天你会后悔。”说完急射而去,消失在了远处。杜宇一愣,随即醒悟,猛然大喝一声,急追而去。这一来,大家都陷入了迷乱中。好一会之后,才有人想起此行的目的,纷纷找寻梅花居士。



    由于梅花居士易了容,所以一时间不好找,大家找了一阵竟然没有找到,这就有些难办了。而此时,树上的华星却对身旁的夜风笑道:“看来需要帮他们一把才行,你就去帮帮他们吧。”夜风微微点头,问道:“帮他们自然是可以,但我也没有看出梅花居士的身藏,怎么帮呢?”



    华星笑道:“这还不简单吗,你只要下去出手试一下,很快就会发现了,去吧,到时候我告诉哪人是他。”夜风看了华星一眼,见他一脸自信,便不再多说,飞身而下落在人群中,出手就朝人多的地方发掌进攻。如此一来人群立时大乱,不少人都避开夜风,也有被他掌风伤了的人不服气,反手还击。整个场面顿时混乱一片。



    就在夜风感觉到四周人群反抗之力渐渐加大时,华星突然传音道:“看见你左侧六尺外那一身粗麻布衣的三十多岁的老实汉子了吗,他就是梅花居士,你记得全力进攻逼他露出破绽后就撤退。”夜风目光一转,马上就发现了那人,顿时身体凌空而起,双掌夹着十层功力,劈出两道惊雷掌劲,一举劈向那老实汉子胸前。



    突然一击,那老实汉子眼神一呆,随即精光一闪而逝,双臂交错一横,推出一股真气,撞向那两到惊天掌劲。一声巨响炸开,四周人群摇晃后退,那汉子也似醉酒般摇晃着退去。半空中夜风冷哼一声,双手交错翻滚,双掌边沿开始泛起青色气流,随即迅速的转换着颜色,只一会就连换了三种色彩,夹着一股可怕之极的毁灭真劲,出现在那汉子胸前。



    “梅花居士,你还不显现吗?”一声大喝惊住了四周的武林高手,而那汉子眼神一变,突然怒吼道:“三色掌,夜风你好歹毒的心肠。”说话间右手猛然变大,一道巨灵神掌突现胸前,硬接了夜风这一掌。立时狂风四起,气流激荡,强劲的爆炸力在四周炸出数个丈大的深坑,那飞石连伤数人。



    得意一笑,夜风道:“你身怀锦盒乃怀璧其罪,怎么怪我心狠呢?还是快快交出来,我或许活饶你一条狗命,不然这些人就足以把你分尸了。哈哈,你慢慢品味个中滋味吧,我等会来找你。”说完飘身而起,落在华星身旁。



    众高手此时已经明白这人就是梅花居士了,为了那神秘的锦盒,四周武林高手团团围逼,一百多人就那样将中间堵得水泄不通,疯狂的朝内冲去,想抢夺那东西。梅花居士又惊又怒,本以为这方法很妙的,可此时陷身此地,连腾身逃离都没有机会,只得狠下心肠挥掌狂杀。



    外围,无双书生宋文杰、塞外高手木西卡、九全书生、龙羽、铁战、绿眼邪神都默默的观战,表情很淡漠,似乎这些生命在他们眼中就宛如猪狗。而不远处的一颗树上也立着一个白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夜风看着打斗,轻声问道:“这些人今天能活着离开的恐怕不多吧?”华星淡然道:“的确不多,因为他们新太贪了。他们从来不曾想过,今天他们这些人就算抢到手又如何,不过是加速死亡罢了。不过那梅花居士今天也不会好受,这些人中,武当与青城两派还有几个地榜高手,我想他们一定懂得乘人之危的道理,所有等武功低的死完后,就会论到武功高的出马了。”



    夜风点头道:“你说得不错,看他们此时只是在最外面大声吼叫,就明白了。只不知道今天那东西最终会落入谁手,而你又希望它落入谁手?”华星微微一笑,低声道:“我最希望他落在那木西卡手里,那就有意思了,可惜他恐怕不会出手,因为他并不傻。”夜风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华星的意思。



    时间在惨叫中远去,半个时辰后,梅花居士饶是武功高强也杀得手软了,因为地面已经堆积了近七十具尸体,那是极为骇人的。剩下上六七十人中有一半以上都已经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真正有进攻能力的就只剩下武当与青城两派,以及少数武功高强的人了。



    此时,武当与青城两派都按兵不动,大家心里都名冒然上前只会损兵折将,而且就算得到那东西,早四周数位绝顶高手的面前也是跑不了的,所以衡量之后,两派都作出了相同的选择,就是静观其变。



    而这时,梅花居士见攻势已弱,便趁机腾空而起,转移了一个位置,目光警惕的看着木西卡等六大高手。见他们没有动静,梅花居士微微松了口气,抓住机会恢复消耗的功力,以便应付接下来的恶战。然而他想休息,那些抢夺之人却不愿意给他机会,大家见他眼神露出疲惫之色,都明白他已经大不如前了,顿时一声大喝传来,十数条人影分几个方向飞扑而上,开始了密集的车轮战术。这些人都是武功不弱的高手,其中就有地榜之列的人物,此时的联合发动,那真是气势空前,比起先前强盛了数倍,斗得梅花居士吃力异常。



    危险临头,梅花居士怒吼一声,梅花三弄巨灵神掌在他全力施展下,真是掌出如惊雷天裂天,遇物则破,三招之下无人可挡。此掌法可是世间罕见的奇学,配上梅花居士的深厚功力,对付这些地榜以下的武林人士那简直就像是在杀猪般,手起刀落。



    冷漠的看着这一切,九全书生突然身影一动,在数条人影的掩饰下,右手掌指变化多端,无形的劲力悄然出现在梅花居士的背后,一举击中他的右肩,震得他全身一颤,整个人都被弹出三尺,仓促间又受了一刀一拳才斜沙而过,避开了众人的攻击。



    愤怒的看着九全书生,梅花居士怒吼道:“你好卑鄙无耻,竟然背后偷袭,这就是天星书院的特使吗?”九全书生无所谓的笑道:“弱肉强食那是生存之道,你难道活这么大忘了不成。现在你还是先顾着你身边的几人吧,我要高兴说不定等会出手帮你打他们也不一定哦?”静立一旁,九全书生含笑不同,却气得梅花居士又怒又恨。



    看着九全书生,华星眼神微冷,对夜风道:“这人不是个简单人物,心机之深沉相当可怕。从他现在站在那里就能看出一二,他一击得手后便不再动,为的是省力,而他立在那里不动,是要让梅花居士心里有所顾及,得时刻提防他,这样一来他就无法专心对敌,最后落入九全书生的计某之中,而惨死在这些人手中。这一招看上去很平淡,却极为阴狠,非心如铁石之人不能所用,以后得找个机会让他永远安睡才好。”



    夜风仔细的听完华星的分析,也不得不为九全书生的心机所惊骇,为了梅花聚居士感到悲伤。然而正想到这里,那梅花居士突然身体一侧避开当胸一剑,身体看似后扬,但却在刹那间出现在九全书生眼前,一掌击向他的胸口。九全书生脸色一变,急切间双手运聚十层功力猛然前推,顿时四掌撞击,强大的掌力发出一声怒雷巨响,两人同时被震开三步。



    后退中,梅花居士眼神一狠,伸手入怀迅速取出一个锦盒射向九全书生,口中喝道:“你想要就给你,看你有什么本事保住它。”抬头,九全书生见锦盒飞来,不由一把抓在手中,来不及细看,顺势就朝那绿眼邪神抛去,并冷笑道:“你想移祸江东,我也不会那么容易上当,还是让认识的人鉴别一下,这东西是不是你伪造的,免得到时候大家抢来抢去,抢了个假的,那就冤枉了。”



    梅花居士脸色一变,想不到九全书生如此精明,自己的计划就落空了。看了一眼那几个抢夺的锦盒的人朝绿眼邪神扑去,梅花居士身体一跃,凌空三折朝北而去,想趁机离开。然而九全书生冷笑一声,飞身追上就欲将他拦回,可此时一声异常刺耳的异啸破空而来,一只箭羽如刺破苍穹般直射梅花居士背心,以一寸之差射中他的肩膀,带着他的身体向远处飞去了。



    惊异的看了南方一眼,就全书生飘然而落,脸色有些古怪。而华星也是脸色一变,冷哼道:“这震天弓又出现了,看来我走到哪它就跟到哪,总有一天我要灭了它。”夜风回头看去,了无人影,不知道那人隐藏在何处。



    想了一下,夜风道:“我们得小心一点,这震天弓非比寻常,劲力之强足以射杀任何人,要提防他偷袭百花门。”华星眼神一寒,冷酷的道:“他既然出现在这里,暂时就不会到那里去,而且有玉华在,他去了也讨不了便宜。现在我就去会一会那神秘震天弓,你在这里小心一点,有事就回去,不行就找铁战帮忙。”说完身体飘然而动,如一朵蓝色的云彩,朝南方而去。



    此时,绿眼邪神仔细的看着手中的锦盒,正双眉微皱,显然有些拿不准真假了。而扑近的几条身影那如山的掌劲逼近却更是引来他的反感,只见他眼中绿光一闪,右手直劈而出,一道绿色的刀芒斜斩而去,轻易就斩破了正面三人的攻势,并顺势杀掉一人重伤两人,其势之突然,令人一时间有些惊愕。



    身体微晃,绿眼邪神左手一翻一转,一股旋风平地而猛然撞上侧面的三人,将其卷入旋风中,随着强劲的气流直卷而上,最终飘落在数丈外,连站都站不稳了。冷哼一声,绿眼邪神喝道:“不想送死就退远一点,老夫近来心情不大好,惹上我你们就得后悔。至于这玩意是真是假还说不准,一个个急着投胎干什么?”



    惊恐的看着他,剩下的六人都连退三丈,保持着安全距离,目光注视着他手中的锦盒,眼中露出贪楚之色。这边九全书生问道:“这锦盒听说是当初黑水魔煞所得,想来前辈你应该见过,难道你也认不出真假吗?”绿眼邪神冷哼道:“我当初的确是见过,不过也只看了几眼,哪有那么容易就认清楚。而且这一只与以往见那只似是而非,我都不是很肯定。要是还有第二只锦盒的话,这一只就绝对是假的,但没有第二只的话,我就不敢肯定了。”



    哦了一声,九全书生又道:“这真与假一定是有区别的,你试着看能不能打开这只锦盒,便知其真假了,不是吗?现在大家都不动手,任你试一试也好揭开大家心里的迷团,你觉得呢?”



    绿眼邪神眼神变幻不定,显然在考虑这事情。如果这锦盒是假的,那一切皆罢,可要是真的,自己又真是打开了,今天这局势恐怕不乐观啊。然而不管怎么样,这样僵持不是办法,只得一试了。想到这,绿眼邪神道:“好,我就试一试,但最终能不能分辨出真假我可不敢保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十堰论坛  松原地图  桂林学校  白山新闻  松原地图  张家口时尚  那曲地图  天门时尚  七台河地图  湖州旅游  金华娱乐  六安论坛  大丰地图  三明时尚  钦州旅游  金华娱乐  临夏新闻  伊犁学校  松原时尚  徐州旅游  思茅新闻  湘西旅游  淮安新闻  喀什资讯  徐州旅游  海口新闻  三明时尚  伊犁论坛  益阳资讯  衡水新闻  阿拉尔地图  烟台论坛  盘锦学习  泰州地图  襄樊旅游  合肥学习  乌海旅游  湘潭学习  大兴安岭学习  贵港资讯  长沙娱乐  安阳旅游  阜新地图  林芝地图  西安娱乐  中山时尚  临沧新闻  娄底资讯  北海资讯  临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