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宋法证先锋 > 大结局:朝朝暮暮应可待,金风玉露一相逢

大结局:朝朝暮暮应可待,金风玉露一相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心底百感交集,对得起这个。便会负

    那个,只恨自己不是决绝定夺的个性。黯然神伤之时,眼前光影微动,却是安乐侯抬起手,手指微颤,指着我的脸。

    我一怔才发觉,不知何时他竟离我这么近

    ,慌忙后退一步,脚却踩上旁边落地的刀,安乐侯叫道:“小心!”冲过来,不由分说将我抱住。

    他干什么?只不过是踩到刀

    而已,又没有摔,用得着反应这么激烈吗?

    我觉得惊讶,抬头看他,却见他盯着我的双眼,看的目不转睛,仿佛着魔一样。

    “侯爷……”我恢复冷静,出声说道,“我没事,请放手吧。”握着他的肩膀便想起身。不料他却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抱在我腰间的手臂微微动

    动。

    我魂飞魄散。感觉他好像有点不对劲,看着我的样子,这种姿态,都古里古怪,提高声音叫道:“侯爷!”

    安乐侯这才反应过来,整个人微微一震,那眼睛一眨,一睁一闭,再睁开之后,先前那种悲喜交加仿佛惘然的神情已经挥之不见。

    他放开我,却不说话。

    我讪讪地低头,将那把刀捡起来:“不能乱扔,伤到花花草草就不好。”说着一笑。

    安乐侯仍旧垂眸不语,似乎在想什么。

    “小欢子!”外面有人

    叫一声。

    我跟安乐侯齐齐转头。

    门口忽然有人闪入:“啊……”一声惊呼,白影站住。

    “小白?”我望向匆忙进入的白玉堂。而白玉堂看看我,以及我手中提着的刀,又看一眼安乐侯,才又冲到我身边:“小欢子你没事么?”便去瞪安乐侯。

    我这样手提宝刀,对面是安乐侯,在小白的心里不知构成

    什么样的故事。

    “没事。”我以为他是在防备安乐侯,便冲他lou出

    微笑,“只不过捡起这把刀。”

    “刀?哪里来的?”白玉堂随口问道,显然没有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继续说道,“奇怪,我方才在门口看到有可疑的人影,一闪就不见。”白玉堂冲口说道。

    我一怔。安乐侯目光一转,面色微变,抢先问道:“现在人呢?”

    白玉堂说道:“那人身法奇快,我又担心小欢子,所以没有去追。”

    “你是在这儿看到的?”安乐侯问道。

    白玉堂说道:“不错,远远地我看有人站在这里,还以为是御史府的侍卫,快走近

    才发现打扮不对,当下冲过来,没想到那人倒是警醒,跃上房顶便不见。”

    我听着,缓缓明白过来,心头

    跳,急忙拨开白玉堂向外跑去。

    门口上静静地,果然是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只有风声入夜,传来僧语喃喃,我抬头看向天空,今夜无星无月,只有风跟天空薄薄的阴云。

    ****************************************

    安乐侯同我约定半年之期,半年之内他若是找不到清雅,半年之后便放我离去。

    我也不知道他心底打什么主意。只好安定留下来,因为办

    锦渊楼的案子,升

    四品御史,说起来也正好借着这半年时间好生攒一些银两,若是安乐侯那边找寻无效,我也好有为弟走天涯的本钱。

    每一天的度过,都好像是奇迹,走在阳光底下,感觉自己还活着,似乎会察觉在遥远的某个地方,有清雅在静静的看着我,便时而会停住脚步,怔忪出神。晚上睡觉梦醒回来,都会伸出手按在自己胸口,感觉到心跳的声音,才长长的出一口气,我不知道他的下落,他是否安好,然而我现在还活着,就证明他也还在,如此,对我来说就已经够。

    皇帝本来另拨

    宅子给我,比现在这个小小破烂的御史府

    得多气派的多,我不舍的,去转

    一会儿,看的口水横流,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回到

    这破旧的小官邸,因为我担心,若有一日清雅回来。会找不到我。

    所有的一切都如同原样,不曾刻意去改变什么,我做

    等待中的人。

    展昭仍旧回开封府去

    ,不过偶尔会跑来同我说起某些奇怪的案子,有时候我便会去开封府,相助包

    人办案,有时候我这边遇到

    古怪案件,便会请包

    人,“借”展昭“给”我。

    白玉堂送

    浮羽先生回隐居之地,便飞快的回来

    ,不过他是个呆不住的个性,就好像是天空的鸟儿不适合囚禁在牢中一样,他习惯自由自在,然而隔三岔五他就会出现一次,带一些他去过地方的纪念品给我,有时候是好玩的东西,有时候是好吃的,是个非常可爱的人。如果他不是每次回来都要闹得我这御史府鸡犬不宁那就更可爱。

    至于安乐侯……自他答应

    我那件事,我就很少见他

    ,两个人的交际,除非是公事。朝堂上对我的称呼仍旧是“安乐侯门下走狗”,我也觉得无什么不妥,据说安乐侯也没怎么否认。只要能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外面就算说的离奇古怪甚至变形又有什么打紧。

    少王郑印……偶尔狭路相逢过几次,他的态度千奇百怪,有时候冷笑着斜睨我,有时候面无表情而过,有时候恶狠狠瞪着,倒是让人每次都会觉得新鲜。但是,对此人,一句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同理的自然还有安乐侯。

    何况他身边还有个吃醋成狂的小护草使者,那就是刁蛮小赵郡主。像是狗看骨头一样看着她的心上人,弄得我每次去安乐侯府都要三思而后行,就算迫不得已要去也鬼鬼祟祟跟做贼一样。

    ************************************************

    “小白。下来吧,小心你要晒黑。”我躺在躺椅上,懒洋洋的招呼。

    细细的树枝上,那白影翩然如一只优雅潇洒的白鹤,白玉堂冲我挥挥手:“你当我是女人么,还怕晒黑?更有男子气概。”嘴里这么说着,人在树枝上轻轻一弹,已经翩然自空中落地。

    “好好,漂亮漂亮!”我啪啪拍两下巴掌,顺便拿起旁边的一枚香瓜扔过去,“吃吃看。”

    白玉堂一招手利落握住,冲我眨眼一笑。

    旁边展昭皱眉:“你是闲的没事干吗?”他今日并未曾穿官服,只换

    一身蓝色的长衣,布带束发,显得分外的英俊潇洒,比之红衣,又是另一种让人倾倒的气质。

    “你又不肯跟我比剑。”白玉堂吭哧咬上一口,嘴里嚼着,含含糊糊的说,“好吃好吃。”

    “昭昭来吃。”我起身,殷勤狗腿地送上另一只。

    展昭看着我,忍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变结巴。”

    白玉堂忽然哼,从旁边劈手将那瓜夺过去。

    展昭皱眉:“你干什么,你不是有么?”

    白玉堂将啃

    一半的瓜递给展昭:“我发现这个不如你的

    ,小欢子偏心

    吧?”说着,狠狠地瞪

    我一眼。

    我咳嗽一声,将头转到一边去,看天上那白色的云缓缓地爬过。

    “你没听过小的比较好吃么?”展昭淡淡的说。

    白玉堂说道:“五爷就是觉得你这个比较好,怎么?”

    展昭说道:“可是你这个已经咬过。”

    “展昭你敢嫌弃五爷?”

    我在一边“噗”地笑出声来,斜睨白玉堂。

    展昭这腹黑淡定深沉地说:“不敢。不过……你总算有点自知之明。”

    说着,手一探,将那瓜劈手夺过来,白玉堂

    叫不依,冲上去想再争回来,展昭身法迅速,蓝影好像是蓝天上裁下来的颜色,在眼前旋风般一闪而过。白玉堂不依不饶,白衣一掠,似乎方才那朵白云一般,白影衬着蓝影,两个人在我面前你来我往,过起招来。

    我笑眯眯的,额头上一滴汗,两位绝世不凡的英武少侠,斗得如此激烈,身形如此优美,互不相让精彩异常,原因只是,为

    一个瓜……

    嗯,嗯,真是千古佳唱啊。

    *******************************************

    天空变蓝,阳光变刺眼,树叶从嫩黄可爱到青翠欲滴,树头上知

    勤奋的

    唱,树荫下摇着扇子打蚊子看小白爬树上耍帅的日子没过多久,再一阵风吹过,已经是秋日将至。

    这一天,展昭揪着不肯安分非要带着我上屋顶看月亮的白玉堂离去,很少登门的安乐侯却不期而至。

    我这两天,心头总是在突突的跳,不知道是不是预感到

    什么。

    自从那天夜晚他答应过

    我之后,我这御史府,他很少踏足,这几个月,也不过是来

    几次罢。还有一次是被赵郡主给追回去的,痴情女追着无心男,多么罕见,整个御史府内的人(包括安乐侯送来照顾兼监视我的人)都冲出来偷看,水缸后面,柱子后面,门扇后面,半遮半掩藏着无数的围观群众。可怜我忍着笑恭送侯爷,却被赵小郡主不识好人心“呸”地吐

    一红袍子的唾沫……唉,看到她年纪小的份儿上,我再忍

    ,好歹没有吐到我脸上……

    安乐侯坐上位,我便站着。虽然已经升到

    可以跟展昭平起平坐顺称兄道弟的地步,但是面对天子都忍让三分的这人,我于公于私都不敢造次。

    站住

    脚,忍不住向着门口看

    一眼,心有余悸,又带一点好奇。

    “不必看

    ,她不敢再来。”安乐侯轻描淡写的说道。

    呀,他知道我看的是谁啊……真聪明。

    我规矩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半年之约将到。”小侯爷说道。

    虽然有所准备,心仍旧被刺

    一下:“是,侯爷!”

    “本侯再问你一次,若是本侯没有找到你弟弟,你是不是真的会离开?”他慢慢说道,“最近你该住的不错,这汴京城也熟悉

    吧,人的气色好多。”

    我微微一笑:“侯爷,说过的话,怎可以忘记?”

    “我只是在指一条更好的路给你。”

    摇摇头:“侯爷,不行的,对宁欢来说,有清雅在,才是最完整的生活,只要他在,去哪里都是最好的路。”

    他慢慢地竟发怒:“你胆敢在我面前这么说。”

    “侯爷……”我抬头看他。

    他略低着头,深沉的双眼盯着我,长长如剑的双眉拧起,杀人一般的目光。

    我垂下头,败退于君威之下:“侯爷,侯爷早知道宁欢的心,又何必再试探宁欢?宁欢也已经答应侯爷,若是找到清雅,宁欢从此便从侯爷驱驰,永不反悔。”

    静静等候,终于他重开口:“你相信我会找到他吗?”

    “是。”

    “很好。”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本侯不负你的所望,凤清雅,我的确是找到

    他。”

    “真的?他在何处?”我蓦地惊喜起来,原先的淡定不复存在,抬起头看着安乐侯,声音都在发抖。

    “别急,如你所愿,”他盯着我,“答应你的事,我最终都会做到的。而你,……”沉吟着,问道,“是不是也会真的都听我的?”别有深意。

    ************************************************

    我不知自己要说什么,赌咒,发誓?我都已经有过,要怎么他才信?一刹那,跟希望咫尺之遥,他却忽然有些不肯放行,我忽然乱。

    尤其是被他的目光所迫之下,一种不好的预感,让我几乎想夺路而逃。

    “侯爷……”按捺着,单膝跪倒在地,拱手垂头,“宁欢说过的,自然算数。”

    他不语。

    我心跳,低着头拱着手,不敢动分毫,这盼他给我我所求的,这患得患失如履薄冰之中,忽然见眼前裙摆一晃,是他黑红层叠的袍摆,黑色的靴子踏前。

    我一怔仍旧不动。他伸出手来抬起我的脸:“无论我要你做什么都可是吗?”

    闭

    闭眼,轻声说道:“是。”

    “睁开眼睛。”小侯爷沉声说道。

    我心头一悸,如同他吩咐将眼睛睁开,对上他黑沉沉的双眸。

    “这半年来,你的心意从未变过,而本侯……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本侯,有些不甘心。”

    “侯爷想找,什么?”

    “那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侯爷……仍没找到。”我垂下眼皮,苦笑。

    “你似乎……知道什么。”

    我摇摇头。

    他的手指摩挲在我的下巴上,奇异的感觉:“或许本侯该……杀

    你。”

    我呆呆看他。

    他望着我:“有你在,总是心神不宁,或许正因为有你的存在,才让我找不到我所求的。”

    “也许……”我苦笑。

    “你不怕?”

    “有一些。我仍旧记得,侯爷那夜提刀而入。”

    “你撒谎。”

    “侯爷……”

    “本侯忽然觉得自己亏。”

    “侯爷是什么意思?”

    “宁欢,你记得你还答应过本侯一个条件吗?”

    “这……”我忽然想起来,曾有一次,我去求他准我查陌川之案的时候,我曾说他会答应他一个条件,关键的是,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条件,现在忽然提起来,是想怎么样?

    “不记得?”

    “宁欢自然记得,不知道侯爷想……怎样?”

    “本侯自然不想做亏本买卖,宁欢,不如你答应我那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他的手指在我的下巴上重重地一掐,终于一字一顿,说道:“你帮我,将那个人找出来。”

    我头晕,心底突地跳出一句话:那还不如让你杀

    我。

    *********************************************

    我怎么找?

    凭我的直觉跟目前所有的线索,他要找的那个人就是我。

    但让我怎么说?

    郑印那八婆说:他现在不知道,若他知道,便有我哭的时候。

    我怎么知道安乐侯找的那个他——也就是百分之九十的我,是不是跟他有什么深仇

    恨?

    如果真的是解不开的仇恨,以这人的手段,我还不如现在死

    干脆。

    “宁欢,你怕什么?”他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边,暧昧的出着气,湿湿的。

    我吓得一躲:“侯爷……侯爷都找不出的人,宁欢……”低头诺诺地。

    “这不一定。”他却又跟蝴蝶追花一样,跟着我,偏偏要将他的脸凑过来让我看,“本侯信任你,正如你信任本侯。”

    我几乎想伸手捂住额头,防止自己晕倒。

    “起来吧。”他挺身,

    度的挥手,“只要你将那个人找到,本侯就立刻将凤清雅给你,放你远走高飞。你爱财是么,赠你黄金千两,如何?”

    换

    别个条件,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要奋不顾身的答应。

    但是……这种交易,跟卖身有什么关系……卖个好人家也无妨,卖给一只虎,我自寻死路么……

    ***********************************************

    我想来想去,愁眉不展,知道安乐侯正盯着我看,

    方一点,给他看就是。反正他不至于立刻咬我一口。

    想的山穷水尽头发昏,终于灵机一动,想到那关键中的关键:“侯爷……不如侯爷告诉我,那个人的具体资料,比如……跟侯爷有什么关系之类。”

    安乐侯面上漾出一点点近似温和的笑容:“这么说你允?”

    我尴尬咳嗽:“侯爷不如你先说说看,我心底也好有数。”

    “哦。”他点点头,还没开口,脸上先浮现浅浅绯红。

    我目瞪口呆,又要晕

    ,

    着胆子伸手握住旁边的椅背,将身子半kao上面。

    幸亏那人似乎沉浸想象之中,没有理我。

    我伸出手,摸一把自己的额头,果然,冷汗一

    把,nnd,跟他讲话就是这么有压力,如果我真是他要找那个人,在这种高压之下还有好日子过么?

    ***********************************************

    “这件事,本侯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就算是郑印也不知道其中详细。”小侯爷终于开始细说当年。

    我竖起耳朵听,此刻心神慌乱,恨不得找一个录音机代劳。

    “本侯自小,就有一个奇怪的毛病,睡着之后,便会立刻做梦。”

    “人人都有啊。”我低声说。

    小侯爷看我一眼:“可是这十几年,我一直都在做同样的梦……梦境不是同样的,但,都是关于同一个人的。”

    我张

    嘴:那……那个幸运的人是……是谁?

    千万不要是……

    咬唇低头。

    小侯爷说道:“就好像,她在我的身边,近在咫尺,从她小时候,到她慢慢长

    ,她的日常生活,喜怒哀乐,我都知道,一开始我不明白,后来懂事

    ,才觉得不对,这个梦不坏,但是很奇怪,我问过一些世外高人,他们一般都会用前世来生或者冥冥中的缘分来解释,语焉不详。我明白我为何做这样的梦的时候,是因为那件事的发生。”

    我咬着唇心虚看他,不便cha话。

    小侯爷的脸上,竟lou出

    悲伤的表情,声音一沉,说道:“有一天晚上,我亲眼见到,她所爱的那个男人,死在她的面前。”

    “啊……”我后退一步,双腿撞上椅子,椅子翻倒,我也没有站住,滚在椅子上,然后从椅子上滚到地上。

    安乐侯惊

    一跳,急忙跑过来:“宁欢,你怎么样?”

    我伸手抱住头,

    袖子遮住脸:“没……我没事……侯爷……你说后来怎么样?继续……说……”

    安乐侯说道:“奇怪的是,那天晚上,我并不再是旁观者,我……我感觉我变成

    哪个被撞飞到空中的男人,从空中高高的俯视地上的她,一切跟她的过往都在脑海中浮现,一点一滴,甚至我从前没有梦见的,那么真实。”

    我咬着牙,浑身发抖,用尽浑身力气站起身来,后退一步,躲到一边。

    “宁欢你觉得很荒谬吧?所以我从来都不对别人说,自此之后,”小侯爷喃喃地,却没有留心我,只说道,“当时我夜夜梦见她的样子,总是在哭,看到她哭,我的心就很痛,同时更多的相处的细节都涌出来,我知道她喜欢花,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她笑的时候,样子很鬼,可是我很喜欢,我不想见她总是哭的样子,她离开

    原先住的地方,要去别的地方,我一路跟着她,看着她,她也不知道,我醒来之后,忽然相信

    那些人对我说的话,有可能,我就是她深爱的那个男子,我很想告诉她不要为我伤心,可是却不知怎么办,一次,瑞珏小蝶闯入我的梦中……她跟我说,她可以帮我……宁欢,你……”

    他喃喃地,转过头:“宁欢……宁欢?人……人呢?”

    ************************************************

    “宁欢?宁欢!凤宁欢?!”

    黑暗里传来他的叫声,一身比一声高,最后略带惶急跟气恼。

    “可恶,我还没有说完,去哪里?居然不等我说完,凤宁欢!”他似乎在跺脚,狠狠地,发出咚咚的声音。

    “宁欢?宁……”他东走走,西走走,左顾右盼,最后kao上栏杆这边,“是我下到他

    么?果然……我不该说的吧……”悲伤的声音,低语着。

    我缩身躲在栏杆下的弯曲处,不知自己是怎么才跑出来的,只狠狠用手背堵住嘴,用力压住那不停地冲到嘴边的哭出来的冲动,眼泪却是怎么堵也堵不住的,奔涌而出,浩浩荡荡,仿佛是攒

    几辈子的泪水一样。

    怎么……会这样。

    我会忘吗?

    我怎么会忘。

    我只是不想去想,一想便是伤,一想便忍不住流泪。

    可是为什么……我以为他已经不在

    ,他却在另一个空间内,看着我,望着我,为我黯然,处心积虑,想找到那个人。

    可是我,怎可相信?

    我咬着手背,拼命咬住不放,忽然失去

    所有痛觉,手变成

    可有可无的,只有堵住嘴作用的东西。

    “宁欢?宁欢你在哪里?”他焦急的声音,在头顶上发出。

    脚步声kao近:“侯爷什么事?”

    “看到凤御史

    吗?”

    “没……我们没有见到人走过。”

    沉默。

    “好

    ,你们走吧。”

    脚步声远去。

    我借着杂乱的声响,松开手背,

    口

    口吸

    几口气,好像憋在水底的鱼,而后又急忙将手背塞进嘴里去,死死咬住。

    颗

    颗的泪珠滚出来,好像是方才吸得不是空气,而是水,现在变成

    泪珠,直接从眼睛里滚

    出来。

    怎么会这样……

    骗人的吧,一定是骗人的。

    他……他怎么会是……那个明明已经不复存在

    的人?

    我不信,我不相信。想

    哭,却又不敢出声,心底只盼他走,他快点离开,我此生此世也不想再见到他。

    *********************************************

    细微的脚步声响起来。

    我拼命缩起身子,想将自己躲到地底下去,可是不能,黑暗那么沉,我只希望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你怎么在这里?”耳边,响起他的声音。恍惚里,有几分相似。

    我身子一震,心顿时绞痛起来。

    “是我……吓到你

    吗?”他问,向着我伸出手来。

    不知为何,那声音听起来那么温柔,带一点内疚,我却尖叫一声,向着旁边连滚带爬跑出去:“滚开,滚开!”

    狼狈的,在地上连打

    好几个滚,而黑暗中,不知有什么划过来,划破手掌,划破官袍,发出哧啦的声响,我跌跌撞撞爬起来,只瞪着黑暗中的他,满眼的泪,滚出来又掉下去,掉下去又飞快滚出来,怎么……竟没有干涸的时候?

    他分明是误会

    我的意思。

    站在那边,冷冷地望着我:“原来你也不过是……好,也罢!今晚的话,就当本侯从未说过,凤宁欢你听着,若是有第三人听到,本侯要你的命!”

    他狠狠地一拂袖子,转身离去。

    ***************************************************

    我呆呆地目送他离开,一直到他走出

    很远,才想起来,急忙冲过去想拦住,却追不上,爬上台阶,人便又跌在地上,顺着台阶滚

    两下,被经过的衙差见到:“

    人,

    人你怎么?”惊慌失措冲过来搀扶住我。

    “

    人你这是……

    人你受伤!”

    我张口:“没事……没事……”闭上眼睛,泪水顺着喉咙向下咽。我挥手让衙差们散去,他们迟疑着不动,忽然之间,却又很快消失。

    我没有留心,扶着栏杆向前走,一抬头间,泪光朦胧里,忽然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他站在那里,一双深眸紧紧盯着我,双眉紧皱。

    他向前走一步,我便退一步,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于是便又跌倒地上,今夜我不宜动作。

    他不疾不徐走到我的跟前,我倒在地上,皱着眉闭着眼,眼中的泪飞溅地上,合着手上的血:“你……不是走

    吗?”沙哑的声音问。

    单膝一跪,小侯爷凑上前来:“是,我当然是走。”

    “回来……干什么?”

    他伸手抓住我的肩膀:“我只是忽然很想知道,你哭的这样厉害,究竟是因为害怕我所说的那些话,还是另有原因。”

    眼泪顺着脸颊,沾在嘴唇上,又跌下去:“走

    就是走

    ,不用再回来的。”

    “本侯愿意回来就回来,凭你,能拦得住吗?”

    我闭上眼睛泪却流的更急:“你回来也没有用。”想用双手捂住脸,泪流的太过丢人。

    “有用没有用,我说的算。”

    我没有力气再说,只怕一开口就是嚎啕

    哭,只好拼命摇头:“不。”

    “什么时候轮到你跟我说不?好

    的狗胆。”他冷笑似的觑着我,忽然伸手将我抱起:“真是脏死

    ……干脆去洗一洗。”

    我

    惊,流着泪瞪着他:“不去。”哽咽说。

    “你怕什么?”

    “我没怕。”我伸手,勉强扯住自己的衣裳。

    那一双眸子敏感的追随我的动作,眼圈迅速的红

    ,红的很鲜明。

    我眨一眨眼睛,两滴泪落下,却好像飞到

    他的眸子里,那一双深眸之中,泪光隐隐。

    我低

    头:“你放开我……”声音低低的,带着呜咽。

    “你休想。”他咬牙切齿的说。

    “放开我。”我浑身又是一阵阵的发麻,似乎有感到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让我看明白

    再说。”他不由分说的抱起我来,看方向,却是往我的房间而去。

    “侯爷,侯爷!”我惊慌失措,伸手握住他的手腕。

    他低头看过去,嘴角玩味的笑:“好小好软的手,为何……我先前竟……”咬住唇,瞪向我,低语,“凤宁欢,你会为你所做付出代价的。”

    我被他看得浑身发热,脑中发昏,尴尬难受。扭过头去,忽然之间怔住,就在面前,暗暗的后院,我的房间内漆黑一片因无人,然而就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房间之中,却燃着一丝微弱灯光,灯光摇曳之下,窗影上,显出一个清瘦的影子。

    远处不知为何,惊飞一树宿鸟,我抬起头来,含泪看漫天星云隐隐。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lou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

    我终于结局。

    其实该交代的应该都交代

    ,另外有些小部分,

    家适当的来发挥一下想象力……o(╯□╰)o

    我是个一完结就会迅速进入完结状态的呆人,所以番外不一定有木有……

    因为先前说过这次估计要停一阵再写,具体停多久以及具体情形暂时不知,嘿嘿,同学们有时间可以潜入群中耍耍,

    家无事可以闲扯之类,或者提出有益的建议等,群亲,能看完这本书的,都是如小欢子一样温暖的人吧,我很爱她……嗯,

    家都要幸福哦……╭(╯3╰)╮

    【……

    结局:朝朝暮暮应可待,金风玉露一相逢——文字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合肥学习  诸城旅游  松原地图  济宁新闻  商洛论坛  廊坊时尚  衡水新闻  黄冈旅游  中卫资讯  海口新闻  喀什资讯  中山时尚  泸州学校  娄底资讯  淮安新闻  佳木斯论坛  中卫资讯  松原时尚  南通时尚  济宁新闻  烟台论坛  潍坊资讯  恩施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德宏时尚  黄冈旅游  临沂资讯  商洛学习  湖州旅游  潜江地图  临夏新闻  郑州旅游  宜昌地图  天门时尚  益阳资讯  思茅新闻  怒江论坛  徐州旅游  大庆论坛  七台河时尚  德宏时尚  娄底资讯  钦州学习  北海资讯  西安娱乐  大丰地图  临沧新闻  思茅新闻  恩施学校  伊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