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艳遇之旅 > 第二百零二章 月夜问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零二章月夜问情看着她绝美的容颜,华星柔声道:"男人的心思很怪,至少现在我的心里是希望你能完全将自己交给我,没有一丝犹豫与保留,那种纯爱,我是十分喜欢的。所以今晚还不是时候,因为你的心还有朦胧。"月无影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眼神迷幻的道:"你真的非要一生绑着我,让我永远陷进去是吗?其实我心里很矛盾,我希望你有时候就色一点,只要得到你想要的,你就松手,那样我还可以去回味我以往的生活,但有些时候我又希望你专心一点,不要得到了就丢掉,那样我或许很难接受。女人,有些时候也是很难看清楚自己的,你明白吗?"华星搂紧她,低声道:"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都会因为环境与心情的变化而产生不同的想法,你有这样的心思是很正常的。不过对于我的性格你应该清楚,我固然有一般男人的色心,希望得到更多更美好的东西,但我却决不会轻易放掉。爱美那是一种天性,在许多时候对于男人而言就成了好色,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如果是见一个爱一个丢一个,那就算不上爱了,那只是新奇,只一种迷惘的追求,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连最基本的珍惜都没有。"看着他的眼睛,月无影叹道:"跟随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几乎每个你身边的女人都说你口才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真不明白你还哪来时间练好这一身武功。或者你练武一开始就是为了女人,为了追求天下最美的东西,将她们据为己有。"华星笑道:"这个其实没有什么,因为我有两位师傅,从小要学的东西很多,但失去的也很多,比如我的童年就是一片空白,除了练功外,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现在我长大了,学艺有成了,所以应该收回很多东西,以弥补我以往失去的。只有曾经失去过的人才会明白,珍惜是多么的宝贵,故而我一直珍惜着身边的每一个女人,每一份感情,每一种不同。"月无影静静的看了他好一会,才低声道:"时间不早了,你该去休息了。有空的时候去看一下花玉如,她的性格外柔内刚,不可一味的强求。"华星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好,我明白了,你也早点休息。现在让我好好吻一下,我送你回去。"月无影眼神微乱,却没有避开他,只是有些复杂的看着他。相识以来,华星说过的话就几乎没有该过的,所以她明白就是躲避,也是枉然,故而坦然的看着他,眼神中透露出淡淡的羞涩。



    华星轻笑一声,带着几分得意与喜悦,吻上了她的红唇,灵舌轻易就探入了她的领地,兴奋的欲取欲求。感觉到她身体微微颤动,华星双手搂紧她的身体,右手下移轻拍着她诱人的丰臀,让她慢慢的习惯自己的爱抚。



    松开双唇,华星低笑道:"最美的东西都是为我而保留,所以你要习惯我的性格,习惯我的亲热,这是我疼爱你的一种方式,明白吗?男人与女人相处有许多方式,最常见的就是彬彬有礼,相敬如宾,但这样其实并没有别人口中说的那么好,因为他缺少了最原始的肢体语言,少了一种最直接最真实的爱的表达,而显得彼此生疏。当然也有许多人一开始就用最直接的方式,那也不好,因为他与华夏千古文化想违背,超越了常任的意识,这样初期必将难以接受。"月无影轻开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娇骂道:"难怪她们都说你油嘴滑舌,为了占便宜还专门找些借口。有些事情其实双方都知道,那是不需要说的。正如你说的一样,太直接了不好,很多时候需要含蓄一点才美,可你老是要挑逗我们的极限,难道你非要高高在上,将所有人的一切都看在眼中才舒服?"华星嘿嘿干笑两声,低语道:"明白了,以后注意一下就是了。其实这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了,因为男人与女人在某些时候有种无形的战斗,你要胜过她就得逼得她走投无路,到时候她才会投降,不然事情就麻烦很多。正因为这样,我就形成了这种习惯,所以吗,你要多多谅解,呵呵。"瞪了他一眼,月无影眼中带着说不尽的娇媚,低骂道:"好了,快回去休息吧,我就不要你送了。"说完转身回房去了。



    站在院子里,华星望着天空的星月,不由想到了花玉如。这一次来百花门,在感情方面,华星发觉并没有以往顺利,这是让他有些失落的地方。这一届的百花第一,看似娇弱却极为不好应付,华星既不愿意用强,又不想拖得太久,这就使他有些苦恼。



    看看天色已经快二更了,华星决定却瞧一瞧花玉如,看她在干些什么。翻身出了大院,华星轻易就穿越了百花弟子的防线,来到了花玉如住的百花阁。静立半空,华星发现花玉如房中还亮着灯,窗户半开着,似乎因为天气太热,又仿佛在等待什么。



    看了一眼四周,附近没有百花弟子守护,华星便缓缓降落院中,透过窗户看去,花玉如一身丝绸内衣,整个人正坐在桌旁发愣,似乎有什么心事。眼珠一转,华星隐约猜到几分,不由微微一叹,在她闻声惊异的同时,身体穿过窗户,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眼前的佳人,一席睡衣薄如柳絮,那挺拔的双峰在胸前高耸如山,美好的形状静静的散发出诱人之色。秀发批肩,玉脸上浮现出几分惊愕、幽怨、害羞的神色。收起吃惊的表情,花玉如低声道:"你这时候不睡觉跑到我这来干什么?"华星坐在她面前,目光有神的看着她,轻笑道:"我要告诉你我是来采花的,你信吗?"花玉如脸色一变,微冷道:"你当我是什么人,如此胡闹。"华星笑脸一转,低笑道:"我是随口说说,你怎么就生气了。本来在你们眼中,我不就是位色狼吗?色狼半夜到你房中,不为采花为什么?好了,我不说了,看你脸色不好,在生我气,还是在怪我?"避开他的眼神,花玉如哼道:"谁有心思想到你身上,少自作多情了。"华星邪邪一笑,目光逼近她的脸庞,低问道:"真的吗,为什么你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色突然发红,心跳开始加速呢?这些是不是说明你的情绪波动很大,心里在害怕什么?怕我真是来采花,还是怕别的。"花玉如脸色一怒,瞪着他就欲骂人,却不想华星突然靠近,一把吻住了她的双唇,夺走了她的初吻。惊愕的看着华星,花玉如突然清醒过来,双手急忙想推开华星,可惜却没有成功。



    感觉到她眼神开始变冷,华星微微有些不舍,但却不得不松开她,低声道:"你脸红的时候最美,知道吗,玉如。第一次吻你,或许有些突然,但说实话,我也是无意识的举动,这可能就是情不自禁,所以你不要生气,毕竟我来是因为看你坐在这里有心事,想开导你而不是来惹你发怒的。"花玉如猛然转身背对着他,怒声道:"我不想听这些,你马上离开我房间,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华星双眉微皱,仔细一想,或许自己正好犯了月无影说的错误,将什么事情都说穿了,那反而不好。



    起身走到她身后,华星双手搂住她的身体,牢牢定住她挣扎得厉害的身子,低吟道:"不要生气,或许我的方式伶俐了一点,让你一时间无法接受,但相信我的心思你是明白的。你作为一门之主,或许有你独有的尊严让你放不下,[我要但有些事情其实是可以兼顾的。放松一点,静静坐下我给你将一个故事,一个曾经令许多人辛酸的故事。听完后你就明白,有些东西是需要抓住时机,好好珍惜的。"脸色羞红,花玉如低骂道:"还不快松手,你这样子成何体统。就算你有什么话说,也先松开我再说。"华星轻笑一声,在她白嫩的脖子上亲吻了一下,使得她身体一颤,随即松开了她。



    板着脸看着华星,花玉如尽力以此来掩饰自己心里的不安与羞涩,冷声道:"你不是要说故事吗,快说吧,时间不早了说完就快走。"看着她闪烁不定的目光,华星突然看透了她的心思,不由含笑的道:"好,你我坐下慢慢说,这是关于林芳与万重山的故事。"花玉如一边坐下,一边道:"这事情我听过一点,据说是悲剧收场,还与你有一些关系。"华星收起笑容,轻声道:"这事的确是悲剧,但就事情的本身而言,其错并不完全怪那李欲,更多的是错在林芳身上。"仔细的将自己知道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华星最后道:"李欲的出现,对于他们两人来说是一场灾难,但林芳如果不一开始就与重山闹别扭,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即使后来有李欲出现,情况也会有所不同,至少不会如此令人遗憾。"花玉如叹息的道:"听完才明白,那万重山爱得好苦,爱得好深,爱得好令人心痛。他的死虽然结束了一切,但也为后人留下了永远难忘的遗憾与惋惜,真的是见者心碎,闻者泪流。"华星赞同的道:"是啊,这事情的确让人心痛。然而这还没有完,因为在后来,还有一个叫邓羽的少年继续踏上了这条不归路,为了报仇不惜修炼禁忌武学,犯下欺师灭祖之罪也仅仅是为了一段仇。"花玉如看着他,见到他脸上的那惋惜之色,不由轻声道:"你对我说这些,是希望我莫要走上林芳的后路,是吗?"看着她,华星摇头道:"并不全是,因为我不是万重山,你不是林芳。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明白,我们之间有些时候不需要走太多的弯路,那样大家都辛苦,何必呢?说实话,百花门四位美女,除了你以外,其他三人的心都已经开始才我靠拢,只是你的门主,她们有些事情需要向你看齐,所以还没有进一步的结果。就拿杨英来说,我今晚要到她房中去休息,她绝对不会把我赶出来,但你呢,你就可能将我赶出去,因为你的百花门主,不是吗?"花玉如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之后才道:"或许你说得对,她不会将你赶走但我会,因为我的身份与她不同。有人说爱情是女人的全部,但对于百花门的女人来说,爱情是一种禁忌的东西,必须排在很多事情之后。我作为一门之主,不管能力如何,我必须要尽到我的责任,为所有门下弟子着想。这样,我就必须以她们的利益为首,事事都要想到她们,最后才是我。假如我今晚接受了你的要求,陷入了爱情旋涡,[我要那样以后我门下的弟子该怎么办,她们该何去何从?如果有一天你能为我安顿好她们,我就答应嫁给你。"华星闻言,眼神复杂的看了她好一阵,最后柔声道:"我明白你的责任,我也欣赏你的为人,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有些地方是想错了的。一个门派的兴衰其实与门中弟子的感受是有很大分别的。简单来说,如果哪天我成立一个门派,手下高手如云,很快就让天下都统一在我手中,那时候你觉得我手下的人,他们喜欢这样吗?他们不一定喜欢,因为那是我的意愿,他们只是服从,却从来不敢反驳。就如同你门下一样,你觉得有一天百花门壮大了,有威名了,人人见到你们都是笑脸相迎,那时候你很满足。但你门下的弟子,她们要的是这些吗?她们难道就喜欢所有人都敬畏她们,怕她们,远离她们,这样她们就能忘记自己是女人,忘记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吗?不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女人天生就是需要爱情的,因为她们就是花朵,没有爱情的浇灌就会枯萎,会慢慢的在寂寞中苍老。"花玉如呆呆的看着华星,细细的想着他的话,不明白他说得对不对?或许自己真的错了,错在将所有人都看得跟自己一样,一心只想着光大百花门,而忘记了女人最基本的需要,那就是爱情。人说少女怀春,千古如一,这不就是说女人需要爱情吗?再想想自己每次见到华星,那种心情,那股辛酸,还不都说明了这一切吗?



    抬头看着华星,花玉如道:"或许你看得比我透,但有些事情是即使明知道是错,也得坚持的,这里面就包括责任与自尊。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恐怕就是因为有这些原因,不然何来珍惜,何来珍贵呢?"华星淡淡的道:"你说得对,人生的确有许多不如意,那是每人都有的,因为人心不同,思维、行事、处理事情都各有不同,就注定了许多事情的结果不一,也就有了遗憾惋惜,快乐与高兴。对于我而言,我希望的就是每一个在我身边的女人都能快乐高兴,虽然这想法说起来简单,其实我也明白那是不怎么现实的事情,但我却会去努力,努力的让它顺着我的心意。"起身,花玉如淡然道:"谢谢你今晚来看我,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看着她,华星慢慢走近,口中低声道:"我想问一句,如果我今晚不想走,你会赶我走吗?"花玉如看了他一眼,见他不似说笑,沉声道:"我会,因为我是百花门门主,而你是华星。另外,你还没有想出可以安顿我门下自己的办法,所以你一定得离开。"双手放在她肩上,华星低声道:"这个对于我来说其实很简单,但我不希望以此来左右我们的感情,因为那样就不纯洁了。我从长安而来,[我要一路上女人无数,虽然有个别是特殊情况,但其余每一位都是心甘情愿的跟着我,我总是先得到她们的心之后再占有她们的全部。而你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因为你总是让我看得见却摸不着,有时候想用强,却又怕破坏了这分感觉。""因为我是花玉如,不管天下美女有多少,花玉如只有一个,我就是我,不需要与别人相同。你看中我,不也是有这个缘故吗?"平静的看着华星,花玉如此时再不见丝毫羞涩与惊慌,一切是那样的平淡,仿佛已经将华星看透,不再惧怕他的温柔。



    轻轻点头,华星低声道:"说心里话,我是有那种想法,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那种不同的感觉是极为有吸引力的。人生平淡的东西很多,长久生活在平淡之中,就会让人感觉到寂寞,那时候就会有心要想寻找刺激,这就是人性,也就是人心。所以男人好色,也是本性之一,就如同女人的善变是一样的。"花玉如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眼神很古怪,隐隐含着几分华星看不懂的东西在里头。而华星也不追问,只是双手下移,搂住她的腰,低声道:"就这样搂你一夜,感受着你的真实,你的体温,你的芬芳,我心就满足了。"花玉如脸上飞起一朵红云,低骂道:"男人总是贪得无厌的,现在这样说,真要答应你,你马上就开始得寸进尺了。"华星一愣,随即露出一副极其夸张的表情,呐呐的道:"这个你都明白啊,我还想趁你睡着了把你吃了,看样子是没有希望了。"看着他那搞笑的模样,花玉如忍不住轻笑出声,带着几分得意的道:"去死吧,色狼,你当我才三岁啊,那么好哄。"说完推开他的双手,娇骂道:"还不快回去,真要我生气才肯走啊。"华星收起嘻笑表情,深深的吻了她一下,才不舍得道:"真是好美的感觉,可惜太短暂了。放心吧,我一定把你征服,到时候再慢慢品尝这娇嫩的美味,嘿嘿,走也。"说完不等她开口,就闪身而出,留下花玉如娇声低骂了几句,脸上露出一丝羞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重庆学校  咸阳论坛  衡水新闻  怒江论坛  伊犁论坛  西安娱乐  大庆论坛  佳木斯论坛  汕尾论坛  伊犁学校  潜江地图  七台河地图  淮北地图  合肥学习  迪庆旅游  伊犁论坛  娄底资讯  那曲地图  桂林学校  迪庆旅游  郑州旅游  诸城旅游  贵港资讯  安阳资讯  嘉峪关旅游  临沧新闻  阿拉尔地图  恩施学校  松原地图  临汾新闻  徐州旅游  衡水新闻  吴忠旅游  泸州学校  海西论坛  益阳资讯  钦州学习  张家口时尚  商洛论坛  南通时尚  天门时尚  盘锦学习  重庆学校  沧州学校  徐州旅游  商洛论坛  赤峰新闻  宜昌地图  贵港资讯  济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