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二百章 邪神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仔细的看着手中的锦盒,绿眼邪神功聚双手,全身分布着强劲的护体真气,开始试探着去开启它。功力由弱而强,掌中的锦盒也从开始的毫无动静而开始泛起绿光,整个盒子出现轻微的颤抖。四周,所有人都关注着这一刻,即使龙羽与铁战也都仔细的看着他手中的盒子,没有马上去早他拼命之意。



    无声中,绿眼邪神大喝一声,只见他双手猛然一合一分,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汇聚在那锦盒上,顿时一阵密集的滋滋声传来,紧闭的锦盒瞬间开始。这一刻四周众人都是身体一震,不由自主的朝他靠近,而绿眼邪神则愣愣的看着盒中之物,一张老脸被那锦盒内的东西映得碧绿一片,样子很是怪异。



    看着他那样子,众人都是心头一震,明白这里面所放之物定非凡物,不然也不会令他出现这副表情。如此一想,先前抢夺锦盒的那几位幸存者便再也顾不得许多,弹身而上直取他手中之物。他们一发动,九全书生、龙羽、铁战、三人也同时发动,铁战出手抢夺那锦盒,而龙羽则出手杀那绿眼邪神,至于那九全书生,目的自己的锦盒了。



    察觉到危险来临,绿眼邪神突然大喝一声,手中锦盒猛然坠落,整个人身体旋转半周,双手交错而出,一连数十掌带着强劲的力道,正好迎上了最先扑上的六人,双方掌力相撞,强劲的气流无处宣泄,顿时产生爆炸,当场就炸死两人,重伤两人轻伤两人。而这一击,绿眼邪神而不由自主的退开了六尺,那锦盒摆脱了他的控制范围。



    看着九全书生与铁战同时抢夺那锦盒,绿眼邪神眼神很古怪,隐隐透露出一股沧桑,并没有上前去夺,而是挥掌迎上了龙羽的攻击。冷哼一声,龙羽喝道:“今日是该了结一切的时候了,受死吧。”拳出惊雷,快若闪电的一击在刹那间突然一转一折,在绿眼邪神惊骇的目光中,穿透了他的防御,出现在他胸口。



    感觉到这一击的恐怖,绿眼邪神突然放弃了抵御,右手二指一并,直取龙羽双眼,左手曲指连弹,强劲的指风连射他胸前期门、擅中等七处死穴,欲意玉石俱焚。龙羽眼神一冷,怒喝道:“死到临头还想拼个鱼死网破,你当我是这般好对付的吗?看招。”右手一收,龙羽在玄之又玄的一刻移身六尺避开了这一击,如此两人便错身而过,再次正面相对,开始了下一轮进攻。



    这边,铁战见九全书生扑来,哼道:“给我回去。”双掌血影一闪,一层层的血色掌影如影随行,分布在九全书生身前。眼神一惊,九全书生不服的道:“要我回去你还没有那个本事,旋风舞!”双手交错盘旋成一条直线,九全书生整个人凌空飞射,形成一道龙卷风,对直铁战射去。



    脸色一沉,铁战全身血影闪烁,双拳奔雷裂天,一拳一拳的快速的击出,不停的与旋转中的九全书生交锋,双方互不相让。旋转的气流与刚猛的拳风正面相对,两者以强遇强,以硬碰硬,猛烈的摩擦撞击顿时发生惊天爆炸,只见无数的流光异彩四周飘散,强劲的气流卷起飞沙走石,在方圆十丈内形成一团看不清的滚滚浓烟区域。



    闷哼声与怒吼声同时传出,迷雾中,铁战身体倒射而出,落地后连退了三步,脸色铁青。而另一边的九全书生则飞射而出,落地后整个翻滚了几圈,随后又弹射而起,丝丝鲜血从嘴角溢出,头发零乱眼神愤怒。显然这一击,九全书生还是敌不过练成了血影神功的铁战,身受重创。



    外围,木西卡眼神含笑的看着这场打斗,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就如同在看戏。这时见九全书生重伤,铁战也伤得不轻,木西卡身影如流水行云般飘逸自然,无声无息的便出现在场中,朝那锦盒而去。察觉到他的意图,铁战怒吼一声,身体前倾与地面成三十度,双手左右奇异的晃动了两下,整个身体唰的一声飞旋起来,带着一道耀眼的血色光带,瞬间就出现在木西卡身前。



    这边,九全书生也不是简单之辈,见木西卡想坐受渔人之利,不由得眼神一寒,身体弹起三丈随即倒转而下,双手着地整个人飞旋而上,双脚施展出旋风腿,整个人如陀罗一般,狂扫木西卡。



    似乎事先就知道两人会有此一击,木西卡显得不慌不忙,在两人攻到时,双手掌心泛起两团青绿光华,以古怪的牵引之力御掉两人分布力量,随即加大功力,强行将两人的攻击力汇聚在一起。如此一来,就变成铁战与九全书生对战,丝毫不影响木西卡了。



    一阵尘土飞扬之后,铁战与九全书生倒射而出,口中发出怒吼声,而木西卡却已经将锦合取到手,正留心的注视着里面的东西。突然,木西卡身体一震,口中怒吼道:“上当了,可恶。”一把丢掉锦盒,整个人急射退去,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那颗树上的白影飘然而下,一把长剑在木西卡飘退之际,幻起满天剑影,卷起惊天剑浪。仓促之间,木西卡心头一震,身体翻滚侧旋,整个人凌空倒转,双掌急切间挥出七掌,每一掌都夹着阴寒之极的掌劲,猛劈那寸步不移的剑影。



    冷哼一声,白色身影飘逸如风的身姿化为一只飘飞的蝴蝶,手中长剑寒光闪烁,强劲的剑气裂云破空,一连突破木西卡六记掌劲,最后一百零八剑汇聚成一到亮晶晶的剑罡,随着白色身影的全力推进,硬是冲破了木西卡的防御,一举穿透了他的右肩,将其震飞。



    一个有心偷袭,一个仓促回击,这样的结果也算在常情之里。地面,铁战见木西卡朝自己这边飞来,嘴角不由得挂着阴森的冷笑,双手瞬间提聚全身所有功力,招出血影吞天,只见一股磅礴的血色雾气汹涌而出,一举将那木西卡吞噬了。那边,九全书生阴笑道:“我再来助你一臂之力。”话落身体旋转飞射,对准那团血影飞穿而去。



    意外的受伤令木西卡心头狂怒,此时铁战与九全书生的落井下石,更是让他又恨又气,却又十分心惊。毕竟这里是中原,自己从塞外而来,与这些人在地域上来说,那就算得上是外人,所以他们御外的情绪那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虽然如此,对于两人的偷袭,木西卡还是积恨在胸,危险中,全身功力爆涨,塞外第一高手的气势立时展现出来,在铁战血雾袭身之际就已经运起护体真气,将其隔绝在外,等九全书生射来时,木西卡正好怒火无处发泄,右手逆转三圈一拳击出,顿时一股黑色的气柱夹着他无比的愤怒,狠狠的击中九全书生。



    双方全力相撞,如此,只闻一声怒雷传来,整个血雾立时飘散,而九全书生则惨叫一声,倒射而出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上,鲜血流了一地。木西卡则借力腾身三丈,朝上空移去避开了那可怕的爆炸之里。



    一切看似暂时告一段落,然而那白色的身影似乎料想到了木西卡不会轻易落败,所以早早的就停在半空等候,此时趁着他心理松懈的一刹那,一道无声的剑气狂斩而下,在临近他身体时猛然爆发出震天剑啸,夹着开山裂岳之威,以无坚不摧之式,发出了至强一击,准备一举将其毁灭。



    狂吼一声,木西卡有生以来第一次落得如此狼狈,此时平静的心理完全被激怒,也顾不得多想,在无法移动闪避的情况下,只得双手交错一横,猛然上扬凭借全身功力做出了仓促的防御。清风吹过,一缕破空之声响彻云霄,白色身影那势在必得的一击狠狠的击中木西卡,带着他愤怒的惨叫声,硬生生的将他整个身体全身打入了泥土里。



    左边,铁战看了半空的白色身影一眼,也不多说,身体弹射三丈出现在木西卡被击入泥土的位置上空,整个人凌空倒转,双掌血影神功夹毕生之功力,直冲那地底,欲趁机铲除这个塞外高手,以为刚才的事情报仇。人影突逝,随即整个地面剧烈的颤抖,无数的泥土在两大高手的交战形成突起的土丘,在十丈距离之内飞速的移动,不时有闷雷声传出,看得半空中的白色身影与重伤的九全书生都是心头震撼,暗道那木西卡不愧是塞外第一,在三大高手的偷袭下重伤之后,都还能有此威力,真是骇人听闻。



    回头再说龙羽与绿眼邪神,这一战两人也打得异常的激烈,一个为了报仇,一个为了活命,双方自是全力以赴,强劲的掌劲拳风如天雷坠落,不时的传出闷雷巨响,其纵横交错的气流在地面形成无数的土坑,使得平整的地面凹凸不平。



    惨叫一声,绿眼邪神在奋力争抗了近百招之后,最后仍然不敌龙羽的强横,被他一拳击中右胸,整个本边身体都炸得血肉模糊,摇晃的朝地面坠去。龙羽看着他,眼神冷寒如刀,厉声道:“六十年了,你欠的债该还了,今日我就为当初那些死去的人报酬,认命吧,绿眼邪神。”



    静立虚空,龙羽全身黑气环绕,一团强大而逼人的气息充斥全场,一团黑色的星云如太阳般飘浮在他身后,正述说着骇人的威严。脸色严肃,龙羽双手缓缓推动,在胸前划了一个圆圈之后,整个人宛如举着万斤之力,慢慢的朝重伤的绿眼邪神抛去。



    地面,绿眼邪神感受到四周的气流有异,狰狞的脸上暴怒狂烈,眼神中含着至死不悟的狂野,双手在地面猛然一拍,身体倒射而上,全身衣服瞬间震裂,露出了赤裸的身体。眼神疯狂的看着龙羽,绿眼邪神厉声道:“姓龙的,你一再的追杀阻截,今日就让我们以鲜血了结束这一切吧。五异如今就只剩下老大与我了,只要我死了就剩下老大一人了,那时候就看你们谁的命要硬些了。今日我就以我的生命来试一试你的黑石神功,似乎是毒龙谷最强绝技,接招吧,逆血破体!”



    大喝声中,绿眼邪神眼神中露出一丝沧凉,但随即就消失无影。随后,只见他身体倒转而上,全身血管在怒喝声中纷纷破裂,鲜血外射在他身外形成一团血色的雨雾,完全将他与外界隔绝,让人看不见他在干些什么。



    脸色一变,龙羽惊叫一声道:“逆血大法,可恶,你竟然——”还没有说完,就只半空中那团血雾猛然外涨,在膨胀了三倍之后又猛然缩小十倍,最后变成一团血色光球朝龙羽挥出的那团黑色星云撞去。



    半空中,一红一黑两股强大且带着毁灭之力的力量相撞,立时交错盘旋,彼此摩擦撞击,产生无数的火花与惊雷霹雳,使得整个半空气流涌动,产生了无数的龙卷风,猛烈的交织在一起,最终发出强大的爆炸,使得整个全场都为之震撼,活着的众人无不急速撤退,朝外退去。其中武当与青城两派的高手更是脸色大变,这才明白什么是绝顶高手的武功,远非他们可以相比。



    尘土四溢,碎石横流,密集的爆炸如闪电过境,所到之处无不飞沙走石,巨坑现迹。朦胧中,似有一声叹息传来,只可以听不太清。或许,当一切结束,即使像绿眼邪神这等邪恶之辈,也是多少有些遗憾在心头。只是遗憾又如何呢,不一样消失在了滚滚浓烟之中?



    爆炸中,龙羽全身一震,身上衣服瞬间碎裂,整个人口中鲜血不停,脸色苍白得怕人,在那绿眼邪神临死的反扑中,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重击。狠狠的坠落在十丈之外,龙羽颤抖了几下,眼神无光的看着天际,丝丝沧凉在心头升起。刚才那一击,给他记忆最深的不是这身伤,而是那隐约中的一声叹息。那一声极短,但龙羽在那一刻却有着无比清晰的明悟,心头泛起一股道不尽的沧桑之情。



    就在两人这毁灭一击中,地底交战的两人也破土而出,各自最后狠拼了一掌后,朝相反的方向倒射而出。半空中,铁战嘴角鲜血直流,眼神中含着一丝欣慰。而木西卡则脸色死灰,数次的重伤已经让他筋疲力尽,到了最危险的关头。刚才,地底一战,他全凭一股愤怒在支撑,此时飘落后,眼神中不由露出一丝仇恨之情。



    半空中,那神秘的白色身影看着木西卡,手中长剑挥动,顿时一道剑气凌空而斩,地面被剑气划出一道深痕,飞速的朝木西卡移去。看着这一剑,木西卡怒吼一声道:“中原武林的高手个个卑鄙无耻,就只知道偷袭吗?”一边说一边翻身滚开,躲过这一剑。



    没有回答,白色身影再次挥剑,整个姿势美妙优雅,强劲的剑气直射十丈之外,在空中盘旋一圈后,形成一道圆形的剑芒朝木西卡套去。生死关头,木西卡爆发出生命的潜力,身体左移右闪,趁着白衣女子回剑再攻之际,身体倒射而出,朝外逃离。冷笑一声,白衣女子御剑凌空,长剑化为一缕寒芒,直射木西卡胸前,其速度之快根本就不给他一丝闪避之机。



    看着这一剑射来,木西卡极力想扭转身体闪让,可以一切都已经太迟了。眼看他就将四在百移女子剑下,这时候突然一声异啸传来,一支箭羽横空而至,一箭击中那把长剑,当场就将其震断,救了木西卡一命。眼见机会难得,木西卡趁中白衣女子惊愕之际,全力外射,转眼就消失了人影。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白衣女子微微一叹,暗道可惜。今天这样好的机会都没有杀得了他,下次再想杀他就更不容易了。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远处不言不动的无双书生宋文杰,白衣女子眼神微冷,轻哼了一声,嫉射离去。她一走,九全书生自己自己身体不好,也偷偷离去,如此一来,整个场中就只剩下武当、青城两派高手,无双书生宋文杰、龙羽、铁战、夜风以及先前没有死在绿眼邪神手中的四人了。



    对于地面的锦盒已经找不到踪迹了,但四周之人都明白,那绝对是假的,所有此时也没有人去在意那些了。夜风坐在树上,目光注视着无双书生宋文杰,心里多少有些警惕,毕竟他与华星有仇,自己此时虽然有心去带走铁战与龙羽,但却不得不有所顾及。



    而就在夜风注视无双书生宋文杰动静时,他似乎无心再留,转身漠然而去。如此,夜风飘身而下,一手一个提着铁战与龙羽朝百花门而去。剩下的两派高手与那死个受伤的高手一见所有人都离开,也知道一切结束了,都各自离去了。



    微风吹来,丝丝血气飘扬,满目破碎不堪的地面静静的述说着刚才的一切。五异中,绿眼邪神就葬身此地,他的不甘与叹息,直到此时风平浪静之后,还隐隐的回旋在半空,述说着他一生的沧桑与沉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汾新闻  中山时尚  徐州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抚顺学习  宜昌地图  北海资讯  钦州学习  金华娱乐  昭通时尚  大丰地图  广安学习  吴忠旅游  伊犁论坛  黔南地图  西安新闻  赤峰新闻  四平时尚  阜新地图  铜川学习  黄冈旅游  娄底资讯  中山时尚  伊犁学校  阿拉尔地图  重庆学校  酒泉论坛  辽源地图  四平时尚  酒泉论坛  徐州旅游  松原地图  海西论坛  六安论坛  那曲地图  湖州旅游  襄樊旅游  深圳学习  诸城旅游  郑州地图  泰州地图  湘潭学习  铜川学习  商洛论坛  眉山旅游  昭通时尚  大兴安岭学习  吴忠旅游  喀什资讯  烟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