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大宋之杀猪状元 > 新书《明末资本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末资本家》

    简介:唐同穿越了,附身在一个倒霉的千户身上,从此一改那吸血千户的形象,带领着一班穷的叮当响的手下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唐同的宗旨是,凡阻碍我们致富的人,我们都要通通消灭。

    第一章从前,我们还是兄弟时

    一

    “还记得那时我叫什么名字吗?”

    这一句话,在夜雨中并不响亮,但唐同说来,却比那夜雨还冷,冷的让朱砂有些不愿意去面对。

    “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呢,从前,我们还是兄弟时,你叫糖精,而我,叫猪头。”

    朱砂有些苦涩的说道,每一字,每一句,都说的象是钢钎在石头上的琢动,很涩却很清晰。

    雨夜,在文人的眼中是浪漫的,在情人的眼中是温馨的,在兄弟的眼中,却又能算什么?热血的回忆,还是天真的叹息?

    唐同很不喜欢雨夜,每当是雨夜,他最愿做的事是抱着个女人在床上打发时间,但他出道十五年来,却从来没有喜欢上哪个女人,自叶素素死后,他就再也没有喜欢上别的女人。

    他喜欢的是兄弟,道路上的兄弟都知道这一点,他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也有兄弟可以为他两肋『插』刀,每当道上的人提到唐同两个字,却没有多少人会记得他的这种义气。

    因为唐同只是道上的一个小混混,一个很能挨打的不死小强,一个让人提到唐同就想起窝囊废三个字的小人物,时间久了,便是他的兄弟也会忍不住看不起他。

    道上的人没有人知道唐同的来历,知道唐同来历的朱砂却不是道上的人,他在十五年前是唐同唯一的兄弟,但如今的朱砂是海城特警大队的大队长,他花了十五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唐同,却不是来与唐同相认的。

    他是来抓唐同的,为的是十五年前海城的那件惊天大案,三位海城高官家的公子被杀惨案,那件案子是唐同做的,他是唐同唯一的兄弟,也是那件案子唯一的知情人。

    所以,当年的朱砂在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大义灭亲的举报了唐同,因为他对唐同说,自己是一个警察,不可以为了私人的感情而置国法不顾。

    所以唐同没有怨恨过他,还一直认为朱砂是自己的兄弟,正如朱砂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唐同的兄弟一样,但在十五年后相见,两个从前的兄弟面对的却是对方的枪口。

    世上兄弟相残的事很多,也不缺了唐同与朱砂这一对,站在雨中,朱砂想到的是人生中的那一丝淡淡的喜悦,唐同想到的却是十五年前,与叶素素在一起的日子。

    叶素素是个很美的女孩子,唐同与朱砂都喜欢着她,但叶素素是个心气儿很高的女孩子,虽然与唐同,朱砂从小一起长大,却从没有对他们二人有过喜欢的表示。

    她的美丽是一种资本,但她的出身让心气儿很高的她注定了是一个悲剧,这个悲剧把唐同扯了进去,却造就了朱砂在警界的光明前程。

    往事一页页的在唐同的心底翻转,他的枪口微微有些垂了下来。

    “是啊,十五年前,我们还是兄弟,十五年前,素素还在我们的身边,但今天,你是个高高在上的大警官,我却是个罪犯,而今天,也正是素素十五年的忌日,很巧合是不是?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虽然我从来就不相信天意。”

    唐同忽然感觉到流过眼中的雨水有一种很多涩的感觉,象是自己的眼泪,尽管过去这么多年了,唐同还是有一种唏嘘的伤感。

    “天意吗,你现在相信了天意了吗?我还是不相信天意,一切都是人自己的选择,就象……素素,她的死,是她自己的选择。”

    尽管雨水流过眼睛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朱砂却仍是坚定的没有眨一下眼,与他手中的枪一样,没有动一下,就象当年在训练的时候一样。

    “是么?有一个问题,十五年来我一直没有想通,当年,素素怎么会去那种地方的?”

    唐同将手中的枪放了下来,定定的看着七步之外的朱砂,等待着他的答案。

    “很简单,是我邀请她去的……到了现在,我也不想瞒着你什么。”

    朱砂平静的道,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容,象是嘲笑,又象是解脱的神『色』。

    “我一直不希望是这个答案,但我最终得到的仍是这个答案,朱砂,十五年来,你有没有后悔过?”

    唐同叹息了一声,混在雨声中有些冰凉的,如夜风挟着夜雨落在脸上。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当年你叫糖精,我叫猪头,是因为我样样都不如你,我还要处处与人说我是你的兄弟,以你为荣,呵呵,你说好笑不好笑,有你在,素素最终的选择绝不会是我,所以,唐同,你说我要不要后悔?”

    朱砂笑了几声,那笑声没有一丝高兴的味道,却带着几丝阴冷。

    “所以,你就将素素出卖给了那三个畜牲,好换取你的前程?”

    唐同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一丝变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跳动了一下。

    “我与你不同,我无法过那种平凡的生活,无法忍受那种被别人踩在脚下的日子,就算我当时做错了,哪又能怎么样,今天我还不是成功了。”

    朱砂没有否认,从这次见到唐同的面时就没有打算否认过,对当年的事,他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做错过,就象这十五年来,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唐同的兄弟一样。

    兄弟是什么?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从古至今,最容易出卖的就是兄弟,最能卖个好价钱的也是兄弟,那种没有兄弟可出卖的都是可怜人。

    “我明白了,那么,今天你过来就是要做一个最后的了结是吧,我到很想看看,十五年来,你的功夫有了多少的长进。”

    唐同微微的吐了一口气,懒散的眼神中渐渐『露』出一种刀锋般的锐利。

    “别急,今天你已经被包围在这里是走不脱的,所以不用着急,从前我们是兄弟,这一个条件我还是会答应你的,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当年你把玉笈真解给了我,却没有把师父的另一本书给我,我当时还以为是师父把那本书给了素素了,后来我找遍了素素的房间也没有找到那本书,我想,那本书应该是在你手中吧,能不能告诉我,那本书叫什么名字?”

    朱砂也终于将枪口垂了下来,眼中却似跳跃着一种火焰,那种火焰有一个名字叫贪婪,这是人之本『性』,朱砂从来不认为自己这是贪婪。

    “那本书不适合你,因为那本书叫仙针渡厄,只不过是治病救人的书罢了。”

    唐同的眼睛没有再看着朱砂,好象这朱砂只是夜雨中的一件摆设罢了,他的眼神也似乎失去了焦距,看着茫茫雨夜中的虚空,穿过了十五年的时光。

    “是么,我知道你从小就想做一个医生,可我从没有听过师父他懂得医术。”

    朱砂的眼神中明显的有一种不相信,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容易轻信的人,正是因为他有着这种优秀的品德,所以他才会过的比别人好,爬的比别人高。

    “你信不信都不重要,反正今夜之后一切都会结束。”

    唐同微微的笑了一下,似乎有一种温柔和甜蜜,但很显然,这个温柔而甜蜜的笑容不是为朱砂而发的,而是为了记忆中的素素。

    “呵呵,这到是,从小以来,在别人的眼里你都是一个精明的象糖精一样的人,而我,只是一个没人愿意注意的猪头,但是你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而我选择了一条对的路,所以,虽然我很笨,但我最终还是有所成就,我很想知道,以你这样一个精明的人,为什么要选择一条错误的道路走下去。”

    这个世上,自认为精明的人一般都不聪明,而那些在旁人眼中象是猪头一样的人,却多半是真正聪明的人,扮猪吃老虎,一直以来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事,这个时候的朱砂心中,甚至于有一丝淡淡的得意,聪明不是写在表面上的,因为凡是相信朱砂是个猪头的人,最后都不会得到好结果。

    “错了么,错了又能如何,走到现在这一步,无论对与错都是一样的。”

    唐同手中的枪落在了地上,溅起了一片水花,时间仿佛在一刻变的慢长了,那水花随着它运动的轨迹慢慢飞动着,连那枪落地时的声音都迟迟没有发出。

    朱砂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象,是因为唐同已经出手了,所有一切运动着的景物因为唐同的动作过快而显得变慢了,这个时候的朱砂也将手中的枪放手,向着唐同迎了上去。

    朱砂一直盼望着这一天,盼望着能将唐同打败在自己的手下,这是他心灵深处的一个愿望,所以,这个时候他才将手中的枪放弃了,希望能与唐同进行公平的一战。

    世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公平,朱砂与唐同之间的战斗也同样不会有着公平,从一开始,朱砂就知道,唐同一定会输,因为他代表着正义,而唐同代表着邪恶,也因为,自古以来,就是邪不压正的,有着十二支狙击枪对着,二百名特警围着的唐同,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死字。

    这是注定的结果,没有可能会发生改变。

    但是朱砂却输了,仅仅一招便输在了唐同的手中,唐同的手掌在一瞬间穿过了朱砂的重重拳影,仿佛无视那时间与空间的距离一般,一掌印在了朱砂的胸前。

    “你练成了最后的玉笈真解?!”

    朱砂吐了一口血,不敢置信的望着唐同,他一直在心底不愿意承认唐同比他聪明,但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唐同确实比他聪明,因为唐同一直隐藏了自己的功力。

    唐同才是那个扮猪吃老虎的人,知道了这些的朱砂却已经悔恨莫及,有些事情可以改变,但已经得出了结果的事情,再怎么悔恨也改变不了。

    “这十五年来,你太养尊处优了,你成了官老爷,不再是那个清云门的清苦弟子了,所以你的玉笈真解才停留在第五层没有再进。”

    唐同平静的说道,没有一点儿高兴,也没有一点儿叹息,好象眼前不是自己所面对的事情一般,因为无论今天怎么样,他知道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哈哈,是么,看来我还是小瞧你这个我当年唯一的兄弟了,”朱砂又吐了一口血,脸『色』变的狰狞起来,嘶声道:“那么,你还是去死吧,我的好兄弟。”

    朱砂嘶叫着,掏出身上的另一把枪,对着唐同扣动了扳机。

    嘭的一声,朱砂的眉间绽开一朵血花,他失神的望着唐同,在唐同的手中,同样有一支枪,那黑洞洞的枪口象死神的微笑一般,嘲讽着朱砂的不自量力。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那明亮的光线下,朱砂看到唐同身上爆出几十朵血花来,开的是那样的鲜艳夺目,犹如生命中最后一瞬间的灿烂。

    朱砂很想笑,但他已经笑不出了,朱砂也很想哭,但他已经没时间为自己所做过的事痛哭了,他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直直的倒下了,在最后的一丝意识中,朱砂不由的想到,明天的报纸上,大概会有某某警察成为烈士的报道吧。

    朱砂没有想到的是,他没有成为烈士,因为他贪污受贿的事被人捅了出来,他那十五年中制造的无数起冤假错案也被人翻了出来,让那些屈死在他手中的冤魂终于得以瞑目。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朱砂从来就不相信报应,所以才会在权利的诱『惑』下泯灭了一个警察该有的良知,但唐同最终给了他应得的报应。

    唐同在一枪击毙了朱砂后,所有的埋伏的枪都响了,唐同躲开了头部的子弹,却没有去躲那『射』向身上的子弹,他也躲不了,他只是不想死的太难看,他知道自己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的,从一开始就知道,不过这时候的他,心中却没有什么遗憾。

    一个人的心中,若是背负了太多的感情的话,实在是活的很累的,有些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或者说,死也是一种感情的证明与寄托。

    唐同仰望着夜空的雨,那雨冰冷的打在他的脸上,唐同却渐渐没有了感觉,夜空中一道闪电过后,唐同发现自己的目光似乎回到了十五年前。

    那时素素还在,那时自己还能常常看到她的娇颜,那时,她的歌声让自己沉醉其中。

    唐同倒了下去,长长的吐出了今生最后的一口气,耳边似乎还隐隐传来素素的歌声:

    千年后的冬季苏醒

    苏醒在有月的风雪之夜

    夜月

    风雪依然清晰可见

    参天的古树

    摇曳的竹影与宁静的湖面

    物是人却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林芝地图  白山新闻  乌海旅游  六安论坛  襄樊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六安论坛  重庆学校  湘西旅游  恩施学校  大兴安岭学校  酒泉论坛  潜江地图  徐州旅游  连云港旅游  西安新闻  襄樊学校  阜新地图  北海资讯  商洛学习  桂林学校  临夏新闻  思茅新闻  西安娱乐  许昌学习  赤峰新闻  黑河地图  淮安新闻  迪庆旅游  安阳旅游  喀什资讯  中卫资讯  宜昌地图  抚顺学习  汕尾论坛  赤峰新闻  徐州旅游  长沙娱乐  南通时尚  中卫资讯  思茅新闻  泰州地图  连云港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天门时尚  宜昌地图  松原时尚  那曲地图  德宏时尚  郑州旅游