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恶魔慈善家 > 新书《都市绝症》震撼上映!

新书《都市绝症》震撼上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子书下载功能暂停使用!预计需要到下周完成!

    身患艾滋病的陆天羽在难以续交昂贵的医疗费用打算选择别的方式结束人生时,在莫明其妙之下被闪电轰倒下的高压电线给电了个正着,也就是从这一瞬间起,他体内开始了异变,新成代谢开始加速,原本被破坏殆尽的免疫系统开始恢复并且加强,但顽固难缠的hiv病毒也发生了异变。

    到底是福还是祸谁也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陆天羽的生活从此发生了剧变,想要零距离了解他的奇异人生,且尾随其后看个究竟吧!

    第一卷全新生活

    第一章节异变

    沿海城市的一家三甲医院里,一个病床上躺着一名很年轻的男『性』患者,患者名为陆天羽,今年二十二周岁,由于脸上和身上都长满了脓包,除了那双失去神采的眼睛还在转动着表明他还有一口气外,仅从溃烂的皮肤外表看去,根本分辨不出此时的外貌或者推断出曾经的模样。

    陆天羽躺在病床上并没有痛苦呻『吟』,只是一直抬着头盯着天花板发着愣,至于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谁都难以猜测。

    陆天羽从小就没有父亲,连他长的什么样子都不清楚,而美丽漂亮的母亲从陆天羽懂事起就没看见她笑过,最后也在陆天羽十六岁那年撒手离去,虽然母亲留下了一笔很可观的生活费给他,但天有不测风云,本就失去双亲的可怜孩子在母亲去世的第四年竟然又被诊断出了先天『性』艾滋病。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无疑就是雪上加霜,使得无依无靠的陆天羽更加的孤立无援,近三年下来产生的巨大医疗费用把母亲留给他的生活费几乎耗尽,再想躺在这么好的医院治疗估计只能是个奢望。

    或许陆天羽感觉累了,或许他放弃了对延续生命的祈求,躺在病床上的陆天羽甚至能感觉到黑白无常在呼唤他早早离开人世与母亲团聚似的,眼皮一下子很沉似的就想把它闭了起来。

    他的确累了,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本是很坚强的一个大男孩再也受不了打击而轰然倒下,然而,一件让已经倒下的陆天羽永远也爬不起来的事情又发生了,坚持陪伴陆天羽进行治疗有半年的女朋友忽然提出分手。

    本就有点自暴自弃的陆天羽忽然感觉天地间一片黑暗,也就在女朋友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陆天羽昏了过去,等他醒来时,双眼的视力已经下降到了几乎失明的程度。

    再过一个星期又得续交医疗费用了,早已经把一切所值钱的东西连带着母亲给他留下的房子都一起被典当和抵押掉的陆天羽来说,想再续交那昂贵的医疗费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就算让陆天羽只要交出百分之一的费用估计陆天羽也掏不出,因为陆天羽全身上下连一张百元大钞都已经没有了。

    走到这种凄惨的地步,陆天羽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所以他也没有必要续交医疗费用,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死神的来临,很有可能一个星期都难以撑下去,只是他还想在临死前看一眼自己的女朋友。

    二年过去了,陆天羽对女友的恨也慢慢的被磨耗掉,现在他只想站在远处偷偷的看他一眼,看她是否还像以前那样过的幸福快乐。

    想到这里,陆天羽猛睁开沉重的双眼,扯掉还在挂着点滴的针管就吃力的爬下了病床,只披了一件放在床边的外套就朝着医院门口跑去。

    等陆天羽跑出医院门口时才发现天已经很黑了,但对于不夜城的大都市来说,夜晚也只不过是没有自然光的白天而已,戴着高度数眼镜的陆天羽只能看见三米远的距离,这种程度如果再摘下眼镜的话,可想而知,与瞎子无异。

    夜风阵阵吹来,吹『乱』了有点干枯的发质,已经深秋的夜晚吹出来的风还是很冷的,打在人的脸上一阵生疼,如利刀一样划过溃烂的皮肤,有些地方都快渗出血来了。

    但陆天羽并不担心,这最后一次躺在病床上已经快三个月了,就算是死也得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景点,死在那全是『药』味的病床之上,恐怕对投胎转世都有影响。

    艾滋病到了晚期伴随着还有许多症状,最主要的是hiv病毒破坏了免疫系统,使得一系列的病毒开始入侵,往往全死在许多病毒的综合之下,痛,这是必然的。

    没走几步,陆天羽就连续咳嗽,连血丝都被咳了出来,而且胸口处还剧烈的疼痛,痛的他就想当场倒在地上,只是他还想选择一个好的墓『』,要是死在这大马路上,很有可能被飞驰而过的车子给碾压分尸,这种死法绝对不是陆天羽想要的。

    路过一座大桥,陆天羽本想跳河『自杀』,但一想到那种溺死的难受,最终还是放弃。

    夜晚的马路上还是车水马龙,来去的车子呼啸而过,带起了一股劲风,几次差点把弱不禁风的他给刮倒在地。

    陆天羽这时又想起了母亲,母亲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自己带大,可最终还是早早离开人世,“这都是什么世道呀!”陆天羽用尽所有的力道向天怒吼,迎来的却是滚滚的雷鸣。

    好好的一个天气,就在陆天羽一阵埋怨之下变了颜『色』,天地间真正的暗了下来,不知从哪飘的一团黑云压了过来,点点细雨随之而下,有好几滴都滴在了陆天羽的脸上。

    陆天羽抹了一把脸,把雨水刚抹掉后,天地间开始雷鸣电闪,这天气如变戏法似的说变就变,完全出乎意料。

    路上的行人迈开了步子朝着家中疾步跑去,谁都有一个避难所,唯独陆天羽没有,不仅没有家,就连自己的生命也将被无情的病毒给夺走。

    陆天羽好像再像往日那样放开噪音大仰天大笑,可喉咙处就像卡住一根大鱼刺似的让他只能无声的叹息。

    穿过大桥,走到已经无行人的街道上,雨开始大了起来,越下越大,滂沱的大雨如珍珠一样的打在陆天羽的身上,极其虚弱的身子竟然抵挡不住大雨的打击,几次被打趴了下来,但他还是咬紧牙关的爬起来,继续前进,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前进的目的地在哪,但脑海中还是潜意识的要向前走去。

    有好心人曾想帮助扶起他,但一看到血与水混在一起的陆天羽比之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也好不了那去的模样,好心人还是恐惧的躲了开来。

    陆天羽没有怪人家,这种模样就是自己都不敢去照镜子,更何况是别人,陆天羽刚想爬起来,一道璀璨夺目的大闪电从厚厚的云层里直袭而下,不偏差的轰在离陆天羽不远处的高压电塔上,电塔顿时被轰的个正着,被炸的当场折断。

    从中折断的电塔连带着高压电线一起被扯了下来,不偏不仪的倒在了刚要爬起来的陆天羽身上,强大的闪电和高压电流交汇在一起的把陆天羽电的个正着。

    只看见陆天羽全身泛着电流,一阵噼啪的声响伴随着耀眼的火花,本就溃烂的皮肤开始渗出黑血出来,而外表的皮肤还带着一股淡淡的焦味,而当事人陆天羽再也承受不了如此电击,刚撑起的半个身位再次倒下,倒进全是电流的雨水里。

    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早也吓走了路上的行人,而大马路上开车的司机更是专心开车,哪敢分心朝着天地间全是雨水与雾气的人行道上瞧去,一不小心就会酿成车祸,人命关天的事情,就算看到有人被高压电给电倒也不会在这种天气下多管闲事的。

    暴雨整整持续了近三个小时才开始收敛,那一道道能劈天裂地的大闪电才被收了回去,而电塔也彻底被雷电给轰成了碎片,只是悬挂在半空处的电线对于行人来说还是有很大的隐患,这时天地间恢复了一丝明朗。

    只是躺在电线杆下的陆天羽似乎还没有什么动静,人行道上也陆陆续续的走出人来,有纯属过路的,也有驻足围观的,但却没有一人上前给予帮助,哪怕是打个120也奉欠,说世间的人都是冷漠的,至少在这一时刻就是这样的。

    离事故的高压塔二百米外的一个地铁通道里常年有一个卖唱的女孩,女孩二十出头,一米六二的身高,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上身配一件有格子的衬衫,脸蛋长的还算标致,可惜的是,那双大大的眼睛却少了许多『色』彩,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这个女孩双眼失明,每天全靠在地铁里卖唱为生。

    这时最少也是深夜二点了,走这条地铁通道的过路人已经稀少,女孩也到了收工回家的时候,她虽然双眼失明,但却很敏锐,熟悉的把手中的破旧吉它给装进木盒子里,然后卷起地上给人扔钱的一块黑布,只是黑布上零碎的钱全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三十元。

    在这经济大都市里,三十元恐怕连住最小旅馆一天都还不够,更别提想要过好的生活了。

    女孩在生活上肯定很拮据,但她脸上的表情并没有痛苦,除了有点疲倦外始终保持着微笑,或许这就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吧。

    全部收好后,女孩背着吉它走出地铁通道口。

    当女孩走到陆天羽的脚前时停了下来,虽然她看不见,但她却有比常人更加敏锐的听觉,她听到了躺在地上受伤者的心跳声,也没有说些什么,在几名深夜无聊的围众面前蹲了下来,推了几下陆天羽,然后开口寻问:“你没事吧!”

    “你看那张满脸脓包的脸真恶心!”

    “这人怎么长的这么丑呀!”

    “他肯定得了什么不治之病,就算不被高压电给电着也活不了多久了!”

    围观的几人对着陆天羽一阵奚落,但不管这些人如何讥讽嘲笑都没打消女孩想要救走陆天羽的决心,对于女孩来说,要是没有碰到也就罢了,一但碰到,她定然不会置若罔闻。

    但对于这么一个受伤者,女孩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听身后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陆天羽几乎说成了僵尸模样,女孩也有点害怕,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世后,她慢慢的克服了那一丝胆怯,不顾他人劝阻的搀扶起陆天羽。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本只恢复一丝微弱的呼吸声的陆天羽手脚也开始能动弹了,本被几个围观者说是死人的他在女孩的搀扶下竟然还能吃力的走上两步,这的确算是一个奇迹。

    但发生在陆天羽身上的奇迹还不止这点,就在陆天羽恢复呼吸的这一刹那间,体内的新成代谢开始变异,比常人快了二倍的速度正在进行能量与物质的转变,而本是被hiv病毒给破坏殆尽的免疫体系也开始慢慢的恢复,但唯一没有好转的就是那顽固难缠的hiv病毒并没有被排出体内,反而与新陈代谢一样也发生了异变。

    原本呈球形状的hiv病毒开始变形,变成了葫芦状,但总体积还是没变,只是发生了形状上的改变,至于会带来什么结果,目前看来,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第二章节秦晓红

    翌日一早,陆天羽醒了过来,习惯『性』的伸手出去『摸』眼镜,可一阵『摸』索下来,发现这里并不是医院的病床上,而且周边也没有自己想要的眼镜,虽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但对于陌生的环境多少还存在一些好奇。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陆天羽有点吃惊了,本想睁开双眼努力的看清自己到底身在何方,但就是这么一睁开眼睛,顿时眼前一亮,本来几乎失明的双眼如果没有佩戴那副眼镜的话,估计只能模糊的看到身边一米左右的大致轮廓。

    现在可好,陆天羽一下子还有点接受不了,晨光透过窗户直接照了进来,屋里的一切布置全映入了陆天羽的眼帘,看的一清二楚。

    “这怎么可能,我的眼睛怎么一下子好了!”陆天羽实在不敢相信的猛眨双眼,生怕自己还置身于梦境之中,可不管他如何眨眼,眼前的一切的确真实,屋子很小,顶多就六个平方的样子,除了身下的这一张床,屋子里几乎没有家具,更别说电视、洗衣机之类的家电了。

    爬下床穿好鞋子,忽然发现胸口的疼痛减轻了不少,而肿痛的喉咙也有了好转,咽口水时再也没有往日那么生疼了,这一发现使得陆天羽又燃烧起对生命的渴望。

    “这是真的吗?”陆天羽用尽全力的吼了一声,同时推开了木门,走出了屋子,入眼的却是堆积如山的废铜烂铁,看这状况,这里应该是一处垃圾回收站。

    对于昨天的事情,陆天羽还是有点意识的,稍微想了一会儿,陆天羽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他还没有看到昨天救自己的那个女孩而已。

    屋外有数百个平方米,周边还建有一排的矮房子,而这样矮房全是自己搭建的,要不是这一片区域全是待拆迁的房子,这样子的违规建筑早也得被拆了个底朝天。

    数百平方米的地方除了用来堆放四处回收而来的垃圾外,也腾出不少空间来做院子,院子里还放有二手的洗衣机和几个盆栽,而平时凉衣服也全在这里凉晒,或者众人聚在一起打打小牌搞些娱乐活动等等。

    这里是贫苦人民的天堂,在国际经济大都市里,这种贫民区绝对不会太多,而迟迟没有拆迁估计在开发商眼里,这里的利润还不足以打动他们。

    今天的阳光格外耀眼,照『射』在陆天羽的身上使的他感觉一阵舒坦,陆天羽眯起了双眼,把整个院子里看了个遍,像这样享受视觉带来的全新世界,对于陆天羽来说,已经有二年没如此享受过了。

    从患了艾滋病起,他的视力就开始迅速下降,身体的免疫力开始被病毒hiv慢慢破坏,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系列其它病毒的入侵,使的身子骨每况愈下,到最后,身上都不知道被感染了多少种疾病。

    本来以为在昨天就会离开人世的,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不仅没有被高压电和大闪电给电死,反而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了生机,拳头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软弱无力,想要紧握已经不再是梦,陆天羽此时的心情是舒畅的,这无需质疑。

    “小伙子,今天气『色』不错哦!”院子里有一个大妈正在洗着衣服,对于昨天被秦晓红救回来的大男孩的事情,住在这大院子里的人全都清楚。

    听到大妈的问话,陆天羽才知道原来救自己一命的女孩叫秦晓红,赶紧走到大妈的跟前,寻问道:“大妈,她人去哪了?”陆天羽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很迫切的想向她道个谢。

    “晓红一早就出去卖唱了,估计得很晚才能回来!”大妈把手中刚冲洗好的衣服拧干了水分,然后把衣服凉在一根没用的电线上。

    陆天羽正想问问地址时,大妈已经开口补了一句,“要是想去找她的话,她就在前面地铁口的通道里,从这里走过去大概半个小时。”

    点了点头,陆天羽转身走出了垃圾回收站,向大妈所告诉的地铁口走去。

    这里其实还不算真正的郊区,最多算是中环线的边缘,一座座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高耸入云,而平坦街道的两边店铺林立,虽然没有古时候那样叫卖之声不绝于耳,但每家店铺不时的就有客人进出,足够说明这里的生意还是不错的。

    对于秦晓红为什么会在地铁里挣钱,陆天羽心里早也明白,因为在地铁口里他时常看到有人在哪儿摆着地摊,而住在垃圾回收站的人除了在这摆地摊外,好像没有别的事可做了,所以陆天羽认为秦晓红是在这儿摆地摊挣钱。

    但走进地铁通道的时候,他发现这里一个摆地摊的都没有,再想了会才明白原因,摆摊的多数会在傍晚时分出来,像这么大白天的,很少人会出动摆摊挣钱。

    就在陆天羽『迷』『惑』时,一首悲伤的音乐回『荡』在地铁的通道里,悠扬悲泣,让听者无不心伤落泪。

    寻着声源而去,在通道的另一个出口处看到了一个有点瘦弱的女孩靠在墙角处弹着吉它,而她的脚下有一块黑布,布上零碎的有几个硬币,有些缺德的人甚至还扔了一个已经喝完的『奶』茶杯子。

    女孩长的还不错,但皮肤偏黑,一头刚过肩的中长发被一条黑『色』的橡皮筋束在脑后,而头发有点枯黄开叉,看起来像是缺少营养而造成的。

    陆天羽远远的站在那里,很怀疑她是不是救自己的女孩,因为女孩的双眼里没有『色』彩,明显是个瞎子。

    陆天羽深吸一口气,他多么希望救自己的女孩不会如此悲惨,但往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偏偏出现,这个女孩真是昨晚救他的女孩,她叫秦晓红。

    听到有人叫了自己名字的秦晓红停下了弹奏,可仔细的回想这声音却是很陌生,带点疑『惑』回道:“先生,你是在叫我吗?”

    因为昨天到现在陆天羽都处在昏『迷』状态,所以秦晓红根本没有听过陆天羽的声音,也就有此一问。

    “嗯,我就是你昨晚救回来的那人,我叫陆天羽,真的很谢谢你!”陆天羽一口气说完,又看了看她的表情。

    陆天羽笑了笑,在这一时刻,陆天羽觉得她很漂亮,这笑容仿佛像一朵鲜花样开在了他的心田,“你这么快就醒过来了,今天感觉好点吗?”。

    秦晓红可能时常救助过别人,对于别人的道谢也没有很在意,表情还是像往常那样自然,可见这个女孩的心地是如何的善良。

    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有了好转,已经不成问题,可救自己人的身体状态却并不是很乐观,先不说失明已久的双眼,就是这身子骨也像随时会被大风吹倒似的,让人担忧。

    “我好多了,真谢谢你!”陆天羽再次说了一句谢谢,他觉得这很有必要。

    “小事而已,我其实没帮上什么大忙,你能好过来,全是你自己的努力,不用太客气。”秦晓红就是那种助人为乐心地善良的女孩,对于陆天羽的再次道谢还是不会放在心里,依旧笑容以对。

    忽然,陆天羽觉得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为好,挠了挠头,“中午饭吃了没?”

    “呵呵!和你聊天都忘记吃饭了。”说完后,秦晓红蹲在地上,打开脚边上的一个塑料饭盒,里面有早上她做好的饭菜,虽然今天阳光明媚,但已经深秋的季节,再好的天气也不能长时间保存温热,饭菜早已经凉透了。

    而饭盒里的菜看的陆天羽差点掉下眼泪,里面一片肉丝都没有看见,除了青菜还是青菜,单一的要命。

    虽然陆天羽也是个可怜的人,但他可怜并不是在金钱上可怜,母亲就算离世也留下一笔很可观的钱给他,只不过这些钱全用在了昂贵的医疗费上,但伙食还是很不错的,那么昂贵的治疗费,要是每天只吃这样的饭菜,哪个患者还不把医院给炸成碎片才能解气。

    “你等等!”陆天羽说完后就跑出地铁通道口,因为陆天羽的口袋里还有一些零钱,虽然连一百都不到,但想要买一盒稍有营养的盒饭还是能办到的。

    第三章节同病相怜

    一口气跑出地铁通道的陆天羽发现周边竟然没有一家普通的小饭店,无奈之下,只好跑进肯德基里买了一个套餐外加二对鸡翅,虽然这也算是垃圾食品,但比起吃那个又冷又没营养的饭菜要强上了许多。

    付完钱之后,才发现口袋几乎快被掏空了,不是陆天羽不知道kfc的价格,而是陆天羽才发现原来自己口袋里竟然只有几十块钱,这对于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的他来说,花完了母亲留给他的钱后就真的要面临这即残酷又现实的世界了,而往后的生活全得靠自己去挣,可陆天羽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

    来kfc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像去餐馆吃饭那样得等半天,只要队伍不排到门口,没二分钟陆天羽就拎着打包好的汉堡返回到地铁通道里去了。

    “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刚说完,陆天羽就有点后悔,因为忘记了秦晓红什么也看不见,赶紧补了一句,“对不起!”

    “没事,但我能猜出是什么!”秦天羽反过来安慰陆天羽道。

    “这么厉害?”陆天羽有点不相信,毕竟陆天羽所站的位置离她还有好几米远,就算再好的嗅觉也闻不出来。

    “是汉堡包和香辣鸡翅,对吧!”秦天羽绽放出了『迷』人的笑容,同时也『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在这一时刻,至少说明她是快乐的。

    陆天羽没有想到她的嗅觉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也难怪她走路没有什么磕磕碰碰的,看来上帝还是没有太绝情,至少给了她自理生活的能力。

    当然,不管听觉和嗅觉再如何敏锐也不能完全取代拥有一双能看的见的双眼,虽然她有她的世界,但却失去了太多的美丽『色』彩,生活必然黯淡了不少。

    陆天羽也学着秦晓红那样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背贴靠在墙上,双腿直伸出去,紧盯着她一口一口的吃着kfc。

    秦晓红并不会像别的女孩那样扭扭捏捏,是个很直爽,很开朗乐观的善良女孩,吃完一对鸡翅后,把另一对鸡翅递给陆天羽道:“一人一半,我知道你也饿了!”

    本想拒绝的,但陆天羽却觉得自己好像无法隐瞒这个女孩似的,点了点头,拿着那对鸡翅狠狠的啃了起来,陆天羽的确有点饿了,从医院里跑出来后已经有一天米粒未进了,要说不饿那绝对是假的。

    秦晓红又把那个大汉堡包对半掰开,递给刚啃完的陆天羽,“一起吃吧!”两人毕竟都是年轻人,一会儿就熟了,吃完后也开始聊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家?”秦晓红忽然问了一句。

    半晌没有回应,秦晓红以为他没有听见,再次问了一次,结果还是如此,“是不是和家人吵架跑出来的。”

    这时陆天羽被秦晓红的话勾起了伤心往事,顿时想起了去世的母亲,陆天羽算是真正的孤单一人,别说是父亲没见过,就连母亲这边的亲戚朋友都没见过一人,对于父母亲的过去,母亲只字不提。

    想到自己连母亲留给他的房子也被他抵押掉去付治疗费用时,陆天羽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没有家了,现在只是一个流浪儿而已。

    “我没有家!”陆天羽说这这句话时,声音有一丝颤抖,带点沙哑与悲伤,让坐在他身边的秦晓红捕捉到了这份悲伤。

    不过,秦晓红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她懂,她切身体会到这种无父无母的悲痛,忽然她感觉陆天羽很像她自己,都是同病相怜,虽然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但救起他的时候听围观者说他长的像个怪物,看起来,他比自己还更加可怜,秦晓红想到这,安慰他道:“如果喜欢的话,就留在这里!”

    “可我什么都不会!”陆天羽有点难以启齿,毕竟一个大男人留在这里总不可能还要人家一个女孩子供养吧!

    “谁都不是天生就会的,只要努力,没有什么不会的!”

    “嗯,你说的有道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这一天是秦晓红弹唱时间最少的一天,收益当然也少了许多,但这一天她还是很开心的,至少多了一个朋友,一个同样身世可怜的朋友。

    夜晚悄悄的降临,两人也开始有所了解了对方,秦晓红其实和陆天羽差不多,对于自己的父母亲也是一无所知,从小就被人收养,所幸的是收养她的阿姨对她非常疼爱,也花了许多钱想把秦晓红的眼睛治好,可最终因为没有钱动大手术再停止治疗的第二个月双眼就彻底失明,而这件事也是阿姨一直觉得愧疚晓红的心病,使的阿姨每每想起就会流起眼泪。

    听完秦晓红的故事后,陆天羽的眼睛早已湿润,胸口有点发堵,想要放声哭出来时却又能,这种感觉很难受,天下之大,虽然身世不好的人大有人在,但像秦晓红和陆天羽这样的家庭的确不多。

    两人一起坐在这里开始哭泣,只是表达方式不同,陆天羽只是静静的哭,眼泪并没有滴落多少,而秦晓红却是抽泣的哭着,眼泪无法止住的从无神的眼眶里滑落而下,或许这是陆天羽最后一次哭泣,哭后他决定要好好的面对全新的人生,竟然上天再一次给了他生命,如果还像以前那样活的窝囊,再生又有何意义。

    当地铁站里传来最后一班末班车已经结束的广播时,下班回家的人开始向『潮』水一样的从地铁口里涌了出来,而这时,两人默契的擦干眼泪。

    重新面对生活不需要从明天开始,现在就可以做起!

    也许来往的乘客看到他们俩的卖力,短短的十多分钟就把前面少的全补了回来,而且还稍多了一些,虽然也只是多了十块钱的样子,但这点钱对于秦晓红来说是很重要的。

    因为她早就想买一把好点的吉他,只是好点的吉他少数也要几千块钱,就算稍差一点的也要过千块钱,这对于一个月只能省下几百元的秦晓红可是个不少的数字。

    秦晓红的唱功并不是很出『色』,如果从专业歌手的角度来判断的话,她甚至还达不到及格线,不过,秦晓红却唱的很投入,很富有感情,让音准有点不对的缺陷很好的被弥补上。

    歌声轻盈灵动,仿佛就唱在陆天羽的心坎里,久久激『荡』着那美妙的音符,刚收起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使的陆天羽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生怕自己再这样下去,又得大哭一场。

    当时间再悄无声息的走到夜晚二点时,地铁通道口里已经空无一人,穿过这条通道口的人已经稀少,也差不多是收拾回家的时候了。

    陆天羽也试图着帮忙一起收拾,虽然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但回家的路上多了一个朋友陪伴左右,这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走出通道口,外面的温度降了好多,有些人都已经穿起了大衣,也只有模样不招人喜欢一看就是穷酸样的陆天羽与秦晓红穿的如此单薄。

    风虽然不大,但还是把两人吹的有点发抖,其实在没生艾滋病前,陆天羽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在母亲的怀抱之下,生活过的还是很滋润。

    一朝天堂一朝地狱,没有想到,离开了母亲独立生活时,却是如此举步维艰。

    这条路也不知道被她走了多少遍,没有因为失明而有一丝障碍,听觉很强的她在黑夜里更是如鱼得水般没有撞上还游『荡』在外的夜猫子。

    第四章节惊讶

    回到垃圾场时,秦晓红还得烧水洗衣服,而她的养母陈阿姨也只是比秦晓红早回来一二个小时而已,和秦晓红聊天时知道陈阿姨是在一家大商场里帮别人扫垃圾,也就是保洁员,工资还算不错,一个月能拿到一千四五。

    陈阿姨心地也很好,听到女儿要她去和垃圾站的杨老板说一下把陆天羽也留在这里时,陈阿姨只是看了一眼全身溃烂的陆天羽一眼,没有什么多想就一口答应了自己女儿。

    这里虽然是个垃圾站,但并不代表这里就不要租金,要不是陈阿姨和杨老板是同乡并且陈阿姨每天都从商场里带回别人扔掉的瓶瓶罐罐的话,一个月别说三百元,就是再加二百元给杨老板,他都不一定肯答应。

    看到陈阿姨答应帮自己和杨老板说自己也留下来的事情后,陆天羽竟然感觉自己有了一个新家,虽然这个家只是很简陋的用木板打拼起来的小木屋,但怎么说也算有一个能遮风避雨的窝了。

    平常洗漱什么都在场地外面,外面做了二个水槽,除了陈阿姨和秦晓红住在这外,还有早上和陆天羽打招呼的那个阿姨和她的丈夫,他们夫妻两人全是帮杨老板老工的,也是陈阿姨的同乡。

    因为都是穷苦人家,两家相处的很和睦,从没有吵过嘴之类的。

    虽然陆天羽以前不是什么公子哥,但这种最低等的生活环境一下子还真有点接受不了,整个屋子里只有一个『插』座,仅有六个平方米大的屋子里除了有个五成新的电饭煲放在旧的小木桌上外,就再无一物。

    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电饭煲,这就是陆天羽新家的所有家具,而且还全不是自己的,要比这种生活更坚苦的估计只有真正那种风餐『露』宿的流浪儿了。

    花了十几块钱跑到马路对面的一个便利店里买了几样生活用品,从陆天羽一进门起,营业员就一直盯着他看,毕竟陆天羽的外貌确实有点吓人,再加上这个时间点正是鬼魂出动的最佳时段,谁看到满脸脓包的一个重病之人也会被吓着。

    水是冰凉的,虽然陈阿姨的屋子里有烧开水的铁壶,但她们自己也没有用上,能省一度电就省一点,只要没入冬,估计她们是不会『乱』用的。

    躺在稍加扭动一下身子就会发出咿呀声的木板床上,陆天羽思『潮』起伏,一点都没有睡意,整个脑子里全想着如何面对全新的开始,如何挣钱养活自己,至于那些更大的目标暂时想也不敢去想,连饭都快吃不下了,再有理想也不现实。

    次日,天『色』还是不错,如昨天那样风和日丽,而陆天羽还是起来晚了一点,还是没有看见秦晓红是什么时候起床去挣钱的。

    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出一点头绪的陆天羽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小羽,来一个馒头吧!”陈阿姨递过来了一个还有余温的馒头,“谢谢陈阿姨,我还不饿!”

    陆天羽知道自己住下来已经给她们带来了一定的负担,如果再吃人家的东西就真不好意思了,再如何也不能把手伸出去。

    再次道了声谢的陆天羽走进小屋子里挤牙膏开始到水槽里刷牙洗脸,刚站到水槽边上时,陆天羽大吃一惊,因为水槽边上挂了一个小圆镜,陆天羽只是照了一眼就发现自己脸上有明显的变化。

    本来鼓涨并且有些破裂的脓包消退了一半,许多地方也愈合了不少,手臂和身上还有愈合好的,“这怎么可能?”陆天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昨天让他视力恢复已经大出意外了,今天更是神奇了,竟然开始消退身上的脓包和肿块了,以这种速度下去,可能半个月不到就能焕然一新,重见当年那俊逸非凡的外表,想想都让陆天羽心跳加速。

    陆天羽毕竟不是**十岁经历过沧海桑田的老人,他只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对外貌的追求虽然不至于像一些人样发疯发狂,但有一个好的脸蛋和一个较好的外表谁不喜欢,谁又肯拒绝。

    刚还因为不知道找什么工作为好而有点沮丧的陆天羽一下子心情大好,乐呵呵的向陈阿姨打了声招呼后就跑出了垃圾站。

    出了垃圾站,外面就是一条宽广的大马路,不用抬头就能看到不远处还有许多工地正在建造新房子,虽然这里已经算是郊区,但毕竟还是中环边缘,照样车水马龙,一派繁荣。

    陆天羽只读到大二就没办法继续读下去了,不是他成绩不好或者不爱学习,恰恰相反陆天羽的成绩还很不错,在班级里也是名列前茅,只是潜伏在他体内的艾滋病一下子就暴发了出来,并且比常人快了许多倍的进行破坏着,随后,这几年来就开始天南地北的找最好的医院治疗。

    钱倒是花的连房子都被抵押掉了,可这病却没见好转,当然,陆天羽也知道艾滋病是世界『性』的疑难杂症,要不是前天晚上的意外,现在哪能再次呼吸这新鲜的空气,可能早已经暴尸街头。

    走到人行道上,陆天羽恍如隔世,再看同样的事物都觉得有点不一样了,这或许有点劫后余生的味道,再次为人时,是得好好珍惜一番。

    “砰!”的一声,陆天羽被忽然打开的车门给活活的撞翻了出去,脑袋被撞的有点昏沉,还没看清是什么回事时,一个真不赖的美女从一辆白『色』的奥迪跑车里走了下来,二话不说就开始大骂:“你眼瞎了,不会看路呀!”

    陆天羽没有想到这人不仅逆向行驶,而且把自己撞倒了还骂自己眼瞎了,难不成长的吓人就没有了?陆天羽正要大骂回去,可不知为何,却觉得没有必要,对于这种有钱又没素质的美女,他忽然觉得没有必要和这人纠缠。

    扫了一眼,说句良心话,这女人长的还真不错,精致的脸孔,修长的身段,完美的曲线,白皙的皮肤,美中不足的就是左脸颊上多了一颗不大不小的黑痣稍影响了整体美观。

    这种美女要是换做从前,陆天羽难免会调戏几句,可从得了艾滋病开始,尤其是到后期,这方面的心思早已经消退殆尽。

    对于这种有点钱就目中无人的美女更是不感冒,又扫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拍了拍屁股后就离开了。

    可还没走几步,这美女倒追了上来,跑到陆天羽的跟前上下打量着,托着下巴好奇道:“长的像个怪物似的,竟然还敢用不屑的目光扫视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下可有意思了,人行道的中央一对奇怪的组合站在那里对峙着,一个是大半脸都是脓包的丑男,而另一个却是一身黑『色』制服的大美女,这种组合立马吸引来了不少围观者,使的气氛立马紧张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合肥学习  襄樊旅游  七台河时尚  泸州学校  深圳学习  廊坊时尚  松原地图  昭通时尚  湘潭学习  商洛学习  桐城学习  淮北地图  七台河时尚  许昌学习  酒泉论坛  大兴安岭论坛  南通时尚  六安论坛  咸阳论坛  沧州学校  南通时尚  贵港资讯  襄樊旅游  德宏时尚  钦州旅游  西安娱乐  潍坊资讯  潍坊资讯  连云港旅游  中卫资讯  连云港旅游  三明时尚  钦州学习  咸阳论坛  深圳学习  眉山旅游  湘潭学习  宜昌地图  衡水新闻  襄樊学校  赤峰新闻  宜昌地图  徐州旅游  徐州旅游  淮北地图  伊犁论坛  三明时尚  衡水新闻  黄冈旅游  迪庆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